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數日過去。

    陳凡刀斬元嬰,登頂長生榜的消息,不但沒有消散,反而愈演愈烈的架勢。畢竟天荒太久,沒有這種轟動日月的大新聞。而金丹斬元嬰,更是超脫所有人想象。

    有人猜測,陳凡是帝神山隱世不出的神子,當年踏天神君後裔。

    有人說,陳凡來自域外,是其他星域的頂級天驕,為了劍試天下,踏足一個個星域,挑戰最強者。但到底來自哪個星域,深藍、天狼、神兵、中土?則沒人能說出來。

    更有人稱,陳凡乃是上古元嬰轉世,其本身乃是一個老怪物級存在,所以能跨階挑戰,力壓年輕一代所有強者。

    但無論如何議論。

    陳凡徹底出名了。便是遠在荒域的一個小修士,都知道華族出了個陳北玄。而北寒域的那些洞天宗門,听到這消息,徹底人都傻掉,只能匆忙登門,向華族賀喜。

    華族大長老如今,春風得意,任何一個華族修士,哪怕僅僅煉氣期,行走在北寒域乃至北荒,一旦報出華族名號,眾人都要肅然敬怖。

    這就是天君的威能。

    諸多天域、天宗、世家,都是族中誕生一位天君,立刻一躍而起,登臨北荒之巔。

    但有些年老修士,則目光游疑︰

    “華族,這不是當年被帝神山,發下天荒神律,宣布為罪族,永不可修仙的種族嗎?陳北玄竟然出自華族,這下麻煩了。”

    天荒神律一事,雖然已過去數千年。

    但依舊有些人記得。

    陳凡和華族的崛起,相當于正面挑戰帝神山,以及以帝神山為首的諸多不朽道統,違抗天荒神律!

    不少人把目光跑向天荒中央的神域,看向那執掌天荒十萬年之久,當世唯一傳承完整的不朽宗門。等待著帝神山的動作。

    無論是帝神山,還是陳凡。

    他們的踫撞,必然要驚動整個天荒,掀起前所未有的大戰。

    一些陳凡的敵人,如鬼冥宗老祖,雖忍痛將數億靈石賠償給陳凡,但心中不痛快到極點,都咬亞切齒,等待著帝神山出面。

    一時間,整個天荒,竟然風平浪靜,無人出頭,前所未有的和平。

    ...

    陳凡離開輪回宗後,沒有等神曦渡劫成功,就帶著小蠻上路。畢竟剛剛斬了人家一個元嬰老祖,陳凡也不太好意思見神曦。

    “哥哥,我們去哪,回華族嗎?”

    小蠻坐在馬車中,逗弄著懷里的小黑狗,滿臉向往。

    她只是個小女孩,離開華族太久。越來越思念華族中的親人,包括各大長老,街坊鄰居,以及對她超好的老僕丁老。

    “不,在此前,得去趟古魔淵。”

    陳凡搖頭。

    長生榜的公布,徹底將陳凡的身份,泄露給天下人。華族也正式浮出水面,被全天荒認知。帝神山等不朽道統,必然也會注意到。

    陳凡不敢肯定,帝神山是什麼反應。

    但他必須做好準備,隨時和帝神山開戰,畢竟無論如何,華族數千年無法修煉的血債,陳凡是一定會向帝神山討平。

    在此前,他需要把修為再推一步,去古魔淵中,把《六聖祖魔功》修煉大成。未來哪怕不能仙輪九轉功成,至少也得七轉或五轉。畢竟帝神山不是輪回宗,它曾出過化神大能,誰知道帝神山現在還具備什麼樣底蘊?如果那位踏天神君留下無上神陣圖或秘寶,便是陳凡也要暫避鋒芒。

    “哎,可惜舞華姐姐她們不跟著一起,只有小黑陪著我。”

    小蠻撇了撇小嘴,心情沮喪。

    馬車中,只剩下她和陳凡兩人,最多加上趕車的趙絕仙,和她懷里地元天丹所化的麒麟小獸。林舞華等人臨行前,向陳凡辭行。

    她們這一次,被陳凡刺激到。

    決定離開陳凡,自己游歷天荒,增加見識修為。畢竟跟在陳凡身前,一直被陳凡庇護,就像躲在母親羽翼下的小鳥,終生無法有翱翔九天的機會。

    “這才是正理,哥哥你護你一時,護不了你一世。我家小蠻終究也會長大嫁人,獨立出去,成為一代神女。”

    陳凡笑了笑,摸著少女柔順光澤的頭發。

    “小蠻不會嫁人呢,永遠跟在哥哥身後。”

    少女瞪大眼楮,堅定的說著。

    陳凡笑了笑。

    他的世界,他的天地,不在這個小小的天荒星,甚至不在地球,而是宇宙深處,那浩渺廣大,波瀾壯闊,橫跨億萬星河的真正修仙界。

    那里。

    有陳凡的前世的宗門、師兄弟、師父師祖們。有陳凡前世無數場血戰擊敗的對手。有與陳凡不共戴天,生死相向的仇敵,有和他恩怨纏綿,五百年都糾纏不分的紅顏知己。

    相比之下。

    天荒太小,天荒和地球所在的這片星域,也太小。連一個小小化神都容納不了,怎麼能容納未來注定證道天仙,君臨萬界的北玄仙尊呢?

    不過小蠻的天資,確實是陳凡見過的第一人。

    “好,你未來想跟著哥哥,就必須得重新修煉道法,把你之前在輪回宗學的,全部洗掉,以無上神法,重鑄道基。否則你必然要止步化神,終生再無望返虛合道。”

    陳凡嚴肅說著。

    少女听的懵懂,雖然不明白,為什麼要重新修煉。在她眼底,元嬰就高高在上,化神更是做夢都不敢向。但陳凡對化神很看不起的樣子,但她還是重重點頭︰

    “小蠻明白。”

    于是。

    兩人一僕,一邊乘馬車趕往鎮魔天域,陳凡一邊指點小蠻。

    這一次,陳凡傳授給小蠻的,是真正的無上神篇《真龍鍛神訣》。這是宇宙中,一個古老真龍聖地的鎮教之法,分為九重變化,據說有龍族血脈者,修煉此法,能逐漸凝聚純化體內血脈,九變之後,甚至能化作無上真龍。

    要知道。

    純血成年真龍,是和玄武、天鳳、鯤鵬等一樣,可以硬撼合道真仙的頂級神獸。遠非一般神獸或聖獸可比。

    “刺啦。”

    只見,小蠻身上,一縷縷金色霧氣,被陳凡用無上法力,從她軀體上剝離。每一絲霧氣飛出,小蠻的嬌軀都忍不住一陣顫動。這些都是她數年來苦修的本命真元,此時被強行剝奪,就像抽筋拔髓一般,甚至還要痛苦百倍,但小蠻依舊咬牙強忍著,小臉慘白,斗大的汗珠如雨落。

    “呼呼呼。”

    這種情況,一直持續三天三夜,最終才結束。

    完成那一刻,小蠻直接癱倒在馬車內,修為更從先天中期,直接跌落回煉氣巔峰。看的身邊麒麟小獸,都心疼的嗚咽叫著,用小舌頭舔著小蠻的臉。

    但少女立刻又爬起身來,強忍痛苦,開始修行陳凡傳授的《真龍鍛神訣》。

    陳凡在旁邊點頭,無比欣慰。

    有天賦不算什麼,有神功秘法同樣不算什麼。陳凡前世見過多少天驕,各大神教聖地的神子聖子,都不知看過千萬。

    但最後,能夠修成合道真仙者,寥寥無幾。

    這些人,走到最後,靠的全是萬中無一的無上毅力,和一顆勇猛精進,永不停止的道心。

    “你能遇見我,是你的運氣。而能收你做妹妹,我也感到幸運啊。”陳凡拍手長笑。

    這一修煉,就是半個月。

    剛開始,一絲絲金色霧氣,如長龍般,隨著少女一呼一吸間,在她周身盤旋。但往後,那絲金色霧氣,越來越濃烈,最後化入龍形,有頭有角。雖然只有三寸長短,但比之前的霧氣金龍,強大太多。真正帶著一絲古老蒼茫的真龍威嚴。

    小蠻隨著修行。

    她的頭發,金光越發璀璨,額頭上,隆起兩個小包,似長出角來。皮膚下面,更有淡金色的鱗片輪廓,隱約浮現,讓她氣息,越發浩大純正,真如龍宮龍女。

    當小蠻,重回先天,猛地一睜開雙目時。

    “轟!”

    無窮的威嚴,從她周身上爆發開來。方圓百里的走獸、飛禽、靈獸,同時跪伏在地上,瑟瑟發抖。數十里外,有一只金丹級妖獸路過,當場嚇得從天上墜落下來,任憑主人喝罵,也不敢動蕩分毫。旁邊麒麟小獸,更是嚇得跳起來,躲到馬車角落中去。

    連趙絕仙,差點都控制不住馬車。

    “不愧是真龍神脈,現在才有了幾分龍族威嚴。之前只是偽龍,假龍罷了。”陳凡扶手大笑。

    “哥哥。”

    小蠻眨巴下眼楮,眼中金光內斂,收回恐怖的威壓,有些疑惑的低頭看了看自己白嫩小手,確實感覺自己身體,似乎和以前截然不同了。

    “小蠻小姐的血脈太恐怖了,剛修成先天,連老奴面對她,都有些心驚膽顫,仿佛面對克星般。”

    馬車外的趙絕仙,驚疑道。

    “她是真龍神脈,你只是吞天蟒血統。區區一只元嬰妖獸,見到九天真龍,自然受克制。”陳凡笑了笑。

    小蠻此時,就如同最頂級的神子般。

    雖然只是先天初期修為,但面對金丹,也未必懼怕。若她修入金丹,更可直撼元嬰。這是天生血脈的區別。相比之下,陳凡必須兼修各種功法,才有這等威能。

    “不過,血脈雖強,終有極限,你的《真龍鍛神訣》才剛剛進入第一變,‘純血’階段,後面還有八重變化。想要真正攀登巔峰,更不能一味依靠血脈。從今天起,我會對你更嚴格訓練。”

    陳凡板著臉道。

    “是,哥哥。”

    小蠻用力點頭。

    而此時,馬車已踏入鎮魔天域。

    古魔淵不遠了。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