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“不死神藥,你知道神藥消息?”

    陳凡轉頭,眼眸中閃過一絲銳利。

    赤甲大漢臉上有些不自然,尷尬一笑,正準備開口時。旁邊的金衣主管已經笑著道︰

    “客人你不知,薛侍衛是紫夫人的侍衛首領之一。紫夫人出自葬龍天域紫家,據說有先輩,曾在古魔淵深處,發現過一處神藏。”

    “那神藏里,處處仙草遍地,天藥無數,更有無數珍惜靈獸妖獸。還宣稱看到一只長了九只腦袋的五彩鳳凰。紫家就認定,神藏必有神藥寶物存在,只是有鳳凰守護。于是一直組織人手,深入古魔淵中。可惜無數次都無功而返。不要說神藥,連一株天藥影子都沒看到,早傳為笑柄。”

    “客人你若要參加,可得小心,兩手空空而回。”

    听了金衣主管略帶諷刺的話,薛侍衛臉上越發尷尬,他干咳一聲,連忙道︰“幾位道友別擔心,哪怕無功而返,我紫家照樣會付豐厚報仇,決不讓道友虧本。”

    薛侍衛說著,語氣低下,連自己信心都不足。

    顯然他知道,自己主家的行為,有多不靠譜,同時心底,也不抱期望陳凡能同意。

    卻沒注意,當陳凡听到‘九只腦袋的五彩鳳凰’時,眼楮猛地一亮。

    “好,如果報酬合理,我主僕三人可以隨行。”陳凡出人意料點頭。

    “真的?”

    連薛侍衛都呆住。旁邊金衣主管,更是詫異望來。

    “道友放心,報酬絕對不會讓你失望。我紫家雖然沒落,但好歹也是天君世家,只要此行成功,無論靈石,還是上品靈寶,都任道友挑選。”

    薛侍衛連忙拍著胸脯保證。

    陳凡不是沖著上品靈寶之類去,微微點頭。然後在梵樓內購買一批消耗丹藥後,就隨同薛侍衛,向著紫家聚集地而去。

    金衣主管望著四人遠去背影,不住搖頭,這天下,終究是貪便宜的人多。卻不知道,紫家的錢,豈是那麼好拿的?

    他剛要轉身,忽的一愣。

    那個紫衣少女很眼熟啊,身上帶著一絲龍威,金發高挑,面容絕世,很像輪回宗的那位真龍天女。但如果她是真龍天女的話,豈不代表著,那個少年就是陳...

    想到這。

    他渾身巨震,匆忙架起遁光,向總管報告去。

    ...

    紫家聚集地。

    位于青銅堡壘的一出偏僻角落,是一座小庭院,庭院樓台水榭,歌舞生宵,庭前還種著一株花瓣飛舞的梨樹,秋風一來,梨花飄飄,非常有意境。

    陳凡三人邁入時。

    庭院內早就等著一群人。

    他們各個氣息,都在金丹以上,至少也是金丹中期,甚至有金丹巔峰的大真君。有些人的金丹品級,甚至接近上品,顯然是紫家招攬的隨行人。陳凡一進入,他們轉頭望來,見陳凡三人都是先天修為,臉上頓時閃過一絲不屑。然後轉頭再不關顧。

    “薛侍衛,您回來了,夫人找您。”

    有侍女匆忙來報。

    薛侍衛對陳凡三人歉意一笑,匆匆而去。

    陳凡與這群人沒什麼話好談,直接帶著小蠻和趙絕仙,走到小院角落,從養劍葫中取出石桌石凳,和一套茶具,淡然品茶。

    ‘哥哥,我們為什麼要跟著他們?’

    小蠻好奇,神念傳音。

    ‘正好缺個領路,暫且先跟著,用不到時再分開。’陳凡回答。

    但真正的原因,陳凡沒說,那太駭人了。

    紫家先祖沒有說謊,他們必然是見到真的神藥。因為那株九頭五彩鳳凰,就是一種傳說中的神藥‘九凰神藥’。這是只有星空深處,某些萬古絕地才出場。天荒星人不要說見過,听都未听聞過。陳凡遍閱丹盟的藥典,未曾發現一處記載此藥。

    ‘若真是九凰神藥,我至少能把仙輪推到七轉,甚至不止。’

    陳凡思量。

    而旁邊,一群人已經開始喧囂起來。

    “你說,紫家還真的能尋到什麼神藏?”

    一個青年修士好奇。

    “听他們吹吧,紫家吹這個,已經吹了一千年了。從紫家先祖找到現在,當年赫赫威名的東陽紫家都沒落,死的死老的老,只剩下一個寡婦支撐家門,還能找到什麼神藥神藏?”旁邊的粗狂大漢嗤笑。

    “不管能否尋到,我等報酬,一百萬靈石,一分都不能少。”

    另一個黑袍老者,用沙啞聲音道。

    “不錯。”

    眾人都點頭。

    他們討論時,自然把陳凡三人排除在外。

    這些人,都是鎮魔城內,小有名氣的散修。至少互相都听說過,也是金丹修為。陳凡三人區區先天罷了,根本不配和他們這些金丹真君並肩。

    “夫人到。”

    紫夫人駕臨了。

    她年齡約莫在三四十歲左右,穿著一襲宮裝,身材婀娜多姿,皮膚白嫩如雪,一張姣好漂亮的臉盤肅然莊重,但她狹長的丹鳳眼總給人一絲誘.惑感覺。論修為,紫夫人竟然也是金丹巔峰,甚至陳凡發現,她修為法力可能是全場最強,但表面只顯露金丹初期修為。

    “諸位,大家都知道此行目的,妾身就不多談。妾身在此保證,只要各位道友護送我到達目的地,一定奉上百萬靈石。”紫夫人開口。她聲音如寒泉般清冷。

    “護送你好說,但要是遇上魔潮或上等魔將,乃至魔帥怎麼辦?”

    有人叫道。

    紫夫人聞言,眉頭不著痕跡一皺,眼底閃過一絲不喜,但還是開口︰

    “此次,妾身帶上家中鎮族之寶,想來普通的魔潮,和一般魔將,都非我等對手。當然,如果不幸真遇上魔帥,我等只能各憑本事,能逃幾個是幾個。”

    哈哈。

    散修們一陣哄笑。

    他們只是討價還價,並非真以為能踫見魔帥。魔帥乃是元嬰級古魔,整個九十九層魔淵,恐怕也只有寥寥幾個。他們去的魔淵並不太深,根本不可能踫見魔帥。

    “夫人,其他都好說。但這三位是怎麼回事?魔淵中,最怕遇見新手,新手遇事魯莽慌亂,一不小心招來魔災,就是我等滅頂之難。況且他們修為,也能隨我們入三十層之後?”

    突然,一個中年男子指著陳凡三人叫道。

    眾人隨著他的目光,盡數聚集庭院角落。包括紫夫人,疑惑望來,看到陳凡三人只有先天修士時,也不由眉頭輕皺。

    “夫人,這位陳道友是我招來,我看他們三人氣度不凡,不像普通先天。若有差錯,請夫人責罰我。”

    薛侍衛上前一步道。

    紫夫人一時游疑不定,略帶為難的望向陳凡。薛侍衛是她忠心屬下,她不想當眾打臉。但若不清除陳凡,其他散修明顯不滿。

    而陳凡此時,更是直接抬頭,目光如電望向那中年男子,慢條斯理說著︰

    “怎麼,你對我不滿意?”

    “非不滿,只想知道,你們修為,能否與我等同行。”

    中年男子負手,意簡言駭。他修為在所有散修中,最為強大,金丹六品巔峰,隱然為所有散修的首領。有人稱他古天將,據說曾是鎮魔宗天將,後被逐出師門。

    “你想試試嗎?”

    陳凡嘴角扯出一絲笑容。

    他身上頓時魔氣高漲,六個巨大的混洞,在背後隱約浮現,滔天魔氣轟然充塞整個庭院,如狂潮席卷大地般。修為赫然攀升到金丹中期。

    “原來是一位魔修同道,是古魔錯怪了。”

    古天將笑了笑,眼中閃過一絲不悅,退後不在言。

    其他修士,更是紛紛用忌憚目光望來。魔修在天荒不算什麼,一旦入了古魔淵,在那遍地魔氣環境中,如魚得水,修為至少再漲一層。誰都不願在古魔淵里,和一位魔修為敵。

    “好了,既然如此,給大家半日準備,我們今晚啟程。”

    紫夫人拍板。

    眾人拱手散去。

    晚上集結,正式踏入古魔淵中。

    ...

    陳凡前腳,剛進入古魔淵時。一個隱秘的消息,忽然傳遍了半個天荒高層。消息稱,有人親眼見到,長生榜第一的陳北玄,進了古魔淵。

    第二天。

    北海古老的藥神宗祖庭內,轟然大開中門。

    一個面容枯槁,渾身枯瘦,連頭發都稀疏沒幾根的蒼老修士,緩緩踏出山門。他氣血衰竭到頂點,但若有人仔細看,卻會發現,他的皮膚下面,綻放著暗金色的光芒,宛如佛祖金身般。赫然是將一門煉體天功,修煉到最巔峰,不遜色金身羅漢的表現。

    在他身後,一群藥神宗修士跪拜在地︰

    “恭送老祖,祝老祖斬殺偽丹王,為我宗神子報仇。”

    老修士點了點頭,直接化作一道金光,沖天而起,向著古魔淵射去。

    不僅僅是藥神宗。

    鬼冥宗、天璇院、離陽公孫家、輪回宗,接連有一道貫穿天地的氣息,沖天而起,射向古魔淵。甚至有人看到,丹皇閉關千年的‘丹鼎峰’,都忽然大放異彩,有華光沖天而去。

    ...

    而在眾人不知道的地方。

    一個披著道袍,手持算卦布幡,看起來略帶猥瑣的老道,正一手牽著一個個小女孩,一手拿著個古樸羅盤,一邊走,一邊搖頭︰

    “這片星域的修士,真是越活越回去。十萬年前,還有人能證道化神。現在,連堂堂元嬰,都被一個小小金丹給斬了,真是丟我輩修士的臉。果然道統殘缺,仙法不存。連元嬰都如此衰落。可惜啊,老道要找的大機緣,到底在何處?真是愁死我了。”

    “爺爺,什麼是大機緣?”

    小女孩嘴中含著手指,含糊問道。

    她看起來才七八歲,穿著粉紅色小棉襖,粉雕玉啄,宛如洋娃娃般,但一身修為,赫然已入先天。不比小蠻遜色多少。

    “不可說,不可說。這是天大的秘密,涉及到無數聖地大教。可惜那些真正的聖地神教傳人,已經趕往中土,尋找真正的大機緣,你爺爺我只能在這里這個邊荒小星,謀些許小機緣。”

    老道搖頭。

    若有人看到。就會赫然發現。

    老道看似一步步,但他一步踏出,赫然有萬里之遙。一步萬里。

    他拉著小孫女,搖搖晃晃,一步步邁著,沖著羅盤指針方向而去,不知怎的,那方向,竟然隱約指向古魔淵。

    PS︰感謝琉璃珠璣盟主的打賞,有些晚了,超抱歉,這章有點難寫,因為要思考後續劇情^_^。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