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古魔淵第一層。

    通過寬大的天淵入口,正式進入古魔淵中。立能察覺,此地與天荒,仿佛變了一個世界。土地是黑褐色的,沒有多少植被,也不盛開各種花草樹木,甚至連鳥獸魚蟲都沒有,只有一片荒蕪的世界。地面上到處是奇磷怪石,偶爾也有一株植物。

    但這些植物,外形多如鬼怪,身形扭曲,枯枝敗葉,似完全枯死的老樹,有些甚至樹身上長滿黑色鱗片,似樹非樹,似怪非怪。

    有修士路過,那黑鱗怪樹瞬間彈出枝干,宛如一雙鬼索般,猛地將修士勒住,當場勒死,然後瘋狂貪婪的吸食修士血液,如魔怪一般。

    似這樣魔樹,古魔淵中比比皆是,越往里深入越多。

    偶爾,甚至能看到獨眼黑甲的魔豹,潛伏在暗影中,在周圍若隱若現。

    “大家小心,我等已進入古魔淵。此地與天荒不同,任何生命都可能被魔氣侵染,遠離一切看起來不對勁的生命,哪怕是一棵樹,一根草。”

    古天將叫著。

    這次紫家組織隊伍龐大。

    僅僅有名有姓的散修,就有上百位,其他不知名的炮灰,下品金丹或先天巔峰修士,更足有數百之多,形成一只龐大的修士隊伍。

    他們遁光略過長空時。

    就算是許多魔兵,一露面,就被無數飛劍絞殺掉。然後有修士美滋滋上前,收集古魔族精血尸體,準備回去賣靈石。古天將作為鎮魔宗天將,乃是有名散修,大家公推他為臨時首領,連紫夫人,都默認,承認其權威。

    而陳凡三人,則縮在隊伍最後面。

    “哥哥,這里好恐怖啊,小蠻感覺周圍的氣息,都非常討厭。修行和恢復靈力速度,也大為降低了。”小蠻小聲說著。

    “此處已被古魔界魔氣污染,來拿靈氣都稀少,你們法力,用一點就少一點,所以多節省。”陳凡點頭。

    他的養劍葫里,雖然提前購買了一大批回氣消耗丹藥,但也支撐不了太久。

    不過這一切,對陳凡來說,卻無所謂。他一進了古魔淵,就如魚進水潭,龍回大海。背後六個巨大的黑洞,憑空浮現,瘋狂吞噬周圍魔氣。甚至形成六個巨大的旋渦。陳凡能感受到,幾乎每時每刻,《六聖祖魔功》修為都在極具增加。

    周圍修士,轉頭望陳凡,看到這一幕,都眼現忌憚。

    第一層、第二層、第三層...

    眾人一口氣,突破了十幾層,到二十層之後,遇見魔兵增加,偶爾有金丹魔將出現,才放緩速度。

    大家一進古魔淵,開始還很放松,但越往里面去,當遭遇魔兵,被不小心吞噬好幾個先天修士後,都謹慎起來。各自用神念聯系,誰都不敢發聲。更把遁光降到最低,貼著地面,向古魔淵里面飛去。

    “再往前,就不好走了。三十層之後,金丹魔將遍地都是,我等小散修,更是戰戰兢兢,幾乎不敢冒頭。”

    旁邊,一個籠罩灰蒙蒙遁光,駕馭一柄黑色鉤型法寶的散修嘆道。

    散修忽的轉身,對陳凡一拱手︰

    “小弟司馬台,這位道友魔功驚天,莫非是原始魔功高足?”

    陳凡淡然搖頭︰“偶得功法罷了,與域外魔宗並無關聯。”

    “原來如此,我看三位道友都氣度不凡,我們越深入古魔淵,遭遇的危險越大,不如大家守望相顧,多分照應。其他幾位道友,也是此意。”

    司馬台笑道。

    陳凡扭頭,就見三男兩女匯聚在司馬台身邊。

    三男一老一少,還有一個憨厚大漢。兩女則看起來是一對姐妹,穿著水袖道袍,容貌姣好俏麗,一嬌媚一溫柔。

    這級修士,修為最高者,也僅僅金丹初期,還凝練的下品金丹。其他幾個,只是凝丹期。看身上法寶光芒,灰蒙樸素,充滿雜色,威力不大,顯然都是下品或中品靈寶,一看就知沒什麼來頭,屬于邊緣小修士。

    “好啊。”

    陳凡點頭。

    他非狗眼看人低者。

    實際上,當陳凡修為越高時,對凡塵俗子的憐憫敬重之心越深。只有知道自己來自草芥螻蟻,才能在登臨絕頂後,依舊保持一顆平常之心。所以他即可和絕代天尊坐而論道,也能與先天小修士平輩而交。那些修為一高,就妄自尊大,自以為凌駕眾生之上者,走不到最後的。

    兩群人匯合後。

    小蠻嬌俏可愛,容貌俊美絕世的模樣,立刻受到眾人歡迎。尤其那對姐妹,一個叫徐柔,一個叫徐娜,更圍繞在小蠻身邊,嘰嘰喳喳像小鳥一樣。

    “陳道友,你這妹妹,不知修行什麼功法,我看許多古魔族遇見她,都不敢還手,如見天敵般。”

    其中的老者修士,望著小蠻殺敵,屠戮魔兵如屠狗模樣,嘖嘖稱奇。

    “舍妹之前,曾覺醒過一絲龍族血脈。”

    陳凡笑答。

    此是小蠻將龍威徹底內斂,只放出一絲,更用秘法遮蔽容貌的結果。若龍威全開,現出真龍天女真形,恐怕連金丹魔將也要當場跪伏。

    “龍族血脈,難怪。”

    眾人恍然。

    龍族乃是星空大族,更是星空至強種族之一,不說九天真龍,哪怕區區一頭偽龍、蛟龍,它的血脈也非比尋常。

    “可惜,我家族火焰雀血脈,只是來自一只金丹妖獸。我拼命修煉,最多止步金丹初期。”另一個少年修士羨慕道。

    “誰說不是,我等散修,沒有正規功法道統,不被名門大派錄入,只能自己摸索,能結個下品金丹,就算祖墳冒煙。”

    老年修士附和,一邊說著,一邊麻利將一頭上品魔兵的尸體收入儲物囊,老者手腳極快,讓周圍其他幾個想下手的散修,都一副悻悻模樣。

    包括司馬台等,都唉聲嘆氣。

    修仙難,散修更難。不是天君世家,更非天宗大派弟子,對他們而言,金丹就是峰頂,上品金丹只有走狗屎運機緣巧合。至于元嬰,那是高高在上的神話,做夢都不敢做的。

    陳凡一旁看著,心中恍惚。

    他當年初入修仙界時,何嘗不是如此?為了一枚劣等靈丹,為了幾塊靈石,就拼命搏殺。無數次九死一生,勉強才修成先天。

    直到再遇方瓊,靠當時天資絕高,修為極快的方瓊庇護,他才過一段安穩日子。那是陳凡一生中,最幸福的時候。可惜很快,方瓊就隕落在敵人偷襲中。

    ‘一晃眼已經五百年了,沒料到,我今日又想到這些。看來,我是小瓊了...’

    陳凡心底苦笑。

    他抬頭,望向地球方向。那里有他這一世重生回來,立誓要守護的最重要的人,比他的生命還要重要。前世犯下的錯誤,陳凡這一世絕對不允許再犯。

    ‘離開太久,解決古魔淵和帝神山的事情,我該回地球了。’

    陳凡下定決心。

    這時,前方忽然傳來一陣驚呼。

    “怎麼了?”

    眾人好奇望去。

    ...

    古魔淵外。

    有金丹修士剛想飛縱,忽的心神一陣顫栗,匆忙降下遁光,駭然望去,就見到一道赤紅如霞,帶著焚盡蒼穹的氣勢,氣息宏大到極點,貫穿天地的火柱,猛地射入古魔淵。

    “這是半步天君...不,是真正的天君!”

    有高明修士驚駭。

    元嬰天君放眼天荒,也寥寥無幾,無不是一宗一教最巔峰的大修士,平時高高在上,俯瞰芸芸眾生,古魔淵等閑千年都見不到一位,怎今日遇見?

    他們還沒驚訝完,接二連三,或金光浩瀚如天,有黑幽如鬼冥,又或劍氣森森浩蕩九萬里的浩大氣息,貫入古魔淵。

    “一個、兩個、三個...好幾位元嬰啊。”

    眾人駭然。

    “怎麼回事,難道古魔淵中爆發魔災,魔帥出世,否則怎麼會驚動如此多天君?”有年老修士哆嗦著身體說著。

    “我看未必。”

    旁邊另一位真君搖頭。

    天荒的元嬰,就那幾個,只要眼光高明,大致都能辨認出來。從氣息上看,有點像鬼冥宗、天璇院、赤炎天域的老祖等。

    “他們入古魔淵,難道是...”

    無數人心中懷疑猜測。

    一些消息,迅速從古魔淵中,向天荒四面八方傳播而去。頓時,天荒又一副山雨欲來風滿樓的模樣。許多陳凡的故人,猛地將心提到嗓眼口。

    天君。

    而且不止一位天君,顯然陳凡的仇家全部出動。

    這是要上演元嬰天君圍攻陳凡的局勢嗎?

    ...

    鎮魔天城。

    青銅堡壘最高大殿,三位鎮魔宗老祖依舊盤腿坐在其中,氣息如蟄龍冬眠。

    其中一個,忽的抬起眼皮,略帶驚訝道︰

    “黑魔老鬼、虛皇那小子,劍瘋子,赤龍天君...還有最後一個,真氣息古怪到極點,全身凝練,如同一枚金丹般,但比金丹強大萬倍,莫非是藥神宗那位傳說中,修成‘萬毒金身’的伏都老祖?嘖嘖,這麼多元嬰齊聚,連老怪物都出世,可是千載未見的大事,看來那陳北玄真是捅了馬蜂窩,有大麻煩了。”

    左側老者嘖嘖稱奇。

    “師兄,我等是否阻攔,畢竟這是我鎮魔宗地盤。”右側老嫗皺眉。

    “無妨。他們進的是古魔淵,那里非我等領域。誰勝誰負,都與我鎮魔天宗無關。靜觀其變就是。”主位老者開口。

    說完。

    三位老祖再次閉目潛修,氣息若有若無。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