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“吼。”

    一尊先天巔峰的魔兵,渾身布滿黑色鱗甲,面目猙獰,青面獠牙如同修羅血海中的惡鬼般,持著青銅戰刀,帶著一陣惡風猛地撲來。

    妹妹徐娜剛祭出一件火紅色手環,攔住其他魔兵,面對這個,頓時花容失色,高聲大叫︰

    “各位道友救我。”

    其他散修,也都陷入苦戰中,一時都救援不濟,姐姐徐柔正大驚時。

    轟!

    小蠻從她身邊,一沖而過,帶起一道金色流光,如同幻影般,直接一拳打出,凌空把那只先天魔兵當場轟碎,拳影中,還隱約能看到一條金色嘶吼的真龍,拳勁無比,縱橫全場。

    “妹妹好厲害。”

    徐柔徐娜姐妹,都精神一震。

    司馬台、年老修士、憨厚大漢等見到這一幕,都雙瞳一縮。小蠻雖只先天修為,但卻展現出媲美金丹的戰斗力。整個人完全一尊金甲戰神,萬魔不侵,力量無窮無盡。戰斗技巧開始還很生澀,但隨著廝殺場次增多,戰斗技法越來越純屬。如今已成他們小團隊中,殺魔最多者。

    “不錯。”

    陳凡在一旁點頭。

    他坐在司馬台祭出的飛舟上,基本沒動。有魔兵過來,陳凡只是抬手輕輕一指,背後六道混洞就激射而出,瞬間在魔兵群內拉出六條血路來,把那些古魔族士兵盡數吞噬,就算金丹級魔將,也擋不住六個黑洞的拉扯,瞬息精氣衰亡而死。讓眾人望他的目光,越發忌憚。

    魔兵越來越多。

    隨著深入到第三十層以下,諸多金丹級魔將現身。紫家團隊,終于開始出現傷亡。

    “轟!”

    一尊金丹魔將,身披黑甲,坐騎幽冥鬼馬,直接仗戟殺入散修團隊中。古魔族肉身強大,近戰實力極強,遠非天荒修士能比,它一戟抽出,直接凌空把三四個散修,當場攔腰斬為兩截。雖然下一刻,它就被四面八方而來的法術給轟碎,但終究是出現大規模傷亡。

    一開始只是一尊。

    但隨著,越來越多的魔將,撕破防線,攻入散修陣中。任何一尊金丹魔將,至少帶走三個以上的天荒修士。修為低的邊緣散修,開始大規模傷亡。

    “該死的,紫家還找沒到目的地嗎?”

    司馬台怒罵。

    憑他的修為,在這樣的環境中,已經感受到巨大壓力。其他幾人,包括徐柔徐娜,早就全力廝殺,根本連話都來不及說,小蠻更是來回救火,拼命保全眾人。

    只有陳凡依舊端坐。

    他掏出養劍葫,放出許久不用的九十九柄庚星劍陣,只見周圍數十道流光運轉,化作天羅地網,劍氣森森縱橫百丈。以他現在修為催動,哪怕只是普通靈器,實力也非那些魔兵魔將能擋。就看到,剛攻入陳凡百丈者,都被無數劍氣,瞬間絞為碎片,然後被六大混洞吸收。

    “這樣下去,我等支撐不了多久。詢問下胡天將和紫夫人,該掉頭回去了。以前跟紫夫人下古魔淵,也未深入到這等地步。”

    年老修士提議。

    周圍的幾個散修團隊,都應聲贊成。

    眾人連忙向紫家主隊和胡天將發去神念,但立刻受到胡天將的回應,要求全速跟上團隊,不許有任何耽誤。

    “該死。”

    眾散修破口大罵。

    “這尼瑪至少三十五六層了,姓胡的和姓紫的他們不怕,我們只是普通散修,怎麼扛得住。”司馬台嘴中罵了幾句。

    但沒辦法。

    他們跟著紫家團隊,進的太深了。

    現在讓他們自己出去,已經不可能,畢竟要單獨闖過三十幾層的古魔淵,這難度高到天上。簡直九死一生。

    陳凡端坐,眉頭微微輕皺。

    他對古魔族的習性了解很深,古魔族絕對不是這種魯莽的,只知道一批批沖上來消耗的無腦種族。恰恰相反,這只種族能在宇宙和空間縫隙中狩獵,必然無比狡猾。

    這些沖上來的魔兵,更像魚兒般,把紫家團隊勾深進圈套中一樣。

    此刻。

    司馬台這樣的資深散修,也感覺不對勁︰“這古魔族的戰術,似乎不對,有些太蠢了。為什麼不懂的集合在一起?”

    這時。

    紫家團隊的左側,忽然傳來一陣蒼茫洪荒的號角聲。緊接著,如同潮水一般的魔兵,忽然從四面八方涌來,在最開頭,更出現上百位魔將。這些魔將組合成一個方陣,以某種特殊方位排列,凝聚一體,宛如一個人般。站在最開始的,是一個銀甲魔將。

    “不好,這是古魔族的兵團戰陣。它們不是在五十層後才出現嗎?怎麼會出現在這里?”司馬台等人,臉色狂變。

    便是陳凡,都眼楮微眯。

    他見過這個戰陣,兩界峰時,陳凡曾親手擊潰過幾只古魔兵團。陳凡知道,任何一只古魔戰陣的實力,至少媲美半步天君,遠非這些散沙般的修士能比。

    “轟!”

    隨著號角聲。

    無數古魔族魔兵魔將,直接如潮水般沖來。

    諸多散修,慌亂到了極點。有想逃者,有準備據死堅守,甚至有動搖妄圖投降。但更多人望向紫家主隊,望向胡天將。若胡天將能把諸多修士組合在一起,讓修為強大的知名散修和紫家護衛們擋在第一排,還是能抗住這些魔兵的。

    但只見。

    紫家主隊,以及以胡天將為首的數十位精銳金丹散修,竟然直接拋棄了大部隊,以極快速度,向古魔淵深處射去。

    “他們想逃?把我們留下當誘餌!”

    包括司馬台在內,所有人瞬間渾身冰冷,如同一盆冷水潑下,從頭寒到腳底。

    “原來如此。”

    陳凡暗暗點頭。

    他還奇怪,帶著這麼大一批下品金丹,乃至先天期的修士進古魔淵干嘛?古魔淵地形,明顯更適合人數少的小隊模式。大批人太顯眼。原來是作為關鍵時刻,斷尾求存用的。

    “啊啊啊。”

    當那些修為最高的精銳金丹,拋棄大部隊後。前面的防線,根本抵抗不住古魔戰陣的沖擊,幾乎一瞬間,就有數十位凝丹期修士,被淹沒在魔兵海中。

    其他修士,更是如無頭蒼蠅,不知怎麼做。

    看到司馬台等人絕望的目光,陳凡輕嘆一聲。

    “罷了。”

    他爆喝道︰

    “跟我來。”

    說著。

    《六聖祖魔功》全力運轉,六尊巨大的魔神猛地飛射而出,化作六道黑霧夢夢的龍卷,直接在魔兵海中,拉出六條一眼幾乎看不穿的血色道路。

    “快走。”

    說完。陳凡拉著小蠻和趙絕仙,就順著這條血路往前沖去。

    司馬台等,見陳凡突然爆發,神威如此,慌忙駕馭遁光跟上,周圍也有幾個速度快散修,跟著沖了出來,至于其他人,已經全部淹沒在魔兵海中,再也看不到。

    “吼吼。”

    六尊魔神嘶吼。

    它們痛快到了極點,每一個魔兵、每一尊魔將的死亡,都會為它們帶來一絲力量的凝聚。到最後,六尊魔神的身影,隱隱有凝實之相。當它們由虛轉實,踏足凡塵那一日,就是《六聖祖魔功》大成之時。

    “砰砰砰。”

    司馬台等人跟著陳凡,不知道沖破了多少波魔潮,擊殺了多少個追兵,甚至連方位都沒有,大家只能跟著陳凡埋頭前行。到最後,甚至第幾層魔淵都不知道,連法寶飛劍,都兵刃劈卷了,法力靈力,更幾近耗盡。

    “轟!”

    隨著最後一尊金丹魔將,被陳凡一劍斬殺。

    眾人眼前終于一空,沖出了敵陣,又飛了數百里才停下。

    “呼呼...總算沖出來了。”

    年老修士一屁股坐在地上,累的整個人都快躺倒。陳凡轉頭,發現除了他們三人外,只有司馬台、徐柔徐娜姐妹、年老修士,以及幾個金丹期散修還跟著。

    至于那憨厚大漢和另外一個少年修士,早不知什麼時候掉隊。

    “天命如斯啊。”

    陳凡輕嘆。

    北玄仙尊不是善人。他偶爾救人,但也是看你自己本事,能跟得上就活,跟不上死。畢竟,跟著紫家團隊下來,是他們自己決定,自然也得自己承受後果。

    “多謝陳道友相救,這次沒陳道友,我等必死無葬生之地。”

    司馬台強撐著,對陳凡道謝。

    其他幾人,也都匆忙起身,感激陳凡和小蠻。尤其是徐柔姐妹,如果不是小蠻護著,早落隊墜入魔海中。

    “道友一身魔功通天徹地,只怕不在胡天將之下了。”

    一個金丹修士贊嘆。

    到最後,基本上都是陳凡一人廝殺,六道魔神相縱橫無敵,連古魔戰陣都被陳凡沖散了。眾人不得不感嘆,魔修在古魔淵中,實在太強大。

    他們到沒懷疑陳凡隱藏實力。

    畢竟此時陳凡的修為,已是駭人。天君之類,根本非他們所能想象。只有姐姐徐柔,目光狐疑的望了望金龍繞身的小蠻和陳凡,總覺似在哪里,听說過這一幕。

    “哎,雖然沖出來了,但我們怎麼回去啊。”

    有人痛哭。

    眾人也一時心情低落。

    此地估計是古魔淵極深層,到底四十層、五十層還是六十層,都說不清,看周圍連魔兵都沒有,肯定是極偏僻的角落。回去的路,早被諸多魔族戰陣截住,想回頭,幾乎不可能。

    想到這,連司馬台臉上都一陣慘白。

    “不用,你們抬頭看。”

    陳凡忽的道。

    眾人抬頭,頓時被眼前的景象驚呆了。

    “我的天?”

    就算小蠻和趙絕仙,都驚得站起了身,不敢相信自己所看到。

    只見,一片浩瀚博大,籠罩在無窮仙光瑞氣之下的仙土,浮現在眾人眼前。在這片魔氣肆意的大地上,是如此格格不入,宛如天堂。

    “這難道是...仙界?”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