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“這不會是仙界吧?”

    徐柔姐妹滿臉夢幻說著。

    實在是太不可思議。在這一片荒蕪,沒有任何生命乃至靈氣存在的古魔淵最角落,竟然隱藏著一片浩瀚無垠的仙家樂土。

    眾人望去。

    只見那仙土中,白鶴飄飛,靈獸飛舞,一座座神山拔地而起,動輒高達萬丈。無數條瀑布似銀龍般,從山上留下,直落九霄,撼動天宇,那山上遍地長滿了各種各樣,綻放神光的靈獸靈藥。更有身長千百丈的金翅大鵬鳥沖天而起,每一個起落,都抓起比自己身形大兩三倍的妖獸,聲鳴震天。

    一絲絲瑞氣,從地面蒸騰而出,化作五色雲霞,燦然飄逸,籠罩仙土,宛如仙家聖地般。

    “這比老奴曾見過的中央神域,還要氣派千百倍,世間怎有如此福地?還是在古魔淵深處?”趙絕仙身軀狂震,瞠目結舌。

    而幾個活下來的金丹散修,無不目現貪婪,道︰

    “這必然是紫家老祖曾見過的仙家神藏,里面有各種神藥靈寶,乃至仙家秘籍,一旦尋到,我等都能成仙得道,做那一宗天君。”

    這一刻。

    連司馬台等人都動搖了。

    此幕太像傳說中的仙境,可想里面有多大機緣?傳說紫家老祖,不過從神藏中偶得半卷天書,就修成天君,讓東陽紫家威震葬龍天域,甚至一躍成天荒有名的天君世家。

    “不過。這仙緣會不會只有一人能得?據說當年和紫家老祖同入古魔淵的,可不止一人?”

    有人忽然道。

    此言一出。

    諸人的目光,頓時微妙起來。尤其幾個金丹散修,望向陳凡的目光中,竟然隱然帶著一絲不懷好意。逃命時,他們感激陳凡。但當一個成仙得道的仙緣,擺在面前時。陳凡立刻就成為所有人最大的阻礙,畢竟在古魔淵中,他這個魔修太強,小蠻同樣實力不遜金丹。

    “唔。”

    一時間眾人竟沉默下來,一股潛流在所有人間醞釀。

    連小蠻都隱約感覺不對,忍不住眼楮瞪大,不敢相信。前腳他們才感激陳凡,後腳難道欲翻臉?

    只有陳凡依舊淡定。

    他縱橫五百年,此幕見過很多,在寶物仙緣面前,不要說救命恩人,就是師父、父子、道侶,不都依舊拔刀相向嗎?

    幾個金丹散修中,修為最高的一個金袍修士,正臉上擠出笑容,欲開口說時。忽然听到身後傳來一個熟悉聲音︰

    “咦,你們竟然還活著?”

    眾人轉頭。

    赫然發現,紫家主隊,以及胡天將等一群精銳金丹,竟然站在不遠處。

    他們只剩下二三十人,各個身上帶著血跡,衣裳殘破,傷痕累累,氣息劇烈沸騰。包括紫夫人、薛侍衛等人皆在,都用詫異目光望向陳凡等人。

    顯然想不明白。

    古魔族戰陣降臨,萬軍圍困之中,幾個先天、金丹的小散修,竟然沖出來了。

    “陳道友好本事啊。”

    胡天將拱手,皮笑肉不笑的道。

    “陳道友...”

    薛侍衛臉上,有三分慚愧。

    魔災來臨時,他們早就打定主意斷為求存,所以跑掉了近一半人。但卻把陳凡等人,落在了後面,當做誘餌,拖延古魔族主隊。這種背信棄義之事,見到當事人,薛侍衛很不好意思。他本想通知陳凡,但胡天將阻攔,他小小侍衛,自無辦法。

    到是紫夫人依舊面若冰霜,威嚴自若。

    陳凡是死是活,她根本不放心上。區區先天小修士,哪怕真實身份是金丹魔修又怎樣?在她眼中,不過一枚不足輕重的棋子,拋棄也就拋棄了,能從危局中活下,最多讓她勉強高看半眼。但此時,家族追求數千上萬年的目標就在眼前,她目光一直死死盯著遠處的仙土,眼中貪婪、希望、滿足具有。

    “各為其主罷了。”

    陳凡淡淡道。

    紫家背信棄義逃跑,他不恨。但同時,紫家這家仙緣,也就別想得。

    “胡老大,紫夫人,前面就是仙土神藏,我等願追隨兩位老大,只求得點殘羹剩飯就心滿意足。”金袍修士,忽然抱拳道。

    “不錯,我等願追隨兩位老大。”

    其他幾個被陳凡所救金丹散修,轟然叫道。

    比起陳凡,胡天將這數十位金丹,顯然是更粗的大腿。想要得仙緣,必然要胡天將通過。

    “你們?”

    小蠻瞪大眼。

    陳凡可是他們救命恩人,結果一見到更強者在面前,立刻背信棄義,拋棄陳凡等人,這還是人嗎?

    “不錯。”

    胡天將滿意額首。

    他目光不懷好意掃了陳凡一眼,見陳凡依舊風輕雲淡的樣子,心中有些不痛快,不過此時大局已定,區區一個魔修,無傷大局。

    “夫人,按照我等之前協定,尋到神藏後,利益你我兩家均分,如何?”

    胡天將拱手。

    “好。”

    紫夫人痛快點頭。

    在場實力最強的,除了她外,就以胡天將為首。紫家護衛隊和胡天將麾下散修,各有十幾位精銳金丹,都是金丹中期乃至巔峰,不容小覷。至于陳凡幾人,小嘍@樟耍 踔亮 忠環蕕氖盜Χ疾瘓弒浮br />

    “想要仙緣者,都跟著老夫。”

    胡天將顧盼自雄,豪氣萬丈,一馬當先。

    紫家主隊等人,也都駕馭遁光,向仙土射去。金袍中年等幾人,望都未望陳凡,慌忙飛身跟上,只剩下司馬台、年老修士、徐柔徐娜姐妹,以及陳凡三人。

    年老修士不好意思對陳凡笑了笑,然後竟然也駕光而去。

    “陳道友...”

    司馬台拱手,滿臉尷尬笑容,欲言又止。

    “仙緣當前,司馬兄可自去,只是要小心。”陳凡平靜說著。

    “慚愧,慚愧啊。”

    司馬台長嘆一身,掩面而去。

    最後,只有徐柔徐娜姐妹留下。徐娜好幾次想駕著遁光沖向仙土,都被姐姐徐柔強行壓下。

    “姐,你干嘛?仙緣就在當面,去晚了可就遲了。”

    徐娜想不明白,

    胡天將雖未說,但明顯對陳凡有意見。

    金袍修士等看出這點,才干脆拋棄陳凡。畢竟,救命之恩雖大,但仙緣更可貴。二者選其一,自然選力量強的那邊。無論怎麼看,陳凡只有三人,都非胡天將等人對手。

    徐柔不听,只是拉著徐娜,沖陳凡莊重一躬身,無比恭敬道︰

    “縹緲天域紅鸞門修士徐柔,挾妹妹徐娜,拜見陳天君。”

    “姐你說什麼...陳天君?他是天君?”

    徐娜愣在當場。

    她仔細打量陳凡,也就金丹修為罷了,魔修在古魔淵有加成,達到金丹巔峰。僅止于此,無論從任何一方看,都與天君粘不上邊。

    天君是什麼?

    那是壽元萬載,一個天域都未必出一位,站在天荒頂點,俯瞰芸芸眾生之上的元嬰大修士。這等九天神龍一般的人物,怎會和她們這等先天小修士沾邊?

    “你認得我?”

    陳凡有些詫異,挑了挑眉,抬眼望去。

    他雖然名動天荒,但終究時日太短,天荒道法殘缺,更沒傳出什麼影像。如果僅從魔修判斷,那就太莽撞了。天荒的魔修,沒有十萬,也有七八萬了。

    “您有些難辯,但真龍天女的形象,卻獨一無二,天荒唯一。妾身在幾年前,曾游歷輪回宗,偶然見過天女小時候模樣。”

    徐柔畢恭畢敬答著。

    “原來如此。”

    陳凡點頭。

    他好笑的看著小蠻。小蠻身材高挑,容貌絕世,一頭及腰金色長發,燦然閃耀輝光。哪怕用秘法遮蔽,依舊無比驚艷,更不用說一身浩蕩真龍威嚴,確實好認。猜到小蠻,陳凡的身份,自然也就呼之欲出了。

    “真龍天女,難道是輪回宗那個,這麼說,你豈不就是長生榜首的北荒丹王陳北...”

    徐娜瞠目結舌,指著陳凡,聲音都結巴了。

    她剛要吐出陳凡性命,徐柔就匆忙捂住她嘴,厲聲喝道︰“天君名號,豈是你能隨意稱呼,還不快向陳天君道歉?”

    徐娜反應過來,頓時小臉慘白,匆忙跪下,向陳凡叩首。

    “罷了,你們姐妹能認出本座身份,也算你們的機緣,跟我來吧。”

    陳凡一拂衣袖,面容平淡說著,當先轉身向仙土而去。

    徐娜姐妹匆忙跟上,心頭一片火熱,尤其是徐娜,更是激動的要跳起來。這可是陳北玄,一刀斬洪陽老祖的北荒丹王。

    有如此粗腿在。

    什麼胡天將、東陽紫家之流,根本不值一提。

    胡天將再強,終究只是鎮魔宗棄徒,陳凡可是一人壓的鎮魔宗低頭的。金袍修士,司馬台等人,根本目光短淺到極點。

    ‘這豈不是說,跟著陳天君,我們仙緣穩得了。’

    徐娜心顫。

    一行人向仙土飛去。

    仙土看著近,但實際距離很遠。望山跑死馬,眾人飛了小半個時辰,才到跟近。但飛近了卻發現,紫夫人和胡天將等人,根本未進仙土,正被一群人攔下,紛紛面現不平呢。

    那群人中,其中一男子忽的抬頭望向陳凡,訝然道︰

    “陳道友竟然尋到此處,真是機緣不小啊。讓洛某都懷疑,陳道友到底是不是‘我們’中人了。”

    陳凡定楮看去。

    那人正是許久不見的洛長生。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