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浩瀚璀璨仙土前。

    紫夫人、胡天將一行早到,卻被一群人攔住,半步不得寸進。說是一群人,其實分為三批。

    一個黑袍中年修士,負手傲立,獨立左上角,雙瞳呈現詭異紫色,身上氣息深淵莫測,隱約透露,似是一尊魔修。

    另一個邋遢老道,背後背著一桿長幡,上寫著‘算命斷卦,前知五百年,後知一千年。’,一手持著一個古樸老舊的青銅羅盤,旁邊還跟著一位七八歲左右,穿著紅色小棉襖,粉雕玉啄的小女孩。一老一少立在右側。

    中間。

    洛長生一襲儒袖長袍,峨冠博帶,氣息輕松悠然,帶著一絲罕見的道家逍遙高遠之境。在他身邊,俏立著一個亭亭玉影,那女子青絲如瀑,穿著淡青色流雲水袖,面容清麗絕世,整個人無比清冷,仿佛廣寒宮中的仙女,一身氣息,竟然勝過君傲城、顧笑衣,只是不止為何不露名氣。

    這三伙人,顯然互相認識。

    他們站定三個方位,堵住了進仙土的大門,牢牢把紫夫人等攔在門外。但三伙人卻毫不在意,他們眼中似只有對方,東陽紫家數十金丹,在他們眼底,宛如螻蟻一般。

    “咦,長生小友的熟人?”

    見洛長生打招呼,邋遢老道抬了抬眼皮。

    “一位故人,之前曾在輪回天域鬧出好大名頭,古老當听聞過。”洛長生淡然一笑,再見陳凡,竟然沒半分驚訝。

    “原來是他啊,不錯,不錯。”

    古老微微點頭,然後就收回目光。

    陳凡以元嬰斬天君,威震天荒,在這邋遢老道嘴里,竟然只是不錯。但若有曉得這邋遢老道身份者,就會知道,從他口中吐出這‘不錯’二字,分量得有多重。

    洛長生身邊清冷仙子,也有些詫異,抬眼掃了陳凡一眼。

    “廢話少說,趕緊讓開路,否則我兄弟們的法寶不是吃素的。”

    一位散修叫囂。

    胡天將也面沉如水。

    他們到了仙土門口,卻發現有人捷足先登,若非胡天將謹慎,攔住手下,這些被貪婪沖昏頭腦的修士,早就一擁而上,暴揍這五人了。

    只有紫夫人面沉如水,目光掃過邋遢老道時,隱約帶著一絲驚疑。

    “哎,這片星域的修士,修煉水平越來越倒退了。之前堂堂元嬰,都被一個金丹給斬了。我進古魔淵時,還看到七八個元嬰,堵在古魔淵門口,估計就找這位陳小友。現在區區一群螻蟻,有眼不識泰山,竟然當我們面叫囂,你說可不可氣。”

    邋遢老道搖頭。

    “凡夫俗子,有眼不識真仙,很正常。”洛長生說著,看向最左側黑袍男子︰“是不是啊,魔帥大人?”

    “你認識本座?”

    左側黑袍男子,緩緩開口,聲音沙啞,一雙紫瞳光芒越發詭異。

    “淵龍魔帥,古魔王麾下,位列第七十九位的戰將。淵龍大人雖然常年看守古魔淵,但我等臨近天荒,又怎會不知淵龍魔帥的大名?”

    洛長生笑道。

    元嬰?魔帥?淵龍?

    胡天將等人听的雲山霧繞,如墜夢中,不明所以。

    只有紫夫人,瞳孔猛地一縮,嬌軀劇震。

    “天荒確實沒落太久,一個個元嬰,弱的連本帥手下頂級戰將都不如。若非受此域法則壓制,本帥早就一人,掃平鎮魔宗,讓他們耀武揚威數萬年。”

    淵龍輕蔑一笑,眼中充滿對天荒修士的蔑然。

    “廢話少說,洛小子,你身邊那個,應該就是長生天域本代天女吧。沒想到‘長生教’觸手這麼深,數萬年前就已經在天荒布局,看來你和淵龍,非要和老道我一爭這份大機緣了?”

    古老冷哼。

    “古老,你‘妖神教’不也如此嗎?天荒五大不朽傳承中的‘妖王殿’,敢說不是你們‘妖神教’老祖,在二十萬年前開創的?至于機緣,此乃古聖人留給後輩,有緣者得之,我等進去,各憑本事罷了。”洛長生哈哈一笑。

    “不錯,我家陛下十萬年前就發現此地,可惜機緣未到,和那帝神山的踏天神君拼了一場,現在傷勢都未好,否則他老人早就親至。”淵龍冷聲道。

    “好,你我等三人,進去各憑本事。”

    古老意簡言駭,顯然承認另外兩人實力。

    他們三人,各據一方,三言兩語就定下進入名額。完全沒把陳凡,以及東陽紫家等人放在眼中。胡天將一群人,早听不耐煩,此時紛紛大罵︰

    “什麼狗屁元嬰、魔帥。你們各個莫非都以為自己是,天宗宗主、帝神山掌教?還不快給爺爺們讓出路來,否則道法伺候。”

    “不錯。你知道我們雇主是誰?東陽紫家當代家主?我們胡老大早和紫夫人商量好,平分仙緣,一群撒毛也敢火中取栗?”

    “快讓開,否則不客氣了!”

    散修金刀散人等大叫,包括紫家護衛們,都臉色難看。

    這三伙人,一伙比一伙口氣大。這個稱魔帥,那個號元嬰,還有人自以為長生天域的當代天女。但誰不知道,長生天域此代根本沒什麼天女。

    在場,只陳凡與紫夫人,面色冷峻,一言不發。

    “聒噪。”

    老道冷哼。

    “真是自尋死路。”

    洛長生搖頭。

    淵龍魔帥,更是懶得說話,直接一揮衣袖,轟隆,一道恐怖的黑色流光,猛地激射而出,速度快到眾人無法想象,瞬間突破數千丈空間,沖到胡天將等人面前,從那幾個口吐髒言者身上一晃而過。

    “ 。”

    眾人驚駭望去。

    就見七八個散修,當場被攔腰切成兩端,連帶金丹和神魂,都瞬間破碎,生機湮滅,當場死去。

    而淵龍收回黑光時,大家才發現,那僅僅是一柄黑色小刀,平平無奇,甚至不是靈寶。誰想到,淵龍就憑它,一刀斬殺了七八個金丹中期以上的修士。

    “嘶。”

    所有人倒吸一口涼氣。

    金刀散人、張問天、艷玲仙子。

    這都可是散修中有名有姓的高手,各自都有絕學,靈寶不止一件,便是胡天將出手,都未必能在十招內擊敗他們。那淵龍殺他們竟然只需一刀,而且用的,還是一柄普通凡器。這等修為,只怕不是元嬰,也不遠了。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