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“我去?”

    全場寂靜,胡天將等人都愣住了,眼楮一轉不轉盯著陳凡,完全沒想到,陳凡能一刀斬出,將魔帥一抓都當場擊斷。

    “這怎麼可能?”

    紫家眾人,包括薛侍衛,都驚呆了。

    陳凡在他們眼中,只是區區一個魔修罷了。這等魔修,在古魔淵他們還能高看一眼,出了此地,任何一位知名散修都絲毫不懼。司馬台、金袍修士更倒吸一口涼氣。陳凡能斬傷魔帥,豈不代表著,他修為也直逼天君?

    可是,無論從什麼地方看,陳凡都不像一位元嬰天君啊。

    “有點意思。”

    連古尊者,都抬了抬眼皮,口中道出一句。

    洛長生依舊滿面笑容,只是目光微微一凝,似有些詫異。

    至于淵龍,則發出一聲驚天動地的怒吼。

    “該死,你區區一個凡俗螻蟻,膽敢傷我?”

    這位魔帥真的震怒了,雖然他剛才出手,完全沒用全力,只是以化身法相隨意一擊。但陳凡一刀橫天,把他法相都斬傷。對這位古魔王麾下第七十九的戰將而言,無疑是奇恥大辱。

    “小小一個金丹,若非依仗天寶之力,怎能傷我?”

    淵龍目光凝聚在陳凡掌中,黑絕天刀之上,冷聲說著。

    黝黑的刀身,奇形如鐮,上面閃耀著一層又一層的幽光,魔氣森森,已經完全激發威能,不遜色天君一擊。赫然是被陳凡以魔功催動,而非雷澤法力,否則陳凡剛才那一刀,傷的就不是法相,而是淵龍本身。

    ‘原來是天寶?’

    眾人恍然。

    包括紫夫人,目光都望向黑絕天刀。以天寶斬傷天君,遠遠比陳凡用真實力量碾壓,更讓人信服。但哪怕這樣,眾人都佩服陳凡大膽。

    天寶。

    紫夫人身上也有。

    每個天君世家,哪怕沒落,都有先祖留下天寶守護。但紫夫人面對古尊者、淵龍魔帥時,不敢有一絲不敬,甚至連反抗的念頭都沒有。

    天寶再強,終究只有幾擊之力,遠不如真正的元嬰修士。況且以凡人之軀催動天寶,能爆發全力一擊幾次?一位金丹巔峰,最多三五刀,就全身法力耗盡了。元嬰完全可躲過你爆發,然後慢慢收拾你。

    “你可以試試。”

    陳凡仗刀而立,目光冷笑。

    “小子,你在輪回宗,也就憑這天寶,才擊殺那個狗屁洪陽老祖吧。天荒元嬰真是太弱,區區金丹持天寶,都能殺死元嬰。”古尊者不屑一笑,搖了搖頭。

    “什麼?他是陳北玄?”

    這一次。

    連紫夫人都變了顏色。

    陳凡的大名,可比區區魔修強大太多。

    這位萬古以來,長生榜最年輕的第一強者,最近吸引了全天荒的目光。

    “我的天,丹王陳北玄啊,我竟然拋棄他,跟著狗屁的胡守信。”

    司馬台瞪大眼楮。

    金袍修士等,更是面如死灰,瑟瑟發抖。薛侍衛連連搖頭,“難怪,難怪如此氣度不凡。”

    只有胡守信,臉色難看,口中喝道︰

    “你們沒听老仙翁說嗎?他不過仗著天寶,刀鋒銳利,才乘機偷襲殺了洪陽老祖,面對真正的魔帥,豈是對手。”

    這一次。

    連小蠻都看不下去,嬌聲喝罵︰

    “我哥哥救了你,你還恩將仇報?若非我哥哥,你早被那什麼淵龍給一口吞了。”

    胡守信頓時臉上青一塊、紫一塊說不出話來。連他手下的那些散修,包括紫家侍衛們,都瞧不起他,隱隱身形遠離。

    但胡守信所言沒錯,眾人本來心中歡喜,此刻,听古尊者這一說,心中就涼了一半。

    “是啊,他就算曾刀斬元嬰,但終究只是金丹修士。與元嬰之間有天壤之別,依靠法寶銳利罷了。淵龍絕不會給他第二次機會。”

    紫夫人輕搖粉首,心中暗嘆。

    “小子,原來你就是殺洪陽那人。這次,本帥認真了。你莫以為,本帥也是天荒那些弱雞元嬰,本帥且讓你看看,什麼才是元嬰大道。”

    淵龍冷聲說著,他聲音,似萬載寒窟中的玄冰,哪怕僅僅听見,也凍人徹骨,許多先天小修士,瑟瑟發抖,眉毛發梢現出冰霜來。

    元嬰一念成法,威能如此。

    “轟!”

    就見淵龍雙手一劃,一層黑色的光幕,從他掌中流溢出來,鋪滿整個大地,迅速向陳凡蔓延而去。那黑光過後,一切生命都凍結,連空中的風都停止,淵龍所立的世界,仿佛是一個冰封世界般。

    “那是冰!”

    有人指著黑光驚呼。

    眾人凝楮一看,才看到,哪是什麼黑光,明明是黑色的冰晶。這冰黑的太徹底,從里到外透露出無盡幽冥的氣息,所以才像流淌的黑水般。

    “幽冥玄冰,沒想到,淵龍竟然能修成此門神通,這在冰系諸多大神通中,都數的上好。看來他得到的法則,應該是與水系冰系有關。”

    古老眉頭微微一皺,似對那玄冰都略有忌憚,身形向後退了退,然後說道。

    “爺爺,是什麼幽冥玄冰?”

    旁邊小丫頭好奇問道。

    “據傳,那是生在冥界與魔界交界處,一種凝結了千萬載的冰晶,無比寒徹,不但可凍結物質,連法力、神魂乃至規則都能凍結。所以威能恐怖,就算元嬰大修士也不願踫觸,否則有隕落危險。這淵龍必然得了大機緣,否則則能煉成此門神通。”

    古老解釋道。

    在他說話時。

    黑色冰晶,似潮水般蔓延,眾人連連後退,有一兩個散修,沒來得及跑掉,只是染上了一點點黑色冰晶,然後迅速就從里到外,化作一棟黑色冰雕,眾人可以看到,他的靈魂都被玄冰凍徹,凝聚不動。讓所有人都驚懼。

    “破。”

    陳凡踏前一步。

    雙瞳中,猛地浮現金色火焰。熊熊燃燒的太陽真火,迅速充塞陳凡眼眶,然後從金瞳中噴薄而出,化作滔天徹地的火柱,如同兩道龍卷般,沖向黑色玄冰。

    離火金瞳!

    這門陳凡重生以來,修成的第一神通,終于再次爆發威力。

    “雕蟲小技。”

    淵龍蔑然輕笑。

    他的幽冥玄冰,乃是費勁千載時間,付出無數代價,幾次差點生死,才終修成的大神通,豈是區區一門火系神通能敵。

    果然。

    眾人就見到,那金色太陽真火,灼燒在黑色冰晶上,宛如水柱撞中鋼板。黑色冰晶紋絲未動,連一點融化痕跡都沒有。反倒是太陽真火,竟然迅速變黑,被凌空凝結在半空中。

    “金丹的神通,豈能和元嬰相提並論?”

    古老搖頭。

    長生天女更心中輕嘆。天荒道統殘缺,仙法不存。陳凡掌握的神通再強,在淵龍、洛長生等人眼里,也都不值一提。他們的神通,才是真正完整無缺,縱橫宇宙的強大。

    ‘未來,我注定要跟著洛神子,跳出這個井口,去見證大千世界的風光。’

    長生天女側目,心中暗道。

    但陳凡此時,卻冷哼一聲︰

    “你以為,我的離火金瞳,僅僅有這點能耐?”

    他猛地雙眼一瞪,雙手捏訣,爆喝一聲︰

    “玄冥真火,起!”

    陳凡背後,猛地浮現一個玄武法相。他雙瞳里,除了金色火焰外,又多了一種玄色火焰,那玄色火焰,無比陰寒,九地之下,幽冥黃泉中燃燒的鬼火般,論寒冰氣息,竟然絲毫不遜色黑色冰晶。雙色火苗,熊熊燃燒,迅速蓬勃而出,竟然一時抵擋住了黑色冰晶的進攻,讓眾人詫異。

    但這只是開始。

    陳凡法訣再變,口中聲如雷震︰

    “麒麟神火,起!”

    “青木天火,起!”

    “虛空焚火,起!”

    “雷獄神火,起!”

    “...”

    陳凡爆喝五聲。

    背後現出麒麟、青帝、鯤鵬、雷澤等五種法相,除了麒麟虛無縹緲外,其他三種法相都無比凝實。他眼瞳之中,也接連現出黑、青、虛無、黃等五種顏色的火焰。這五種顏色火焰,和太陽神火與玄冥真火交織在一起,瞬間化作七色火苗,在陳凡眼中,熊熊燃燒。

    “這是?”

    那一刻,連古老都神情微微一動。洛長生更詫異的扭頭望來。

    眾人只看到。

    七色火苗化作一條神龍,圍繞這陳凡,氣息迥然不同,或陰冷寒冰、或煌煌正大、或毀天滅地、或焚燒虛空...七種不同屬性的神焰,此時竟然完美的糅合在一起,或作一道通天徹地的火柱,猛地沖向淵龍。

    此時。

    不要說淵龍。

    就算修為再低修士,也能感受那七色火苗的恐怖。

    不是說它們有多強大,多厲害,實際上陳凡此時法力,還是金丹。但它們的本質太高了,每一種,都可匹敵神焰,甚至更強。七種疊加之後,威力到底有多恐怖,無人知曉。

    “ 。”

    眾人只見。

    那籠罩方圓千丈的黑色冰晶,此刻就如同薄雪遇見烈陽般,迅速消散掉。七色火柱停都未停,直接沖到了淵龍身邊,擊破了他周身一十三層‘幽冥冰晶’的防御,瞬間將淵龍,整個包圍,化作一團熊熊燃燒的火柱。

    火焰龍卷倒卷而起。

    照亮整個古魔淵,經久不散,宛如神跡一般。

    離火金瞳,可容天下萬火。火焰越多,威能越大,到最後煮山焚海,煉星碎月,幾如等閑!

    PS︰第一更奉上,今天會多寫點,求下月票和推薦票^_^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