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“淵龍道友,本座這七種神火,你可受得?”

    陳凡背負雙手,傲立七色火龍之上,雙瞳焚盡一切,無悲無喜,直視淵龍。

    他修煉的離火金瞳,雖然初始威能不大,僅算普通神通。但隨著一門門神火疊加進去,威力倍增,那就太恐怖了。到最後,把萬種玄火凝聚一體,號稱可煉化合道真仙。

    太陽真火、麒麟神火...無論任何一種,其實都並不比淵龍的‘幽冥玄冰’強多少。但陳凡作弊,七打一,自然碾壓。

    “啊。”

    淵龍根本來不及回答。

    他口中爆發出一陣陣瘋狂的嘶吼聲,如同受傷的野獸嚎叫,讓所有人听了,都神情一變。他身上,無數黑色玄冰噴薄而出,化作一層層冰晶、整個人,包裹在玄冰中,如同一塊巨大的黑色水晶,顯然把‘幽冥玄冰’催動到極點。

    但根本沒用。

    七色火苗太恐怖了,七種神火疊加。幾乎一層玄冰剛凝結,就迅速被燒成煙氣,到最後,冰晶根本來不及生成,七色火苗把淵龍包裹在其中,拼命燃燒。淵龍身上,一層又一層的黑色霧氣,被灼燒出來,整個人,似煮沸的黑水般,霧氣蒸騰。

    赫然已經燒到淵龍根本,在煉化他的法力。

    “淵龍支撐不了太久,他魔力原本再雄厚,也不是這樣浪費的。”古尊者皺眉。

    “古老,您出自妖神教。眾所周知,妖神教乃修仙界赫赫有名的妖族神地,匯聚諸多大妖。大能都不止一尊,您可曾听聞,火系神通?”

    洛長生開口,問道。

    “若老夫猜測未錯,這有點像中央星河世界流傳的‘離火金瞳’,在火系諸神通中,只能排中品。只是這門神通潛力無窮,號稱可納萬火。修行的火焰越多,威力越大。這陳北玄一連煉成七種威力極恐怖的火焰,才有此威能。但奇怪啊,未曾听聞天荒有此傳承。”

    古老一手屢著顎下山羊胡須,口中嘖嘖稱奇。

    如他和洛長生這等域外大修,才明白。天荒的道統到底殘缺到何種程度。

    域外隨便一個修士,至少掌握三五種神通法門,對敵時多靠神通法寶秘術。而天荒神通殘缺,功法也簡陋,打斗盡然更多是用拳頭?這太有損修仙者門面。

    “只怕這位陳道友另有機緣。他若非我輩眾人,必然是得了某位域外前輩的道統。”洛長生若有所思的說著。

    “ 。”

    短短說話時間。

    淵龍沸騰的黑霧身軀,縮小了五分之一,顯然被煉化掉,氣息也極具衰落。但這時,淵龍猛地伸出一只黑鱗獸爪,抓住了七種火焰中的一縷灰黑色火焰。

    “這魔焰里面的氣息,本座似乎在哪見過?”

    淵龍沙啞聲音傳來。

    他捏住的,赫然是陳凡從《六聖祖魔功》中演化出的‘古魔聖焰’!

    “我曾在兩界峰中,殺過你古魔族的一位純血王族,叫什麼古魔聖子。這火焰,有一半,是他那金丹貢獻的。”

    陳凡打個哈氣,隨口說道。

    “什麼?”

    “你斬了古魔聖子?”

    這一次。

    連洛長生和古老都動容。

    古魔聖子的修為,不放在他們眼中。但那可是古魔王的嫡系後代,遠非天荒這些元嬰可比,背後大有靠山。便是以他們的實力,也要忌憚無比。

    “這陳北玄,真是膽大包天啊。老道本還想收他入門下,現在哪敢招這種惹禍精入門?不怕妖神山被古魔王拆了?”古老連連搖頭。

    洛長生也苦笑一聲,為陳凡的膽量欽佩。

    “竟然是你!”

    淵龍一雙眼楮都快瞪出來,瞳孔徹底化為血色,無邊憤怒從他身上迸發,恐怖的威勢降臨此地,讓方圓千里的魔族,都瑟瑟發抖。

    他渾身的黑色冰晶,在這一刻,霎時變成血色。赫然是已經燃燒精血,不惜代價了。

    但淵龍絲毫未管,他籠罩在七色火苗中,一步步腳踩虛空,瞪著陳凡,聲音如萬載寒冰谷中的刺骨風暴道︰

    “是你,殺了我族聖子,害我被陛下剝奪所有魔器,貶謫到此,永世不能返回魔界。此仇此恨,本座要和你一起算!”

    他每一句,都帶著無盡仇恨,仿佛幽冥血海走出的修羅。

    “你廢話太多。”

    陳凡面色冷峻。

    手中黑絕天刀一轉,雷獄神刀第一式開混沌已經劈出。以無上魔功催動,刀芒化作黑色的雷電, 里啪啦的降下,把虛空都炸裂,在天地間斬出一道黑色裂縫,直接破開淵龍的護身血晶,在他高大的黑色鱗甲身軀上,斬出一刀丈許長的刀痕。

    但淵龍毫不在意。

    他此時威力全開,現出十丈魔軀,宛如天神聳立般。

    “死。”

    淵龍身形一晃,直接撞破虛空,魔影瞬間消失,雙爪從陳凡背後伸出。陳凡感覺到,回身一刀,與他的魔爪對拼一記,力量不敵,直接倒飛出數十丈,雙腳在地面上拉出長長的溝壑。

    “淵龍要認真了。”

    洛長生眯眼。

    古魔族最擅長的,終究還是近身戰斗,號稱肉體無敵。比拼神通法力,自然遜色人界修士好幾籌。但論肉身,除了那些天生強大,或修行神體圓滿者,誰能硬抗古魔族魔帥?

    “   。”

    司馬台等人,眼楮根本跟不上。

    就看到一道道黑色魔影,在虛空中來會浮現,宛如鬼魅一般。淵龍往往前一秒還在左前方,後一秒已到了千丈後。來無影、去無蹤。他十丈高大的魔軀,靈活似一只狸貓般。漫天驟雨,都是他的攻擊。

    “古魔瞬殺拳。”

    淵龍一拳打出,拳勁七節,落在虛空中,寸寸炸落。

    滔天徹地的拳勁,直接透過刀背,轟擊在陳凡胸膛上,炸的陳凡胸口衣裳破碎,憑空炸開一個三寸大小的血洞,露出金色神血和淡青色的骨骼。

    但陳凡一刀,也在淵龍身上,拉出丈許長的刀痕。

    “殺!”

    兩人以快打快。

    到最後,陳凡干脆拋棄黑絕天刀,雙手變換,魔氣肆意縱橫,將《六聖祖魔功》中的魔道武學,一一演化而出,整個人似血海修羅的戰將般,越戰越勇。

    “ 。”

    淵龍吃了陳凡一抓,整個人倒飛出去,身上一大塊血肉被抓出,他眼尖,看到那塊血肉一接近陳凡,竟然就被陳凡身後的六個魔神虛影,迅速煉化。

    “你這是什麼功法?”

    淵龍瞳孔一縮。

    雖然兩人才交手不足一分鐘,但淵龍已經感覺不對勁,他的氣息,至少衰落了一成半,而陳凡的氣息則反之暴漲。盡管只有一成半,此消彼長,讓他已經無法壓制陳凡。況且這才僅僅一分鐘而已。

    ‘這是什麼恐怖的魔功?竟然能吞噬我的精血肉身。便是陛下修行的《虛魔吞神道》,也沒如此恐怖吧。’

    淵龍驚懼。

    “《六聖祖魔功》”

    陳凡開口。

    可惜眾人皆未听聞,就算以古老堂堂妖神教長老,學識淵博,也不曾知曉這門魔功。實在是《六聖祖魔功》太高端,在真正魔界,都是最頂級的大魔功。豈是古魔族、妖神教這些小門小派知曉的?

    “殺!”

    陳凡再次一拳打出。

    六道魔神虛影,在他背後猛地旋轉,化作一個轉盤般,分別加持在陳凡身上。此時陳凡一拳,相當于七尊半步天君巔峰強者聯手。

    “轟。”

    淵龍也不敵,身形暴退數丈。

    陳凡得勢不饒人,魔道武學在他手中,越戰越強,離火金瞳尚且沒關閉,七色火苗環繞陳凡,纏繞在他拳掌上,宛如一條盤旋的火龍般。陳凡接連數十拳打出,每一拳,不僅帶著更巔峰的拳勁,更有恐怖的火焰灼燒。

    “咚咚咚。”

    虛空中,仿佛有神明擂鼓之聲。

    兩人拳掌踫撞的力量,讓大地都為之震裂,整層古魔淵都晃動,諸多金丹修士一退再退,到了十里之外,還感覺氣血沸騰,筋骨震動。

    “太恐怖了,這就是天君之能?”

    就算紫夫人,都目瞪口呆。

    她自詡金丹巔峰,穩壓胡天將一頭,更身居天寶,應該不比陳凡弱多少。但此時,陳凡展現出來的力量,比她強何止十倍?她哪怕持天寶,恐怕敢卷入陳凡與淵龍的戰斗中,連幾秒都無法支撐,估計瞬間被撕成碎片。

    戰到最後,陳凡幾近癲狂。

    《六聖祖魔功》的威能,徹底被他催動到最巔峰,在古魔淵這特殊環境,更給他無窮加成,力量源源不絕,淵龍被他壓的,氣息越來越低。

    到最後。

    陳凡干脆雙手伸出,猛地抓住淵龍十丈魔軀。

    “你要做什麼?”

    淵龍瞪大眼楮,不敢相信。

    “給我開!”

    陳凡爆喝一聲。

    六重魔神相同時凝聚在他身後,幾乎凝練如實體,無窮大力加持在陳凡身上。陳凡雙手一裂,赫然將淵龍整個魔軀,都轟的撕裂成兩半。無數魔血,從淵龍殘軀中迸發出來,落在大地上,發出呲呲的灼燒聲音,幾如傾盆大雨。

    眾人望著那赤手撕元嬰的背影,無不目瞪口呆。

    不到三分鐘。

    匹敵元嬰的魔帥淵龍隕落!

    PS︰第二更奉上,作者君繼續去寫第三更^_^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