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轟!

    天地間,血雨濺落,驚雷炸響,鬼神為之哭嚎,億萬古魔族心口不知為何而痛,拼命捶打胸膛,踏足高歌。

    元嬰得天地之道而成,每一位元嬰修士,都將自己的法則,印刻在星辰世界中,當他們隕落時,天地同樣為之交感。就如同的天的兒子死去般。

    洪陽老祖是因為天荒星,道統殘缺,道則不存,所以沒這待遇。

    淵龍是純正魔帥,他死去時,整個古魔淵都能感應到。

    在古魔淵更深處的幾個角落,同時有血瞳睜開︰

    “怎麼回事,這股氣息是...淵龍?他竟然隕落了?”

    “不可能啊。淵龍可是陛下麾下第七十九位的戰將,雖然受陛下陳凡,魔器被收,一身法力禁止三分之一,但也遠非天荒那些元嬰可比。”

    “不管如何,有人族在我魔域殺我古魔族魔帥,此仇此恨,必報無意!”

    數道浩瀚的神念,迅速在虛空中踫撞,商量定計。

    進入古魔淵的人族修士,突然發現,整個古魔族仿佛發了瘋一樣,各個瞪大眼瞳,眼楮赤紅如血,一刀一劍都不再管招式,上來就搏命。

    “這些古魔族腦袋不好了?”

    人族修士措不及防,在古魔族手下吃了大虧,迅速從底層魔淵中退出,向後退去。還好鎮魔宗三位天君出手,穩住了陣線。

    但這一切。

    位于仙土前的陳凡卻不知道。

    眾人只見,陳凡手持淵龍的殘肢斷臂,沐浴在他魔血之下,背後六尊魔神發出驚天嘶吼聲,歡快的叫著,大口吞噬淵龍的精血魔元,不放過一絲。

    隨著一口口吞噬,那些魔神虛影越來越凝練,到最後,栩栩如生,幾如真人,就差半只腳,就徹底由虛轉實,踏足天地間。

    “好恐怖的魔功,竟然能吞噬魔帥?”

    古老正色,一只手輕撫山羊胡須,一邊遮著小孫女雙眼,不讓她看到這血腥一幕。

    “看來我們小瞧這位陳道友了。憑他的實力,只怕有資格和我等並肩入仙土,尋那份機緣。”洛長生輕笑。

    “哼。”

    古老臉色有點難看。

    他思慮好久,才最終開口︰“罷了,誰叫這里是天荒呢?道法不存,道統荒蕪,更有古聖布下的禁制法陣,老夫的修為只能發揮三成不到,否則哪有你和那陳小子的機會。”

    小蠻等人,只以為邋遢老道吹牛。

    只有洛長生才明白,這邋遢老道,乃是何等驚天動地的大人物。放在周邊星域,各大神教里,都是元嬰中的強者。

    修仙界的元嬰,可和天荒不同,那是實打實一步步證道而來。精通無數道法、神通、秘術。否則邋遢老道怎能穩坐妖神教尊者之位,足有兩萬年之久。

    “呼。”

    此時。

    只見陳凡手一抓,竟然憑空將一個寸許大小的魔胎,凌空拉出。那魔胎眉眼如真人,與淵龍一般無二,赫然是淵龍凝練的魔道元嬰。

    “求天君放過。”

    淵龍求饒。

    它雖是古魔族魔帥,但也有求生之心。一邊求饒,一邊痛恨。如果不是古魔王收走了他所有魔器,淵龍堂堂魔帥,絕不會敗的如此殘。但此時,人在屋檐下,不得不低頭。

    “陳道友,得饒人處且饒人。那古魔族勢力龐大,古魔王的修為,哪怕在星海中,都算頂級大能。你殺了淵龍,必要和古魔族結下死仇。”洛長生開口勸道。

    “不錯,我輩修士,冤家宜解不宜結。”

    古老也勸說。

    他們兩到非好意,只是讓古魔王知道,自家戰將被碾壓,他們在場卻未援手,恐怕古魔王的怒火會牽連到他們身上。

    “呵呵。”

    陳凡冷笑,絲毫未理。

    先不說,他已經殺了古魔聖子,和古魔族結下死仇,哪怕放了淵龍又怎樣?回頭被他糾集一群魔帥圍攻嗎?況且,陳凡的《六聖祖魔功》就差最後一步,就能金丹大成,這個機會,他怎會錯過呢?

    “噬。”

    陳凡開口,輕喝一聲。

    在淵龍絕望的目光中,六尊魔神虛影,猛地從陳凡背後飛出,化作六個猙獰的遠古魔神,猛地一口咬在淵龍的魔胎上。

    “不...這是祖魔之氣...你修煉的竟然是祖魔功!”

    “我族陛下,一定會為我報仇的...”

    淵龍還未說完。

    他整個魔胎,就已經全部被六尊魔神吸收完全。一個元嬰修士九成精華,全部集中在元嬰里面。六尊魔神吞了淵龍魔胎後,無比滿足的打了個飽嗝,竟然有吃飽的樣子,變得懶洋洋的。

    “轟。”

    它們身上的氣息,突的暴漲,瞬間突破了一個極限,向無法想象的境界,急劇攀升,無窮無盡的樣子。六尊魔神的身軀,也瞬間拔高。

    一千丈、兩千丈、三千丈...

    魔威整天動地,一股遠古蒼茫的氣息,徘徊在整個古魔淵,讓無數魔族驚疑。

    “這魔功確實與眾不同,遠勝我曾見過的任何一門魔道功法。淵龍臨死前說什麼‘祖魔功’,古老你可曾听聞?”

    洛長生轉頭,問道。

    古老臉色有些難看,陳凡剛才拒絕他,無異于當場打臉。但老者依舊一手屢須,眉眼輕皺道︰“祖魔功?我到不曾听聞,但‘祖魔’一詞,在魔族中有特殊涵義,往往代表著天地初開始,最先誕生的一批元祖魔神。那些是可與九天仙人比肩的存在,絲毫不遜色真龍、天鳳、玄武等至強神獸。”

    “這門功法,既然能以‘祖魔’命名,顯然非同小可。”

    “可惜,落在這天荒土著手中。”

    古老搖頭,眼中現出一絲貪婪。

    若非他修行的功法,與魔功迥然有異,無法兼容。古老都忍不住要下手,搶奪《六聖祖魔功》了。

    連他都驚訝,可想紫夫人、胡天將、司馬台等,駭成什麼樣子。

    “轟隆。”

    隨著陳凡魔功凝聚。

    頭頂竟然出現一個巨大的黑色旋渦,里面隱然有黑色閃電浮現,一道道電光,宛如九天神龍般,亮徹天宇,其中蘊藏著毀天滅地的氣息。

    “我的天啊。”

    司馬台等人抬頭。

    陳凡前腳,手撕魔帥,已經讓人驚懼。現在又搞出這麼一副大場面。

    “莫非陳天君要渡元嬰之劫?”

    有人驚疑。

    但元嬰劫和金丹劫截然不同。金丹劫是雷電鍛體,淬煉金丹。元嬰則是要領悟法則,所以渡的是法則之劫。形式根本不一樣。但眼前這威勢,這不比元嬰劫弱多少。

    “陳天君實在太強了,悔啊,我當時怎未追隨天君呢。”

    司馬台那叫一個悔恨,連連錘著大腿,口中呼叫。

    而金袍修士等,早就面如土色,兩腿顫顫發抖。司馬台和陳凡無冤無仇,還好說。他們可是背信棄義,背叛救命恩人的,陳凡能放過他?

    這其中,只有小蠻和徐家姐妹最高興。

    畢竟陳凡越強,她們跟著機緣越大。

    “轟!”

    到最後。

    六尊魔神化作一萬三千丈高。

    各個如頂天立地的神靈般。或三頭六臂,青面獠牙。或白骨森森,沉浮在魔氣海洋中。或九面十八首,三十六只眼楮睜開,觀看大千世界,或...

    這些魔神的身軀,除了一點虛幻外,近乎真實。

    這時,天空中,忽然落下六道黑色雷電。這雷電平淡無奇,猛地劈在六尊魔神身上。眾人只看到,六尊魔神的身軀,猛地縮水,迅速從一萬三千丈落到一萬丈、九千丈、八千丈。

    到最後,連一百丈都守不住。

    化作丈許大小,比陳凡略高,如同一尊普通的傀儡一般。但它們此時,卻盡數高聲嘶吼,雙瞳竟然亮起光芒,顯得活靈活現,仿佛被注入靈魂一樣,有了自己的思維。

    “由虛凝實,這魔功成了。”

    古老卻輕嘆一聲。

    在修仙界,並非你法相越大,威力就越強。恰恰相反,那些凝練真實的,哪怕法相才一兩丈,威能足以翻江倒海,踏星捉月,遠非萬丈法相可比。

    “無妨,他只是憑魔功克制淵龍罷了,論真實力不如我等。”洛長生颯然一笑,眼底蒼茫一片,宛如萬古青天︰

    “一日不入元嬰,一日終究非我輩眾人。”

    “不錯。”

    古老也背負雙手,面容清絕古樸,雙瞳無喜無悲。

    此時。

    空中劫雲散去。

    陳凡傲立虛空,六尊魔神法相,環繞他周身,不斷飛行。這些嚴格意義上來說,已非魔神法相,而是陳凡的化身。每一尊,都具備準元嬰的實力,六尊合一,可敵元嬰。

    “《六聖祖魔功》,終于大成了。”

    陳凡遙遙輕嘆一聲。

    這是陳凡仙輪五轉以來,凝練最困難的一門,天荒的環境限制,實在沒多少魔氣,大半年都進展平平。今日借著一口吞掉魔帥的威能,才一舉渡劫,凝練成魔功真形。

    他體內深處,一處極隱秘的神藏內,造化仙輪如一輪金日般高懸,緩緩運轉,垂下無數光芒,照遍整個紫府。

    而在仙輪的第五格上,六尊魔神虛影,憑空浮現。

    仙輪五轉,功成!

    那一刻。

    陳凡猛地睜開雙眼,望向邋遢老道,虛空中,宛如炸響了兩道雷電般,連空間都被撕裂出兩條長長的縫隙。

    “剛才,就是你要我妹妹,去做侍女?”

    陳凡一字一句說著,聲音冰寒。

    PS︰第三更奉上,感覺還能再寫一更,求月票和推薦票^_^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