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古魔淵第五十三層。

    在極偏僻角落的仙土外,整個方圓千里,都因為陳凡一拳,被打的如地牛翻身一般,處處都是巨大的裂縫,大地似蛛網般炸裂開來,一道道痕跡遍布,塵埃滿天飛起,根本沒有一處完好的地方。迄今為止,大地都還在震動不已。從天上掉落,大塊石頭。

    而陳凡腳下。

    更有一個巨大的黑洞,

    那黑洞直徑寬百米,深不見底,一路向下,就算以金丹真君們的修為,也看不透它到底延伸到何處。不知洞穿了多少層古魔淵,沿路摧毀了多少魔族修士。甚至連洞口的空間,都破碎開來,露出背後浩大的空間風暴。

    這一拳的威能,著實驚天動地。

    連蛟尊者,那等絕世大妖,現出千丈蛟驅,也被一拳打爆,生死不知。

    “這怎麼可能?尊者竟然敗了?”

    眾人從廢墟塵埃中,灰頭土臉爬出,見到眼前一幕,無不目瞪口呆。紫夫人更是噗通跪倒在地,一臉惶然,連世界觀都被陳凡這一拳碾碎。

    她從出生下來。

    紫家先祖就代代相告,蛟尊者的強大!乃是域外神仙神話一流。能夠只手點化元嬰,得多恐怖的大人物?更是域外大教的尊者。

    但這樣的大人物,連陳凡一拳都擋不住?

    紫夫人徹底懷疑人生。

    “爺爺。”

    粉雕玉啄小女孩,更是張大小嘴,瞪圓眼楮。

    她看著表面七八歲,但作為星海深處,蛟龍一族後裔,實際年齡在百歲以上。自然清楚自家爺爺有多強大,現出蛟龍真身後,就算一些宗門長老,都非古尊者對手,但卻打不過天荒的一個土著少年。

    “陳天君萬勝!”

    只有司馬台、徐家姐妹等,才激動的跳起身來。

    比起域外這些高高在上的修士,明顯陳凡,更得他們心。到是胡天將和金袍修士,臉色難看,一陣青一陣白。

    “你竟然敢殺古老?”

    洛長生面色復雜,抬頭望向陳凡。

    就看到,陳凡周身玄武、青帝、鯤鵬...五色神相凝聚,圍繞成一個神環,氣度之強大,甚至不在他之下。盡管洛長生自思,並不懼怕古老,但見到這一幕,也忍不住瞳孔微微一縮。

    “殺就殺了,還怕什麼不成?那妖神教有本事,讓它來天荒找我。本座一並接著。”

    陳凡背負雙手,雙瞳七色火苗燃燒,聲音平靜如水道。

    他轉頭,望向半空中垂垂欲死的蛟龍,略帶嘲諷道︰“你這老蛇,修為不怎麼樣啊,裝死的本事不錯啊。怎麼,以為本座會放過你不成?”

    那殘肢斷臂,漫天神血遍灑的金色蛟龍殘骸中,微微一動,忽然從中飛出一道金光,以極快速度,瞬間射往仙土內。

    但陳凡屈指一彈,虛空頓時凝結如鐵板。

    “ 。”

    金光撞在無形屏障中,被反彈三四個跟頭,不得不現出身形。

    赫然是之前死去的蛟尊者。但此時,它只有七八丈長,通體的光澤更加暗淡,如紫金鑄就,一身氣息,竟然不比之前弱多少。

    “人有元嬰,魔有魔胎,這是你們妖族的妖魂吧。”

    陳凡毫不驚奇,淡淡道。

    “陳北玄,你真的不懼我妖神教報復?”

    蛟尊者開口。

    它此時純粹神魂,沒有聲音,但宏大的神念,卻無遠不至,一雙金色龍瞳中,帶著無盡威嚴,震得許多修士都翻到在地。

    蛟尊者望向陳凡,無比忌憚。

    它之前真身在時,修為最巔峰都不是陳凡一拳之敵,現在僅靠神魂元嬰,顯然更非陳凡對手。

    “傷我妹妹,此仇不共戴天,不要說你區區一個妖神教,就算天妖星河的大聖到此,我也照樣屠了,以示天下。”

    陳凡彈了彈手指,寒聲道。

    “大言不慚。”

    蛟尊者嗤笑。

    “天妖星河,那乃是宇宙中,億萬妖族居住的祖地。大聖更是妖中至強者。你區區一個天荒星土著螻蟻,不知從哪听到這名號,竟然膽敢對我族大聖不敬?若非老夫受這方天地法則壓制,實力只能發揮三成,許多法寶更無法帶入此星,早一巴掌拍死你。”

    “是嗎?你可以試試?”

    陳凡淡然一笑。

    周身五色神環越轉越快,化為一道虛影,背後的造化仙輪,更緩緩轉動。

    當他仙輪五轉後,已經能短時間動用五種金丹之力。當五顆聖品金丹合一時,絕對非一加一那麼簡單。陳凡剛才僅僅是只憑法力,還有種種神通秘術,還未施展。

    蛟尊者冷哼一聲,竟然沒有再開口。

    它對陳凡,著實忌憚到了極點。

    尤其陳凡最後一拳,帶著五種滔天徹地的浩蕩力量。蛟尊者甚至從其中,隱約感到到幾種至高神獸的氣息,那是妖神教大能,也望塵莫及的存在,放眼宇宙妖族,都是站在最頂點的人物。

    ‘他絕不可能得到那幾種傳承,否則太古聖地的聖子都未必是其對手。但這小子著實厲害,老道可怎麼辦。’

    蛟尊者雙眼轉來轉去,思慮怎麼逃跑。

    “沒有話說,就去死吧。”

    陳凡踏前一步,五色神輪光芒大盛。

    “且慢。”

    蛟尊者高喝。

    “不錯,陳道友,可否听尊者一言。”洛長生開口,打圓場。

    陳凡聞言,身形微頓。

    蛟尊者思慮一下,最終蛟臉上露出一絲心痛︰“罷了,終日打雁,卻被雁啄。小子,本座給你半卷天書,加一枚上品天丹,我等就此作罷如何?”

    “天書?天丹?”

    陳凡嗤笑,眼中露出鄙夷之色。

    什麼天書秘法,能收買堂堂北玄仙尊?至于天丹,陳凡送給神曦賀禮,一出手就是三枚,同樣上品,根本不在乎。

    “怎麼,你不要?小子,你別過分,要知道,本座的道法,可非天荒這種殘缺道統可比。放在星海深處,就算那些頂級宗門弟子,或皇朝皇子,跪地來求,老夫都未必傳授給他們。”

    蛟尊者大怒,冷哼說著。

    “你那天書天丹,可以給閻王做賀禮。”

    陳凡平靜說著,踏前一步。

    “轟隆!”

    他背後,五色神環,猛地光芒暴漲,化作一輪五色神日般,橫壓過虛空,帶著無窮威能,轟隆隆宛如戰車碾過蒼穹般。突然飛躍而出,飛到了蛟尊者頭頂,一下鎮壓下去。把蛟尊者神魂,壓的直墜千丈,差一點就砸落在地面上。

    “小子,你要和我不死不休?”

    蛟尊者高吼。

    它身上, 里啪啦,亮起無數金光,宏大的法力蓬勃而起,想要托住五色神日。但陳凡五尊神相的力量,得有多恐怖?蛟尊者反而又被壓下三百丈,連老腰差點都被壓斷。

    “陳道友?”

    洛長生臉色也變了,聲音偏寒。

    九枚長生符,在他眼瞳中猛地浮現。一絲縹緲浩大的氣息,在洛長生周身環繞。他決不能坐視陳凡擊殺蛟尊者,否則妖神教怪罪起來,洛長生也沒法擔待。

    “想活命,可以。給我跪地求饒,向我妹妹祈求饒恕。然後讓我種下法咒,給我妹妹做奴一千年。我就饒了你。”

    陳凡俯瞰蛟尊者,目光淡漠說著。

    “你敢!”

    蛟尊者勃然大怒。

    它乃是堂堂妖神教尊者,星海聞名的大妖,豈能去給一個小女孩去做牛做馬?

    尤其還是偏遠星系,一個先天土著。傳出去,三萬年的老臉都得丟盡了。蛟尊者狂吼,想要反抗,但根本沒用。五色神輪轟隆隆轉動起來,壓的諸天崩塌。讓蛟尊者更駭然的是,神輪每一次轉動,它的不滅神魂,就沒磨滅一絲。

    如此再轉動半天,它哪怕三萬載修為,也要盡數化為流水。

    “陳道友,你可知道,拘拿妖神教尊者當奴僕,這可是和妖神教不死不休的仇恨。”洛長生寒聲說著。

    “它敢折辱我妹妹,我就拿它為奴一千年。妖神教不服,滅了就是。你敢出手,同樣如此。”

    陳凡語氣平淡。

    但卻讓洛長生眉眼直跳。

    這輩子,他還真未見過如此狂妄之徒。張口閉口,就要踏滅妖神教,那可是大妖雲集,化神大能都不止一座的不朽山門。但洛長生眼中眸光閃耀後,最終還未出手。

    老蛟怒罵連連,一會求饒,一會詛咒。

    但隨著時間過去。

    五色神輪轉動越來越快,它妖魂奄奄一息,不過半個時辰,就被磨滅近半。

    蛟尊者再也支撐不住︰

    “陳道友,陳天君,老蛟求饒了。”

    陳凡壓著它,來到小蠻身前。小蠻剛剛服用了一枚天丹,麒麟小獸,更忍痛割開小爪子,滴了兩滴精血給她,那里蘊藏著地元天丹的萬年藥力,讓小蠻很快恢復如初。

    “求天女饒命,是老蛟之前太魯莽。”

    蛟尊者化為人形,跪地求饒。

    他每一個字說出,心都在滴血,怒火如火山般積蓄,但陳凡絲毫不理會。

    紫夫人等人,望著他堂堂域外大教尊者,被逼求饒,無不心神震動,駭然到了極點。連長生天女,都一片惶然,只覺眼前一幕,錯亂到極點。

    “域外高人不是無敵嗎?怎會跪地向一個先天小修士求饒?”

    見到這一幕,洛長生臉色越發難看。

    PS︰謝謝大家的票票,作者君繼續去寫第二更^_^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