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小蠻終究心善。

    見老蛟灰頭土臉,滿頭白發蒼蒼,跪伏在地上,低聲求饒的模樣可憐,于心不忍,很快額首答應,讓他起身。

    “怎麼樣,陳天君,你滿意了吧。”

    蛟尊者爬起身,眼底壓著無盡怒火,冷聲對陳凡說著。

    陳凡只是屈指一彈。

    。

    無形大力在虛空中迸發,蛟尊者身上金光亂冒,如同被一柄巨錘砸中般,瞬間倒飛出去數百丈,撞碎了一座萬丈高的山峰。

    “小蛇,你那面目能瞞過我妹妹,豈能瞞過我?本座不管你心中是恨、是怒、是仇。但既然在我陳北玄面前,是龍給我盤著,是虎給我握著。再讓我感受到你眼中殺意,下次就不止這輕輕一指。”

    陳凡冷哼。

    他雙瞳無喜無悲,如九天之上的仙王俯瞰塵埃。北玄仙尊縱橫一世,豈是小蠻這樣心慈手軟之輩?

    “你!”

    蛟尊者從廢墟碎石中飛出來,先是一怒,然後一驚,聞言臉皮跳了跳,最終低頭稱是,束手化作人形,飛到了小蠻身後,如趙絕仙般,似老奴一樣,叉手恭立。

    眾人見堂堂域外大教尊者,被陳凡如奴僕一般虐待,也不敢反抗,無不悚然震怖。胡天將等,更是惶恐不安,紛紛飛過來,向陳凡叩首認錯。

    這等螻蟻之輩。

    陳凡根本懶得理會,揮揮手讓他們滾蛋。

    “陳天君。”

    司馬台和薛侍衛面帶慚愧,過來致歉。

    “司馬兄,薛兄,無需如此。人之常情罷了。就像我之前說的,各為其主。但接下來,這仙土非你們能入,我雖未看透,但僅憑這外界保護的法陣,就非先天金丹可窺探。”

    陳凡一扶衣袖,讓兩人起身,溫和說著。

    “不瞞天君,我等皆有自知之明,哪敢覬覦這等神藏仙地。”司馬台和薛侍衛都露出苦笑,連連說著,面露難色︰“只是,如今我等深入魔淵,沒了天君庇護,恐怕無法安然返回。”

    這倒是。

    陳凡微微沉吟片刻。

    見小蠻也期望看來,最終伸出手,從養劍葫中取出一枚玉符,凌空攝法,筆筆銀勾鐵劃,凝了一道金色符入其中,遞給薛侍衛。

    “這是一道隱匿符,可以藏著你們氣息五個時辰,只要不遇見魔帥,無人能發現,足夠你們返回地面了。”

    陳凡說著。

    “多謝天君。”

    司馬台、薛侍衛等,無不大喜,紛紛向陳凡再三叩首,見陳凡有些不耐煩,才恭敬告辭而去。

    最後。

    仙土前,只剩下洛長生、紫夫人,徐家姐妹,及陳凡幾人。

    洛長生眼中眸光閃耀,帶著長生天女立在一旁,既不出手,也不退去,不知在想什麼。紫夫人惶恐不安,走也不是,留也不是。但仙緣當頭,她實在舍不得離開。

    到是蛟尊者,侍立在小蠻身後,雖然表面畢恭畢敬。

    但內心早就打定注意︰

    ‘小子,你想拘禁老夫做奴僕,卻不知道,我乃星海大妖,成道三萬年。你區區天荒星的道術禁法,根本沒法禁制我。你就等著老夫的報復吧。’

    他眼中剛露出一絲笑意。

    忽然就見陳凡轉頭︰

    “對了,好像忘記給你下禁制,說好一千年,可一分都不能少。”

    “主人盡管下,老奴絕不反抗。”蛟尊者表面無比恭敬,叉手笑著,一副溫和老者模樣。只有洛長生明白,望向陳凡,眼底帶著一絲幸災樂禍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陳凡點頭。

    他雙手捏訣,凌空劃著詭異的圖象,背後六尊古老的魔神虛影,若影若現,口中吐出眾人都听不懂的音符,仿佛帶著遠古蒼茫的氣息,似大巫跺腳,荒神擂鼓,帶人深入太古初開之前。

    一開始。

    蛟尊者還絲毫不在意。

    但等陳凡口中念得速度,越來越快,他發現不對。整個古魔淵,似乎都隨著陳凡的聲音,開始震動起來,六尊魔神,更是發狂嘶吼,與天地間,某種冥冥存在相感應,一股無比宏大的力量,憑空浮現。

    “這是?”

    蛟尊者抬頭,眼底浮現一絲駭然。

    “這好像,是魔族的誓約,非現今法門,和遠古魔族有關。”洛長生皺眉,搜索腦海中記憶,緩緩說著。

    “咒成!”

    隨著陳凡口中吐出最後一個字,六尊魔神相齊齊狂吼。九十九層的古魔淵同時劇烈一震,許多人甚至被掀翻在地。連諸多魔帥,都為之震驚,不明所以。

    然後一只巨大的魔眼,從虛空中睜開,從魔眼中,一道光芒射進了蛟尊者體內。

    “你做了什麼?”

    蛟尊者臉上一變,厲聲喝問陳凡。

    “沒做什麼,僅僅是給尊者下了一個‘祖魔大咒’罷了。對了,這個咒語是以古魔淵九十九層的力量凝結而成,又由遠古祖魔見證。除非尊者修為達到返虛合道,超過整個古魔淵的力量,否則絕對無法違背。”

    陳凡跳了跳眉毛,似笑非笑說著︰“哦,我計算了一下,你想修成返虛合道,恐怕要一百萬年,你只需要再修煉九十七萬年就可以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!”

    蛟尊者臉色狂變,難看到了極點,猛地就想現出妖魂法相,向陳凡撲去。

    但陳凡只是輕輕了個響指,蛟尊者就噗通一聲,如一條死蛇般栽在地面上,身體跳動了三兩下,然後再也無法動蕩。他身上浮現一只巨大的魔眼,全身法力,盡數被禁制,連一跟手指都動蕩不得。

    收拾完老蛟,陳凡轉頭,目光淡漠的望向洛長生︰

    “你之前,似乎想出手?”

    “宗門有些關系罷了,既然陳道友已經降服蛟尊者,洛某自然不再插手。”洛長生語氣平靜說著,但身體緊繃到了頂點,隨時準備出手,怕陳凡爆發。

    陳凡背負雙手,眼瞳冰寒,正要再說什麼。

    但這時。

    浩瀚無垠的仙土,突然發出震動。

    “不好,仙土要開了。洛某先走一步。”

    洛長生神情一變,帶著長生天女,化作一道流光就射入仙土內。

    “跑的挺快。”

    陳凡冷哼一聲。

    他轉頭望向小蠻道︰

    “走,我等也進去。你們姐妹到是真機緣不小,這仙土法陣進入的人數,竟然夠你們的。不過進去後,切記不要亂走,更不要亂踫。里面有些禁制,連我都不願踫觸。”

    “多謝天君。”

    徐柔徐娜姐妹大喜,慌忙拜下。

    老蛟在一旁,早就化作邋遢老道的形狀,躺在地上,心如死灰。

    陳凡也不管她,大袖一揮,卷起小蠻、趙絕仙、徐家姐妹和老蛟,直接沖入仙土內。當他們進入後,整個仙土憑空一震,一層無形光幕,驟然罩下。

    “天君,不要拋下我。”

    紫夫人大叫,架起遁光就要沖過去,但她身形剛到半空中,就被一道青色天雷劈下,瞬間化作灰灰,消失不見。

    ...

    陳凡等人進了仙土。

    卻不知道,他和淵龍、老蛟交手的動靜,已經徹底震動了整個古魔淵。尤其陳凡最後一拳,以五大神相推動,撼天動地,差點把古魔淵都打穿。

    一道道強大到不可思議的魔氣,從古魔淵深處沖出,向第五十三層而來。

    但最先到達的,卻非魔帥們。

    “轟!

    一道宏大如烈日般的氣息,驟然降落在仙土前,現出一個赤發赤須,渾身籠罩在火焰中的大漢。大漢抬頭望著浩渺璀璨的仙土,和眼前殘肢斷臂的戰場,不由瞳孔一縮︰

    “這是...”

    轟。

    又一道森森劍氣落下,現出一位白衣劍客。他周身星斗環繞,無數星光點點,但仔細看,卻發現那每一縷星光,嚴格意義上來說,都是無數微小劍氣。

    “好一片浩大的仙家福地,可惜我等來遲,法陣已關系。”劍客仔細打量仙土,長嘆一聲,轉頭道︰“神焰道友,你最早來,發現了什麼?那陳北玄,是否在此。”

    “看不出什麼,這戰場,早就破碎不堪。”

    神焰天君搖頭︰“但交手的人中,必然有一位魔族魔帥,另一位,看它殘骸,顯然是妖族的大妖,但天荒不曾听聞。至于最後一位...看不出來歷。”

    “天荒天君,屈指可數,看不出來歷,就是最大的破綻。陳北玄必然在此。”

    劍客抬頭,望著眼前仙土,眸中星芒閃耀道。

    赤發大漢正要說什麼。

    但只見。

    轟轟轟!

    一道道貫穿天地的氣息,從天而降。或宛如大日凌空,或魔氣滾滾,或佛光普照...一連,竟來了七八位元嬰。其中,有四位赫然是魔族魔帥。

    “赤炎天域的神焰,天璇院院主,離陽公孫家的老禿驢,以及藥神宗的老不死的伏都。你們怎麼到此,難道我族淵龍魔帥,是被你們所殺?”

    有魔帥冷哼。

    四尊魔帥坐在滾滾魔氣中。

    或綠煙升騰,或白骨森森,或面目猙獰,無一不是修為震天的絕世大魔,絲毫不比淵龍弱多少。但人族那邊,五位元嬰站定,絲毫不遜色,尤其為首的一個枯敗老者,低眉垂目,一身氣血,卻如大日潛藏,恐怖到極點。

    “魔帥勿驚。我等也剛到。”

    “斬殺淵龍的那人,同樣是我等宗門敵人。魔帥應該听說他的名字。如今這仙土雖然法陣關閉,我等無法進入,但他總有一日會出來,到時,我等自可從他身上,討回仇怨。”

    伏都老者,上氣不接下氣說著。

    幾位魔帥紫眸閃耀,不知在計算什麼,最終竟然一口答應︰

    “好。”

    于是人魔兩族,分成兩邊坐定,死死把仙土入口封鎖。

    而關于仙土出世的消息,同樣迅速從古魔淵中傳出,向外界傳開去,讓天荒轟動。但緊接著,另一則消息,同樣以光速傳播開來。

    丹王陳北玄于古魔淵中,再斬魔帥淵龍。

    短短半月內,連續兩尊元嬰隕落其手。

    天荒為之嘩然!

    PS︰第二更奉上,再求月票推薦票,作者君繼續去寫第三更^_^。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