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“我去,這消息真的假的?”

    “我有兄弟,是鎮魔天宗真傳弟子,他親口所言,能有假?據說神焰天君、天璇院主、公孫家老祖都趕到古魔淵,堵在那仙土外,等著陳北玄出來。”

    “這陳北玄太恐怖。金丹斬元嬰,還連斬兩人,我天荒萬古以來,何曾有如此絕世強者?”

    “不止,據說現場還有一只妖族大妖殘骸,恐怕也死于陳北玄手中。”

    諸域聞言,徹底沸騰了。

    無數修士互相議論紛紛,盡數為陳凡的壯舉驚駭。

    天荒總共才多少位元嬰,不過區區半月,就隕落了兩到三位。再讓陳凡晃蕩幾年,恐怕天荒元嬰都要一掃而空了。

    更有人捶胸頓足︰

    “那仙土顯然是天大機緣,當年東陽紫家老祖,在其中成道元嬰。如今卻被陳北玄得去,他出來,豈不要橫掃諸天,稱霸天荒了?”

    “未必。”有修士分析︰

    “諸位老祖,和四大魔帥正在聯手,攻打仙土法陣。況且哪怕陳北玄出來,他同時要面對九尊元嬰,這還不止,帝神山掌教親至,也沒這能耐吧。”

    “我看陳北玄死定了,已進死域,進退不得。那藥神宗,可是把伏都老祖都請出。傳說伏都老祖,可是修成‘萬毒金身’,論壽元,如今恐怕都兩萬多歲,為天荒活的最長的元嬰之一。”

    另一人幸災樂禍。

    眾人聞言,都是一驚。

    藥神宗雖沒落,但伏都老祖的威名,卻在萬年前就已名震天荒。只是傳說,他閉關修煉‘藥神宗’無上煉體神術‘萬毒金身’,已經隕落了。

    沒想今日還活著。

    可想其法力神通,到何等地步。

    隨著時間推移,越來越多的元嬰修士,趕到了仙土門口。

    “輪回宗老祖虛皇天君!”

    “丹皇峰丹皇!”

    “縹緲天宗上代天女。”

    “逆佛天域黑佛宗老祖...”

    一位位名震天荒的大修士,齊至仙土外。他們或多或少,都和陳凡有仇怨,到是未必全會出手,但必然無人幫陳凡。

    面對這麼多元嬰天君,連魔族四大魔帥都有些緊張。

    緊急召集了數十個古魔軍團,在仙土外擺開法陣,形成一個超大的古魔戰陣。它們佔據地理,方便逃竄,哪怕諸多元嬰,也不願招惹。

    “我的天,近十位天君,再加上四大魔帥,這個陣勢太大了吧。陳北玄到底招惹了多少敵人?”

    整個天荒,徹底為之撼動。

    連遠在域外的魔宗,都有修士趕往古魔淵,見證這浩大一幕。

    許多人想著,陳凡如果能從此役中活下來,那就是當之無愧的‘天荒第一強者’,除帝神山外,再無人敢招惹。

    “陳前輩。”

    林舞華、雲依兒等听到消息,無比玉容變色,匆匆向古魔淵而去。

    神曦出關後,听聞此,也破關而出。

    “曦兒,你真要去古魔淵?要知你雖成神女,但還不資格踏入天君們的角逐戰場,一不小心可能就香消玉損。”

    輪回宗大長老目光復雜。

    神曦一頭燦爛的銀色長發,渾身籠罩在混沌雲氣之中,氣息縹緲,宛如九天仙女臨凡。她並未搭話,只是絕色玉容無暇,渾身充滿堅毅,背後伸出一對銀色羽翅。

    羽翅一扇。

    嚓一聲,已經突破空間,化作一道電光,消失在遠處天際。

    “罷了。”

    諸位長老輕嘆。

    在輪回宗、在北荒、在華城...凡是听到消息者,無不為之變色而動。那些和陳凡有關的人,更是匆匆向古魔淵匯聚。

    ....

    而此時。

    古魔淵,那浩瀚無垠的仙土中。

    白鶴舞空,金翅鵬鳥亂飛,到處都是霞光異彩,五色神光蒸騰,處處神山聳立,漫山遍野全是各式各樣的靈藥靈草,連天藥都遍地都是。

    “ 嚓。”

    一道光芒閃過。

    現出陳凡等人的身影。

    “我的天。”

    看到眼前這一幕,小蠻等人,都驚呆了眼楮。此情此景,真如九天仙境一般,就算是見過大場面的趙絕仙都為之動容。

    “真是仙域啊。”

    趙絕仙輕輕一個呼吸,就感覺滾滾精氣從口鼻中流入,融進體內,讓真元暴漲,連封鎖他千年之久的元嬰瓶頸,都隱約松動了一絲。

    “呼!”

    小蠻干脆催動《真龍鍛神訣》,引動里面的呼吸法。

    以她為中心,周圍滾滾的天地精氣,以肉眼可見的實質,向小蠻匯聚而去。小蠻籠罩在一團金光之中,一條霧氣組成的金色真龍,身形暴漲,從丈許化作兩丈多長,抬頭發起陣陣龍吟,一層又一層龍威,不加絲毫掩飾,鋪天蓋地向四周散發而去。

    躺倒在地,如死狗一樣的蛟尊者,本來有氣無力,見到這一幕,不由眼楮一瞪︰

    “這是真...真龍血脈?”

    他說話時,語氣還帶著三分顫抖。

    “我家小姐,乃是純正的上古龍族血脈,未來有機會,化作真正龍族的。”趙絕仙傲然一笑。陳凡又收了個僕人,讓他感覺壓力超大。

    “你懂個屁。”

    蛟尊者跳起來,破口大罵。“什麼狗屁龍族血脈。瞪大你的狗眼仔細看清楚,真龍護體、龍威如鑄。這是毫無瑕疵的真龍神脈!”

    “什麼是真龍神脈你知道嗎?就意味著,她按部就班修煉,一定會修成真龍!”

    “龍族算個屁,普通龍族老夫都不放在眼中,但這可是九天真龍啊。尤其這呼吸法,無比純正,無比契合她的血脈,難道這小姑娘壓根就是一頭真龍幼崽?”

    蛟尊者眼都快瞪直了。

    如它這般大妖,才知道真龍神脈的恐怖。這哪怕在諸天神脈中,也是最一等一的頂級血脈。修成化神大能簡直如吃飯飲水般簡單,便是返虛合道,都有三分機會窺探。

    “你剛才還想讓小蠻,當你孫女的侍女?”

    陳凡似笑非笑掃了他一眼。

    蛟尊者頓時滿臉尷尬,站在那,以他的厚臉皮,都說不出話來。

    真龍神脈的擁有者,哪怕太古聖地掌教,也願意親自出山,跑個百八十星域,親自把她迎回去收做關門弟子。他區區一個妖神教尊者算什麼。

    “對了,我那小孫女不知怎麼樣。她身上有瞬移法寶,應該早跑掉,沒有落入這魔頭之手。”蛟尊者嘴中嘀咕著。

    他心理總算好受些。

    給一個真龍神女當僕人,總比莽荒土著少女的奴僕好听。

    “小心。”

    陳凡忽的神情一變,身形一閃,將一個女孩拉了回來。

    徐娜還莫名其妙。

    “轟!”

    她身前。

    一塊五彩石頭中,猛地噴薄出一道璀璨的五色霞光,那霞光沖天而起,震動天宇。道道宛如天劍一般,無比銳利。徐娜有一截一角,落在霞光中,瞬間消失不見。

    “這...”

    眾人倒吸一口涼氣。

    徐娜的道衣,雖然只是下品靈寶,但非金丹巔峰,不能輕易損壞。

    徐娜更快哭了︰“我沒做什麼,只是看那塊石頭好看,想要收回家。”

    “那是五行元磁神石,里面蘊藏著千萬年的五行元磁神光,非元嬰修為,一踫觸必死。”陳凡解釋。“這片區域,被無數法陣禁制籠罩,不知道是誰布下,但那人修為必然驚天動地。你們必須緊跟我,否則怎麼死都不知道。”

    眾人聞言,頓時驚懼。

    蛟尊者眼楮一眯,撇了撇嘴道︰

    “陳天君前半段說的不錯,這里確實是大能們布下,乃是一塊機緣造化的仙地。但陳天君自以為,憑你一人,就能縱橫此處,那就太荒謬了。老夫當年都不敢入此地,只好以天書,誘惑那東陽紫家的小子進去送死,還好他命大活了下來。”

    “听你的意思,你知道這片地域來歷?”

    陳凡皺眉。

    他腳踩大地,仰頭望天。

    整片仙土,都在陳凡的揣摩渡測之下。陳凡的神念,無遠不至,穿透了一層又一層法陣。能夠感受到,這祥和優美的仙土背後,到底隱藏了多少殺機,再加上外面的那層超級法陣。

    絕非天荒修士能布成。

    “此乃大能落子,不可說,不可說。”

    蛟尊者傲然一笑。

    “不說就閉嘴。”

    陳凡冷哼。

    蛟尊者頓時一窘。

    他本以為陳凡會強行詢問,沒想陳凡根本沒當回事。反而一步步向仙土內走去,不時采集路邊的天藥、神材。

    太白金精、萬古銅母、七彩奇靈參...

    這里的天藥,藥力無比充沛,比外界的品質都要好上三五成。更讓人驚奇,陳凡七繞八繞,竟然真的沒觸犯一處禁制,讓蛟尊者嘖嘖稱奇。

    “咳咳,罷了,老夫還是你說一下,免得你自以為無敵,不知外界的天地有多廣闊,星海有多浩瀚。”

    蛟尊者終于忍不住,最終開口。

    陳凡不理。

    但其他修士,如小蠻、徐家姐妹等,都抬眼望來,無比興奮,好奇域外是何等存在,小小的滿足了蛟尊者的虛榮。

    “說起此處仙土,不得不提到天荒。你們可知道,天荒星在宇宙中,到底是什麼地位嗎?”蛟尊者老神在在問道。

    “唔,天荒好像是周圍星域中,最強大一個。”妹妹徐娜迅速開口。

    “不錯,老僕也听聞,我星的天君,不時神游周圍其他星系,如王家的星河天君等。雖然外界也有生命星辰,但最強大的,也最多只有幾位元嬰坐鎮罷了。諸域之中,包括中土,當以天荒為尊。自古以來,只有天荒曾出過化神大能,還不止一位。”

    趙絕仙點頭。

    小蠻等人,剛要附和。就見蛟尊者猛地睜開眼,怒聲喝罵︰

    “放狗屁!”

    PS︰第三更奉上,求月票。順便,小蠻的圖已經在公眾號里發出來啦,大家可以加微信‘十里劍神本尊’。^_^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