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洛長生和蛟尊者的實力,並不放在陳凡眼中。哪怕他沒有仙輪五轉,僅憑聖品金丹之力,都能與之抗衡,甚至斬殺,這是北玄仙尊的傲氣。

    但地球和天荒不同。

    天荒修為最強者,也僅僅元嬰罷了。至于地球更弱,陳凡離開前,連金丹都屈指可數。如蛟尊者和洛長生這樣的巨頭降臨地球,一只手,就能橫掃五大國家,鎮壓所有宗門強者,哪怕是北瓊派,有陳凡留下的諸多後手,也沒法抗衡。

    蛟尊者更言,前往地球的大教強族,不比他遜色,如太陽神朝、無極宗、躡空教等等,都派出頂級神子,飛遁地球,尋覓大機緣。

    想到這,陳凡恨不得立刻轉身,飛回地球。

    但他終究忍住了。

    天荒還有很多事情需要陳凡收尾,華族、天荒神律、帝神山,以及被帝神山抓走的華族‘齊天君’,況且仙土機緣就在眼前,錯過了,仙輪九轉將遙遙無期。

    從沒有一次,陳凡向此刻,更渴望力量。

    他若有返虛合道,乃至化神之力,一念就可君臨地球,掃平一切。

    “呼,先把這仙土中的機緣拿到手,無論是神藥還是無上密藏,至少修煉到仙輪七轉以上,然後掃平天荒後,立刻回歸地球。”

    陳凡長吸一口氣,目光堅毅,心中思量。

    讓陳凡沒有立刻動身,最重要原因,他離開地球時,曾為小瓊、父母等人,制作過本命魂牌。魂牌未碎,代表著他們並沒有生命危險,否則陳凡早不顧一切殺回地球了。

    “走。”

    陳凡開口。

    他身形一變,速度加快,如一陣風般,在仙土中來回閃耀。許多下品天藥和小的機緣,陳凡懶得去拿,直接繞過,向仙土核心趕去。

    “這家伙不要命了。”

    蛟尊者瞪大眼楮。

    就算他教中,最擅長陣法禁制的長老到此,面對這古聖人留下的神秘禁地,也必須步步為營,不敢怠慢絲毫。

    但蛟尊者瞠目結舌。

    陳凡一步步踩出,赫然踩在整個陣法節點上。雖然兩邊狂風驟浪,驚濤駭雨,但一行人在陳凡帶領下,如走在一條崎嶇但又安全的小路上,始終沒問題。

    “轟!”

    深入仙土後,遇見的威脅也增加,一只上百丈大小的金翅大鵬鳥,揮動雙翅,渾身籠罩金光,利爪摧山碎石,猛地抓來。

    陳凡現出青帝長生體,一拳搗出,如青玉般的拳頭,閃耀不朽光芒。

    “咚。”

    這只肉身媲美元嬰的金翅鵬鳥,竟然被陳凡一擊打的倒飛出去,浩大的能量波動從一人一鳥指掌間迸發,但迅速被周圍仙土浮現的諸多符吸收掉。

    “死!”

    金翅大鵬鳥發現不對,轉身欲走,陳凡冷哼一聲,身形如電把射出,雙手往虛空一裂。赫然把這只大鳥一截翅膀撕裂下來。

    “嗚。”

    鵬鳥發出一聲慘叫哀鳴,拼命扇動翅膀,灑下漫天金色血液和羽毛,化作一道金光,頭也不回向仙土深處射去。

    小蠻等都敬佩的望向陳凡,以及他掌中的半截閃耀神光的翅膀。

    ‘我滴乖乖,那只鵬鳥哪怕不是真的‘金翅天鵬’,也至少有它一絲純正血脈,否則神威不會如此強悍,僅憑肉身就可撼元嬰。它的每一根羽毛,每一滴血,在星海深處,可都能鍛造法寶丹藥,賣出天價靈石的。’

    邋遢老道看著翅膀,都快流出口水來。

    但他望了望陳凡,立刻就絕了念頭。金翅大鵬鳥這種蠻荒異獸,威能遠在一般元嬰妖獸之上,連他都自思很難收拾。卻被陳凡三下五除二拆掉翅膀,可見陳凡的恐怖。

    ‘這小子到底是什麼人?嘴上說非我域外修士,但一身修為天賦,太恐怖了。就算太陽神朝的神子,也不過如此吧。’

    老蛟心中犯嘀咕。

    陳凡表現出的異相太多,種種神通功法,都非天荒能有。讓老蛟也產生懷疑,陳凡是不是得了某些遠古大能道統。

    但陳凡的真實來歷,他想破腦袋都想不出來。

    實在是太恐怖了,就算這個宇宙再大膽的人,也不敢想象。

    “快到核心地域了。”

    陳凡開口。

    他雙手化虛,演化一道又一道神妙法門。

    仙土中布下的許多禁法,絕非天荒所有,有些甚至是某些神教乃至太古聖地的獨門法門。如果陳凡不是渡劫仙尊轉世,第一次來此,必然要吃癟。而這一切,讓陳凡心底越來越沉重,隱隱有一種不好的預感,浮現心頭。

    “唰唰。”

    無數符文道則,從陳凡手中落下,墜在大地上,形成一條閃耀七彩霞光的道路。眾人站在霞光大道上,一路向仙土內進發。

    “轟!”

    當最後一道禁制,被陳凡劈開。

    眾人眼前一亮,突然出現在一片祥和的小天地內。

    這里。

    是真正祥和。遠沒有外界那麼多種種禁法、道紋。是一片氣氛溫和的道土。一個巨大的廣闊湖泊,出現在眾人面前。

    湖泊的湖水,仿佛星辰一般,閃耀著點點星光,倒映著天上的星空。

    而在湖泊兩邊,不少神異的靈獸,正低頭飲水。小蠻等人,甚至看到了三丈長,頭上長眼楮,渾身皮毛如黑色鍛造的神異黑虎,或者現出龜蛇二相,如山般高大,似玄武一般的靈獸。它們都一副懶洋洋的模樣,絲毫沒有外界爭斗模樣。

    但一身氣息,沒有一只在金翅大鵬之下。

    都是元嬰級妖獸。

    “哥哥,你快看,那是不是紫家所說的鳳凰?”

    小蠻突然指著一處叫道。

    陳凡抬頭,果然見到,一只五彩鳳凰,在天空上自由翱翔。它身披霞光,渾身籠罩在混沌雲氣中,雙翅揮動著七彩神芒,身長數丈,長有九只腦袋,宛如天上地下的王者般。

    “真是九凰神藥!”

    陳凡目光一凝,心頭一跳。

    這可是哪怕星海深處,在神藥中,都算的上罕見難得九凰神藥啊。尤其看它長這麼大,都化作鳳凰,自由翱翔。顯然藥力在十萬年之上。

    ‘僅憑此藥,我至少能仙輪七轉,甚至九轉大成,都非難事。’

    陳凡心中無比火熱。

    這才是真正的大機緣。其他什麼古聖法寶、秘籍之類,陳凡根本不放在眼中。只有這種純粹的神藥神料,對陳凡最重要。

    “轟。”

    不等陳凡出手,旁邊,突然射出一道璀璨光芒。

    那光芒威力極強,撕裂虛空,但九凰神藥不愧是不死神藥,在見到劍光的一剎那,就扇動羽翅,瞬間化作一道七彩流光,消失不見。

    于此同時,一道無影無形的劍氣,忽然射向陳凡。

    若非陳凡反應快,瞬間平移十丈,恐怕已經被那道劍氣斬為兩截。

    “咦,反應這麼快?”

    旁邊有聲音輕咦。

    “洛長生。”

    陳凡目光一冷,從牙縫中蹦出三個字。

    眾人轉頭看,果然見到,洛長生和長生天女兩人。

    他們雖然衣衫襤褸,灰頭土臉的樣子,在仙土禁制中吃足了苦頭。但身上氣息,卻不降反增,手中各持一件神光熠熠的法寶,顯然同樣得了不小機緣。剛才偷襲的人,明顯就是他們。

    “陳道友,又見面了。”

    洛長生一招偷襲不得手,似有些驚訝,笑著點頭打招呼。

    “你這家伙,不但要搶哥哥的神藥,竟然還偷襲我們。”

    小蠻氣的小臉通紅,青蔥玉指並著,指著洛長生嬌喝。

    “哦,原來那是神藥啊,我還以為是一頭元嬰靈獸,準備捉來給青蘿當寵物呢,很抱歉啊。至于偷襲,何出此言?”

    洛長生開口致歉,但臉上毫無歉意。

    “不過,神藥唯有德者居之,怎能說是陳兄的呢?”

    青蘿,顯然指他身邊長生天女。

    “明明我們先發現,你偷襲還有理。”

    小蠻生氣道。

    “好了,小蠻。”

    陳凡開口止住,他目光冰冷的望向洛長生︰“怎麼,你對九凰神藥的歸屬,有不同意見?敢向我動手,難道是你手里的法寶,給你勇氣了?”

    洛長生手中,一柄璀璨神劍,無風自鳴,發出森森劍氣,金光燁燁。

    陳凡也看不出跟腳,但知道,至少是一件天寶,甚至更強。

    “陳北玄,我在仙土外給你面子,僅僅是不想大打出手,錯過仙土開啟時間罷了。否則,你這等區區蠻夷星球的土著,也配放在我洛長生眼中?”

    洛長生笑容一斂,神情一變。

    他雙眼空洞,氣息縹緲,仿佛無上道尊俯瞰凡塵。

    一輪明月降下,將周圍照的如廣寒宮般清冷,洛長生長袖飄飛,落在明月下,儒雅風流,似超脫凡間一般,隨時可飛升天界。一股無邊宏大的氣息,轟然降落,壓的方圓千丈,都隱約塌陷般,無數異獸同時驚慌,抬頭望來。

    “是長生教的‘太上忘情神篇’。這家伙,原來已經修煉到‘飛升境’了。”

    蛟老神情微變,開口解釋。

    長生教最頂級法門,就是《太上忘情訣》,據說分為蛻凡、脫體、變髓、易骨、尸解、飛升、造化等七個境界。

    邁入尸解境,就已經修成元嬰。

    而飛升更在尸解之上,據說非神品金丹,不可修成。一旦修煉,凝成無上神相,可引來九天仙光,威能恐怖到極點,號稱可斬元嬰。

    這洛長生的實力,顯然不在蛟老之下,甚至更強。

    “螻蟻一般。”

    陳凡背負雙手,腳踏天地,背後五色神輪,轟然碾壓而出。

    戰爭瞬間爆發。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