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陳凡現在有多強?

    連他自己也不太清楚,當仙輪五轉小成後,他已經可同時調動五種真形神相之力,相當于五枚聖品金丹加身。

    而僅僅一枚聖品金丹,就可以匹敵元嬰。且非天荒這等道統殘缺元嬰,乃是星海深處,真正的元嬰大修士。

    五種相加,給陳凡帶來的,絕非一加一等于二,而是成幾何倍數提升。更不用說,陳凡手中掌握的諸多神通秘術。

    “轟!”

    玄武、青帝、鯤鵬、雷澤、聖魔。

    五種神相在陳凡背後浮現,化作五色神輪,轟然碾過虛空,宛如九天雷神的戰車,壓的周圍仙土,無數符文同時亮起,想抵消這股恐怖的能量,都發出 吱 吱的聲音。若非此處乃仙土深處,恐怕早就空間都被碾碎。

    “去。”

    洛長生立在清冷明月之下,面對陳凡這撼天動地的一擊,臉上無喜無悲。

    他雙手並指成刀,斜斜一斬。

    背後明月,就垂下一道清冷到極致,宛如水晶般透明的仙光。仙光如同天劍般, 當斬來,劈的空間都隱約被拉出一道淡淡的紋路。

    “是碧落飛升斬!”

    蛟老神情一變,高聲叫道。

    長生教《太上忘情篇》中的頂級神通。

    洛長生當年,曾憑此術,與一位元嬰修士在星海中爭斗,一招斬落了對方的元嬰果位,把他生生從元嬰修士斬成金丹。

    這道清冷月光,看似平平無奇,實則蘊藏著大凶險。

    長生天女、小蠻等人,在旁邊,看的雙手緊攥,連大氣都不敢喘。這些星海大教的神子們,修行的功法,實在遠超天荒修士想象。人家根本不屑于去運用單純法力、道術,已經涉及到法則境界的層次,無比高遠。

    “陳北玄,你這等天荒土著,恐怕沒見過我這無上神法吧。”

    洛長生淡淡一笑,眼底無比傲慢。

    “就這等法門,也配叫無上神法?”

    陳凡冷哼。

    他身形紋絲未動,只是法力一摧,五色神輪猛地加速,轟然撞擊在‘碧落飛升斬’上。那清冷月光,蘊藏著法則之力,本要把陳凡,生生從金丹斬落而下。但五色神輪,每一種,都是真正的至強神法,最弱的《青帝長生體》,都是五行神體之一,豈是區區長生教神通能撼動。

    在洛長生驚訝目光中。

    神輪轟隆隆轉動,輕易碾碎了‘碧落飛升斬’,然後帶著一往無前的氣勢,撞向洛長生。

    “我到小瞧你,沒想到你傳承的神法,竟然如此詭異。”

    洛長生眼楮微微一眯。“不錯,到此為止了。”

    他長袖一揮,再次輕喝一聲。

    “唰!”

    背後的清冷明月,竟然整個從天而降,在虛空中劃過一抹淒涼美麗的月色,整個月亮,如同九天降下的流星,轟然撞向陳凡。

    那清冷明月。

    並非一個虛影,乃是洛長生一身法力幻化,乃是他元嬰果位的體現。

    顯然,洛長生不準備再靠道術,赫然準備以法力碾壓陳凡。

    他自信,自己以神品金丹修成元嬰,更得過無數奇遇,一身法力之雄厚,遠勝天荒元嬰。如洪陽老祖那等修士,便是三五個到此,洛長生都不懼。

    “轟隆隆!”

    洛長生這一擊,著實恐怖到極點。

    如同天河倒灌,日月崩塌般。一位頂級元嬰,他具備的法力得有多恐怖?一擊之下,恐怕足以讓方圓千里都化為齏粉。

    “嗡。”

    受這一擊牽引。

    仙土內,無數符文法陣,同時亮起,一片虛空將兩人隔絕,免得交手余波,摧毀掉整片仙土。而陳凡不管不顧,依舊駕馭五色神輪。你要硬踫硬,我們就拋棄一切神通道術,看看誰的法力更高,更強!

    “真是找死。”

    見到這一幕,洛長生還要冷笑。

    也許論神通,他未必比得上陳凡。但純拼法力,十個陳凡都不應該是他對手。這與天資無關,乃是境界差別。金丹與元嬰,有天壤之別,其中的差距,不可用道理計數。陳凡能用其他手段,斬殺元嬰,但論法力,絕沒法和他硬拼。

    但五色神輪與清冷明月的撞擊,卻超乎洛長生想象。

    “ 嚓!”

    兩道法力轟然撞擊在一起,不是驚天動地的大爆炸,也不是洛長生以為的碾壓陳凡。那匯聚洛長生一身法力的清冷明月,竟然如一片易碎的玻璃般,被五色神輪輕易碾碎。神輪撞破明月後,只是速度微減,依舊勢頭十足,轟隆砸向洛長生。

    “怎麼可能?”

    洛長生身形巨震。

    這位長生教當代神子,臉上第一次露出不可思議的神情。

    他一身法力,竟然比拼不過陳凡?比拼不過一個小小金丹修士?這還有道理嗎?

    ‘難道他修成了聖品金丹?否則怎可能有如此雄渾到不可思議的法力。但這不可能啊。聖品金丹是何等存在,那是在星海深處,在中央星河大世界,都可稱‘聖子’,與大能比肩論道的存在。’洛長生死活想不明白。

    實際上。

    不僅他想不明白。

    蛟尊者、長生天女都看的目瞪口呆。尤其蛟尊者,總算明白自己為什麼敗的,眼楮都快瞪出。自己竟然是在法力上,被陳凡碾壓的?

    “陳北玄,你別囂張!”

    面對這生死一幕,洛長生總算動用真實手段。

    他一拍手中璀璨劍器,爆喝一聲︰

    “劍起!”

    轟!

    一道恢弘到不可思議的劍光,從他手中劍器里,沖天而起。那青銅劍器太可怕了,殺氣森森,神光四溢,讓無數元嬰異獸,都驚的向後飛遁,眾人更只覺,眉宇間都為之一青,肌膚如針扎,感受到那股無可阻攔的鋒銳。

    陳凡首當其沖,更是承受最大壓力。

    “ 當。”

    洛長生一劍站在五色神輪上。

    以五色神輪的強大,竟然也被斬成兩截。余下劍氣,更把仙土地面上,都拉出一道上百丈長的劍痕。要知道,這可是元嬰修士全力一擊,都無法傷害到的地面啊。

    “好劍。”

    陳凡負手,臉上無喜無悲,淡淡說著。

    “此乃上古一位絕世天君留下的法器,當年那位天君,乃是縱橫星河的大劍修,曾單劍挑戰大能,雖然落敗,但也雖敗猶榮。”

    洛長生持劍而立,整個人氣息一漲再漲,直欲飛升九天之上。

    他一劍斬來,陳凡不得不退。

    “確實是好劍。”

    陳凡一邊腿,一邊再次點頭。

    以他的目光,不難看出,洛長生這柄新的的劍器,哪怕埋藏在仙土中,數十萬年之後,依舊鋒芒如舊,無論材質還是威能,遠在黑絕天刀之上。哪怕在天寶中,都是最上品,威能恐怖到極點。

    “唰。”

    洛長生再揮劍,陳凡再退三百丈。

    不過面對這一幕,陳凡依舊神情沒有半點變化。更不用說取出武器。

    “陳北玄,我承認你確實是我平生僅見,天資絕艷者。以區區金丹修為,把我逼到這個地步。讓我不得不動用這柄新到手的天寶。以你天資,恐怕太陽神朝神子,也不過如此。可惜,你遇見了我洛長生,乃是你一生最大不幸。”

    洛長生表面惋惜,但眼底一片殺氣騰騰,手低不慢,劍氣縱橫。

    “我說好劍,只是說劍不錯,劍的上一代主人也不錯。至于你洛長生,螻蟻一般存在罷了。還不夠資格讓我陳北玄評論半句。”

    陳凡淡淡開口。

    “你找死!”

    洛長生聞言臉色一變,滿面鐵青,眼里更是無比冰霜。

    ‘碧落飛升斬!’

    他再次施展出這門絕世斬法。

    配合手中無上天劍,一道透明如水的劍光,轟然斬下。有一頭長達七八丈,通體金黃的大蛇,只是被如水金光擦到邊子,整個人氣息瞬間從元嬰,直接向下跌落,差點跌破元嬰。讓諸多異獸都為之驚怖。

    “洛長生,你對神通領悟太淺薄了,連自家的神通,也搞不明白。既然你如此蔑視凡人,那我就讓你嘗嘗,真正凡人的滋味。”

    陳凡這時,終于從背後,伸出了一只手。

    他並指如劍,往虛空一劃。

    五色神光在他背後,凝成一柄上寬下窄,匯聚無數金色符文,宛如九天仙王的佩劍。佩劍上面,紋繪著玄武、雷澤、鯤鵬等五種真形的圖案。它們每一個,都仿佛蘊藏著無窮法力與規則。仿佛整柄劍,都是法則凝聚而成般。

    此劍無名。

    強稱之的話,只能叫做‘道劍’,乃無形法則凝聚。

    陳凡徐徐一劍斬出,五色劍光,宛如流水一般,輕易的越過了‘碧落飛升斬’,也如同不存在般,穿過無上天劍,然後在洛長生無比驚駭的目光中,無視重重法寶護符,直接斬在了洛長生身上。

    當中劍那一刻。

    洛長生身形一僵。

    在所有人的驚駭目光中。

    洛長生一身澎湃到極巔的恐怖元嬰修為,忽然如山河崩塌,大江一瀉千里,轟隆的向下落去。瞬間從元嬰跌破金丹,然後再墜落到先天,最後連煉氣境都守不住,直接化作了一個凡人。

    從元嬰,變為凡人。

    只不過,花了三秒罷了。

    一劍蛻凡,奪你長生!

    全場驚懼。

    連諸多元嬰異獸,見到此幕,都驚得化作木雕。

    PS︰第三更奉上,求月票求推薦票啊。公眾號已經更新了‘仙輪五轉’的詳細資料,大家可以加‘十里劍神本尊’去看一下^_^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