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一劍之間,洛長生竟然變為凡人?

    他從堂堂長生教神子,神品金丹,元嬰大修士,化作一個連普通煉氣修為都沒有,凡夫俗子?

    這一幕,不僅小蠻、蛟尊者等人看的目瞪口呆,長生天女也櫻唇微張,絕色玉容上一片呆滯,連許多在湖水旁觀戰的諸多元嬰異獸,都瞠目結舌。

    “這是什麼法術?碧落飛升斬只能斬落一個境界,而且僅僅暫時的。就算長生教大神君到此,最多斬去洛長生一境道行罷了。怎可能一次跌落四大秘境,連一絲修為都沒有,化作凡人?”

    蛟尊者嘴中喃喃念著,一雙老眼,差點快瞪出來。

    陳凡這一劍。

    超脫所有人想象。

    就算這位星海大妖,也不可思議。這種道術,這種神通。已經超乎一般不朽大教的手段,恐怕在中央星河大世界,也是那些最頂尖的宗門聖地,才秘傳的無上神術吧。

    “啊,啊,我的修為呢。我的一身苦練七百六十三載的元嬰修為呢,陳北玄,你做了什麼?你把我修為變去哪了?”

    洛長生噗通一身,栽倒在地。

    他手里的天劍 當滑落,插在了地上。失去法力後,他甚至連一柄劍,都無法拔起。

    洛長生顯然沒法接受這一切,他坐在地上,再無一絲淡定從容之色,滿臉驚恐慌亂,看著自己晶瑩如玉的手掌,拼命催動法力,卻發現體內空空如也。

    “不可能,陳北玄,你一定是騙我的,這是幻術,我不信啊!”

    洛長生嘴中念叨著,突然猛地暴起,一拳轟響陳凡。

    他體內,終究還是元嬰道體,數百年修煉的無數神則、道紋,還銘刻在他肉身中。澎湃的元嬰法力,也一時沒有消散,被洛長生強行鼓起,化作一道璀璨的驚虹,轟然撞向陳凡。這一擊,竟然勉強還有元嬰的威能。

    “啪。”

    陳凡一手背後,另一手直接一掌抽出,準確無誤的抽在洛長生白皙的臉蛋上。

    “ 。”

    洛長生被凌空抽飛,身形在空中飛了數百米,轟的撞擊在一顆五彩靈樹上。足有數十人合抱的大樹,都被他硬生生撞成兩截。

    “你敢打我!你這個遺棄星域,蠻荒星球的蠻夷小子,膽敢打我!我要廢了你,我要把你挫骨揚灰,我要讓你灰飛煙滅...”

    這一巴掌,徹底把洛長生抽瘋了。

    他滿臉癲狂的模樣,頭發披散,道袍被扯的七零八落,哪還有半分神子的儒雅和逍遙氣派,如同一個瘋子般,拼命燃燒體內的法力,再次沖擊過來。

    五色神環,在洛長生周身環繞,宛如一條條鎖鏈般。

    那是陳凡斬出的‘真武道劍’。

    神環中蘊藏著無限規則之力,洛長生越掙扎,他的一身法力,消散的越快,這一擊,徹底跌落元嬰,已經只剩下金丹期修為。

    面對區區金丹的攻擊,陳凡連手都未動,他面色淡漠,只是拇指抬了抬,輕輕一彈。

    “ 。”

    洛長生如遭重擊。

    他身上七八件秘寶,同時破碎,胸口更如大錘擊中,瞬間斷裂十幾個肋骨,淡金色的神血,噗的一聲噴出,整個人再次橫飛出去,身體如同破布袋般。連長生天女都看不下去。

    “神子!”

    青蘿天女發出一聲哀鳴。

    “不,我不服!我是堂堂長生教神子,我苦修七百載,在整個南離星域數百星辰中,都是年輕一代最強者。天荒僅僅是個遺棄星域的蠻荒小星。你陳北玄更只是區區一個下族小輩,連元嬰都未修成,我怎會敗!我不服啊!”

    洛長生狀似癲狂,滿臉是血,淡金色的神血灑滿了道衣。

    五色神鏈,在他周身越勒越緊。此刻,洛長生連金丹修為,都有些保不住。

    “轟!”

    當他再次攻擊向陳凡時,已經連陳凡周身十丈的護體真元,都打不破。到最後,眾人只能眼睜睜看著,洛長生的修為跌破金丹,又再破先天,最後徹底化作一個手無縛雞之力的凡人。

    “恐怖,太恐怖了。這種神通,簡直比‘碧落飛升斬’恐怖一萬倍。宇宙間,怎有如此恐怖的道法?這是何人所創?這是禁忌大術啊,要遭天妒的。”

    蛟尊者瘋狂的搖著頭,滿眼驚懼。

    他是真驚恐了。

    原以為自身種下一千年詛咒,算悲催的。沒想洛長生更慘,直接被從元嬰斬為凡人。七百年苦修化作一炬。以蛟尊者的眼神,更看出,此時的洛長生,徹底化作了‘絕靈體’。

    何謂‘絕靈體’?

    顧名思義。

    就是隔絕一切靈氣法則,想修煉都沒法修煉,比中了‘天荒神律’的華族更徹底,從此一輩子都只能當一個凡人,匆匆百年就化作白骨。

    這種剝奪人道行的手段,遠遠比殺一個人,恐怖太多了。

    “噠噠。”

    旁邊那些元嬰異獸,見到這一幕,都連連向後退去,望著陳凡的目光,如同看著一個大妖魔般。

    這世間。

    再也沒有一種手段一個人,比陳凡的更恐怖。修仙者最在意的就是法力神通,你拿走了他的法力神通,他和普通凡人野獸,有什麼區別?

    “這是什麼道法?”

    洛長生忽然不癲瘋了,木然抬頭望向陳凡。

    “無名道術,我觀你‘碧落飛升斬’偶感,創出的一種道法。乃是以我對天地宇宙的感悟,凝聚一身道行,壓制了你的道行。除非你有一天,對天地宇宙的感悟超過我,否則這輩子,都無法恢復修為。”

    陳凡彈了彈手指,面色平靜的說著。

    “好天資,好手段。洛某佩服。不過陳北玄,總有一日,我洛長生會重修回巔峰,徹底在道行上壓倒你。”

    洛長生哈哈一笑,滿臉肅然道。

    他竟然短時間內,從絕境中脫離出來,恢復淡定從容的模樣。仿佛絲毫不在意自身修為的失去,這種心境和堅韌,讓蛟尊者都佩服不已,不愧是長生教此代神子。

    “呵呵。”

    陳凡笑了笑,沒說話。

    他說了實話,唯一沒告訴洛長生的,就是他的道行,是以前世來計算的。陳凡前世對天地宇宙的感悟,可是渡劫仙尊級別。不要說洛長生,長生教那三個化神到此,也望塵莫及。

    “陳北玄,你雖然傳承詭異莫測,不知從哪得來這一身修為。但肯定不知道這片仙土真正的秘密吧。”

    洛長生忽然開口。

    “哦,你知道?”

    陳凡目光一閃,向他望去。

    “放我一條生路,我就告訴你。”

    洛長生長身而起,淡定從容的說著。

    “好。”

    陳凡一口答應。

    洛長生此世永為凡人,不能修仙對他就是最大的折磨,陳凡反而不想殺他。

    但洛長生不知道這些,他還自以為,能重返巔峰,于是意氣風發的指著星辰般的湖面般︰

    “整片仙土,不知上古那位古聖或古仙布下,此地,匯聚了整個天荒星全部靈脈。這片湖水里,每一滴水,都比天荒星最頂級的靈液要珍貴的多,可以說,天荒星的九成靈氣,近乎匯聚于此。”

    “否則,你以為,區區一片小仙土,怎麼養活那麼多元嬰級的妖獸,和諸多天藥神藥呢?”

    “什麼?”

    眾人聞言,盡皆一驚。

    連蛟尊者都匆忙探頭看去,果然見湖泊內,點點星辰墜落,每一滴水,都閃耀著星空般的輝光,仿佛蘊藏著天地萬物般。連那些元嬰異獸,一次也僅敢飲小半口,然後就渾身七彩霞光直冒,精氣充滿,甚至都溢了出來,不得不匆忙跑到一邊去,煉化體內真水。

    “這是天地萬靈水啊。我的天,我還以為此水只是傳說,只有那些星海深處的不朽大教或聖地中,才有一口小小泉眼或一小池,沒想到,此處竟然有如此巨大一片湖泊。太不可思議了,傳說此水,一口就可媲美最頂級的靈石。”

    蛟尊者渾身巨震,瘋狂叫著。

    旁邊人好奇,問他天地萬靈水到底有何用。

    蛟尊者連連跳腳道︰

    “這可是整顆星辰的靈氣,匯聚于此,凝結而成。相當于一條超大型靈脈,只不過這條靈脈,比天荒星最頂級的靈脈,還要好一萬倍。不說這水飲一口,就相當于吃一枚頂級靈丹。單單其中蘊藏的法則之力,雖然微弱,但長期飲用,卻可以讓一個修士,突破元嬰,容易十倍。”

    “十倍什麼概率?”

    “也就是說,天荒的元嬰,一千年可以多出三五十個,比現在整個天荒的元嬰修士,還要多。”

    蛟尊者說完。

    連小蠻都驚呆了。

    一口水相當于一塊極品靈石或頂級靈丹,讓元嬰突破容易十倍。這樣的逆天神水竟然存在?而且足足有一大片湖泊之多,這足以讓多少修士,突破元嬰啊?

    “奇怪,這麼大一片天地萬靈水,便是古聖見到,都要動心吧。”

    “況且,這種靈水,似乎無法天然出現,必須要人工法陣合成。到底是誰布下這麼大的法陣,把整個天荒星的靈氣,都匯聚到此。這手筆太大了,凝聚一顆星辰之力啊,就算一般不朽大教都做不到,唯有星海深處的聖地神宗,才有這能耐吧...”

    蛟尊者低頭,百思不解。

    他沒有看到。

    陳凡的臉色,越來越難看。

    這麼大一片天地萬靈水出現,陳凡同樣驚喜。這可比一兩顆神藥對他合用多了,仙輪九轉幾乎注定功成。但天荒的情況,和地球太相似了。地球的靈氣,不也被某位大能強行拘禁,用來供養某件異寶嗎?這種情況,難道是偶然的?還是背後有驚天大局?

    但這時,洛長生忽的開口︰

    “你們以為,這就是大機緣了?錯,真正的大機緣還在後面。”

    “什麼?”

    眾人驚詫。

    PS︰作者君早更新呢,求月票和推薦票^_^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