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這還不是真正大機緣?

    要知道,這麼大一片湖泊,如此多天地萬靈水,足以供養一個不朽大教了。能讓其蓬勃發展,立足宇宙數十萬年,連出數代化神,元嬰更層出不窮。

    連陳凡見到,也驚詫。

    他重生回來,還真沒見過這麼雄厚的資源,放在星海深處,一般的神宗聖地,都未必能輕易拿出來。至少得是那些有古聖神王坐鎮的太古聖地才行。

    “這不算大機緣,那什麼才算?”

    蛟尊者劃了劃嘴里欲滴的口水,急迫問道。

    對這位妖神教尊者而言,這輩子所有財富加上來,也不如半池湖水多。若整個湖泊的天地萬靈水都給他,他有自信把修為推到九萬載之上,半步化神都輕而易舉。

    “對我等而言,蘊藏一絲法則,能夠晉升元嬰,提升修為法力的天地萬靈水,就已經是了不得的機緣。但對當年布下這個驚天大局的古聖或大能來說,這一湖天地萬靈水,只是附帶品罷了。”

    洛長生淡定從容說著。

    青蘿天女匆匆跑到他身邊,為他重新更換衣物。洛長生又恢復儒雅逍遙的氣派,雖然沒有半點法力,但揮斥方遒,依舊如神子般。

    “不錯啊,那等大能,以星辰為棋盤,把整個天荒星數十萬年的靈氣,盡數拘禁到此。所謀者,肯定不止這點天地萬靈水。”

    老蛟一拍腦袋。

    什麼層次的人物,看的東西也都不同。

    元嬰修士,望向化神。而化神之上的大能呢?他們對元嬰有用的靈物,早就不放在眼中了。能夠讓那等俯瞰星海的大人物動心,必然是驚天動地的存在。

    要麼是無上神寶,絕世神藥聖藥。要麼就是涉及到法則、規則、天道的東西。

    也只有這些,能讓那等大能動心。

    “可到底是什麼呢?”

    蛟尊者想不出來。

    到是陳凡,面色越來越凝重,他曾經是渡劫仙尊,自然明白,化神以上的大能,對什麼最渴望。但有些想法,他都不願去猜測,因為那代表著背後,是陳凡兩世以來,絕不願看到的。

    “快說,你們長生教,一定是得到什麼隱秘消息,你一定知道,這仙土內最核心的機緣,到底是什麼。”

    蛟尊者指著洛長生,逼迫。

    他雖然被陳凡收為奴僕,但沒禁錮法力,還是元嬰大妖。稍微露出一絲氣息,就差點把洛長生壓趴在地上。

    洛長生眼中閃過一絲屈辱,但最終還是開口︰

    “我教上上代教主,曾偶然從星海一個古老聖地中,听到某些消息。據說有真正的大機緣,在這遺棄星域中。不止天荒星,每個星辰的機緣或不相同,但無論哪一個,都會讓化神大能都要動心。甚至可能,讓人一步登天,而入化神!”

    “一步登天成大能?”

    這一次,連小蠻等驚住了。

    徐家姐妹等,更是青蔥玉指捂住小嘴,美麗的大眼楮撲哧撲哧眨著,滿是驚駭。

    那可是化神啊!

    天荒數百萬年以來,不超過五指之數的人物。哪怕他們得道殘缺,並非證完整化神果位。但依舊君臨天荒。僅僅看帝神山現在的霸道,就可想而知。一言壓塌諸天,廢掉一個天宗世家,輕而易舉。當年華族有齊天君坐鎮,不遜色任何一個天域,還不被帝神山輕易鎮壓?

    若真有能讓人一步登天的寶物。

    恐怕整個天荒星,無數修士,全部會瘋癲,帝神山都坐不住!

    “這不可能。大能涉及到天道規則,任何神丹,任何靈藥,都不能讓人一步登天,而入化神境界!化神與元嬰,並非境界的差別,而是人與神的差距。只有踏入化神之境,才有資格稱神作祖,為一族之祖,一星之主!”

    蛟尊者干脆利落搖頭,否定洛長生的話。

    這位妖神教尊者,畢竟修行三萬年,見識何等之廣。

    只有到他這等層次,才知道化神的艱難。

    長生教統御南離星域,數百星辰,元嬰多如牛毛。但十萬年間,化神僅誕生三位。就此,也被視為長生教此代極其興旺。很多時候,一代出不了一位化神,都是很正常。

    只有誕生化神的星域,才被稱作修仙星域。誕生化神的種族,才敢自號‘星空種族’。誕生化神的宗門,在星海中才算真正的宗派。

    那可是大能啊,放眼宇宙任何地域,任何星辰,任何種族,都可稱宗做祖的存在。許多種族號稱的‘真神’‘祖神’‘創世神’,也僅僅只是化神罷了。

    明白這些,蛟尊者才果斷搖頭。

    “你懂什麼,這是從星海聖地中傳來,我教諸多大能,親口確認的。若非這遺棄星域,周圍有恐怖的禁制法陣,壓制修為,我教三位教主,早就親自攻入此地了。”

    洛長生臉色不太好看,開口反駁。

    當然,他自己也心虛,畢竟那可是化神大能啊!能夠用普通丹藥、寶物手段成就,那還稱什麼大能?和元嬰有什麼區別?

    “絕不可能!”

    蛟尊者連連搖頭,固執不信。

    直到陳凡開口︰

    “一步登天成化神,確實難。但還是有些寶物能做到的。”

    “什麼?”

    蛟尊者驚駭了,轉頭望向陳凡,滿是不信。

    不僅他。

    洛長生、青蘿天女,包括徐家姐妹,也不相信。連蛟尊者這等星海大教尊者,都不曾听聞。陳凡這種天荒星土著,能知道什麼?

    “我不信。就算星海中著名的聖地神宗,也沒這能耐。否則以他們宗主古聖老祖的通天徹地能耐,會搞不到,大能早就滿地都是了。”

    蛟尊者一口否認。

    陳凡不答話,只是目光冷漠,淡淡說著︰

    “那只是你目光太淺薄。我知道的手段,就有七八種。比如大道之果,于天地初開時才會誕生,先天而成,乃是宇宙天道凝聚,服用後可一步登天。或者九天仙藥,從天界謫落的仙藥,一滴也能造就一位化神。又或者混沌本源,領悟一絲,立地成神。又或者...”

    陳凡接著。

    連說七八種靈物。

    可惜,無論大道之果、九天仙藥,又或者混沌本源。

    洛長生等人,不要見過,連听都未听聞。那都是整個宇宙,最核心,最高端的機密。等閑聖地聖主,都不曾听過。何況他們這些偏遠星域的小小元嬰修士呢。

    “呵呵。”

    洛長生沒搭話。

    但顯然眼底滿是懷疑,不信陳凡的。只有蛟尊者心中驚疑。陳凡一路上的表現,太不平凡,遠非一個天荒土著能形容,蛟尊者也不敢貿然否定陳凡的話。

    接下來。

    眾人無言,坐在湖邊,等待大機緣到來。

    具洛長生說,那大機緣每一日,都會在傍晚時顯現。雖然只有片刻,但卻可以讓周邊諸多元嬰異獸參悟。

    他說完後,陳凡的目光,越發幽深,宛如深潭般。

    時間匆匆流過。

    傍晚。

    轟隆一聲。

    整個湖泊都開始震動,無數異獸,都從仙土內趕來,匯聚到湖泊邊上。眾人只看到,點綴如璀璨繁星的湖面,忽然到射出無數星光。

    那些星光,一點點匯聚在天地之上,仿佛勾勒出什麼東西來。

    “那是?”

    眾人瞪大眼楮望去。

    就見隨著星光聚集,一團無法用語言形容的存在,緩緩浮現在湖面上。它似一團混沌氣流,又像太極生兩儀,一時又變作浩蕩鴻蒙紫氣。但片刻,又演化眾生萬物。大家看著它,仿佛宇宙星辰、日月升騰、天地萬物的變化規則,盡數在其中。

    它高高懸浮在那,看似空無一物,卻又圓滿具足,帶著一絲絲成仙得道的氣息。

    “果然是它。”

    陳凡緩緩閉眼。

    他不說,眾人已經猜到了。

    大道之果!

    先天地凝聚而成,蘊藏著天道的無窮規則,一顆入服,立地成無上大能。乃是神妙到極點的無上先天靈物。

    “噠噠。”

    眾人望著那大道之果,眼楮滿是貪婪,連蛟尊者都差點按耐不住。那可是化神當頭啊。但他望了望陳凡,終究強心壓下心中欲望。

    “可惜,這枚大道之果並未成熟,還欠缺一點道韻。至少要再等十萬年,才算瓜絡蒂熟。現在服用下去,最多成就天荒星的偽大能。”

    陳凡微微搖頭。

    “不圓滿也行,那畢竟是大能。”

    蛟尊者顫抖說著。

    內心激烈博弈,拼命控制自身的貪婪與欲望。

    “哥哥,你不是說,大道之果是先天成就的靈物,只能在宇宙開天時誕生嗎?怎麼會出現在這里?”小蠻突然問道。

    少女雖然也驚訝,但終究心思純淨,雙眼如水晶般透明清澈,壓制不住心中好奇。

    你管它到底是不是先天成就的,能用就行!

    蛟尊者和洛長生,都恨不得當場罵出來,但面對陳凡,誰都不敢動手,投鼠忌器。

    “不錯,一般的大道之果,確實是天地初開時才誕生。但這枚不一樣。它是被有人,以無上陣法,截取了天荒星數十萬年的天道法則,以一顆星辰的力量,蘊養而成。天荒星之所以道統殘缺,無人成真正元嬰化神,就在于此。”

    陳凡抬頭,目光無比冷漠,幽幽說著。

    “什麼法陣能截取天道?這是盜天機啊。”

    眾人駭然,連蛟尊者都驚詫。

    這種逆天法門,他們不要說听過,連想都不敢想。天道是什麼,高高在上,超越一切的存在,乃是宇宙運行的根本。法則只是天道的顯化罷了。

    截取天道。

    這比一步成大能,還要驚駭萬倍!

    恐怕只有九天仙人才能做到吧。

    “有。”陳凡緩緩開口,他雙眸深邃到極點,聲音仿佛從太古蒼茫中傳來︰“我曾經見過這個法陣。它名...”

    “真武截天陣!”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