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“這怎麼可能?”

    洛長生眼睜睜看著陳凡,見他如閑庭信步般,在化神符都無法扛得住的諸多法陣中,來去自如,隨手摘下高不可攀的‘大道之果’,然後安然返回。

    從頭到尾。

    無論是截天仙陣,還是那個混沌道人的身影,都沒有做出一絲一毫反應。

    “這不可能!”

    蛟尊者一雙燈籠大小的金色豎瞳,差點瞪出眼眶,舌頭都要咬斷,不可思議望著這一幕,直接從地上蹦跳三丈,大聲吼叫。

    “我的天。”

    徐家姐妹等捂住小嘴,俏臉驚詫望著天空,一股無與倫比的荒謬感充塞心胸,只覺這輩子沒見過如此奇事。

    “他會真武仙宗弟子?”

    長生天女青蘿,直接噗通倒退兩步,一張清冷絕艷的俏臉,滿是駭然。

    那可是真武仙宗啊。

    高高在上,俯瞰諸天,號稱斗戰第一的真武仙宗。哪怕在中央星河大世界,也是站在最巔峰的宗門,曾出過飛升仙人的宗派。是真正宇宙頂點的勢力。

    與之相比,什麼長生教、妖神教,甚至紫霄聖地,都不值一提...

    至于天荒的諸多宗門,更如螻蟻一般。

    但陳凡...怎會是真武仙宗門下?

    青蘿天女想不明白。

    不止是她,所有人都想不明白。陳凡之前,不是區區天荒下族的一個土著嗎?最多獲得一些機緣,能夠和洛長生、蛟尊者這樣的域外大教子弟為敵,但怎麼搖身一變,成了真武仙宗弟子?

    “這...這不可能。”

    洛長生牙齒都在打顫,一張俊俏面盤,再也維持不住半點風骨傲氣,看著陳凡的雙瞳,如同望向一個惡魔般。

    他哪怕散失修為時,都沒有如此驚慌失措過。

    之前。

    雖修為盡去,化作凡人,在洛長生眼底,陳凡依舊只是天荒一土著,而他則是長生教嫡傳,一代神子,身份在這里,絕非陳凡修為可逾越。

    但現在,陳凡搖身一變,化作九天真龍,飛升于凌霄之上。洛長生哪還能保持住半點傲氣。那可是真武仙宗啊,哪怕一個普通弟子到來,長生教三位化神都得親自出面招呼吧,區區神子,又算得了什麼呢?

    這就是仙宗的霸氣!

    而老蛟,已經徹底呆傻了,一雙蛟瞳蒙圈,只覺三萬年來的修煉觀,全在今日被碾碎。

    “有何不可能?”

    陳凡取了大道之果,分開法陣,一步步轉身而下。

    無數異獸圍觀他,但無一人一獸,膽敢出手。它們能修到金丹元嬰,不缺乏智慧。自然知道,能夠憑身份拿走大道之果,意味著什麼。那是比大道之果更驚人,更尊貴的存在。

    “你竟然是真武仙宗弟子...我還是不相信。”

    洛長生搖頭,滿嘴苦澀,從心底悔恨到底。

    早知道,陳凡得了真武仙宗傳承,死死抱住大腿就是,哪敢挑釁半分?這可是真武仙宗啊,一根腿毛都比他長生教強十倍。

    “哥哥,您真是真武仙宗門下嗎?”

    小蠻滿心好奇問道。

    她一雙眼楮,幾乎化作心形,心底更被無窮喜悅充塞。這就是她小蠻的哥哥,根本不是像別人所說的什麼天荒土著,而是身份高貴,如九天真龍!

    所有人這一刻,目光同時匯聚陳凡,等他發言。

    陳凡點了點頭,然後又搖了搖頭︰

    “是也不是。”

    “啊?什麼意思?”

    眾人不解。

    陳凡一手輕撫小蠻,面容平靜從容道︰“我曾入真武仙宗,拜在你剛才看到那道人門下,是他座下第七真傳,但現在,真武仙宗和我再無關聯。”

    “曾入真武?是道人座下第七真傳?”

    大家驚詫。

    這做何解?

    真武仙宗難道是菜市場,任你來任你去?尤其剛才那坐于混沌中的蒼老道者,僅僅數十萬年前的一絲氣息,都威能恐怖到極點,讓元嬰都不敢有絲毫反抗,他真身得多恐怖?眾人根本無法想象,必然在真武仙宗中,都是至高存在。

    陳凡曾是他座下弟子,又只能隨隨便便,離開真武呢?

    只有老蛟,渾身止不住顫抖,恐懼的低下頭。

    一入仙宗,永為仙宗門徒,此乃宇宙定律。

    只有兩種,一是修為通天徹地,叛出師門。另一種,是仙宗大能隕落,轉世輪回,重新做人。但無論哪一種,都意味著陳凡背後的身份,無比恐怖。

    ‘不敢想,不能想啊,要死人的。’

    老蛟拼命克制自己的想法。

    但它忍不住,還是猜想,陳凡是哪一種呢?前一種世所罕見,每發生一次,都會驚動整個宇宙。沒有合道修為,你能青衣叛出仙宗?陳凡怎麼看,都非一位合道真仙。

    ‘那就是第二種...大能轉世?’

    一絲明悟,在老蛟心頭回蕩。

    難怪。

    陳凡看著才二三十歲,年紀輕輕,又出生天荒下族,一個遺棄星域的蠻夷土著,竟然懂得比他這妖神教尊者還要多。區區金丹修為,卻能硬撼元嬰,赤手打爆洛長生,更精通無數神通法咒。原來是大能轉世。

    ‘這可是真武仙宗的大能啊,那是偏遠星域的小化神可比。什麼粗腿,這才是真正的大粗腿。’

    想到這。

    老蛟連大道之果都不看一眼,身體沖著陳凡深深拜下,五體投地,再無半分不恭敬與懈怠。給一位仙宗大能做奴僕,是他蛟尊者三萬年以來,最崇敬最驕傲的事情!

    實際上。

    不僅他想到,洛長生、青蘿天女等,隱約也都猜到。

    “原來如此,原來如此。”

    洛長生搖頭苦笑,一邊笑,一邊咳嗽著,嘴里噴出大口血沫,眼中神光漸漸斂去,竟然自斷心脈而死。

    “聰明人。”

    陳凡點頭。

    當洛長生知道陳凡來歷時,就意味著,陳凡絕不可能再放過他。不僅是他,蛟尊者、徐家姐妹、青蘿天女,同樣如此。

    “轟。”

    陳凡直接放出太陽真火,將洛長生尸骸燒成灰燼,永絕後患。最後,洛長生化作青煙,只留下一枚乾坤戒,被陳凡收入懷中。

    “天君饒命。”

    青蘿天女和徐家姐妹,見到這一幕,同時跪下,嬌軀顫抖求饒。

    不過她們猜錯了,陳凡並非要殺她們。北玄仙尊還沒這麼凶殘,他只是用秘法,在蛟尊者等人識海中,種下禁制,保證她們無法泄露。

    “好了,起來吧。”

    種下禁制後,陳凡一扶衣袖。

    無論蛟尊者,還是天女青蘿,都恭敬起身,如同侍從般,站在陳凡身後,不敢有半點逾越。趙絕仙,更是徹底放棄內心深處的報仇欲望,崇敬望著陳凡。

    ‘跟著天君,我輩說不定也能,一窺化神!’

    趙絕仙內心翻涌,以前不敢想的野心,此刻竟然也冒了出來。

    小蠻更是高興到了極點。

    興奮的拉著陳凡,讓陳凡講述真武仙宗的故事。

    “這大道之果和一湖天地萬靈水不能浪費,是該修成仙輪九轉,然後解決天荒的事情了。”陳凡一邊輕撫小蠻頭頂,望著廣闊星辰點點湖面,心中思量。

    地球的事情。

    他終究放心不下。

    ...

    就在陳凡等人,在仙土修行時。

    外界。

    同樣風起雲涌。

    隨著仙土的出世,以及諸多天君堵門一事,整個天荒,都在轟傳,無數修士,從四面八方趕到古魔淵來,想要探尋仙土機緣,順便目睹這前古難得一見的璀璨之戰。

    “我的天啊。伏都老祖、天璇院主、神焰天君、虛皇天君...這整個古魔淵,恐怕單單我人族天君,就超過十位吧,古魔淵那邊,也不少于五位魔帥。”

    有人數著,無比咋舌。

    仙土浩瀚無垠,閃耀五彩霞光,籠罩在一層無形光罩中,若隱若現,似在此界,又似在彼岸。任憑眾人怎麼攻打,都無法撼動分毫。

    但坐在仙土前。

    十團光球,沉浮不定。

    那些光球,或赤焰驚天,或劍氣森森,或虛無縹緲,或佛光普照。每一位,修為都撼天動地,氣息駭然到了頂點。壓的方圓百里,沒有幾個金丹能入內。

    有人曾數過。

    一共十位元嬰天君,整個天荒,近三分之一的元嬰,匯聚于此。還不論對面的古魔族魔帥,對方顯然也有增援,如今來了五六位魔帥,各個魔氣通天,撼天動地。

    “轟!”

    一道長達百里的璀璨劍光,從一個光團中射出,轟然砸在仙土上。可惜那劍光雖然斬裂虛空,讓大地都為之裂開,但卻無法撼動仙土分毫,甚至連外層的無形法陣,都沒有動蕩一下。

    有天君出手,攻打仙土。

    這僅僅開始。

    天璇院主後。緊接著,一道貫穿天地的火柱,以及漫天梵唱籠罩的金影,一起出手,一同轟擊在仙土上。同時,古魔淵那一方,一位魔帥,也猛地出手,悍然加入攻擊。

    顯然,隨著時間推移,諸位天君魔帥們,等不下去了。

    “現在僅僅才一兩個月,諸位天君還能忍住,最多半年,陳北玄若再不出來。恐怕諸位天君,未必能坐得住,到時,必有大變故。”

    有人擔憂道。

    很快。

    擔憂成了現實。

    一個驚動天荒的消息,驀然如颶風一般,橫掃整個星辰。

    帝神山來人了!

    PS︰第二更奉上,明後兩天更新可能不穩定,作者君去長沙參加年會,盡量碼字,求大家諒解,回來一定爆發^_^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