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帝神山來人了?

    這個消息剛剛傳出一絲,就瞬間轟動整個天荒。十大天域,諸多天域,甚至包括邊緣地區的荒域,都傳遍。無數宗門、世家、修士為之震懾駭然。

    那可是帝神山啊。

    威震天荒十萬年之久的至高宗門,不朽道統。

    與藥神宗、妖王殿之類半不朽道統不同,帝神山道法傳承完整、底蘊深不可測,遠非一般天宗大教可比。它是真正的無敵,真正的至高,真正的不可違抗。歷代都不乏有大教,膽敢抵抗帝神山,但都在帝神山區區一指法令下,轟然震塌,山門崩裂,祖堂破碎,元嬰隕落,連道法傳承都被趕盡殺絕。

    這樣的恐怖勢力,誰敢招惹?

    便是十大天宗,在其面前,也戰戰兢兢,不敢有絲毫踫觸。

    “區區帝神山罷了,那藥神宗神子,被陳北玄悍然擊殺,也沒看藥神宗敢報復什麼。最後乘人陳北玄進了仙土,才派出一個半只腳踏進棺材的老不死去堵門,我看帝神山不過如此吧。”

    有年輕氣盛的修士,不屑冷哼。

    “不錯,天荒元嬰修士,屈指可數。便是位列第一的長生天域,也就僅僅四五位天君罷了。帝神山再多,七八位?十位?也就兩三個天宗相加,為什麼要怕它。”

    同樣有人附和。

    但他們,立刻被聞言變色的長輩狠狠訓斥,耳提面命,告訴他們,想作死,絕對不要牽連宗門。帝神山豈是藥神宗能比?觸犯它,是真的可能要滅宗的。

    有老一輩回憶。

    五萬年前,十大天宗位列第一的,還不是長生天域,是一個名叫‘雷霄宗’的門派。這一派,以雷法強絕當世,更一代誕生了五位天君,號稱雷霄五祖,有無敵稱號。

    當年雷霄宗極盛時,力壓其他九宗,便是長生天域,也忍氣吞聲,號稱可與不朽大教比肩。藥神宗、妖王殿都無法奈何它。

    但當一日,雷霄宗弟子,無意觸犯帝神山時。

    帝神山直接發出一紙‘符詔’,那‘符詔’從天而降,綻放無窮神光,直接壓塌了雷霄宗的山門,把雷霄宗數十萬弟子都當場震死。

    雷霄五祖出手,竟然都被那紙‘符詔’鎮壓。

    整個雷霄宗,因一紙而滅宗。

    後來,才有人打探清楚。那紙符詔,乃是踏天神君親筆所寫,蘊藏大能的無上法則。幾乎相當于一位化神神君的全力一擊,豈是元嬰修士能當?雷霄宗滅宗很正常。而那符詔,正是‘天荒神律’!

    從那以後。

    ‘天荒神律’所到之處,所有宗門,盡皆俯首。帝神山的威嚴,也再無人敢反抗。最近一個例子,還是數千年前,據說是華族一位天君犯了禁令,被帝神山直接捉拿去。

    “我去,那陳北玄似乎也出自華族。不會這次帝神山出山,又是沖著他的吧。”

    有知情者,連連驚呼。

    實際上,他們猜的沒錯。

    帝神山的使者,駕車巡游十大宗門,各大天域,直接傳下帝神山掌教口諭,命令華族陳北玄,于一月之內,前往帝神山,為其觸犯天荒神律之事謝罪。

    當消息傳出。

    整個天荒都轟動了。

    “憑什麼,陳前輩根本未犯什麼天荒神律,憑什麼要去帝神山謝罪?”

    穆紅提、雲依兒等人,盡皆不服。

    “不錯,陳天君乃我華族新一代天君,所行從未觸犯帝神山,何須謝罪?要謝罪,也該帝神山向我華族謝罪。”

    華族更是群起沸騰。

    他們血脈中,被種下天荒神律的事情,早就傳遍整個華族。無數華族修士,眼楮都是血紅的。數千年不讓華族修煉,使得華族從一個堂堂天域大族,淪落為荒域角落的卑微小族,受盡無數蠻族修士的欺凌。這一筆筆血債,都記在所有華族人心中。

    “當年帝神山拘禁我族齊天君,現在,又想再抓走陳天君。這是成心不想放我華族修煉,讓我華族修煉嗎?”

    眾人憤然。

    “毀陳天君,就是毀我華族希望。我族寧願玉碎,不為瓦全!”

    華族大長老更一跺拐杖,聲嘶力竭說著。

    所有華族金丹,盡數站其身後,包括秦洛。雖不言,但眾長老目光堅毅,已表明立場。

    但這一切,已經無法挽回。

    帝神山要捉拿陳北玄的消息,已經傳遍整個天荒。

    周圍的種族和宗門,見此情況,原先派往華族的賀喜使者,都被緊急召回。許多天宗大教,本來是長老親自前來賀喜,還奉上禮物,現在,干脆在半路直接掉頭。進了華族的,更是找理由,說自家小孩要生了,孫子滿月之類,匆匆逃離。

    星斗王家,原先已經答應讓華族管理北寒域,當場反悔。

    北荒諸多世家,盡數斷掉與華族聯系。完全不顧王玄龍、吳青顏的反對。

    吳家老祖更是直接發言︰“陳北玄死定了。哪怕帝神山不出手。十位天君聯手堵在仙土外,他只要露面,必死無疑。我鎮海吳家,何必為他陪葬?”

    “老祖,去結交陳天君,是您下的令,才幾天,您就反悔?”

    吳青顏淚眼婆娑,冷聲質問。

    “小青顏,你別怪老祖。要怪,就怪陳北玄,他太能惹事了。帝神山豈是好惹。陳北玄再強,能強過當年雷霄五祖?”旁邊有長老勸說。

    吳青顏依舊倔強站在那,一言不發。最後吳家老祖震怒,直接一甩衣袖,喝令將其關禁閉,陳凡一事不結束,決不允許其離開。

    這一幕。

    不僅出現在吳家,許多與陳凡交好的宗門世家,都有類似爭吵。

    但最終,各族各派老祖,紛紛出面,直接鎮壓。只有他們知道,帝神山的底蘊是何等恐怖。陳凡是強,但當年帝神山滅雷霄宗,只出了一張神符律紙。面對陳凡,帝神山請不出無上神寶嗎?

    “無論怎麼看,陳北玄都是九死一生。況且,沒有帝神山,他怎麼過伏都老祖那一關。”

    鎮魔宗,三位老祖討論。

    他們一直以來,都袖手旁觀,不參與任何一邊。但陳凡此次面對的危機,實在太大,連三位老祖,都不再看好他。

    “罷了,今日之後,我就動身,前往仙土一趟。哪怕到時不出手,但也得做出姿態。免得伏都認為我鎮魔宗站在陳北玄一邊。”

    中間老者緩緩起身。

    “善。”

    右側老嫗點頭。

    只有左側老人,幾次欲開口,最終都放棄。

    他哪怕看好陳凡,也不得不承認,此次陳凡確實九死一生,實難幸免。

    “可惜啊,天荒好不容易出了個如此驚艷的小輩,卻直接被老家伙們扼殺了。如此下去,我天荒還得再等多少年,才能再出一位化神?”

    左側老人搖頭,心中長嘆。

    這一刻,無論是域外魔宗,還是荒域最普通的小修士,所有人的目光,都匯聚向鎮魔域,匯聚向古魔淵,匯聚向仙土,等待著陳凡的消息。

    而一天、兩天、三天過去。

    仙土始終沒有動靜。

    陳凡仿佛消失了。

    而此時,仙土之中,陳凡正在修行。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