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仙土內。

    陳凡並不知道外界的風起雲涌。

    他一開始,並沒有直接修煉,反而盤腿坐在湖畔邊,一副悠閑自得的模樣,穿著一簍簑衣,一手輕握著一個小球,一手提著竹竿,赫然在垂釣。

    “哥哥,這可是天地萬靈水,里面哪有魚鱉,你能釣出什麼?”

    小蠻一蹦一跳的跑到他身邊,依偎著陳凡的肩膀,俏皮笑道。

    “釣魚乃是煉心之法。我在此垂釣,其實是錘煉我的道心,順便琢磨這顆‘大道之果’,這可是燙手山芋,拿也不是,不拿也不是。”

    陳凡淡淡回答。

    在他手掌中,那小球緩緩轉動,宛如星空般璀璨深邃,億萬大道在其中醞釀,吸引著周圍所有人乃至異獸的目光,赫然是大道之果。

    “啊?為什麼,我看蛟爺爺他們,每天都盯著它看呢。”小蠻好奇。

    那可是大道之果啊,哪怕殘缺的,火候不足。但依舊可讓人一步登天,成就偽大能。雖說是偽大能,但終究是大能,僅看看踏天神君的威能,就知道偽大能和元嬰之間,差距有多大,簡直天淵之別,宛如鴻溝般。

    陳凡反而不滿意,嫌它累贅?

    “差不多吧,它若是圓滿的大道之果,對我還有點用。殘缺版,只是雞肋。不過哪怕圓滿大道之果,我也不會服用,最多參考借鑒一下。或者用來凝練一件神寶。”

    陳凡開口。

    也就小蠻問他,陳凡才會說一點。許多東西,不到一定境界,其他人根本不理解。比如蛟尊者等人,就不明白陳凡為什麼不把大道之果煉化,一步登臨偽大能之境。

    他們不知。

    偽大能根本不放在陳凡眼中,甚至真正大能,在陳凡看來,也就那樣。

    如果想成,陳凡早就可以成了。

    他前世修行,不知道通曉多少種秘法魔功,其中不乏走捷徑的,如《六聖祖魔功》之流,血祭半個天荒星,陳凡妥妥登臨元嬰之位。若能把整個遺棄星域都血祭掉,化神也是彈指之事。

    但這種劍走偏鋒,靠法寶、神物、魔功成就的化神,又有什麼意義?

    陳凡前世,殺過的此類大能,又何止千百?

    不能鑄成無上道基,不能修成萬古無人走過的大道,不能開闢前古未有的路途。如何渡劫成仙,如何脫離此世...甚至,完成陳凡當年未完成的夢想?

    “‘我建超世志,必至無上道,斯願不滿足,誓不成等覺。’佛陀這句話,雖然略顯氣概小了些,但你哥哥何嘗不是這樣想的。小蠻,你也得有超脫一切的道心,否則怎能掙脫這個宇宙的枷鎖,見證世界真正波瀾壯闊的一面。”

    陳凡輕撫少女長發,笑著說著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小蠻迷迷糊糊應著,雖然心底還不明白,但哥哥說的,一定對。

    “轟!”

    這時。

    一陣璀璨光芒,從不遠處沖起。

    赫然是徐家姐妹在修行,這兩姐妹,修為都卡在凝丹巔峰到金丹之間,底蘊根基不足,如今借助天地萬靈水,干脆直接沖擊金丹。

    就看到。

    一道道霞光,從她們身上冒出來。僅僅飲用小半口,妹妹身上,就精氣爆射,滿臉通紅,宛如煮熟大蝦般,姐姐也好不到哪去,身形劇烈搖晃,強行忍住。

    天地萬靈水蘊含的靈氣,太過恐怖了。這些先天小修士,豈能承受?

    但效果,同樣驚人。

    不過短短半日,兩人竟然凝成金丹,而且還是上七品。甚至連雷劫,都被擋在仙土之外。面對能截天道的截天仙陣,區區雷劫又算得了什麼。

    “我也來。”

    趙絕仙尋了一處僻靜地方,雙膝盤腿座下,掌中放著一個玉葫蘆,葫蘆里盛滿天地萬靈水。他準備靜下心來,壘實道基,借用這難得機會,沖擊一下元嬰。

    蛟尊者、青蘿天女、小蠻,甚至連那只麒麟小獸,都乘著這千載不遇的機緣,努力埋頭修煉。

    而陳凡依舊慢慢釣魚,打拳,煉藥,偶爾還調戲一下湖畔周邊的異獸。許多異獸見他和善,主動和陳凡親近,甚至連那只九頭五彩的鳳凰,也飛了回來,不怕陳凡。

    他舒展身體,如老猿繞樹,如蛟龍盤根,如鯤鵬舞于九天,一拳一式之中,充滿著道韻。許多異獸不由自主都停下腳步,觀看陳凡打拳。

    如此半個月過後。

    陳凡終于停下拳腳,他站在湖畔邊,抬頭望天,自言道︰

    “差不多,是時候了。”

    與小蠻等人不同,陳凡修行,嚴格意義上來說,沒有瓶頸的。他前世是渡劫仙尊,領悟的境界何等之高妙,遠超金丹、元嬰之類限制。

    如果給陳凡足夠的靈氣能量,他甚至能一口氣,突破到化神甚至返虛。只有在合道時,涉及天道宇宙的奧妙,才會稍稍停頓。

    如果說。

    小蠻、蛟尊者等人,是從一個嬰兒,不斷成長為大人,代表一個人不同的生長期。

    那麼陳凡,則早就是蒼天巨人,只是如今只剩下骨架,只要往里面填充血肉,很快又會回復那頂天立地的巨人模樣。

    “可這有什麼用?上一世,我終究死在仙劫下。雖說,真正讓我隕落的,不是那點小小仙劫,我舉手就可破之,但這一世,若不比上一世更強,強得多,到頭來,我終究還會走上那條路,還會遇見隕落之機。”

    陳凡眸光深遠。

    他梳理重生以來。

    築基境,修行《虛空連體訣》。通玄境,修行《青帝長生體》加《煉神訣》;煉神境,則將神體大成,凝練神識之刀;先天境,更修成仙品金丹,才強行渡劫。可謂將基礎扎的無比之深。

    “但不夠,區區一個仙品金丹,還遠不夠。比起長生教、妖神教自然強得多,甚至和紫霄聖地之類相比,同樣可碾壓。但與那些仙宗傳人,甚至真正的十萬年、百萬年一出的妖孽相比,還差得遠。”

    “他們沒有仙品金丹,但有聖體大成,有雙聖,甚至三聖之姿。又或前古未有的人皇體、星辰體、混沌體。哪一種都不比仙品金丹弱。甚至我上一世,修成真武聖體,又何嘗懼怕仙品金丹呢?”

    “想鑄成無上道基,一個仙品金丹,不夠!”

    陳凡心中緩緩搖頭。

    只有他才明白,這個宇宙有多遼闊,誕生了多少驚采絕艷,驚艷萬古的絕世奇才們。相比之下,他們才是真正的天驕,真正的上蒼之子。

    有些人的血脈,甚至傳承自仙界,號稱‘仙族’,一旦成人,可斬古聖,可戰合道真仙。

    有些人,父母乃至強神獸,天生蘊藏神獸之體,如真龍、玄武等。

    有些人,輪回一世又一世,無數世積攢的雄厚道基,讓天地都為之嫉妒。不得不自封于星辰中,免得出世遭遇劫難。

    有些人...

    這些人,才是這個宇宙真正的主宰,真正的天之驕子,他們的機遇天賦,讓合道真仙都眼紅,讓返虛古聖都坐不住。

    但,在這個即將到來的璀璨輝煌的黃金大世,在萬族天驕爭雄,無數體質並列,神獸齊現的未來五百年。真正橫絕一世,力壓萬古,成就渡劫的,是他陳凡陳北玄!

    上一世。

    陳凡就能壓下他們。

    這一世。

    陳凡不信自己準備更完善,更充足,彌補了所有遺憾,還會再敗。

    “我前世的對手們,等著,我陳北玄來了。”

    陳凡哈哈一笑。

    他猛地長身而起,轟隆運轉造化仙輪,從最初的玄武神相開始。

    “轟!”

    一只足有萬丈大小,佔地百畝的巨大玄武,猛地浮現在虛空中。當玄武的真身一現出,所有異獸,包括九凰神藥都驚懼。蛟尊者,更直接從修煉境界中彈出來,驚駭的望著天空。

    “這...這是玄武?”

    他瞪大眼楮,不敢想象。

    但來自血脈的天生壓制,無不告訴他,眼前的這只類似玄武異獸,有多恐怖!盡管它僅僅是金丹境界,但其天生的上位者威壓,讓所有元嬰級異獸,都不得不低頭拱首。那一簇簇圍繞玄武,不時爆裂開來的七種葵水神雷,把虛空都炸裂,更在展現這位北方之神的赫赫天威。

    “可是,玄武乃是至強神獸,怎會有一只玄武幼崽出現在此呢?這可是遨游宇宙,甚至能上九天仙界的無上神獸啊。”

    蛟尊者打破腦袋,都想不到。

    但接下來,玄武身形一變,竟然化作一株蒼天巨樹。

    那巨樹,不知有幾萬丈高,樹頂甚至撐破蒼穹,探入混沌之中。無數道混沌氣流,從其上垂下,縷縷似絕世天劍,可斬金丹。每一個枝干,更有日月星辰環繞,每一片樹葉,都蘊藏著一個世界。它就仿佛一整個宇宙般。日月之行,若出其中,星漢燦爛,若出其里。

    “這難道是傳說中的,混沌神樹?但不是傳說,它早在太古時代,就被太古青帝給斬斷,賴以成道嗎?”

    蛟尊者百思不得其解。

    徐家姐妹、天女青蘿等人,更是早就看呆了。

    只有小蠻和趙絕仙知道,但依舊為陳凡不加掩蓋,全力展現的威能而恐怖。他們此時才清楚,原來陳凡以前,根本沒有全力出手過,這才是他真正實力。

    混沌神樹之後,是鯤鵬、雷澤,最後化作六尊撐天動地的魔神。

    仙土之上,陳凡身上力量,越來越宏大,漸漸往深不可測的地步進邁。

    PS:剛下飛機到長沙,一夜沒睡,碼出兩章來,明天爭取再寫兩章吧^_^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