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仙土核心,蘊藏天地萬靈水的湖泊之上,一個青年男子靜靜的懸浮在半空中。他一襲青色道袍,黑發散批身後,根根晶瑩剔透,閃耀神芒。他身披金光,傲立虛空,雙瞳中,九色火苗熊熊燃燒,宛如一尊無敵的戰神。

    但吸引所有人目光,是那尊浮于陳凡頭頂的仙輪。

    它如一輪明月般高懸,給人一種永恆自在,萬劫不滅的感覺。仙輪淡淡的綻放溫和光芒,光芒的籠罩整個仙土。連無數法陣,都無法阻擋這仙光分毫。

    仙光溢出,甚至仙土外都能看見。無數修士驚動,注視這一縷縷仙光,感受到其中那永恆不滅、大逍遙大自在的氣息,連天君都動容,以為仙土中,必然有絕世仙藥乃至神寶出世,才有如此驚天動地的異相。

    幾個魔族魔帥,甚至按耐不住,悍然出手。

    五六道浩蕩的魔氣,匯聚成一道撼天動地的黑色龍卷,猛地轟擊在仙土上。打的整個仙土法陣,都隨之光芒激蕩,動搖不已,可惜,整個的仙土,依舊如夢如幻,根本無法觸摸。

    “陳天君,是您嗎?”

    徐家姐妹望著陳凡,徐娜眼楮迷離,神情恍惚,不由脫口而出。

    陳凡此時異相,太過驚人。

    他頭頂仙輪,腳踏虛空,身披金光,從里到外,都蘊藏這一種永恆不動的道韻。陳凡立在那,就仿佛一坨金澄澄、圓溜溜、無比光滑但卻堅固不可思議,無法動搖的金丹。

    是的。

    金丹!

    再沒有任何形容詞,比這個更貼切,形容陳凡此時的異相。

    “原來如此。”

    陳凡沒有回答她,雙瞳中九色火苗徐徐轉動,神識放出,如水銀瀉地般,感悟著周圍的一切,參悟這前所未有的道韻。

    上一世,陳凡哪怕曾毀丹重修,也就凝成聖品。並不知道仙品金丹到底是什麼?比聖品強在何處。甚至連許多仙宗典籍,都罕有記載。畢竟仙品金丹實在罕見。

    但當今日,陳凡修成時,他終于明白。

    所謂的仙品金丹,是一枚種子,一枚達到大圓滿境界,再也沒有任何漏洞,沒有任何缺陷的種子。論實力,這九轉仙輪,未必比前世陳凡修成的真武聖丹強多少。

    真武聖丹,已經是聖品金丹中最上品。以精純唯一著稱,力量屬性貫穿一氣,可謂宇宙中最強的金丹之一。純以力量上,九轉仙輪也無法壓倒,但聖品和仙品的區別,就在于‘圓滿’二字。

    因為圓滿,所以無漏,所以不朽,是以擁有無盡進化的可能。

    這是一枚仙種。

    如果說,聖品金丹,是凡人中最強。那麼仙品金丹,就是仙人的種子。有此種子,就有成仙得道,不斷進化修煉,窺探仙人的機會。從某種意義上來說,修成仙品金丹後,陳凡與仙人的幼子沒有什麼區別。只不過,一位仙人幼子,不僅要有仙品金丹,更要有仙體、仙魂、仙法、仙脈等等。

    “也就說,仙界仙人的金丹,起步都是仙品?”

    陳凡心中升起一絲明悟。

    他抬頭,遙望九天,目光穿透無盡仙土,穿透重重法陣,穿透億萬位面,仿佛看到那高高在上,永恆不動,籠罩在無盡仙光中,鎮壓一切的至高世界。

    “呵呵。”

    陳凡望著那虛空中的璀璨世界,冷笑一聲。

    有些事情,有些仇怨,哪怕重生五百年,陳凡依舊好好和某些人算算。哪怕他躲在九天之上又如何?他當年又不是沒曾打上去過。

    “不過仙輪九轉大成,我今日,才總算修成金丹。”

    陳凡長舒一口氣。

    上一世,他自創無上法門,斗戰不敗,強絕宇宙。但終究有極限限制,被微末時修行的種種不穩道基和境界困住,無法再踏一步。

    但今日,陳凡總算把金丹修煉圓滿。

    這可是仙品金丹。

    轟隆隆!

    由九種絕世功法凝聚而成的無上仙輪。那仙輪上,九種圖案來回運轉,如大道高懸般,玄武、鯤鵬、雷澤、青帝...一直到真武,每一種,都如此之和諧,仿佛融為一體,再不分彼此。陳凡重生十數年來,一切蘊藏的力量,幾乎全部集中在此。

    一股股壓塌諸天,籠罩萬域的恐怖力量,充塞整個仙土。

    無數異獸,匍匐在地,瑟瑟發抖。

    “我的天。”

    趙絕仙、小蠻等人早就看痴了。

    “好恐怖的金丹啊,如此強大的金丹,便是元嬰也比不過吧。”

    青蘿天女駭然到極點。

    她天賦極高,三個多月內,已經修行到半步天君頂點,周圍,隱約有淡淡的法則之力,在其周身盤桓。她頭頂一股青氣涌動,如同青蛇舞空,赫然是長生天域的至高法門。

    《素問長生訣》

    青蛇是一生法力顯化,當青蛇化作真龍時,就是青蘿天女踏入元嬰之刻。青蘿本自傲,若成元嬰,未必比陳凡輸多少。但見到陳凡金丹的恐怖,徹底驚呆,心理一切念頭,盡數如雨打風吹去,再也提不起敵對之心。

    ‘神子,您輸的不怨。’

    青蘿心中輕嘆。

    如此恐怖的人物,放眼天荒百萬年,也不曾听聞。當年踏天神君,金丹時都未有那麼恐怖。蛟尊者,更是整個身體,都忍不住微微顫栗。

    只有他,隱約看明白了。

    陳凡之前,根本不是金丹期,還處于凝丹狀態。此刻,方才九轉金丹大成,把九種無上神功,融合為一,造化成無敵金丹。

    “準金丹時,就能力壓元嬰,劍斬洛神子,等他修成元嬰時,得有多強?便是化神大能,也能一戰了吧。”

    蛟尊者顫抖,心中忍不住冒出一個念頭。

    “嗖。”

    陳凡收回仙輪,威勢斂去,化作一普通青年。

    但所有異獸和修士,盡數低頭,不敢與陳凡直視,敬畏這位無敵的大天君。

    “哥哥,你還要繼續修行嗎?”小蠻問。

    陳凡正準備點頭。

    他還有好幾個修行計劃,沒有完成。仙品金丹雖成,但還可以修煉完美神體,修行無上仙脈,修煉好幾種威力巨大的神通。乃至錘煉神魂,煉制法寶、神丹、靈藥等等,更不用說大道之果。陳凡可準備把這枚大道之果,煉成一張真正的底牌。

    陳凡計劃,在仙土中多逗留一年。

    這滿湖的天地萬靈水,足夠他完成心中好幾種修煉方法,到時,陳凡一身修為,估計能以金丹,硬撼巔峰元嬰。若大道之果再煉化成功,陳凡手底將會掌握一張‘底牌’。

    那可非‘歲月’大神通之類,乃是真正的‘底牌’。

    面對化神大能,無所畏懼的‘底牌’。

    但當陳凡目光一不小心,透過無窮法陣,看到仙土外的景象,神識捕捉到某些詞語時。他臉上不微微一澀,目光猛地銳利起來,眼瞳中九色火苗熊熊燃燒,仿佛要透體而出,一股無比恐怖的威勢,從陳凡身上瘋狂噴涌而出,似要壓塌太古諸天般?

    “哥哥?”

    “主人!”

    “陳天君!”

    小蠻、趙絕仙等人駭然,驚慌叫著,不明所以。

    蛟尊者、青蘿天女,更是渾身顫抖,不敢抬頭。陳凡此刻身上的殺氣,濃郁到極點,宛如血海中走出的修羅戰神,滔天殺氣,可寒徹萬物,凍極天宇。

    “沒事。”

    陳凡緩緩閉上眼楮,再睜開時,只剩下一片淡漠,宛如仙人俯瞰塵世的天瞳。

    “閉關挺久的,在過一會兒,我們就出去吧,好久沒見大長老了。”

    陳凡輕撫少女長發,平靜說著。

    他想殺人,從未有一刻,像現在這樣,想殺人!

    PS︰還有一更,剛從長沙到家,顧不得吃飯碼一章出來,應該還能再寫一更。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