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十數位天君魔帥,堵門仙土,威逼陳凡。

    這件事,早就傳遍天荒,諸多修士怎能不來?包括他們這些長生榜巔峰,同樣想一睹眼界,這可是天荒萬年以來,最璀璨輝煌的一戰。

    但他們找不到陳凡,更不是陳凡對手,自然把目光放在陳凡侍女和號稱神品金丹的神曦身上。

    “有人在五十九層西南角,好像見過她們。”

    顧笑衣回答。

    “真是不知死活。”

    蕭宏眼角抽了抽,聲音略酸說著。如今至少有七個天宗,已經對林舞華她們發下通緝令,見者必殺。提供消息,獎勵上品靈寶一件,若能擒獲,最高,甚至可請動天君出手一次。如此高的懸賞一出,整個天荒都轟動。無數修士涌入古魔淵。

    林舞華等人,哪怕修為再強,面對這一波波的追殺,自然疲于奔命。

    “看來她們,是想沖進六十層之後,以古魔族的勢力,來阻攔追兵。”君傲城點頭,眼中戰意,越發熊烈。

    “可惜陳北玄進了仙土,已經四月,任帝神山如何逼迫,竟然都如縮頭烏龜般不露頭。我就不信,他听不見外界的消息。伏都老祖,可是命座下弟子們,每天都對著仙土喊話的。”顧笑衣背負忘情長劍,搖頭說著。

    “哼,我看陳北玄他是怕了。”

    蕭宏冷哼。

    一時,連君傲城都沉默。

    陳北玄!

    這個數年來,天荒最轟動的名號。尤其近數個月來,整個天荒都被他一人的風光遮蔽。刀斬天君,殺魔帥,十大天君堵門,帝神山出世...一件件事情,任何一個發生在別人身上,都足以名動天荒,何況匯聚于他一人。

    君傲城就知道。

    此刻,全天荒所有的‘清河樓’,都早就客滿。無數修士住在清河樓中,就想雖是目睹,古魔淵前線最新消息。

    陳凡到底是否出關,能否逃過十大天君圍剿,面對帝神山又如何辦?

    “我看陳北玄是慫了,他在仙土中,絕對能看到外界情景。你想啊,十大天君堵門,旁邊還有五個魔族的魔帥,找他為淵龍報仇。是我,我也不敢出來啊。他陳北玄再強,能敵得過十大天君?”

    有資深修士冷笑。

    眾人都點頭。

    並非不相信陳凡實力,實在仙土前陣容太豪華。伏都老祖、神焰天君、天璇劍主、虛皇天君...一個比一個修為高,資歷老。哪個不是名動天荒數千上萬年的大修士?都不比洪陽天君弱。

    陳凡能刀斬一個洪陽,難道能同時斬十個不成?

    “據說,整個華族,都被帝神山神將血洗,先天以上修士,為之一空。數億華族縞素啊。這小族雖然修為不行,但著實剛烈,以先天金丹修為,挑戰元嬰,死戰到底!可惜,據說先天之上,只剩下一個大長老,其他全死光了,如今全族都被押完帝神山去,估計已經到了。”

    另一位消息靈通者輕嘆。“此行不知要再死多少個。帝神山的天牢,可非凡人能消受。”

    “我要是陳北玄,直接打去帝神山,以血薦軒轅!”有年輕修士,拍案大叫。

    “哼,整整四個月,陳北玄一點消息都沒有。他恐怕早躲不知何處。否則以他修為,怎會不知外界情形。罷了罷了,他的選擇,我等也能理解。”

    一個年老修士,微微搖頭。

    有質疑者、有不屑者、有落井下石者、有幸災樂禍者...

    整個天荒,都在議論紛紛,討論陳凡為何不出山。要知道,距離帝神山下的三月禁令,已經沒幾天了。

    大家都說。

    陳凡必然退縮,無論十大天君還是帝神山,都非他能招惹。不如閉關潛修千年,到時修為大成再出關報仇。

    “能屈能伸,就是少了點氣魄。”鎮魔天宗宗主點評。

    “哎,運去英雄不自由,誰叫他陳北玄太過桀驁,招惹這麼多勢力呢?真以為自己無敵?”吳家老祖吳問鼎長嘆。

    “可惜了,我還想把家族嫡女嫁給他。”王家老祖搖頭。

    北荒、輪回、鎮魔、長生...幾乎所有天域荒域,都在討論陳凡。雖然也有一小部分陳凡的支持者,但大部分人已認定,陳凡必定退避三舍,躲過分頭後,才會出山。

    畢竟帝神山和十大天君,不可能把仙土大門,堵個數十上百年的。

    但那樣一來。

    華族必定族滅,陳凡的名號,在天荒也會與逃跑者、膽小者相連,再無法洗刷。許多陳凡支持者期盼他出現,但隨著時間越來越近,眾人都絕望了。

    “陳前輩...您真要放棄華族,放棄我們嗎?”

    古魔淵某層,雲依兒、穆紅提依偎著,踉蹌而行,氣氛低沉,年齡最小的雲依兒,甚至眼楮通紅如桃子。

    林舞華仗劍在後,輕抿嘴唇,一言不發。

    連她,都不太敢確信了。

    ...

    “差不多了,我等再堵半日。半日後,帝神山三月禁令就滿,華族注定滅族。他陳北玄連滅族之仇都能忍住,這種千年王八,我等耐心哪能比得過他。”

    仙土外。

    當外界太陽爬上中天,進入中午時。十大光團中,其中一個烈焰熊熊的光團有人開口。正是神焰天君。

    他一言出,眾天君皆是哈哈大笑。

    “為這樣一個膽小鬼,我等興師動眾,著實大題小做。”天璇劍主搖頭,無比失望。他包裹在團團劍氣中,周身劍氣森森,仿佛欲撕裂長天。

    虛皇天君、鬼冥老祖、縹緲天女等,盡皆點頭。

    連年齡最大,修為最老的伏都老祖,都長嘆口氣,似在後悔自己太過慎重。

    ‘他們這些人...’

    清冷絕艷,渾身籠罩混沌,背生雙翼的神曦站在虛皇天君後,目光恨恨。

    她被虛皇天君強行喚來,畢竟是輪回宗弟子,不能不听輪回宗老祖所言。但看到這些天君如此蔑視陳凡,神曦心底,為陳凡不值。

    ‘但陳北玄...你真的要放棄小蠻和你的族人嗎?’

    神曦心中,正動搖時,忽的一個清冷聲音,從仙土之中傳來︰

    “你們在此,等死嗎?”

    眾人駭然轉頭。

    就見一個青衣少年,背負雙手,面容平靜的一步步從仙土虛空中踏出。他雙瞳無喜無悲,沒有一絲感情,視諸多天君,如一塊石頭、一只螞蟻、一根草芥般,正是陳凡。

    聖人不仁,視眾生為芻狗。

    我今視你們,皆為死人罷了!

    PS︰三更奉上,寫的晚了,但多寫了一點。起來後爭取爆發一波^_^。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