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仙土外。

    天荒十大元嬰高懸,各色神光在他們身上綻放,起起伏伏,或劍氣森森、或赤焰沖霄、或如幽冥鬼蜮。另一邊,五位魔帥,各自坐鎮一方,隱隱與天荒對峙,但同樣封鎖仙土大門。他們如大日高懸一般,每個人體內,都綻放出無窮的能量,威勢如波濤般,一浪一浪的向四周沖刷,撼動天地。讓諸多修士,不得不一退再退,根本無法立足。

    區區一塊小區域內,同時匯聚了十五位元嬰。

    那是何等恐怖的事情?

    “轟隆。”

    盡管諸位元嬰,收斂身上的法力,但一絲絲無形的力量溢出,依舊讓山石炸裂,虛空崩碎。他們自身就是法則的化身。無數的法則之力充塞周圍數十里,讓整個區域都變得扭曲,空間都破碎成一個個空洞,從中吹出無盡的空間風暴。

    諸多金丹、先天修士,以及古魔族人,早就退到百里之外。

    只有如神曦、鬼冥宗主、各宗長老,以及君傲城等天驕,勉強能靠近諸位元嬰,但依舊感覺,自身如立在驚濤駭浪中的小船般。

    “這就是元嬰的威勢嗎?”

    君傲城心中明悟。

    自己雖然長生榜第三,半步天君巔峰,但一日不成元嬰,就始終無法與元嬰並列。眾人中,只神曦背生銀色雙翅,混沌雲氣凝結,衣袂飄飛、身體修長如仙般,可立虛皇天君之後。

    “好強,這就是真正的神品金丹?”

    君傲城心中輕嘆。天君都如此強大,曾斬天君的陳凡呢,又何等恐怖?他正想著,忽然听到熟悉聲音。

    “這是...”

    君傲城猛地一驚。

    眾人同時轉頭,就見,一個青衣少年背負雙手,從仙土中施施然走出。

    “陳北玄?”

    諸多長老一愣,尤其輪回宗大長老,臉色猛地一沉。

    “真是你。”

    神曦清冷絕艷、幽美如仙的玉容上,也忍不住浮現一絲驚訝。她期盼陳凡出山,力挽狂瀾,但真見到陳凡出來時,還是不敢相信。

    這可是十五位天君齊在。

    他怎敢呢?

    “好好好,不愧是陳天君!十大天君又如何?雖千萬人,吾往矣!”

    王玄龍趕到古魔淵內,離陳凡數十公里外,但一眼就認出,不由猛拍大腿,高聲大叫。他王家老祖不許家族和陳凡再有聯系,但王玄龍質疑離開,來到古魔淵,就為親眼見證這一幕。

    “陳天君。”

    龍華、古焚、離塵等人,目光也定住,臉上欽佩敬仰具在。

    如果說,當年陳凡一人力壓諸多天驕,僅僅讓他們佩服陳凡的力量。但今日,陳凡當著十位天君、五大魔帥的面,依舊踏出仙土。

    眾人敬佩的,就是他的氣概與膽魄!

    “真是陳北玄?”

    “我去,他敢出來,也太牛了吧。”

    “不行不行,我都以為他慫了,膽小如龜,縮在仙土中百年不出山,沒想到盡然在帝神山通告最後一天,悍然踏出仙土。難道他不怕天君魔帥們嗎?”

    無數天荒修士,雖然退到了百里之外,但大家都是先天金丹修為,各有神通道術,一雙眼楮,看穿百里輕而易舉。許多人雖然不認識陳凡,但見他一襲青衣,面如十六七歲的少年,再加上從仙土而來,幾乎肯定是陳凡。

    轟!

    那一刻,整個古魔淵,都沸騰了。

    陳凡到來的消息,迅速如閃電般,傳遍第五十三層,甚至迅速向整個古魔淵,乃至古魔淵之外都瘋傳開來。

    連被諸多追兵,追殺到第五十九層的林舞華等人,都听到轟叫聲,那些追兵們,猛地剎住腳步。

    陳北玄出來了。

    若此戰以他勝利,所有追殺林舞華三女的人,恐怕都要承受陳凡的報復。他們只是區區金丹罷了,哪能扛得住一位大天君怒火。

    盡管陳凡勝利希望渺小,但眾人不約而同,默契的停住了腳步。

    林舞華三女,總算能喘口氣。但哪顧得上這些,雲依兒小臉激動通紅,顫聲說著︰

    “姐姐,真是陳前輩。前輩出來了,沒有放棄我們!”

    穆紅提一雙縴縴玉手,抓著雲依兒雪嫩的玉臂,拼命點頭,激動話都說不出來,只有淚水唰唰留下。

    ‘陳前輩,您終于來了。’

    林舞華抬頭,遙望古魔淵上層,陳凡青衣如雪的身影,仿佛就在眼前般,她傷痕累累的嬌軀,微微一晃,差點倒地。整顆心徹底放松下來。陳凡到來,如同擎天巨柱,林舞華再無擔憂。

    片刻後。

    無數清河樓傳遍,天荒為之撼動!

    ...

    “你就是陳北玄?”

    仙土前。

    能量咆哮、法則流轉。一道道赤炎、劍氣、魔焰充塞整個天地間,把空間都扭曲。在這里,靈氣都無法存在,法力不存,神通不顯,只有掌控法則的十五個光團,懸浮在虛空中。

    見到陳凡,連天君們都有些驚訝,其中一位寒冷如冰,籠罩在湛藍冰焰中的天君,緩緩開口。

    “ 嚓!”

    天君的威勢,得有多恐怖?

    一座七八里外的山峰,直接炸裂開來,地面山川都承受不住, 里啪啦龜裂成一道道紋路。恐怖的能量波動,橫掃整個虛空。連諸位天驕,不得不退後百丈。

    這僅僅,只是一位元嬰說話罷了。

    “是我。”

    在諸位天驕駭然,為元嬰天君們的威勢震動不已。

    陳凡背負雙手,立在仙土前。面對滔天能量波動,他連一根發絲都沒有晃動,容貌清秀如少年,又隱隱有俊美天神般的影子。此刻陳凡,仙輪九轉大成,綜合了神體與地球容貌的特性,給人一種奇妙的感覺。

    “區區金丹修為罷了,竟然可斬洪陽,殺淵龍。看來,是他們大意。”

    諸位天君目光何等老辣?

    唰唰唰。

    十數道神念就掃過陳凡,雖然被陳凡擋在十丈外,但陳凡的修為卻無法隱瞞。金丹,只是金丹罷了。甚至連金丹巔峰都沒有,只有金丹初期。

    一個金丹初期的修士,哪怕再強?神品金丹又如何?怎放在諸多天君眼中。

    不少天君放下心來,微笑搖頭。

    “不過,你的膽量確實大。我等天君匯聚于此,連古魔族都來了五位魔帥大人,你竟然還敢出來,更放言我等是在等死。不知是自信到自負,還是真有依仗,以為能擊敗我等聯手?”

    天璇劍主目光饒有興趣,望著陳凡,溫聲開口。

    其他天君,也都含笑望著。

    區區金丹,被十五位天君圍住,就如甕中之鱉,板上咸魚罷了。想要如何炮制,皆在他們。天君們都好奇,這位出道就縱橫無敵的陳北玄,到底會如何抉擇。

    生,還是死。

    都在他們一念之間。

    “我此行,是為帝神山一事。你們若讓開,可饒你一命。若不讓,一劍斬了就是。”陳凡一拂衣袖,語氣平淡,似殺十大天君,五大魔帥,如殺豬狗般。

    “哼。”

    “小子狂妄。”

    “不知死活。”

    那一刻。

    不知道有多少天君動怒。

    元嬰為什麼號稱天君?他們領悟法則,能夠操控一絲法則之力。一念為天地法。發怒時,更山河崩塌,風雲失色。而十數位天君動怒,那是何等可怕的景象?

    “轟隆隆!”

    方圓百里內,不知道有多少山峰炸裂,大地崩塌開來,無數魔氣靈氣被憑空撕裂。

    許多離得近的修士,更是連哼都沒哼一聲,直接爆成血舞。長老天驕們,更是一退再退,已到數十里開外,便是神曦,都不得不向後退去。

    只有陳凡長身而立,依舊不為所動。

    可是他身上依舊沒有絲毫氣勢,在諸多天君的恐怖威勢面前,微弱如蟻般。仿佛一艘小船,隨時會毀滅在驚濤海瀾里。所有支持陳凡的人,見到這一幕,都心中一緊。

    “陳北玄,我等與你仇怨不深。不過是我門下弟子被你所殺罷了。你若束手就擒,交出你金丹斬元嬰的奧秘,以及在仙土中所得。我等可饒過你一命。否則,天君一怒之下,不但是你,連你全族,都無法保全!”

    神焰天君開口。

    這位赤發大漢,渾身籠罩火焰,看起來粗狂,實際心思細膩歹毒,眼中閃耀著貪婪。

    “原來如此。”

    神曦恍然。

    這些天君,根本不是為了什麼仇怨而來。而是沖著陳凡金丹斬元嬰的恐怖秘法,以及他身上種種神秘所至,現在還包括仙土內的仙法。如此神秘奧妙的仙土,陳凡進入四月,必有所得。

    ‘天君們,竟然如此卑劣?’

    一時,神曦都驚了,尤其看到自家虛皇天君眼中,無法掩飾的貪婪之色後,心中更是悲涼到極點。

    “不錯,不錯。陳北玄,你若交出仙土中所得神藥,我等自可放過你。甚至老朽能夠說動帝神山,放過你全族。當然,在此前,你須去我藥神宗神子墓前,叩首九下,為其守墓百年。以向天荒,彰顯我不朽道統的威嚴。”

    眾天君盡皆點頭,連伏都老祖,都張開沒幾顆牙齒的老嘴,咧嘴一笑道。

    陳凡剛要踏出腳步,忽听此句,抬頭問道︰

    “帝神山之事,你藥神宗也有涉及?”

    “不錯,不朽道統同氣連枝。你既然敢殺我藥神宗神子,帝神山怎能坐視不管?我家宗主,可是親上帝神山,為此事向帝神山掌教問說。”老不死,頭發稀疏都沒幾根的伏都老祖,正點頭說著︰

    “怎麼樣,你是否答....”

    他話還未說完。

    陳凡已經憑空越過千丈虛空,猛地一拳打出,轟擊在伏都老祖的老臉上,把他半張臉都打爆,無數金色神血噴射而出,鮮血染滿天空,三四顆僅剩的牙齒都飛了出來。整個人,更是被陳凡一拳,打的橫飛出去,瞬間飛出數十里,轟隆隆,撞碎了不知多少座山峰。

    “就憑你,也陪讓我求饒?”

    陳凡收回拳頭,晶瑩的拳頭上,還留著血跡。

    他依舊青衣如雪,渾身沒有一絲一毫的氣勢,但站在虛空,放眼周圍,掃視十數位天君,卻宛如太古神靈面對凡塵般,沒有絲毫畏懼,反而氣壓全場,君臨九天。

    那一刻。

    整個古魔淵都為之死寂,眾人瞪大眼楮,不敢相信。

    PS︰第一更奉上,作者君繼續去寫第二更^_^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