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仙土內,陰風哭嚎,鬼神咆哮。

    圓千里之地,盡化作混沌世界般,無數能量在其中肆虐。更有諸多金色神血、神骨灑滿天空,隱隱似有神靈在哭嚎。那是元嬰隕落,讓天地都感到悲傷。天荒元嬰,雖非正統,道法有殘缺,但終究是元嬰,感悟一絲大道。

    “噠噠。”

    有修士,望著那傲立虛空,渾身如同黃金澆築的陳凡,牙齒都在打顫。

    五位天君啊!

    當年雷霄宗最極盛時,號稱帝神山之下第一,也僅僅只有五位天君罷了。他們哪一個,不是威震天荒的存在?

    縹緲天女、公孫老祖、天璇劍主...他們一人,就是一宗一派的底蘊,失去了他們,整個宗門都要崩塌,天宗都要除名。

    “老祖,您怎能隕落!”

    “我的天,那可是我宗劍主,成道九千載,竟然隕落于此,讓我如何去面對我天璇院列祖列宗?”

    “天女,天女大人,您一定有復生秘法對不對。我宗上代天女,堂堂元嬰,怎會死在陳北玄一拳之下,我不信...”

    縹緲天宗、天璇院、離陽公孫家的長老們,更是普通跪倒,捶地哭嚎。他們宗中,只有這一位天君支撐著。

    天璇劍主等逝去,簡直如大廈傾倒,天柱折斷。

    對天璇院、縹緲天宗等,是根本無法接受的巨大打擊。

    而其他修士,更如同一盆冰水,潑到頭頂,寒徹到底。陳凡太強,太恐怖了。連五位元嬰,都擋不住他一擊。

    只有一位古魔族赤嵐魔帥,神機敏圓、肉身堅固,遠比天荒這些偽元嬰強大,在最後一刻,讓了十丈。但這樣,半邊魔軀依舊被打炸掉,差點隕落。

    “嘶嘶。”

    無數人倒吸一口涼氣。

    連剩余的幾位元嬰老祖,和五大魔帥,都臉色難看到極點。

    所有人,包括諸位天君,都沒想到,陳凡的力量恐怖如斯。如果說,伏都老祖隕落,讓他們還心存僥幸,以為陳凡動用什麼秘寶神術爆發。

    但這一拳五殺後。

    哪怕是古魔淵的五大魔帥,也都清醒過來。

    陳凡絕非他們所能力敵。無論是天荒偽元嬰,還是它們這些古魔族真元嬰,在陳凡手下,其實差距不大。沒有元嬰中期,乃至元嬰巔峰的修為,根本無法擋得住陳凡。

    而且,這僅僅是肉身之力!

    若陳凡動用神通法寶,乃至自身法力呢?誰人能當一擊?

    想到這。

    許多元嬰修士動搖了,尤其鬼冥老祖、虛皇天君等,目光游疑,四處打量,隨時準備逃跑。盡管他們內心憋屈,但誰叫陳凡如此凶殘。

    “呼,哥哥好厲害。”

    小蠻終于松了口氣。

    青蘿天女、徐家姐妹等,更是眼中爆出神采,為陳凡的撼世修為而震驚。王玄龍、君傲城、顧笑衣等,已經嚇的說不出話來。

    一拳滅殺五大元嬰。

    如此撼世修為?他們不要說超越,恐怕連追趕背影,都望塵莫及。

    “打不過,打不過啊。”

    君傲城搖頭。

    他徹底熄滅了和陳凡爭雄之心。盡管兩人在長生榜的位置,只相隔一人,但實際距離,卻如天塹般,他哪怕再奮斗一百年,一千年乃至一萬年,恐怕都不是陳凡對手。

    鬼冥宗、輪回宗、鎮魔宗等剩下的長老、弟子們,更是面如土色,無比驚惶。

    “唰。”

    陳凡身形一閃,攔在了一道火光面前。

    火光消散,赫然現出神焰天君的身影。只不過,此時這位神焰天君,再無半分傲氣,臉上勉強擠出三分笑容︰

    “陳天君,你這是何意?”

    “剛向我出手,這就準備跑了?”陳凡面色淡然,平靜說著。

    神焰天君臉皮抽了抽,聲音壓抑著怒火,勉強笑道︰“剛才僅僅是誤會,天君若讓路,本座與天君的仇怨,一筆勾銷,再不計較弟子之事。未來天君登我赤炎山,本座一定擺酒與天君大喝三天如何?”

    “遲了。”

    陳凡身形絲毫未動,口中吐出二字。

    “陳天君,您真要和赤炎天域,不死不休嗎?要知道,你可是已殺了五位天君,再殺下去,整個天荒都無法容你。況且本座也非束手就擒之輩!非你能欺凌!”

    神焰天君見狀,知道事情無法善了,神形爆變,臉上驚怒交加。一股絢爛無邊的赤色神光,從其身上爆射而出,神焰天君整個化作一輪大日般,橫絕天地,無窮光熱從他身上放出。諸多火系法則,圍繞其上,那一縷縷赤霞般的法則神鏈,可以輕易斬殺元嬰。

    這一刻。

    神焰天君拼命,真正展現出一位天君之威,煮山焚海,融金煉日,無所不能!

    “呵呵。”

    見到這一幕,陳凡只是輕蔑一笑,宛如黃金汁液澆築的雙手,只是往虛空一插,猛的一裂。

    “啊。”

    一聲震天動地的慘叫,轟傳天域,震動整個古魔淵。

    眾人只見到。

    神焰天君的肉身,竟然憑空被陳凡撕裂成兩半。兩個殘肢斷臂,被陳凡拎在手中,鮮血灑落。無數閃耀赤色霞光的血液,漫天揮灑,每一滴,都似熔岩般,砸在地上,燒出一個又一個大洞,最後把方圓百里,都化作火焰海洋。

    “嗖。”

    一道赤光,從兩半殘軀中射出,當空一繞,就要玩命逃跑。有半步天君的大修士,隱約可看到,那赤光中,赫然是一個不足寸許高的小人,眉目清晰,與神焰天君別無二樣,赫然是神焰天君的元嬰,無比驚惶逃竄。

    “逃得掉嗎?”

    陳凡只是淡淡一笑。

    他背後,六個混洞憑空浮現,從中深處六只滿是黑鱗、白骨的手臂,一把將元嬰抓在手中,在神焰天君驚恐無比的慘嚎中,直接拖入混洞內,再無身影。

    第七位元嬰隕落!

    眾人見到。

    無不驚惶失措到極點,連諸位元嬰,都勃然變色。

    這一次,眾人仔細看清陳凡動作。盡管神焰天君強絕,一身法力,融山沸海,連天君都能燒死。但根本無法奈何陳凡的不朽金身,被他硬生生以一雙手,直接撕裂。

    如此可怕的對手,誰敢面對?

    連魔帥們,都心中後悔,直打退堂鼓。

    咕嚕。

    陳凡就覺得,一股熾熱的能量,從造化仙輪涌出,充塞他四肢百骸。《六聖祖魔功》就是如此霸道,不要說區區元嬰,就算一個星辰,它都能煉化。可惜,他的修為已經極其恐怖,這尊元嬰,也就讓陳凡的法力,漲了半成罷了,離金丹中期,還有一段距離。

    “下面的元嬰,不能浪費了,應該直接吞掉。”

    陳凡思慮。

    他目光掃過。其他元嬰天君,無法瑟瑟發抖,如見魔鬼般。便是五位魔帥,以及鎮魔老祖,都兩股顫顫。

    當陳凡目光落在虛皇天君身上時。

    虛皇天君臉色狂變,猛地化作一道遁光,如風雷電叱般,向極遠處遁去,一邊拼命狂喊︰

    “天君饒命,我宗神女,與您可是好友...”

    “吃了,我與你輪回宗的恩怨,早已結清,你敢再出手,死路一條!”陳凡只是一腳踏在虛空。他整個人,宛如瞬移了一般。

    直接橫越上百里,憑空浮現在虛皇天君背後,一腳塔下。

    “ 嚓。”

    把虛皇天居的肉身,當場踩得四分五裂,無數神血和骸骨漫天飛散,宏大的力量,甚至透過肉身,擊打在地面,把大地都踩出一個巨大的腳印。

    “唰。”

    陳凡直接吞噬掉虛皇天君的元嬰,法力再漲半成。

    第八位天君隕落。

    神曦見到這一幕,欲言又止,最終幽幽一嘆。她雖和陳凡有交情,但誰叫虛皇天君如此貪婪,貪圖陳凡的秘法和仙土所得,如此恩怨,便是她也無法開口求情。

    “陳天君贖罪,我再也不敢了。”

    “陳天君,我古魔族與你無冤無仇,就此罷休如何?”

    “陳北玄,你難道不怕我王震怒?我古魔族,可非天荒這些小宗。乃是有化神大能坐鎮。你敢殺我們,我王必要再降天荒,將你鎮殺...”

    接下來。

    鎮魔老祖、鬼冥天君,和五位魔帥,都紛紛開口求饒。尤其一兩位魔帥,更怒喝威脅。警告陳凡,他若敢對魔帥們下手,古魔王絕對不會罷休。

    但陳凡面色如冰,絲毫不理。

    帝神山所為,讓他一身殺氣覬覦心中。這些天君魔帥們敢阻路,陳凡必殺無赦!

    “ 。”

    陳凡一記鞭腿如天刀,直接把鎮魔老祖,攔腰斬成兩截。鎮魔老祖的元嬰,驚惶著從老朽的肉身中飛出,也被陳凡身後魔神,一口吞掉。

    “咚咚咚。”

    五位魔帥雖然肉身堅固,法力強大,遠非天荒這種殘缺的偽元嬰可比。但陳凡的肉體,更是恐怖到極點。九重神力加身,幾如不朽金身。

    “ 嚓! 嚓! 嚓!”

    陳凡以拳對拳,以腳對腳,以手對手,和五位魔帥近身搏殺。

    他的肉體,何等恐怖?生生拳頭,將五位魔帥打裂,無數根骨頭、手臂、大腿,被陳凡憑空打碎。最後,五位魔帥,直接被陳凡憑空打爆。連肉身帶元嬰,以及一身法力,都被六尊魔神吞噬掉。它們身上的浩蕩魔氣,讓陳凡修為,暴增近一倍,直沖金丹中期。

    到最後。

    只剩鬼冥宗宗主一人,口稱有帝神山和華族的消息,才被陳凡留下一命,但哪怕這樣,肉身也被一拳打裂,元嬰被陳凡捉在手中,如同一個小娃娃般,隨時被捏爆。

    “噠噠。”

    一宗天君,生死操之于人手,宛如螻蟻。

    那一刻,所有人都為之震怖。

    PS︰第一更奉上,作者君繼續去寫第二更^_^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