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天荒星。

    從宇宙中看,這是一顆比地球面積大千倍乃至萬倍,籠罩在無數法則道韻的修仙大星。它緩緩運轉,每一次轉動,都帶來巨量的靈氣潮汐,化作一道道千萬里長的浩蕩長風。

    而此刻。

    在十大天域、諸多荒域,乃至域外魔宗。所有人都停下手中事情,支起耳朵,靜靜等待著仙土中的消息傳來。

    僅清河樓。

    梵樓、聖火天城、忘情天宗等消息靈通者,也乘機,在各大天域荒域,開闢自己的分支,設立獨立站點,建立傳音法陣,把消息渠道,衍生過去。

    天荒自古以來,從來沒有像這幾年般,如此風起雲涌,波瀾壯闊,引得天荒所有修士,都被牽動心神。而這原因,僅僅是因一人——陳北玄!

    陳凡太能折騰了。

    他自出道以來,連敗天驕,踏天宗,斬元嬰。如今,還驚動帝神山,下達天荒神律。更引得十大天君堵門,五大魔帥齊出。

    如此妖孽,當年的踏天神君也不過如此。

    “你們說,陳北玄到底敢不敢出來?”

    “不好說,帝神山的禁令,只剩最後一天。他如果還不現身,恐怕整個華族,都要被滅族。”

    “我看陳北玄必定退縮。哪怕沒有帝神山,十大天君堵門。就算當年踏天宗的霸天君再世,恐怕也沒法以一敵十,更還有五位魔帥在仙土邊呢。”

    眾修士議論紛紛。

    從輪回天域,到最南端的聖火天城。

    從遙遠的北寒域,到浩瀚雄偉的不朽神域。

    所有修士都在關注著。眾人屏息,知道最終結果即將傳來。陳凡一旦出關,那必將是千古以來,最璀璨最慘烈最耀眼的一戰。

    陳凡能以一敵十,闖出十大天君的包圍圈嗎?

    又或者天君魔帥們聯手,把這個妖孽圍殺在古魔淵中。

    鬼冥宗、公孫家、天璇院等與陳凡有仇的宗派,恨陳凡入骨,都迫切希望自家老祖,能夠把這個狂妄凶徒,踐踏天宗威嚴,虐殺自家宗門弟子的家伙,狠狠碾碎掉。

    輪回宗、北荒王家、鎮海吳家等,宗中人對陳凡態度不同,分成兩部分。

    一部分人,對陳凡咬亞切齒,痛恨陳凡殺洪陽之舉,如絕焰長老等。但另一部分,像花弄影、朱凝墨姐妹、思思,以及月瓏長老,則心態糾結。

    思思和朱凝墨姐妹,一邊怪陳凡傲慢,不把自己放在眼中,但一邊,卻也為陳凡的處境擔憂。

    “師父,陳天君真能逃過此劫?”

    紫月峰頂。

    花弄影站在那,擔憂的問道。

    一襲白發,青絲如瀑的月瓏長老盤腿而坐,她身上氣息,越發縹緲。比起之前,竟然不退反進,顯然受到陳凡的刺激,在道行上大有進展。月瓏長老聞言,長久不做聲,最終幽幽一嘆︰

    “難說,十大天君聯手,陳北玄此劫恐怕難逃。”

    不僅在輪回宗。

    北荒王家、鎮海吳家、藥城丹盟,以及北寒域各大洞天中。大家都在擔心討論,十大天君聯手,實在太恐怖了。

    天荒自古以來,恐怕都未出過這等壯烈的事情。

    拜在陳凡面前的,只剩下兩條路。

    生或死!

    “到底結果是什麼?”

    無數人的目光,投向古魔淵,投向第五十三層,投向那仙土前。

    ...

    鎮海吳家。

    吳家老祖吳問鼎安然坐在鎮海樓最高層,諸多長老們,同樣盤腿坐在兩側,眾多小輩只能站在堂下。這一天,諸多平時淡定從容的長老,第一次失去了鎮定,都無比焦急望著門外。

    “清河樓消息傳來了嗎?”

    “沒有,還是上一份,陳北玄沒有出關。”

    “梵樓消息呢?”

    “梵樓也一樣。”

    “聖火天城、忘情天宗如何?”

    “都說沒出關,一切照舊...”

    不時,就有一位長老開口詢問。吳家小輩們,站在一旁,容貌艷麗,修為達到金丹期,身形修長高挑的吳曉,最為出眾。

    她雖不如吳家大小姐吳白素,能與長老們同座,單也列在吳家子弟們最上首。

    “諸位長老,我看陳北玄不會出關。這一次,他出來是死,不出則族滅,無論如何,都進退兩難,名聲聚毀,我吳家,不可再和他捆綁在一起,必須切割。”

    等了許久。

    見諸位長老們臉上越發焦急,吳曉忽然踏前一步,大聲叫道。

    “哦?你什麼意見?”

    眾人目光,瞬間匯聚在吳曉身上,老祖吳問鼎抬了抬眼皮,問道。

    吳白素美眸一凝。

    她知道,吳曉一直和陳凡不對付。當年在古仙台上,吳曉就曾出賣過陳凡,與北荒諸多天君世家聯手,想圍殺陳凡。可惜最終,被陳凡絕地翻盤。從那以後,陳凡雖未追究她的罪過,但吳曉一直但顫心驚。直到陳凡落入困境,她才逐漸抬起走,顯露出怨恨。

    “很簡單,殺掉吳青顏,向帝神山,和諸多天宗請罪。”

    吳曉開口。

    此言一出,全場嘩然。

    “什麼,殺掉青顏?不可能,青顏可是我吳家最頂尖的煉丹苗子,她的煉丹術,甚至達到煉丹大師境界,未來一窺煉丹宗師,都非難事。”

    “不錯,吳青顏可是我吳家子弟,怎能輕易殺掉?”

    “但,我等若不殺吳青顏,帝神山怪罪下來,我吳家豈能擔待的起?要知道,北荒許多世家,可是知道青顏和陳北玄的關系。”

    眾人議論紛紛。

    許多小輩弟子堅決反對,但長老們客觀冷靜,並不被血脈所拘束,以家族利益為上。

    隨著討論,殺吳青顏向帝神山請罪的意見,逐漸佔據上風,到最後,連吳家老祖都顯得有些動搖。吳白素在一旁看著,越發心冷。

    ‘這就是青顏誓死,想要守衛的家族嗎?’

    就在越來越多長老支持吳曉,吳曉臉上的笑容越發燦爛。吳白素忍無可忍,想要站出來斥責的時候。

    突然,門外射進一道飛劍。那飛劍上,一條清河環繞,顯然是從清河樓的飛劍傳書。眾人見狀,同時閉上嘴巴,緊張望來。

    大家都清楚。

    清河樓必然有驚天動地的大事,才會動用飛劍傳書,否則一般消息,完全可等人通報。

    清瑩瑩的飛劍,乖巧的落在吳家老祖吳問鼎手中。

    吳問鼎將神念探入其中,僅僅一剎那,就臉色大變,如見鬼魅般?

    “怎麼樣,老祖,是不是陳北玄出關,被十大天君圍殺了?”

    身材高挑艷麗的吳曉,在下面一臉雀躍問道。

    眾長老也點頭。

    只有這個可能性,清河樓才會發出飛劍傳書。要知道,這樣一柄承載神念,無比急速的飛劍,至少是靈寶級別,非常珍貴。

    吳白素此時,一顆心也提到嗓門眼。

    眾人目光,都匯聚在吳問鼎身上。

    “混賬東西!”

    吳問鼎聞言,不笑反怒。他猛地一拍桌子,轟然而起,怒發沖冠,恐怖的威勢加持在吳曉身上,猛地把吳曉壓趴在地上。

    “老祖,我做錯了什麼?”

    吳曉驚惶叫道,眼中無比不解。

    “你身為吳家子弟,膽敢誹謗同族,悍然要誅殺我吳家血脈,罪不可恕。拖下去,關入天牢中,永世囚禁。同時,立刻把青顏小姐請出來,不,等馬上,我親自去。”

    吳問鼎叫著。

    “怎麼了?”

    眾人驚詫,無不疑惑望向吳問鼎。

    只有吳白素心中隱然升起一個念頭,恐怕仙土出變故,形式向陳凡一方變化。

    有長老直接開問︰“老祖,您此舉為何?莫非陳北玄出關了?但他殺出重圍又怎樣,十大天君和五大魔帥絕不會放過他,必然緊緊追殺。哪怕逃脫,後面還有帝神山呢。”

    許多長老盡皆點頭,表示不解。

    “十大天君?五大魔帥?”

    吳問鼎咧嘴一笑,眼中無比嘲諷,帶著三分崇敬,三分驚駭,三分震撼的語氣,緩緩說道︰“今日之後,天荒已經沒有十大天君,五大魔帥了。”

    “因為他們...全被陳北玄殺了!”

    “什麼?”

    此言一出,整個吳家上下,所有人同時為之震撼。吳曉更是化作石雕般,整個人都呆住,不敢相信這個消息。只有吳白素心中幽幽一嘆︰青顏,這次又是你看準了。

    此刻,不僅僅吳家。

    在輪回宗、北荒王家、長生天域、忘情天域...乃至諸多天宗荒域。所有接到消息修士,全部愣在當場。

    大家猜測,陳凡可能會出關,也可能會奮力反擊,仙土前可能爆發絕世大戰。

    但所有人都沒想到,大戰的結果,是如此驚人。十大天君、五大魔帥,盡然被陳凡一人斬殺。許多人都不信。

    但等著詳細消息傳來時。

    整個天荒都沉默了。

    陳凡不是用什麼秘術神通,也非動用絕世天寶。而純粹以肉身,如同推土機般,碾壓諸多元嬰。一拳一腳,生生打爆諸多天君。

    此時。

    就算是與陳凡再有仇怨,再看不起陳凡,如思思、絕焰長老等,也不得不承認︰

    這等絕世人物,放眼天荒,十萬年以來,恐怕也出不了兩個。

    紫月峰,山頂平台。

    接到消息後,月瓏長老輕輕放下手中飛劍,抬眼望著遠處呼嘯的山頂罡風,眼前仿佛浮現當年陳凡與她對話的身影,心中不由幽幽一嘆︰

    ‘原來...你當年說的都是真的。’

    ‘不懂的,該悔恨的,目光短淺的,是我啊。’

    月瓏長老自嘲一笑。

    而花弄影站在她身後,一雙美瞳中,爆射出璀璨光彩,宛如見到流星般。

    那一日,陳北玄之名,轟傳整個天荒。放眼天下,再無一人,不識陳北玄!

    而此刻的陳凡,已經帶著小蠻等人,化作浩瀚金光,風馳電掣般,向著北荒,向著鬼冥老祖指引的天牢方向,拼命的飛奔而去。

    他心中,殺意沸騰,此時,只想殺人!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