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浩蕩長風呼嘯,靈氣潮汐如雨,整個天地,無限廣闊,飛在高空中,俯瞰下去,只見到田地阡陌,城池如山,修士如蟻。

    天荒星有多大?

    陳凡當年初次降臨,曾從天外眺望,此星面積是地球千倍、萬倍以上。雖被真武截天陣,截取一段天道,致使道統殘缺、法則不存。但依舊無比浩瀚,天空充塞各種各樣的元氣能量,大地上,一條條靈脈如地龍千里。

    整個天荒的東西距離,恐怕足有上億里。

    北荒,位于天荒星最北段,僅次于諸多荒域,距離鎮魔天域,至少也有上千萬里。陳凡駕馭金光,把體內法力催動到最巔峰,肉身噴薄一股股神能,化作璀璨金芒,劈開虛空,撞破雲氣,幾乎每一個閃動,都在數百里之外。

    “轟!”

    金虹貫天。

    陳凡不僅自身,還攜帶者小蠻、趙絕仙、蛟尊者和林舞華三女。他為了保持最快速度,肉身上面,幾乎氣血蒸騰,化作一片片雲霞,濃郁的能量,從體內蓬勃放出,融入到遁法內,在虛空中,拉出一條長長的尾光。

    那金虹的光芒,足足延續七八里,把天地都似劈開。

    任何修士見到,無不驚訝駭然,是哪位天君趕路?有如此威勢?

    但陳凡已不管這些,他為了盡早趕往北荒天牢,幾乎把力量催動到最巔峰。帝神山的天牢,乃是關押金丹元嬰級,那些凶殘嗜血的魔修大修的。華族數億族人,大部分只是普通平民。如今入了天牢,豈能長久待下去。恐怕每時每刻,都有無數華族子民犧牲。

    “再快。”

    陳凡爆喝。

    他背後,九重神相浮現。

    玄武、青帝、雷澤、聖魔...最終變換,化作一只巨大的金色鯤鵬。成年鯤鵬,號稱遨游星海,一口吞日,論速度,在諸天萬界,都排進前三。

    到最後,陳凡每一次閃動,都在千里之外。幾乎看不清他的身影。

    在這樣恐怖的速度下。

    一刻鐘左右。

    陳凡就橫穿七八個天域,隱約看到了北荒的疆域輪廓。

    如果有其他修士知道,必駭然失色。哪怕一位元嬰天君,想要橫越上千萬里,恐怕也得一兩個時辰。到了北荒後,陳凡身影微微一頓,用神念和鬼冥老祖溝通,在他指引下,金虹一轉,向西北方位飛去。

    ...

    北荒,帝神山天牢。

    此處,外面看起來,僅僅是一個不起眼的監牢。

    但內里,卻是帝神山修士,尋覓到一個荒蕪的小世界,方圓千里,作為關押許多魔修,乃至觸犯帝神山神律的修士、種族的牢籠。

    帝神山統御天荒十數萬年,到底有多少對手,毀滅掉多少宗門,連他們自己也不清楚。每次毀宗滅族之後,宗門首腦會被捉進帝神山,但一個宗門,還有大量的凡俗子弟和低階修士,這些就沒必要帶去中央神域,往往擇地尋找地方關押。

    所以。

    在整個天荒,如北荒天牢,帝神山還有七八處。每一處,都關押了數千萬乃至上億的犯人。這些監牢,無比艱苦。只是方圓數千里大小的小世界罷了,還不適合人居住。許多修為低的修士,在其中,根本撐不過七八年,就算先天金丹,也未必能熬過兩三百年。至于普通凡人,更是幾個月就累死。

    “咚。”

    寒風呼嘯,冰晶刺骨。

    一個個華族人,衣衫襤褸,瘦骨如柴,身上鎖著寒晶鐵鏈,無論男女老少,都扛著數百上千斤的巨石,步履蹣跚的在監管催促下,向著城堡中心而去。在整個小世界中,有十處堡壘,每一處,都有重兵把手,甚至有統領之上的天將乃至神將坐鎮。

    那些存在,是整個天牢中的犯人,始終無法反抗成功的最終原因!

    “ 啪。”

    有人動作慢了。

    站在旁邊,身穿青色甲冑,滿臉凶狠的牢頭,就揮舞手中的雷電長鞭,一鞭抽在她身上,把那女子,抽的半身血肉模糊,直接撲倒在地,半天掙扎不起來。那牢頭舉鞭,還要再抽。

    “孩他娘。”

    七八丈外,一個皮膚粗糙黝黑,骨架高大,但瘦骨如柴的男子,眼楮瞬間血紅,猛地扔下手中巨石,就撲過來,想要阻攔牢頭。

    “找死。”

    牢頭冷笑,拔出腰間長刀,他乃是先天修士,修為遠在男子之上,一刀就將男子劈成兩半,當場斬殺。

    牢頭殺完人後,舉著長鞭,呵斥周圍人︰

    “看到了嗎?這就是反抗我帝神山的下場。你們族內那個陳北玄,膽敢違抗我帝神山禁令。他現在縮在仙土內,我帝神山不好抓他。但你們這些華族,就必須承受他帶來的後果。掌教老爺已發下神律,命你華族永世為奴族。所以給我乖乖干,誰敢速度慢一點,別怪大爺我手中的刀!”

    說完。

    他還揮舞雷鞭, 里啪啦抽著,把周圍山石都抽的崩塌。

    無數華族子弟,在旁邊默默看著,眼楮都化作血紅,拳頭緊緊攥住,死死盯著這個凶神惡煞般的牢頭。或者說,是盯著牢頭背後,那高高在上的帝神山。

    為什麼,我族出了個天君,就被你帝神山如此折辱?

    為什麼,我們明明沒有反抗,卻有如此下場?

    為什麼,你帝神山要一欺再欺?

    無數憤怒,積蓄在每一個華族子弟心中。被關入天牢的這三個月,幾乎每天,都有華族暴動。可是,帝神山派往這個天牢的,每一個牢頭都是先天修士,那些高高在上的監牢統領,更是金丹真君。至于坐鎮此牢的神將,據傳是元嬰!

    而華族。

    幾乎所有的先天修士,都戰死在了古華城。僅剩的大長老等人,也被帝神山神將捉走,送往中央神域去。

    這種反抗,幾乎是徒勞,赤手空拳的煉氣修士,面對那些全副武裝的先天金丹,只能被屠殺。短短三個月,華族就戰死上千萬人。至于被牢頭虐待死,被殘酷環境逼死餓死的,更是不計其數。

    但沒有一個人,願意這樣卑躬屈膝的活下去。

    寧可戰死,也不屈服!

    “哼,看你們眼神,似乎很不服啊?”那青甲牢頭,獰笑一聲,猛地一腳踩過去,竟然把那女子連他丈夫的尸體,當場踩踏成數截。

    “混賬!”

    這一刻,許多人都忍受不住,一個個成年男子拋下手中石頭,提據體內僅有的真氣,猛地撲向牢頭,不惜血拼一戰。

    “對,就是這樣。本大爺最想看你們反抗,你們不反抗,我怎好殺人,這監牢日子太無聊了,要待一百年,沒點樂趣,怎麼過下去?”

    青甲牢頭大笑,一鞭抽出,就將七八個華族男子,抽成碎末。

    “孽障,總有一日,我族天君會歸來,把你以及你背後的帝神山,統統踏平,為我們報仇!”一個骨瘦如柴的華族老者,兩眼濁淚,沙啞嘶吼著。

    “哈哈,就那陳北玄?他早就如縮頭烏龜縮在仙土內。他若敢出來,本大爺一刀就能斬了...”牢頭正狂笑著。

    忽然。

    轟!

    天地間,猛地一顫。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