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“怎麼回事?”

    所有人都被震得,七道八歪,仿佛地震了般。

    眾牢頭詫異,這可是一處隱蔽的小世界,自古以來就不會有地震的說法,怎麼會出現這種情況?難道這小世界壽命到了,要崩塌了?

    “有人,在外面,攻打這個世界。”一位金丹統領,面色凝重說著。

    “不可能吧,此處乃是帝神山天牢,誰敢前來攻打?不怕我帝神山滅他九族嗎?”眾統領驚疑,紛紛從一座座城堡中飛出。

    但已經來不及了。

    轟!轟!轟!

    整個小世界,都猛地顫抖了三下。一次比一次劇烈,到最後,天地都被破開。一道貫穿日月的金虹,猛地劈開虛空,沖入此界。

    眾人抬頭望去。

    就見金虹中,站著一個青衣男子的身影,他黑發黑瞳,肌膚晶瑩璀璨如玉,根根發絲都似黃金鑄造而成,奪目絢爛,宛如天神一般。在男子身邊,還跟著一長發及腰,身形修長的紫衣少女,少女周身真龍盤旋,正在憤怒嘶吼。

    有見過陳凡和小蠻的華族人,身形一震,噗通跪地︰

    “是我族天君和聖女啊!”

    “天君沒有放棄我們,來救我們了。”

    “陳天君,您得為我華族報仇,為我族諸多長老報仇啊!”

    無數華族人具都淚流滿面,齊刷刷的跪下,向陳凡和小蠻拼命叩首。更多人,則發聲大叫。他們忍了太久,受欺凌太久,終于等到陳凡的到來。

    “真的是陳北玄?他怎麼出來了?”

    諸多帝神山統領,具都莫名其妙,完全沒接到消息啊。十大天君難道都是擺設,任憑陳凡沖出仙土?但許多人,心中已經升起一絲不妙。

    “你們,都該死!”

    陳凡渾身籠罩金光,腳踏天地,眼中的殺氣,幾乎如實質般噴薄而出,震撼整個虛空。他神識何等強大,幾乎一剎那,就掃過了整個小世界,親眼看到,華族子民是如何受到欺凌。當年他離開前,足有三四億的華族人,如今竟然只有兩億多。

    短短幾個月內,死去近億人。

    這筆血仇血債,傾盡帝神山整個宗門,都無法洗刷。

    “轟!”

    陳凡直接出手了。

    他含怒出手,得有多恐怖?

    虛空中,只見一道金色光芒,如同璀璨的天刀, 嚓一聲,橫過虛空,把方圓數千丈的天空,都橫掃了一遍。

    此刻。

    陳凡赫然是以無上法力,催動青木氣兵。但這時的青木氣兵,比起地球上,有強了不知道多少倍。幾乎刷的一聲。方圓數十里內的所有金丹修士,全部被陳凡攔腰斬成兩截。

    “啊。”

    那一刻。

    天空中修士,幾如雨落。

    無數殘肢斷臂,骨骼半身,淡金色神血,漫天灑落而下。僅僅這一刀,就足有數百個帝神山統領隕落。陳凡接下來的一刀,更是狠狠劈在一個城堡上,把那個佔地十里的堡壘,都凌空劈成兩半,坐鎮其中的上百個金丹修士,和數千先天牢頭,同時被鎮殺。

    “陳北玄,你敢!”

    從小世界各處,沖起九道華光。

    那九道華光,每一道氣息都達到半步天君巔峰,不比天宗長老級弱多少。每一個,都身穿銀甲,修為恐怖,乃是坐鎮這處監牢的帝神山天將!

    他們每一個,放到天荒去,都可以作為一個宗門前五的長老。更是某些天君世家的鎮宗老祖級別,金丹都在七品以上,身上更攜帶者制式準天寶。

    這樣九人聯手,就算面對元嬰天君,也能勉強抵擋片刻。

    但陳凡只是手腕一轉,刀芒橫裂虛空,如同抽刀斷水般,在天地間,輕飄飄的一劃。

    “刺啦。”

    虛空被陳凡綻裂。

    一條足有七八百丈的巨大裂縫,憑空浮現。

    而那九位天將,其中有七八位,當場被陳凡斬成兩截,連同神魂帶金丹,盡數破滅。只有一人,離得最遠,只是被刀芒擦到,但也肉身被劈開,僅有神魂逃離,嚇得肝膽俱滅。

    “嘶。”

    那一刻。

    所有帝神山士兵和統領們,都倒吸一口涼氣。

    九大天將可是此處除神將外,最強力量,面對天君都未必後退,竟然連陳凡一刀都擋不住?這陳北玄得有多恐怖?那些原本擔憂陳凡的華族子民,更是放聲高呼,發出驚天狂吼。

    “陳北玄,你真觸犯我帝神山威嚴?與我宗死敵?我帝神山絕對不會放過你的!”

    最後一位天將,一邊逃竄,一邊高聲利喝。

    “死。”

    陳凡根本未理會,目光冰冷如劍,一腳踏出,直接把那天將的神魂帶金丹,凌空踩成粉碎。號稱不朽的金丹,也憑空被踩炸,化作無數光芒爆射開來。

    “殺。”

    小蠻、林舞華等人,從陳凡背後飛出,各個俏臉滿是寒霜,仗劍向那些統領牢頭殺去。尤其小蠻,渾身真龍瘋狂咆哮,一張俏臉,早就滿是淚水和哀傷。

    這可是她從小長到大的宗族啊。

    許多人,還曾給過她零食、水果,拍著她小腦袋,看著她長大。如今,親朋不在,家國滅亡,小蠻怎能不悲痛。

    “主人慢行,等等老奴。”

    趙絕仙和蛟尊者跟在身後。

    遇見小蠻不能對付的金丹修士,往往一袖揮出,就將他們凌空抽炸。蛟尊者本身就是星海大妖,趙絕仙這些天在仙土內修煉,吞飲大量的天地萬靈水。一身修為,早就進入深不可測的盡皆,如今比起元嬰,只差法則入體渡劫罷了。

    “殺殺殺。”

    眾多華族人,也爆身而起,拿起石頭、鐵索、鐵鍬,向著那些凶殘的牢頭和帝神山統領們撲去。他們修為雖不如,但人多,又有小蠻、蛟尊者等支援,形式瞬間一面倒。

    “陳天君小心,那個殺死諸位長老的神將,沒有離開。”

    有華族老者,高聲叫道。

    “放心,我不會放跑他的。”

    陳凡背負雙手,目光如劍,死死盯著天牢中新,最雄偉高大的一處石堡。那處石堡牆外,刻畫著一重又一重法陣,是整個小世界的核心處,在其中,有一股強大的力量蟄伏,赫然是元嬰修為,顯然就是那個帝神山神將。

    “轟!”

    神將見無法隱瞞,化作一道金光,沖天而起。

    他一現出,浩浩蕩蕩的天君之威,就向四面八方擴散開去,壓的方圓數百里的人,都胸口沉悶,無數修為低的華族人,更是噗通一聲,被壓的跪倒在地。

    “這就是天君?”

    無數人心中駭然。

    他們沒有正面接觸過帝神山神將,絕沒想到,他如此恐怖?許多原先對陳凡充滿信心的華族修士,此刻頓時心中一沉。

    “陳天君,能是他對手嗎?”

    那一刻。

    所有人都停下手,包括眾多帝神山統領們,也一齊看向天空中二人。大家都知道,決定整個天牢乃至華族生死命運的,不是別人,正是他們兩個。

    “我名胤龍,乃是帝神山神主座下,第七神將。陳北玄,你膽敢觸犯天荒神律,屠戮神主麾下神軍。若束手就擒,隨我上帝神山向神主請罪,還能翻過你以及全族一命,否則,帝神山震怒,你以及整個華族,都要化作齏粉!”

    那腳踏火焰戰車,身披金甲金盔,渾身籠罩在神芒中,威嚴無限的神將開口。

    他每一句,都震動虛空,讓山石崩塌,世界晃動,無數華族子弟駭然。

    “太強了,這實在太強了?陳天君真能是對手?”

    許多人心中越發游疑。

    “向你帝神山請罪?”陳凡眼楮一眯,爆射出丈許神芒,聲音如鐵道︰

    “我會親自去帝神山的,不過,那是踏平你帝神山,血洗整個中央神域,把你帝神山十萬年道統連根拔起,所有與之相關者,盡數斬絕,以血來祭奠我華族戰死的英靈!”

    “好大的膽子!”

    胤龍神將震怒。

    帝神山統御天荒十萬年,哪怕當年雷霄宗極盛時,也不敢對帝神山有絲毫不敬。陳凡怎有膽量,敢號稱踏平帝神山?

    “好好好,陳北玄,整個華族,甚至北寒域,都會因為你這句話,化作齏粉。當我帝神山神軍血洗北寒域時,你必要為此後悔。”

    胤龍神將說完,猛地從身後,拔出一柄金色神矛,他駕馭戰車,轟隆隆如一顆金色彗星般,沖向陳凡。那神矛在他手中,閃耀著無比璀璨的光輝,矛尖撕裂虛空,仿佛可洞穿一切,毀滅一切。

    “是胤龍神將的‘穿天神矛’,當年神將,可是以此矛,擊殺過域外魔宗一位元嬰魔修的。陳北玄必死!”

    諸多統領士兵們,具都一震,面露喜色。

    但下一刻,所有人同時面露驚恐。

    “螻蟻一般,死!”

    只見陳凡一手伸出,輕描淡寫的握住了穿天矛。

    然後他雙手一折, 嚓一聲,竟然將神矛折為兩段。之後,更在胤龍神將不可思議的目光中,一拳打出,把胤龍凌空打飛出去。到此,陳凡甚至還不罷休,身形化作一道金光,猛地追向胤龍,繼續出手。

    “ 嚓 嚓。”

    陳凡不知道打出多少拳,胤龍神將身上的骨頭,更不知斷了多少根。

    到最後。

    陳凡一腳踩下,轟隆一聲,把神將胤龍以及他座下的戰車,直接踩入小世界深處,撞出一個足有方圓數公里的大坑,連同元嬰帶肉身,盡數踩成肉餅。

    那一刻。

    整個小世界,都一片死寂。所有帝神山士兵統領們,面如死灰,不敢相信的望著這一幕。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