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“殺!”

    整個小世界都在沸騰中,關押在這處天牢,不止兩億多華族,還有一些域外魔修,以及其他反對帝神山,被毀宗滅族的修士,其中不乏金丹巔峰乃至半步天君的大修。九大天將,就是為了鎮壓他們。

    但此刻。

    陳凡挾無盡威勢到來,斬盡天將神將,把整個天牢高層一掃而空。小蠻、林舞華三女背後跟著蛟尊者他們,同樣橫掃無敵,諸多囚犯,也跟著暴起反抗。

    整個天牢,化作血海。

    無數華族和囚犯們,滿臉怒火追殺帝神山修士。把那些平時高高在上,主宰他們生死的牢頭、統領們,一一圍殺,甚至許多人撲過去,生撕牢頭們的肉。

    太慘了。

    僅僅幾個月,華族三四億人,就只剩下兩億多。幾乎每天都有上百萬人倒在天牢內。而其中大部分,都是死在牢頭們的逼迫下。天牢內,足有數十萬牢頭,上萬金丹統領。但不過區區半日,就幾乎被斬盡。數十萬牢頭統領的血,灑滿整個天牢。

    等大家出來後。

    陳凡更擂天一擊,把整個小世界,直接打崩塌掉,讓這個罪惡的地域,徹底埋葬在虛空中。

    “走,我們回家。”

    陳凡轉身,對著眾多衣衫襤褸的華族修士說道。

    許多人痛哭流涕,雙手錘著大地,眼淚嘩嘩留下。能回去著,十之不過七八罷了。華族上億子民,倒在了這個罪惡的地域。

    這一次回歸。

    華族乘坐浩浩蕩蕩的飛空寶舟,足有數百艘之多,在虛空中拉出上百里長的船隊。每一艘寶舟,都可容納至少十萬族民。

    為了組建這只船隊,整個北荒都被驚動了。以北荒王家為首的天君世家們,盡數其至。王家家主拍胸脯向陳凡保證,哪怕把北荒搬空了,也得組建其足夠龐大的船隊,絕不讓任何一個華族族民留下。吳問鼎更是一人,承當下上百艘寶船。鎮海吳家,本就以船隊多著稱。

    許多囚禁在天牢中的他族修士,同樣懇求跟隨陳凡,加入華族。他們打破監牢,得罪帝神山,已經沒有退路了。

    等飛舟走後。

    吳家一位長老欲言又止︰

    “家主大人,我們這樣幫陳北玄,不會引來帝神山震怒嗎?”

    吳問鼎眼楮半眯,過了許久,才淡淡道︰

    “現在已經不是考慮帝神山的時候了,不幫陳北玄,如果陳北玄震怒怎麼辦?要知道,無論是陳北玄,還是帝神山,對我們來說,都是不可抵抗的。”

    到最後。

    他意味聲長的說了句︰

    “我北荒,可是就在華族旁邊,太近了,逃不掉!況且,天牢毀滅這麼久,你看到帝神山震怒嗎?”

    吳問鼎此言一出,諸位長老頓時恍然。

    是啊。

    帝神山沒反應,豈不是代表,他們默認不敵陳凡了?

    眾人頓時放下心來。

    ...

    華族的飛舟艦隊綿延百里,氣勢 赫,一路向華族故地而去。任何修士見了,哪怕地位再高,也肅然震怖,退到兩旁,滿臉震驚。

    而關于古魔淵,以及天牢內發生的事情,已經如閃電一般,傳遍了整個天荒。

    當知道帝神山神將被殺,天牢被毀的時候,天荒為之震動。

    如果說,仙土外,陳凡連斬十大天君,僅僅是得罪諸多天宗大教的話。那麼殺神將,毀天牢,就是和帝神山站在對立面,徹底斬斷兩者最後一絲和解可能。

    “陳北玄何其不智,帝神山統御天荒十萬載,乃是僅有化神傳承。到底有多少底蘊,誰都無法想象。尤其帝神山神主,一向號稱天荒第一強者。他僅僅為了個區區小族,就要和帝神山結仇,太不明智了。”

    有壽元蒼老,歷經眾多世事的老修士感嘆。

    “未必,陳北玄一人可斬十大天君,乃是天荒十萬年以來最強者,僅在踏天神君之下。帝神山如此折辱他,是該挑戰一下,讓帝神山知道厲害。”

    年紀輕的修士,往往站出來反駁。

    老成持重者認為,陳凡修為如此高。如果只是救出華族,帝神山說不定也就默認了。畢竟想要圍殺陳凡,帝神山顯然也要付出極大代價。

    但年輕修士則認為,連宗族親人的血仇都忍下,那要這天荒至強的名頭有何用?修成這一身通天修為又如何?修仙求道,不就是為的快意長生,一世縱橫嗎?

    兩方激烈爭吵。

    但大家一致認為。

    陳凡一身修為,已達通天徹地的實力。只要不自投羅網,跑去帝神山大本營。帝神山僅憑幾個神將,顯然一時間也沒法奈何陳凡。

    未來數千上萬年的格局。

    極有可能出現陳凡與帝神山對峙。形成南北兩大勢力。但這兩大勢力中,明顯帝神山更強,底蘊更深。畢竟誰都不知道,帝神山還藏著什麼樣的底牌,若踏天神君沒死,又或者留下神寶神陣,誰能抵抗?

    但半日後,一個消息,轟傳天下。

    陳凡于古華城祖廟前,當著華族列祖列祖,以及諸多戰死長老的面,立下血誓︰

    “七日之後,登帝神山,踏平其宗門,毀其道統,斬盡一切!”

    消息傳出。

    天荒為之嘩然!

    ...

    輪回宗。

    絕焰長老等連連搖頭︰

    “陳北玄太狂妄了,他以為自己連斬十大天君,就能縱橫無敵了?那可是帝神山,僅僅神將,據說就由九位之多,更不用說帝神山神主,歷代都號稱天荒最強。秘寶、法陣、神律等,更不知有多少。他去帝神山,就是自尋死路!”

    “不錯,陳北玄若游離在外,行蹤縹緲,帝神山未必敢奈何他。但自投羅網,就只要死路一條了。”諸長老都點頭。

    只有月瓏長老眉頭緊皺。

    她相信,陳凡絕不會自入死地。但現在局勢看來,明顯對陳凡不利,只要是聰明人,都不會自己攻入帝神山老巢。

    “你可別被宗門血仇給沖昏頭腦啊。”

    月瓏長老搖頭。

    不僅在輪回宗。

    忘情、長生、葬龍等諸多天域荒域,都為陳凡的決定而震驚。許多修士都不解,陳凡明明已經登臨天荒至強之位。

    僅看帝神山一直沒反應,不譴責陳凡毀天牢的罪行,就知道帝神山一時也拿陳凡沒奈何。但陳凡主動進攻帝神山山門,這就太扯了。

    自陷死地啊!

    鎮魔天域、鬼冥宗、離陽公孫家、赤炎天域等與陳凡有仇者,更是彈冠相慶。

    “好。這陳北玄一向狂妄,如今終于要嘗到苦果了。”

    “區區一個元嬰,哪怕再強又如何?竟然敢號稱要踏平帝神山上門,斬滅一尊不朽道統?狂妄到極點!”

    “我等坐看他,如何身死族滅!”

    諸宗長老叫囂。

    帝神山,據說更是震怒。

    神主親自下令,著急五大不朽道統,以及位于天荒各地坐鎮的神將天將們,齊齊返回山門。準備迎戰陳凡。

    那一刻。

    哪怕在天荒最角落的修士,都駕馭遁光,趕往中央神域,趕往帝神山。不願錯過這萬古以來,天荒最璀璨絕艷的一次戰斗。諸多天君都被驚動,壽元在兩萬歲的牢天君,都破關而出,飛往帝神山。

    這一次。

    是一人,敵一不朽宗門!

    天荒萬古以來,不見如此盛事。

    錯過太遺憾了!

    只有北荒諸多天君世家,他們距離陳凡太近,實在沒法後悔。膽敢有一絲悔恨,恐怕陳凡就已經打上山門,一腳踏平宗派了。不過據傳,吳家老祖吳問鼎似乎又後悔了,但這消息,誰都不清楚是真是假。

    ...

    七日的時間,整個天荒風起雲涌。

    而古華城內,卻無比平靜。

    在舉辦完祭禮,把諸位戰死的長老下葬後,陳凡就盤腿坐在祖廟前,面對天邊晚霞照樣,再也沒有動過。

    “哥哥。”

    小蠻紅腫著眼楮,走過來。

    她所有人認識的人,包括丁老,全部戰死在帝神山神將手下。據傳,那位神將,是帝神山神主座下第一神將,名叫‘白河。’

    “放心,秦洛丁老他們,包括諸位長老,乃至當年齊天君的仇,我這一次,會親手向帝神山討回。所有的一切,以牙還牙,以血還血,十倍奉還!”

    陳凡平靜說著。

    他周身,籠罩在九色神焰中。

    恐怖的火焰在灼燒陳凡的法力和肉身,將他吞噬諸多元嬰帶來的雜質,一層層煉化出來。雖然這樣,陳凡的法力在下降,但本質,卻越發凝練,整個身體,越來越璀璨,如同晶瑩剔透的寶石般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小蠻重重點頭。

    以牙還牙,以血還血!

    一日、二日、三日...

    每一日過去,陳凡的氣息,就越發深沉縹緲,到最後,他的心神,仿佛與整個華族大地,整顆天荒星,無數戰死于此的長老們,徹底融為了一切。從背後看,幾如望一座十萬丈高,巍峨不可攀登的神山般。

    所有見到這一幕的人,心中都有一股明悟。

    此戰,有生無死,決不後退!

    終于。

    第七日。

    當天邊雲層,第一縷陽光照破蒼穹,射在古廟檐下時,陳凡猛地睜開雙眼,緩緩起身。

    是時候,登帝神山,了解一切仇怨了!

    ps︰天荒的最大高潮來了,作者君會努力寫好。華族不可欺,北玄仙尊更不可欺。大家想主角怎麼踏滅帝神山,可以關注微信“十里劍神本尊”,向作者君提建議呢^_^。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