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帝神山。

    這座原本毫無名氣的山峰,位于天荒神域中央,周圍萬里湖泊,島嶼山峰星羅密布。本只是小山,自十數萬年前,踏天神君,在此成道,立下道統後,就成為整個天荒的中心?

    “唰唰。”

    一道道遁光,從極遠處射來,但到了湖泊邊緣,往往都降下遁光,乘坐湖泊上大如山岳的海船,前往帝神山。哪怕是天宗掌教、又或者一教長老級人物,也規規矩矩乘船,不敢有半分不敬。

    只偶爾一道橫貫天域,威勢顯赫,哪怕相隔數百上千丈,都讓人感受到恐怖威嚴的華光,會絲毫不停,直接射向帝神山。樓船上的修士,往往猜測,是哪位天君老祖又駕臨了?

    “姐姐,這里。”

    徐娜招了招手。

    婀娜多姿,身材秀麗,容貌清絕婉約的徐柔,微微一笑,邁著蓮步,登上數百丈高,珠光寶氣,威嚴深重的寶船。

    寶船上面,本就有不少修士,都從天荒各域趕來,見到徐家姐妹的容貌,無不被攝,說話聲音都不由自主大了三分。

    “這就是帝神山嗎?”

    徐柔打量。

    周圍湖泊,波浪萬傾,碧綠如一塊翠玉,充滿著淡淡的靈力。不時就有一頭頭動輒上千丈的蛟龍巨鯤沖天而起,那都是帝神山仙人養在湖中的寵物。天空中,偶爾有身穿甲冑的戰兵飛過,每一個,最低都先天修為,統領一隊的黑甲統領更是金丹,至于身披銀甲的,更深不可測,連徐柔都看不穿。

    僅僅她上船片刻。

    飛過的士兵,足有數十隊,意味著數十位金丹修士。而這,僅僅是帝神山最外圍,整個萬里湖泊,不知道有多少帝神山神軍在巡游,至于帝神山中央,更是匯聚了無數天將神將,乃至太上長老級人物。

    “確實強大,遠非天宗能比。”

    徐柔微微額首。

    這時,旁邊有話語聲傳來。

    “你們听說了嗎?踏天宗的掌教,和宗內四位元嬰天君,已經齊至帝神山了。”

    “這還用听說?踏天宗本就是帝神山分支,當年踏天神君一位庶子所創。陳北玄挑釁帝神山,踏天宗諸位天君,絕不會坐視不管。”

    “何止踏天宗。藥神宗、妖王殿、荒神廟等五大不朽傳承,宗主長老已齊聚帝神山。陳北玄這次行為,已經觸怒所有不朽傳承了。”

    許多修士討論著。

    徐柔微微皺眉。

    天荒除了帝神山外,還有五大不朽傳承。但這五大傳承,都和藥神宗一樣,早就道統殘缺,山門傾頹,遠不如帝神山。但也非普通天宗可比。他們宗中宗主老祖,哪個不是威震天荒的存在?再加上踏天宗這樣的分支。

    整個帝神山,到最後可能匯聚的元嬰,超過二十位以上。

    徐柔雖不為陳凡擔心,但也不得不感嘆帝神山的強大。

    “陳北玄太不明智了。他本可坐鎮北荒,逐漸經營華族,擴大基本盤。用數千上萬年的時間,慢慢和帝神山爭斗。卻一意孤行,孤身要闖帝神山?如今神主震怒,著急諸多天君要圍攻他。哪怕他再強,一人能打幾個?更何況,帝神山的底蘊得有多深,遠非其他不朽道統可比。”

    有人搖頭。

    “不錯,我早听聞,帝神山第一神將白河,是天荒僅存的元嬰中期大修士。便是伏都老祖等,也遠不如他。其他八位神將,也不比白河遜色多少。再加上帝神山的幾位長老,還有更恐怖的神主,那可是號稱歷代天荒第一。此外,還不算踏天神君留下的寶物神陣。孤身硬闖,何等不智。”

    一位天君世家長老,也嘆了口氣。

    帝神山虛無縹緲,歷來高高在上,鮮少有聞。

    但它僅僅露出的一山半角,也讓人無不倒吸一口涼氣。

    元嬰中期!

    整個天荒,除了傳說中五大不朽道統的掌教老祖,以及長生天域宗主傳聞在此境界外,從未再听說過其他。帝神山一位神將,就在此境界,可知神主和其他老祖,何等恐怖?

    要知道,邁入元嬰後,想再進一步,真是難如登天啊!

    “姐姐,你說陳天君有沒有事?”

    妹妹徐娜,有些擔憂問道。

    “放心,陳天君從不做無把握之事。況且,他出自真武仙宗,豈會懼怕區區帝神山。”徐柔安慰,但她心也懸著。

    對于出生天荒的兩姐妹,帝神山和真武仙宗對她們而言,都是高高在上的存在,並無法分辨出,兩者有多大差距。

    而陳凡一人對一宗,在任何人看來,明顯都處于劣勢。

    ...

    不僅僅徐家姐妹。

    北荒王家、輪回宗、鎮魔宗、離陽公孫家、聖火天城...整個天荒,凡是有名有姓的宗門,盡數感至帝神山。

    大家一到,無不為帝神山山門而震驚。

    過了萬里湖泊,就見一座巍峨高聳的仙山,坐落海天之間。仙山隱于雲霧中,只看到,混沌之氣如瀑布般從天空傾斜而下,灌在山峰中。高聳入雲的大山,一條條如銀龍般的靈瀑,轟鳴直落。無數靈獸、仙鶴,繞著山峰飛舞,聲音清麗。

    更讓人驚訝的是。

    整座帝神山,都籠罩在轟鳴的道則中,不知道同時有多少位天君在講法,虛空中,一道道如肉眼可見的法則浮現,在此處,哪怕金丹修士,也容易參悟法則,領悟神通道行,簡直是最極品的修煉聖地。

    “不愧是帝神山,比我輪回宗強何止十倍?”

    輪回宗所乘舟船上,為首一位道者輕嘆。

    月瓏長老、神曦等長老,站在他身後。花弄影、思思、張若拙等小輩,更是排列在後面。那道者清虛淡靜,中正平和,正是輪回宗最後一位天君‘靜海老祖’。

    “哼,陳北玄狂妄,膽敢挑戰帝神山,終于要撞見鐵板了。”

    絕焰長老冷哼。

    其他長老,或多或少,也都帶著一絲絲快意和幸災樂禍。輪回宗被陳凡連斬兩位天君,哪怕和他感情再好,也沒法產生好感。

    至于一旁的鬼冥宗、公孫家、縹緲天宗的長老們,更是臭著一張臉,恨不得把陳凡生吞活剝。

    “老祖,您覺得,陳北玄此戰勝率如何?”

    神曦終于按耐不住,輕輕開口。

    旁邊幾位長老,都不滿掃射,只覺自家神女,怎麼站在了宗門大敵旁邊。但靜海老祖,還是和顏悅色回答︰

    “我雖未與陳北玄正面交手,但僅看他在山門內那一刀,和仙土前,斬殺虛皇師兄的表現。可知他雖只有金丹修為,但一身法力,不遜色我等天君。尤其肉身強大,不可思議,恐怕已到傳說中不朽金身的境界。一般天寶都無法傷害。”

    “僅從戰力上看,一般元嬰中期,未必是其對手。”靜海老祖下斷言。

    眾長老眸光一沉。

    元嬰中期,已經是天荒表面最強存在,更強的元嬰後期,只傳聞歷代帝神山神主到此境界,可是否為真,誰都不清楚。

    “這豈不是說,陳北玄縱橫天荒無敵?”絕焰長老忍不住,憤憤不平道。

    “未必。”

    靜海老祖口中吐出二字。

    他抬眼望著高聳參天的帝神山,目光幽遠,帶著三分驚嘆,三分崇高,三分敬畏的神情。

    “帝神山的強大,遠遠超出你我,超出一般天宗的想象。一位神君的完整道統,到底留下了什麼樣的後手和底牌,我等永遠無法望及。便是說,有當年追隨踏天神君爭戰諸域的真正神將還留存,又或者,有鎮教神寶鎮壓氣運,又或者不世神陣殺伐天下,都未可知。”

    “陳北玄此戰勝算...著實,不高啊。”

    說到這。

    眾長老都失了顏色。尤其月瓏長老等人眼中,擔憂之色越發濃烈。

    ...

    七天的時間,看起來很長。

    但數十個天宗大教,乃至從天荒最邊緣趕來的修士,也就講講趕到帝神山罷了。許多修為不夠,身份低微的修士,連上帝神山寶船的資格都沒有,只能停留在湖泊外面。

    更多的人,則是坐在‘清河樓’、‘梵樓’等各個酒樓中。甚至許多城池,由城主府親自出手,在城中拉下一道天幕。

    透過這天幕,哪怕遠在千萬里之外,都能看到帝神山上所發生的一切。

    當第七日到來的時候。

    整個天荒。

    數十天域,數百荒域,所有修士,哪怕是凡人,都停下了手中的事情,靜靜立在那,抬頭仰望空中天幕,等待著那一刻的到來。

    唰唰唰!

    一道道貫穿天地的驚虹浮現。

    每一道氣勢沖天的華光現出時,都會引來天荒無數地域的驚呼。

    “靜海老祖!”

    “那是鎮魔天宗的扶鸞、定軍二位天君。”

    “我昊天劍宗的劍主,也親自到了。果然劍氣浩大,遠勝其他天君。”

    每一位天君的出現,都讓他們對應宗門所在的天域,為之振奮。到最後,連星斗王家的星河天君都現身。整個帝神山周圍,匯聚了數十位天君,只有鬼冥宗等天宗,失了天君,一域都為之失聲,痛聲大罵陳凡。

    太陽逐漸從海天之外升起,漸漸爬至中天,無數熾熱陽光灑下。

    很多人,都等的不耐煩了。

    “陳北玄到底來不來?”

    “他不會放下七日之約,然後卻逃跑,成為天荒笑柄吧。”

    許多坐在寶船中的修士,抱怨連連。

    但突然,有天君老祖,猛地睜開眼︰

    “來了。”

    眾人放眼望去,就見天邊,一輛黑色馬車,噠噠的腳踩虛空,橫過天地,向著帝神山駛來。那一刻,所有人都知道。

    陳凡來了!

    ps︰還有一更,今天有點遲了,構思了一下大高潮劇情,還有一章^_^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