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帝神山七大神將,竟然被陳凡一腳踩死了?

    所有見到此幕,無論是乘坐寶船圍觀者,還是透過天幕,見證這一腳的修士。都瞠目結舌,不敢相信!

    那可是七大神將。哪怕最弱的第九神將蟄山,也可匹敵元嬰,至于最強的第二神將天權,據說修成兩條法則大道,號稱元嬰中期之下無敵。

    如此強大陣容,大家以為,陳凡哪怕能敵,至少也得過個幾招。卻沒想到,陳凡只是一腳壓塌,似踩踏螻蟻般,就把七大神將給生生碾爆。

    這是何等恐怖?

    何等驚懼的威能!

    那一刻。

    無數修士倒吸一口涼氣。

    聲稱來自北荒,衣著華貴,渾身寶光的青年修士,更是瞪大眼楮不敢相信這一幕。他旁邊的徐家姐妹,妹妹徐娜早就小下巴一揚,小臉蛋傲慢說道︰

    “怎麼樣?這位公子,陳天君的實力還可比一把。”

    青年修士如同吞了個死蒼蠅,一臉便秘,說不出話來。過了許久,才哼了哼聲︰“只是幾個神將罷了,帝神山神主和諸多掌教,乃至第一神將白河都未出手,陳北玄距離勝利,還差十萬八千里。你們別得意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走著瞧。”

    徐娜一甩秀發,滿臉傲嬌說著。

    帝神山眾人,也臉色陰沉下來,包括黑袍神主和五位掌教,都目光一凝,似此時,才正眼瞧見陳凡。

    這時。

    “唰唰唰。”

    從金色血霧中,射出數道金光,正是那七大神將的元嬰。它們最大者,不過才一寸多,最小的,只有核桃大。有一兩個,干脆連元嬰都沒跑出來,直接被陳凡連肉身帶神魂都踩爆。僅剩的幾個元嬰,都滿臉驚惶的向帝神山射來。

    “跑的了?”

    陳凡冷哼。

    這些神將,都是帝神山的幫凶。哪怕他們未直接出手,但帝神山所有的罪孽都有他們一份。陳凡要踏平帝神山,血洗一個道統,怎麼可能放過他們?

    “轟!”

    陳凡一腳踩下,金光爆射,宛如巨靈神降下的擎天之腳,帶著轟隆隆的雷震之聲,直接踩向那五個元嬰。

    “唰。”

    陳凡巨腳未至,但虛空都凝成鐵板一塊,五個元嬰駭然發現,自己連飛遁都無法,被無形巨力憑空定在虛空中,連一根手指頭都抬不起來。

    “大兄救我。”

    第二神將天權高呼。

    其他幾個元嬰,根本連反抗都來不及,根本不等陳凡一腳踩下,他們元嬰就被虛空中的無形巨力,憑空壓爆。

    。

    就如同一個個小西瓜般,直接爆炸開來,到最後,只剩下天權神將,渾身籠罩在金光中,依靠一件‘八卦鏡’形護體法寶勉力支撐,但也快支撐不住。

    “賊子快住手!”

    “休傷我宗神將!”

    “陳北玄你大膽!”

    諸多帝神山長老,同時變色。

    唰唰。

    就看到,一道道神虹,沖天而起,砸向陳凡,赫然是一些長老含怒出手,希望能攔下陳凡一腳。連第一神將白河,都怒哼一聲。

    “敢傷我兄弟,找死!”

    他探手往虛空一抓,手中凝成一道金色長矛。那長矛匯聚無數神力,宛如黃金澆築而成,帶著無比鋒銳,刺穿一切的恐怖鋒芒。

    “嗖。”

    白河一矛脫手而出。

    那一刻,帝神山的虛空,都被刺開。金燦燦的矛身,帶著長長的尾焰,拉過蒼穹。在虛空中,現出一道長達千丈的光束。光束如此璀璨,如此凝結,絢爛無邊,仿佛天神手中射出的閃電般。這一矛之威,風雲變色,連許多天君見了,都駭然失色,只覺無法躲避,若此矛沖著他們來,基本上,除了重傷,就只有隕落一途。

    “好強一矛,這應該就是白河神將威震天下的‘誅神矛’,據說那可是踏天神君當年,親手所鑄天寶,號稱可傷神君。此矛應該非誅神矛真身,僅僅一化身,但威力也如此恐怖。不愧是第一神將白河。”

    昊天劍主感嘆。

    其他天君,也都額首。

    能誅殺神靈,傷神君的一矛得有多恐怖?不是真身,也威力無窮。

    但陳凡卻絲毫不理會。

    他一腳踩下,渾身籠罩在無窮金光和神輝中,連根根發絲都似黃金鑄就。整個人,化作一尊十萬丈高的不朽金身。

    “咚咚咚。”

    那些天寶神虹,砸在陳凡身上,竟然如巨錘敲打銅鐘般,迸發無數火星,發出洪鐘大呂一般聲響。甚至連誅神矛,也僅僅只查進陳凡大腿半截,它只有三丈長,而陳凡一條大腿,就比泰山還粗,根本九牛一毛般,絲毫沒有阻礙。

    “ 。”

    陳凡在眾人驚駭目光中,就這樣一腳踩下,噗通,把最後一位神將天權,直接碾成碎末,余威甚至踩在帝神山頂。

    雖然一道道法陣,憑空激發,攔住了陳凡。

    但依舊被陳凡一腳連破七八道法陣,最近時,腳底距離山頂大殿,只差百丈罷了。

    那一刻。

    所有帝神山修士,同時雙眼赤紅,宛如滴血般。

    帝神山統御天荒十萬載,什麼時候被人腳踏山門?打殺神將了?這是整個帝神山的恥辱,是所有修士的恥辱。

    黑袍神主,此時都怒哼一聲︰

    “白河,殺了他!”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神將白河听令,猛地一躬身,然後下一刻,已經縱入虛空中。他一伸手,金色長矛在白河手中凝聚,隨著白河一拋,宛如璀璨的金色光束,射向陳凡。

    “唰唰唰。”

    那一剎那。

    白河盡然同時拋出數十柄金矛。數十道金矛,瞬間洞穿了陳凡的大腿。每一道,都在陳凡腿上,開出一個足有數丈大小的窟窿。

    陳凡此身,畢竟是法天象地,並非真正不朽金身。

    “就是你,殺我華族長老?”陳凡低頭,望向那身高丈許,巍峨高聳,容貌英俊瀟灑,氣息強悍的不可思議的神將。

    “不錯,你華族確實有些硬骨頭,但不該觸犯我帝神山神威,我記得,有一個叫慕雷長老的,被我生生以法力壓碎,連手指頭帶神魂,都壓成齏粉。他臨死前,也沒哼一聲,讓本將軍高看一眼。”神將白河聲音冰冷說著。

    他傲立虛空,同樣現出數萬丈高的法身,手中一柄金色神矛,帶著一絲絲誅殺神靈的氣息,連陳凡肉身,似乎也抵擋不住。威能恐怖到極點,眾多天君都不得不向後退去。

    “好,我就把你也碾碎,當著整個天荒修士和帝神山的面,徹底碾成碎片,連一絲頭發都不留。以祭奠我族長老!”

    陳凡怒喝,雙眼溢出滔天殺氣,宛如血海走出的修羅。

    “就憑你?”

    白河冷哼,眼底不屑一顧。

    他手中,神矛燁燁生輝,放出絢爛的神芒,恐怖的氣息,震撼天宇。那是連神君都可傷的矛,正是陳凡不朽金身克星。

    同時,就看到,虛空中,一條條無形光芒加持在白河身上。白河身處帝神山領域,可以借用這片不朽道土的力量,發揮出的威力,遠勝元嬰中期。

    “殺!”

    陳凡再不廢話。

    他舉起拳頭,宛如太古神靈般,一拳砸下。

    浩蕩的波動,震動寰宇,讓天地都為之顫栗。十萬丈高的神軀,頭頂蒼穹,一旦動起來,威能強盛到巔峰。

    但白河絲毫不懼。

    他渾身披著一層又一層的神霞,每一層神霞,都讓白河的力量,暴漲數成,到最後,力量直追陳凡。白河手中的誅神矛,更一矛擊出,就在陳凡法相上,留下一條通透的傷痕。

    兩人都現出法相,數萬丈高,如同洪荒天神交手般。

    “咚咚咚!”

    虛空炸裂,天地崩碎。

    整個萬里湖泊,都卷起上千丈高的波濤。許多寶船,處在兩人交手的余波中,直接被氣勁憑空撕裂。無數修士驚惶,向後一退再退,退出上百里遠,才勉強止住。帝神山上,更大放光芒。無數天君法則飛出,鎮壓住這片道土,才沒讓兩人毀去。

    “ 嚓。”

    陳凡不朽金身,強大到何等地步,一拳就打的白河數根肋骨斷裂。

    但白河***力加身,神矛銳利,同樣也在陳凡身上,留下一個巨大的空洞,宛如列車隧道般。無數神血,散漫虛空。

    “殺殺殺!”

    戰到癲狂處。

    陳凡背後六尊神相,同時浮現,玄武咆哮、鯤鵬嘶吼。他抱起一座數萬丈高的神山,直接砸向白河,砸的白河連連後退,一條手臂都被打折。

    陳凡的法力,終究比白河強大的多,連法相都遠比白河高。白河若非依仗著帝神山法陣加持,以及手中神矛,根本無法抵抗陳凡。

    “砰砰砰。”

    七八招之後。

    白河就只能左支右拙,勉勵抵御。

    “這廝怎麼如此強大?我最多再擋十招,就不得不後退。看來只能著急整個帝神山神軍,以及諸位長老聯手,才能降服此僚。”

    白河且戰且退,心中驚駭。

    但這時。

    只見陳凡爆喝一聲︰

    “鼎來!”

    轟隆!

    一尊萬丈高,匯聚無數天道紋路的鼎爐,憑空浮現。赫然是《大道熔爐經》顯化。陳凡一把抱住巨鼎,竟然如同霸王扛鼎般,舉過頭頂,猛地砸向白河。

    那一刻。

    虛空炸裂,日月崩塌,混沌都被打翻,力量恐怖到了極點。

    白河無法阻攔,直接被一鼎,轟的一聲,砸成肉醬,數萬丈法身,都憑空崩塌。

    ps︰第二更奉上,作者君繼續去寫第三更^_^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