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轟隆。

    數萬丈高的法身崩塌,是何等恐怖景象?如同一座神山炸裂般,無數金色的神骨、神血伴隨著殘肢斷骸,從天地上砸落,掉入湖泊中,每一個,都砸出數百丈高的劇烈波濤。

    “白河敗了?”

    眾天君都目瞪口呆。

    神將白河的威名,早就傳遍天荒數萬載,這是僅次于帝神山神主的超級強者,哪怕一些老天君,或者某個天宗大教的底蘊,都不敢宣稱可勝白河。尤其白河手中的‘誅神矛’,威能何等恐怖?可傷神君!但依舊敗了。

    “啊!”

    白河慘叫。

    雖然只是法身崩塌,但陳凡那一鼎,已經將他重創。只看到,無盡碎骨鮮血中,一道金光沖天而起,赫然是白河真身。只不過,他渾身肌體,一道道裂縫現出,金甲破碎,披頭散發,嘴角還留著血,顯然在一鼎之下重創。

    “我怎麼會敗!”

    白河不信。

    帝神山整片神土的能量,匯聚在他一人身上,再加上誅神矛,竟然扛不住陳凡一擊?這對白河的信心,造成巨大沖擊。

    “區區元嬰中期,我殺你,如殺雞犬罷了。”

    陳凡一腳踩下。

    轟隆。

    如泰山砸落大海,竟然把白河從天空中,一腳踩落入湖泊中,驚起滔天巨浪。連海底都被重重的踩出一個巨大坑洞。

    “啊啊啊!”

    白河爆發出驚天怒吼。他周身一層層金色神火,瘋狂燃燒,甚至化作血色,連氣血都被催動。一道道帝神山道土的神鏈光霞,加持在他身上,讓白河氣息不降反升越發強大,手中的誅神矛,更似可刺穿蒼穹一般。

    但陳凡冷眼看他,腳下紋絲不動。

    玄武、青帝、鯤鵬、雷澤、聖魔、大道六重神相齊現,浩蕩的造化仙輪緩緩轉動,恐怖的力量施加在白河身上,把他死死的踩在湖底,甚至隨著陳凡腳上的力量越來越重,白河的神軀,竟然發出 吱 吱的聲音,似一塊玻璃被壓扁般。

    陳凡赫然準備以腳,把白河壓成粉碎!

    這正是當年,白河殺慕雷長老的方式。

    “好膽,快放了白河神將!”

    諸位帝神山長老,都勃然失色,痛聲怒罵。

    “我說了,你帝神山既然不願低頭。那麼,就以牙還牙,以血還血。把你帝神山施加在我華族身上的所有血債,千百倍還回去!”

    陳凡腳踩白河,聲音清冷如冰。

    “你殺我族一長老,我就踩死你帝神山一個神將。你殺我族億萬同胞,我就血洗你帝神山,把你整個道統上下,所有門徒,統統斬殺!”

    他說著的時候。

    腳底依舊在用力,眾人驚駭看到。神將白河在陳凡的金色巨腳下,瘋狂掙扎,甚至揮舞誅神矛留下一個又一個巨大空洞。但根本沒用,陳凡冷酷無情的踩下,就如同萬噸重的壓水機壓下般,要把白河,從頭到尾,碾碎成齏粉!

    “殺!”

    這一刻。

    眾長老再也坐不住了。

    就看到,一道道華光,從帝神山頂沖天而起。一道道驚天動地的神虹,從這些白袍長老手中斬出。每一擊,都撼天動地,讓湖泊翻騰,神山碎裂,可媲美元嬰至強一擊。

    刀、劍、戟、斧、錘...

    二三十柄不同的天寶,轟然砸下。

    每一道,都蘊藏著無盡神輝,宛如神靈劈出的璀璨一擊般。任何修士見到,都駭然失色。二三十位天君聯手之威,何等恐怖?哪怕他們僅僅只是偽元嬰,道統殘缺,依舊駭然到極點。就算方圓數千里大地,在此刻,也會瞬間被轟成碎片。

    “一群蒼蠅蟊蟲。”

    陳凡揮了揮手,如同驅趕蚊蠅般,輕易的就拍飛了數件天寶。

    他修成不朽金身,九重神力加身,肉身恐怖到了極點。哪怕此刻僅僅法相,但那些天寶最強一擊,也就能在陳凡身上,拉出丈許長的傷口,比起高達十數里的陳凡,根本無傷大雅。反倒是陳凡一擊,撼天動地,如同流星撞擊大地般。

    那些元嬰長老們。

    可謂擦著就死挨著就傷。

    “噗。”

    有一個元嬰長老閃避不急,被陳凡一拳砸中。瞬間只看到他身上七八重華光猛地亮起,但絲毫沒用。在無邊神力之下,那長老連身上的肉身帶護身秘寶,乃至元嬰,盡數被陳凡一擊,轟成碎片。

    “殺!”

    眾長老眼楮都血紅。

    他們駕馭天寶,每一擊,都撼天動地。神虹驚世,在陳凡身上留下一道又一道傷口。甚至有長老,同樣現出法身,但只有萬丈高,根本扛不住陳凡一拳,就吐血暴退,渾身骨頭碎了不知道多少根。

    “轟隆!”

    天地似都被打裂,穹頂破開,無數雲氣風暴從中狂卷而出。大地上面,更是掀起數千丈高的巨浪。無數修士們,一退再退,到千里之外,才勉強止住。

    “嘶。”

    那一刻。

    天荒百域不知道有多少修士倒吸一口涼氣。

    許多人是第一次,看到元嬰修士全力出手,而且如此多天君聯手。那種威能,毀天滅地,無法想象!

    “太強了,元嬰之威,盡至如斯!我輩哪怕再修行一千年,一萬年,恐怕也達不到這地步。難怪被尊稱天君,與天平齊!”

    一些年老金丹垂淚。

    “元嬰強,但陳北玄更強,他以一人力敵二三十個元嬰,同時還要鎮壓著神將白河。法力得有多恐怖?僅僅看他十萬丈高的法相,我天荒歷代以來,除了踏天神君外,無人有如此高法相了吧。”

    另一些修士面色嚴峻。

    法相同樣是法力所化,普通元嬰法相萬丈,神將白河法相三萬丈。陳凡卻有十萬丈高,哪怕有些取巧,真實沒這麼高,但也太恐怖了。說明陳凡的法力,遠勝元嬰中期。

    “未必,說不定是什麼秘術道法,這種大神通,必然消耗巨大,我不信陳北玄能一直維持如此高法相!”有人冷哼。

    果然。

    隨著戰斗。

    陳凡身上的傷勢越增越多,他法相果然縮水,從十萬丈高縮到九萬丈,然後八萬丈、七萬丈。接連縮了兩三萬丈。

    眾長老看到,都為之精神一震。

    “殺,這小子快支撐不住了!”

    神將白河,也爆吼著,周身火焰徹底化作血色,一層層燃燒開來,連發根和眼瞳都轉為赤色,射出兩道光束。接連爆喝︰

    “開!”

    陳凡的一只腳,似乎鎮壓不住,隱約給他抬起來般。

    外面的長老們,更是狂攻,一道道神虹,驚天爆射,刀槍劍斧,在陳凡法相上,留下一道道巨大的傷痕,配合白河。到最後,眾長老聯手一擊,化作一道蘊藏著上百種光華,七彩迸發的撼世長虹。

    那一擊,天地都為之顫抖,連諸位天君,都失去顏色。

    二三十位元嬰聯手一擊啊,得多恐怖!

    小蠻等人,也不由縮緊心。徐家姐妹,更是屏住呼吸,瞪大眼楮,緊緊盯著戰場,不敢錯過一絲一毫。

    許多人明白。

    這一擊,恐怕就要分出勝負生死了!

    “就憑你們,也想反抗!”

    陳凡冷哼一聲,他眼瞳中無喜無悲,視驚天一擊于無物。

    眾人只見,陳凡緩緩伸出手,七條玄冥大河,猛地纏繞在陳凡掌中,逐漸匯聚,凝成一個小球。那個小球,通體漆黑,宛如墨色染成般,但仔細看,里面層層疊疊,不知道有多少重神雷醞釀。這僅僅是開始。

    玄武、青帝、鯤鵬、雷澤、聖魔、大道。

    整整六重神雷,齊齊匯聚于陳凡手中。那小球,化作六種顏色,緩緩轉動,似虛空都承受不住,形成黑洞。在黑洞中,傳來讓整個天地都驚悚的恐怖氣息。

    陳凡開口,聲震九天!

    “罷了,我這一擊,本想留給帝神山神主。你們既然找死,就且先讓你們,嘗嘗神雷滋味吧。”

    陳凡說完。

    掌中六色小球一跳,轟然撞向那聯手攻來的數十位帝神山長老。

    “大神通!”

    “六絕滅世神雷!”

    以六種神力凝成的恐怖神雷,每一種,都足以轟殺一尊元嬰。六重相加,威力成幾何倍暴增,恐怖到了絕巔,遠遠超出天荒星人的想象。

    這是真正的神法,真正的大神通!

    乃是來自遙遠星河深處,以‘神霄’為名的古老聖地鎮宗神法。最強大時,號稱凝聚九十九種神雷,一擊可崩碎星辰。陳凡雖只有六種,但威力依舊無比恐怖。比當年在地球上放的‘大五行神雷’,強何止千倍?

    “不好!”

    那一刻。

    連黑袍神主都變了顏色,脫口而出。

    眾白袍長老們,更是紛紛大驚失色,架起遁光,拼命向後退去。

    但已經遲了。

    雷法號稱宇宙最快,豈是懶得虛名。眾人只看到,那六色小球往虛空中一撞,然後微微一頓,六種顏色就猛地爆發開來,席卷方圓千里。

    “轟!”

    無數在遠處觀戰的修士,只覺眼前一黑,六識全部封閉,失去了一切聲音、一切視覺、一切感官、一切色彩,天地之中,只剩下黑、青、白、黃、暗、玄六種顏色。

    呼呼。

    等過了許久,當那六色消退時。眾人才看清眼前一幕。

    “嘶!”

    那一刻,所有人都倒吸一口涼氣。

    整個湖泊,以帝神山為中心,除帝神山外,方圓千里,全部化作虛無。所有的山峰,所有的水流,所有的島嶼,所有的神軍樓船,包括二三十位元嬰修士,盡數消失。只剩下陳凡一人,腳踏神將,高聳入雲!

    一雷。

    滅眾敵!

    ps︰第三更奉上,作者君繼續去寫第四更,今天說好多寫點的^_^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