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這四個字,仿佛打開了一扇大門般。

    他背後,緩緩運轉的金色仙輪,此刻忽然無比璀璨,綻放出億萬道光芒,那光芒似永恆仙界的仙光,照耀的所有修士都自慚形愧。仙輪上,最後三個格子,一只仰天高飛籠罩火焰的鳳凰,一只腳踏厚土大地,撐天動地的巨猿,以及最後,一個盤腿不動,代表永恆不變的真武形象,同時亮起。

    “轟!”

    當它們亮起那一刻。

    陳凡周身,仿佛有鎖鏈破碎般。

    一股無法想象,無可匹敵,不可置信的恐怖力量,從陳凡身上爆發開來。陳凡周身,一道道飛劍寶物砸下,還沒接近百丈內,就遇見無形屏障,自動被彈開。他身體外的虛空,憑空都炸裂開來,一道道青色雷電,從虛空中綻放,那是法則的雷光!

    陳凡身形暴漲,再次化作十萬丈高。

    但此刻的他,渾身宛如真正的黃金鑄就,那金光中,帶著永恆不動,日月不朽的氣息,無比厚重凝練,遠非之前可比。在眾人眼中,他仿佛就如此高,如此大,每一寸肌膚,每一根發絲,都閃耀著不朽的璀璨。

    轟隆隆。

    浩大的仙輪在陳凡頭頂轉動,九重神相的力量,一層層疊加在陳凡身上。他氣息暴漲,沖破元嬰初期,沖破元嬰中期,一直漲到元嬰巔峰!

    那一刻,陳凡站在虛空中,腳踏神將白河,宛如神明一般。

    所有人心中猛地產生一個明悟。

    “他是無敵的!”

    “哪怕十倍的元嬰初期中期,哪怕再多的金丹修士聯手,也遠不是他對手!”

    “這才是真正元嬰的威能!”

    帝神山眾修士,更是瞪大眼楮,不可思議的望著這一幕。

    “這是...”黑袍神主瞳孔一縮。

    只要蛟尊者長舒一口氣,口中呢喃︰“多久了,從來天荒之後,多久沒有見到真正元嬰的力量。天荒這群道則殘缺的偽元嬰,簡直丟我等元嬰修士的臉。”

    “ 嚓。”

    陳凡此時低頭,聲如雷音,震動九天︰“白河,你踏我族長老。我今將你神魂俱碎,以告慰慕雷長老在天之靈!”

    陳凡每一字吐出,都有青雷炸裂。

    那是法則之雷在轟動,任何金丹修士,一旦接觸到這雷電,盡數化作虛無。哪怕半步天君的大修士,都畏懼如虎。

    “你不能殺我,我是帝神山第一神將...”

    白河此刻,猛地感受到滅頂之災,厲聲高喝!

    黑袍神主也臉色狂變,爆喝一聲︰“陳北玄,你敢...”

    但這一切已經遲了。

    陳凡一腳踩下!

    嚓!

    如同雞蛋被用力破碎了一般,神將白河,以及他身上披著的金甲,強大的肉身,諸多秘寶,乃至苦修數萬載的元嬰,在陳凡九重神力加持之下,宛如脆弱的玻璃般,被一腳踩得粉碎。

    “噗。”

    仿佛番茄果汁爆炸般,無數金色的神血、骨骸、碎片,向四面八方爆溢出去,更帶著白河最後的淒厲慘嚎聲,隱約似可以看到一道金光,從陳凡腳下拼命掙扎,想要逃脫。

    “噗通。”

    陳凡一腳壓下,碾碎到底。

    把白河所有的血液,所有的骨骼,所有的寶物,盡數碾壓成最塵埃的粉末,而且腳在上面連踏幾次,把一切都徹底碾碎後,才抬起腳。

    眾人低頭。

    可以看到,地面上,只有一個淡金色的人形坑洞,至于神將白河,已經連同元嬰神魂在內,徹底消散在人世間。

    那一刻。

    所有修士,盡數無聲。

    黑袍神主的瞳孔,更是縮到極點,一身殺氣從最深淵處勃發,仿佛可毀天滅地般。

    “陳北玄,我必殺你!”

    他一字一句,撼動日月。

    其他長老和神將死去,對黑袍神主來說無所謂,帝神山底蘊深厚,完全可以再造。但神將白河天資絕世,區區一萬多歲,就晉級元嬰中期,未來完全有機會登入元嬰後期,可接他班,主宰帝神山。如今這個希望,徹底被陳凡一腳踩碎了。

    “殺!”

    黑袍神主,直接斬刀殺來,一刀撕裂虛空。

    其他五大掌教,諸多長老,和數萬戰陣修士,同時嘶吼。無數道氣勁,從四面八方,襲向陳凡,仿佛可撕裂虛空,把大地都打沉般。

    面對這毀天滅地的力量。

    此刻陳凡,卻淡定從容到極點。

    他抬頭,只是屈指一彈, 的一聲,就將一個元嬰長老凌空彈爆。在身形一撞,仿佛共工撞入不周山般,上萬修士組成的戰陣,被陳凡直接撞碎,無數修士,當空爆成血霧。

    緊接著。

    陳凡身形一晃,收了法相,化作青衣少年。

    他手中如同蓮花般展開,璀璨的金光綻放,九重神相逐一浮現,到最後,化作一道璀璨的金光。那金光如輪,帶著永恆不動,毀滅一切,鎮壓一切的力量。

    陳凡只是抬手,一拳打出。

    “ 。”

    五大不朽掌教,同時被他打飛。藥神宗老祖,更是被陳凡一拳貫穿胸口,半邊肉身都打爛,差點連元嬰都崩碎。

    “這是什麼拳法。”

    眾人驚駭。

    “真武神拳。”

    陳凡無聲。

    下一刻,他全身籠罩在金色拳輪中,再次一拳打出,撕裂虛空,縱橫無匹。藥神宗老祖,此刻再無法抵御,直接一拳被陳凡凌空打爆,連元嬰都沒來得及逃脫,生生炸裂開來。

    戰到此。

    第一位不朽道統掌教隕落!

    但這僅僅是開始。

    陳凡身形在晃,直接化作一日鯤鵬,雙翅一展,遨游九天十地,穿梭億萬虛空。瞬間躲過無數道法寶攻擊,甚至連黑袍神主的一刀都閃過,然後猛地在妖王殿老祖身後浮現。

    “天君饒命,我與蛟尊者有...”

    妖王殿老祖嚇得魂飛魄散,放聲高呼。

    但已經遲了,陳凡張口,虛空中,一個巨大的黑洞憑空浮現,化作陰陽二相,轟隆隆轉動,直接把妖王殿老祖一口吞沒,連肉身帶諸多法寶,盡數被湮滅成塵埃。

    第二位掌教隕落。

    接下來。

    陳凡再化玄武,一擊七大玄冥真水砸下,化作七道天河橫天。每一道,都足有億萬噸重,相當于一片海洋砸下般,不知道砸死了多少修士。

    再後來。

    陳凡身現龍首人身,一手持黑絕天刀,一刀縱橫,與黑袍神主對拼一記的情況下,刀光從無厚入有間,神乎其技的連斬三位元嬰長老後,還生生把荒神廟老祖劈成兩截。

    “嗖。”

    荒神廟老祖元嬰從肉身中遁出,發出一聲驚恐的叫聲,竟然連法寶肉身都舍棄,身形化作一道金光,迅速向極遠處遁去。一邊遁,一邊高呼︰

    “天君饒命,帝神山之事與我無關!”

    見到陳凡如此凶殘,僅剩的兩位不朽道統掌教,也面露遲疑,動作游疑不定,遠遠躲開,仿佛隨時欲逃跑。

    黑袍神主憤怒︰

    “陳北玄,有本事你和我正面一對一較量!”

    眾元嬰中,只有這黑袍神主,他修為最高,穩壓其他元嬰。手中一柄化血黑刀更無比詭異,連陳凡的不朽金身都能破開。

    但陳凡理都未理他,身形再變,化作一只橫飛九日的火鳳。

    那火鳳背負蒼穹,周身有七種神火環繞,每一聲嘶鳴,都震裂日月。一口吐出,真火焚盡蒼穹,連修煉火系功法,掌握火之法則的元嬰,都抵擋不住,連肉身帶法寶,被煉成鐵水。

    “仙輪九轉第七轉,朱雀!”

    陳凡化身火鳥,一瞬縱橫數千丈,虛空中,至少有上萬修士,被他燒成了火炬,連兩位元嬰長老,都抵抗不住,憑空被點燃。

    緊接著。

    青帝、聖魔、大道...接二連三現出。

    陳凡將仙輪九轉之力,催動到了最巔峰。此刻,他哪怕現出的任何一種真形神相,都同時具備九重神力加持,相當于九只真正神獸同時出手。那等威力,撼動日月。任何一個修士,都無法抵抗。只有黑袍神主,依仗著手中神刀,可以勉勵抗衡一二。

    其他修士,無論白袍長老,還是不朽道統掌教,都被殺的魂飛魄散。

    “恐怖,太恐怖了。”

    所有見證這一幕的修士,無論是先天金丹,還是元嬰天君,無不震怖。

    一只神獸的力量,就已經恐怖到極點,比掌握法則的元嬰還強大。陳凡可變身九種神獸,每一種,都掌握至強法則,尤其力量還能疊加,簡直可謂縱橫無敵!

    這就是仙輪九轉的恐怕。

    到最後。

    陳凡化身一只數萬丈高的擎天巨猿。

    猿猴身披金甲,白首赤足,眼瞳中九色火苗熊熊燃燒,背後巨大的金色光輪徐徐轉動,撐天動地,宛如太古天神般。

    “山來!”

    巨猿一身怒吼,竟然把數百上千里外的大山,都攝在手中。它猛地跳起,一縱十萬丈高,手中巨大的山峰轟然砸下,仿佛混沌天神拋下不周山般。

    “轟!”

    日月崩塌,天地破碎。

    無數帝神山修士,被當場砸成齏粉。數萬組成戰陣的金丹統領們,在這無可匹敵的力量面前,脆弱如螻蟻一般,還沒踫觸到,就已經被碾碎。那些白袍長老們支撐的久一切,但也不過多撐兩三秒,就連人帶法寶,盡數被碾壓。包括最後兩個不朽掌教,都吐血暴退,黑袍神主,更是被這一擊,狠狠砸入湖泊中,掀起滔天駭浪。

    那一刻。

    天荒百域,所有修士,同時見證此幕。那一刻,無數人仰頭,望著那身軀萬丈,身披金甲,幾如神明的巨猿。

    一種明悟升上所有人心中︰

    “這天荒...要換個主人了!”

    Ps︰大伙還記得蛟尊者說的重寶麼?那中土星域在哪里?和地球有木有關系?作者菌劇透一波,一切早有伏筆,大伙關注下公眾號“十里劍神本尊”,查看歷史消息,就能看到哦.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