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“轟隆隆!”

    天地間,空間碎裂,混沌咆哮,地火水風重演,無數絢爛的能量波動與法則之力,在這方圓千里內激蕩。這場戰斗,實在驚人,超乎所有見證者的想象。

    從陳凡到帝神山來,不過區區半個時辰。

    就有九位神將,二十余位長老隕落在其手中。五大不朽道統掌教,也至少死了兩三位。帝神山數萬金丹修士,血灑天空,連帝神山此代神主,都被陳凡化身擎天巨猿,一擊砸入大湖之中,生死不知。

    如此恐怖威能,駭人听聞,震懾了天荒所有修士。

    “其子怎恐怖如斯?”

    逆佛天域天君,雙眼直視巨猿,口中一直說著。

    “以區區金丹之力,壓一不朽宗門。我天荒什麼時候,出了如此絕世人物?當年踏天神君,也不過如此吧。”

    輪回宗靜海老祖搖頭,眼中止不住的驚駭。

    神曦站在他身後,燦若雲霞般的長發飛舞,身形修長窈窕,一雙秋水剪過的美眸盯著陳凡,似第一次認識陳凡般。

    太恐怖了!

    陳凡展現的威能,遠遠超出天荒修士的想象。他此刻僅僅金丹初期修為,卻越級轟殺了眾多元嬰初期,乃至中期的大修士,這完全巔峰所有人想象。

    也只有蛟尊者明白一些。

    天荒道統殘缺,法則不存,所以此域修成的元嬰,嚴格意義上,只算偽元嬰,至少比真正的元嬰修士,低一個境界。

    五大不朽掌教和神將白河,才算元嬰初期,最強的黑袍神主,勉強算元嬰中期罷了。但這依舊無法掩蓋陳凡的無敵。金丹斬元嬰,還如此碾壓,連妖神教、長生教等星海大教,都沒有這等絕世天驕。蛟尊者只听聞,在中央星海世界,那些最頂級的聖地仙宗中,有如此少年至尊!

    “不愧是仙宗大能轉世啊,他若成元嬰,豈不能斬化神?”

    想到這。

    連蛟尊者都打了個寒顫。

    金丹與元嬰間差距,遠不如元嬰與化神,那是天塹一般,天壤之別。乃是人與神的差距。化神大能,在星海深處,都可稱宗做祖,為一教、一域神靈,甚至是某些種族的祖神、創世神!陳凡若元嬰斬化神,那才算真正威震星海,可與少年至尊們比肩!

    “帝神山神主就這樣敗了?”

    許多人還不信。

    那可是號稱歷代天荒第一強者的修士,連陳凡一擊都擋不住?那這帝神山也太弱了。

    僅有的兩位不朽掌教,被陳凡一山砸的筋骨盡折,吐血暴退,也回頭望來。他們好歹躲過,黑袍神主,可是被陳凡一擊打入湖泊深處。

    “轟!”

    這時。

    湖泊炸開,山峰崩碎,黑袍神主仗刀破山而出。

    他手中那柄黝黑的化血神刀,穩穩作響,綻放出朦朧黑光,將黑袍神主籠罩在其中。那赫然是一柄絕世天寶,距離神寶也只差半步,乃是踏天神君親手所煉,用古魔淵深處的‘神魔血鋼’鍛造而成,據傳說,乃是神魔的血灑在山脈上,衍變生鋼,煉成武器後,威能絕倫,無比鋒銳,帶著一絲神魔之力,可傷化神!

    但黑袍神主此刻,也狼狽不堪,身上黑袍撕裂,七零八落,現出里面閃耀金屬光澤的甲冑。若沒有這層神秘甲冑護體,他早被陳凡一擊砸成肉餅。

    “陳北玄,我和你不死不休!”

    神主放眼四望,見帝神山如此慘狀,怒吼震天,充塞著無盡殺伐和滔天殺氣。他一身氣息,更是暴漲,赫然突破元嬰中期,直接邁入元嬰後期。

    眾人只覺。

    天空中,似有一輪黑日懸空般,充滿著無盡壓迫和震懾。

    “再來!”

    陳凡爆喝,巨猿嘶吼,從遠處又攝來一座萬丈山峰。他抱起山峰,就凌空砸向神主。黑袍神主此刻,真正展現出元嬰後期的恐怖修為,手中化血神刀縱橫,刀光凌冽,撕碎蒼穹,一刀劈出,帶著血紅色的匹練,竟然直接將陳凡手中萬丈山峰都斬碎。

    “轟轟轟!”

    陳凡連續以無上法力,攝來七八座山峰,都被黑袍神主一刀斬裂。他干脆掏出天寶,以混元戟、黑絕天刀等和黑袍神主作戰。

    但黑袍神主手中的化血神刀,不愧為絕世天寶,銳利到無法想象。

    “當當當!”

    只是幾次踫撞後,籠罩在混沌雲氣中的混元戟,竟然直接被他一刀斬成兩截。一件天寶直接破碎掉,黑絕天刀數次踫撞後,也現出兩三處缺口,刀靈嗚嗚慘叫,遭受重創,發出哀鳴。

    “陳北玄,我這柄神刀,乃是神君親手所煉,整個天荒,無人能敵,必能斬你!”

    黑袍神主狂笑。

    他手持化血神刀,在虛空中,拉出一道道血色刀痕。那些刀痕扭曲旋轉,竟然不消失,反而如同實質般,綻放出邪異的光芒,詭異無比。果然是神魔血鋼鍛造,充滿奇異力量。

    “ 嚓 嚓。”

    陳凡連續掏出三四件天寶,都被他以手中神刀斬碎。

    到最後。

    陳凡震怒,干脆舍棄天寶,巨猿雙手拉出拳架,如仙鶴舞空,如蛟龍盤柱,如滿弓大弦,如蓮花綻放。璀璨的金光,從陳凡拳中迸發,一拳打碎虛空,與化血神刀撞擊在一起。

    “砰!”

    黑袍神主第一次被逼退。

    他雙眼驚駭望著陳凡雙手,見陳凡手掌硬踫化血黑刀卻無傷,不由駭然︰“你這是什麼拳法,怎能用肉身扛我神刀!”

    “死!”

    陳凡一雙金色瞳中,殺氣凌冽。

    他雙拳打碎虛空,綻放出無盡的金色拳輪。真武神拳被陳凡催動到最巔峰,這可是真武仙宗,賴以橫壓宇宙的拳法,此刻到了金丹修為,陳凡才能展現出一絲威能,但也恐怖到極巔。

    “轟!”

    那一刻。

    諸天法則,在金色拳輪下,都發出哀鳴。

    虛空被陳凡一雙拳頭打裂,黑袍神主修為本就不如陳凡,如今硬抗真武神拳,同樣支撐不住。

    “咚咚咚!”

    數拳之下,連化血神刀的黝黑刀面,都發出一絲嗡嗡哀鳴,似乎承受不住陳凡的拳頭。

    “不可能,你的拳頭怎會比我刀硬?”

    黑袍神主無法想象。

    化血黑刀號稱可傷化神,難道陳凡的肉身,已經凝練到化神大能那一級別?那他早該一掌碾壓眾生,橫掃萬敵才對,為什麼還要和他們打生打死?

    “ 。”

    陳凡一拳揮出,如羚羊掛角,無跡可尋,從不可思議的角度,帶著無窮大力崩開化血黑刀,一拳砸在黑袍神主的胸膛處。

    “噗。”

    黑袍神主雖然修為強悍,但他肉身差遠了,當場就被陳凡砸飛出去,一口鮮血噴出, 嚓 嚓,肋骨不知道斷了多少根。若非身上的神甲護體,恐怕當場就被打爆。

    “再來!”

    陳凡得勢不如饒人,拳拳打碎虛空。

    他渾身金色氣血,沸騰到最巔峰。九重神相環繞,一身修為,已經被陳凡運轉十二成。陳凡痛快大呼,到了天荒為止,從沒有戰的如此酣暢。

    “刷。”

    那一刻。

    陳凡一躍入虛空,雙翅展開,背後朱雀神相浮現,他一雙大手,帶著九色神火環繞,一擊轟中黑袍神主,直接把他打飛出數百里,砸入一處島嶼中,把那方圓十里島嶼,深深砸入了地面。

    “殺!”

    黑袍神主張口吞服一株萬年老藥,藥汁灑滿嘴鼻,也絲毫不顧,再次縱起身搏殺。但他終究和陳凡差太遠。仙輪九轉大成之後,陳凡相當于九尊元嬰合一,一身法力,可媲美元嬰後期。黑袍神主雖是元嬰後期,但屬于天荒偽元嬰,至少降了一個境界,哪是陳凡對手。

    “撕拉。”

    陳凡一揮手,直接把他一條臂膀撕裂,然後再一拳,打飛了化血神刀。

    到最後,一腳踩下,轟隆一聲,把黑袍神主踩在腳底。

    “區區下族,怎敢辱我!”

    黑袍神主暴怒,連吞服數顆萬年天藥,血色染紅他的戰袍,渾身氣血催動到巔峰,眼瞳撕裂,瘋狂吼叫,恐怖的法力從他身上迸發,仿佛連山峰都能掀翻。

    但陳凡一只巨腳,宛如鋼鐵澆灌而成,紋絲不動,牢牢將黑袍神主踩在腳底。

    他低頭俯瞰黑袍神主,聲如九天雷霆︰

    “你說,誰是下族?”

    那一刻,天荒無數修士,見證這一幕,都只覺心中似某些東西被打破般。

    高高在上十萬年之久的帝神山之主,竟然被人踩在腳下,而且還是陳凡這個出身華族的區區金丹。哪怕是再頑固的老天君,也不得不心神動搖。

    ‘難道這天荒,真的要換個主人了?’

    嚓!

    黑袍神主憤怒狂吼,還想反抗,但陳凡一腳碾壓,如泰山壓頂,死死把他壓住,而且越壓越緊,如同萬噸水壓機碾碎石頭般,赫然準備把黑袍神主踩成肉餅。

    “我登帝神山,好言和你相商,你不听。那既然這樣,我就成全你們,把你帝神山所有人,統統碾碎。”

    陳凡目色冰冷。

    他背後,無數華族先烈隱約浮現。陳凡這一腳,不僅僅代表自己,更代表戰死在華族祖廟前的諸多長老,代表數千年來,冤死于天荒神律下的無數先輩。

    “ !”

    黑袍神主被壓的,胸膛中一口神火噴出,黑甲都 吱 吱,支撐不住,整個人就似一顆將要爆炸的番茄般。

    到此刻,他再也忍不住,高呼一聲︰

    “老祖救我!”

    當他出聲那一刻,整座帝神山猛地一顫,轟隆,一股無法想象的氣血,沖天而起。讓方圓數千里內,所有修士同時顫抖,無數金丹先天,一同跪伏于地。

    “那是?”

    眾人同時睜眼,驚駭望去。

    PS︰第一更奉上,作者君繼續去寫第二更,謝謝大家的月票,今天一口氣把這個高潮寫完^_^。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