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“呼。”

    長風呼嘯,波濤打浪,罡風勁轉。浩蕩大日此刻已夕陽斜下,金色的陽光灑落在萬傾湖泊上,隱約如層層金鱗般,浪花飛空。

    而此刻。

    天荒百域,無數城市宗門,哪怕域外修士,都愣愣的望著那個青衣少年。看他一腳踩在帝神山之上,把十萬年前縱橫無敵的神將芒涯,都踩在腳下。

    陳凡登帝神山前。

    無數人猜測他自尋死路。有些認為,陳凡只是裝模作樣,虛晃一圈就離開。更多人認為,陳凡被之前戰績沖昏頭腦,根本不知道帝神山的強悍。

    包括月瓏長老、花弄影、包括吳家老祖吳問鼎等,心理都為陳凡不安,認為他此行極不明智。

    “哎,陳天君明明有大把歲月,慢慢和帝神山周旋。他此刻才金丹期,若修成元嬰,放眼天荒,誰能與之為敵?”

    不止一位修士感嘆。

    甚至連華族僅剩的幾個長老,都苦勸陳凡,留得青山在不愁沒柴燒,這筆仇怨,以後和帝神山慢慢清算。

    但誰都沒想到。

    陳凡如雷霆掃穴般,風雷電掣,輕易掃平九大神將、五大掌教、黑袍神主,甚至連神將芒涯出世,祭出不朽神君的法旨,也擋不住陳凡一擊。

    雖然。

    陳凡也付出巨大代價。

    那終究是大能符詔,陳凡強行以九轉仙輪撞擊,摧毀符詔,又被迫動用‘九絕滅世’這等大神通,承受了巨大壓力。此刻,只看到,他金光璀璨,絢爛無比的不朽金身上面,裂出一條條細微的紋路,有些紋路很長,甚至滲透出淡金色血液。陳凡此刻,宛如一個遍布蛛網的瓷娃娃般。

    甚至連光輝璀璨的九轉仙輪,此時也光芒暗淡下來,上面九種神相,都一一陷入晦澀。顯然付出巨大代價。

    但這時。

    陳凡眸光睥睨,縱橫天地。便是諸多天君,也無一人敢直視他的目光,更不用說出手。

    這就是威勢!

    一人壓一宗,天荒無敵的威勢!

    連與陳凡最敵對的靜海老祖,都低下頭顱,向這位無敵天荒的至強者致意。那一刻,無數修士低首,再高傲、再狂妄的天君,也不得不承認。帝神山隕落後,天荒將崛起一位新的霸主。

    他的名號。

    就是陳北玄!

    “啊!啊!我不服!我堂堂神將,怎會拜在區區一華族小輩手中。我當年,可是親手斬下你族姜神君頭顱,扼殺你族無數天才,我不服啊!”

    芒涯神將狂吼。

    他被陳凡一腳踩在腳下,渾身甲冑破爛的七七八八,露出蒼白無血的肌肉,身上傷痕累累,半邊身軀都差點被神雷炸爛。但他依舊強行提據法力,想要掙脫。

    “你不服也只能憋著,看著我,怎麼踏平帝神山,把你和踏天的所有後輩,統統斬殺,一個不留。讓你們整個道統,全數消失于世間。如此,才能報我華族萬載血仇。”

    陳凡一腳,金光神霞迸發,死死把他壓住,聲音冰冷。

    他一邊說著,一邊祭出養劍葫。

    九十九柄庚星劍陣,化作一道道流光,宛如無數璀璨星辰般,向四周殺去。帝神山還有殘存的長老,以及諸多弟子們,舍命沖上來。

    但庚星劍陣,經過陳凡數年溫養,已經直追天寶,九十九柄飛劍,每一柄劍氣都撕裂長空,泛著絢爛的銀芒,如同星河九天般。一擊威力就可媲美金丹巔峰,何況九十九擊?

    “嗖嗖嗖。”

    劍氣撕裂長空,銀輝閃耀,在帝神山上,拉出一道道長長的銀芒,宛如彗星的尾巴般。

    一個個帝神山弟子、統領乃至天將,手持兵戈,身穿戰甲拼命沖上來,但被陳凡一劍洞穿頭顱,鮮血灑滿天空,殺的人頭滾滾。

    陳凡此刻,是真的殺意大發。

    十萬年前姜神君的血仇,數千年前齊天君的冤屈,以及數個月前,諸多長老們的血債,一筆筆,都算在陳凡劍中。

    嗚嗚。

    飛劍舞空,每一劍的威力,比之前更強,到最後,宛如風雷呼嘯般,帶著不可思議的大力。

    “ !”

    有一位元嬰長老,偷偷存活下來,此刻再也忍不住,強行出手轟殺向陳凡。陳凡直接探手一指點出︰

    “青帝碎神指!”

    這一指,如蒼天降下,碾壓一切。直接穿透那元嬰長老周身,一道又一道的護身法陣和秘寶,輕飄飄的點在他識海深處的元嬰上。

    “噗。”

    那長老直接眼楮一暗,元嬰炸裂,肉身失去魂魄,栽下萬丈懸崖中,神魂俱滅。

    如此兩三次後。

    有殘存長老滿是血淚狂吼︰

    “帝神山的列祖列宗啊,難道你們就任憑這魔頭,血洗我帝神山,屠戮我宗後輩,踐踏我帝神山的威嚴嗎?”

    隨著他一聲吼出。

    整個帝神山,突然大放光明,一道又一道的法則,憑空浮現。天地間,無數的陣紋,充滿著殺伐氣息,徐徐運轉,似大磨盤碾碎虛空般,甚至隱約有一絲神聖之力。

    “還有老不死的妖孽?可惜,芒涯都在我腳下,就憑你們也能翻天?”

    陳凡冷哼。

    他離火金瞳睜開,看到帝神山深處,一片廣袤小世界中,有一尊尊先祖復甦。那些先祖的氣息,每一個都不比黑袍神主弱多少,甚至更強盛半分。穿著星辰雕繪的銀龍袍,莊重威嚴,顯然是帝神山歷代神主和長老。但他們早就該死去數萬載,如今復甦,不過苟延殘喘罷了。

    “轟!”

    那一刻。

    七八位神主先祖,同時現身。他們雖然老到頭發都掉光,氣血衰落,但力量依舊強大。他們聯手催動帝神山,發動神山上十萬年蘊刻的諸多殺陣,帶著無盡殺戮之力,轟擊向陳凡。

    “給我破!”

    陳凡身形暴漲,一聲高喝。

    九轉仙輪再次從他身後跳出,仙光大勝,一擊破穿蒼穹,轟破重重法陣,砸在帝神山之上。

    “咚!”

    那一刻。

    宛如共工撞到不周山般,高達十數萬丈的帝神山,都似被巨錘砸中,為之劇烈顫抖。諸位先代神主們,更是一口血吐出。

    他們不像芒涯,強行復甦,根本無法發揮巔峰力量,也就勉強相當于幾位不朽道統掌教罷了。

    “再來。”

    陳凡高喝。

    盡管這種撞擊,對他也不好受。九轉仙輪就是陳凡的金丹,以金丹撞擊敵人,固然是最強手段,但那反噬之力也無比恐怖,他嘴角都滲透出血跡來,但陳凡依舊不管不顧。

    十萬年大仇,盡在今朝。

    哪怕憑著幾年內不突破元嬰,陳凡今日也得滅掉帝神山,完成誓言!

    “咚!”

    第二次撞擊。

    帝神山被撞的,向虛空中平移了數丈。有一位年齡最蒼老,氣息最微弱的神主,直接被反噬之力,憑空撐爆。

    “老神主!”

    無數帝神山弟子,眼都赤紅,留下血淚。

    “繼續來!”

    陳凡爆喝。

    九轉仙輪再次綻放出無盡璀璨的仙光,轟然砸向帝神山。它盡管只有區區一點,但卻如一顆無可匹敵的璀璨彗星般,猛地砸在萬丈高山上。

    “ 。”

    這一次。

    其他神主都支撐不住,被轟擊的吐血暴退,再也控制不了法陣。帝神山轟隆一聲,從天上砸下,繼續摔在湖泊中。

    “噗。”

    陳凡也一口血吐出,渾身蛛網般的裂紋,又多了一絲。但他不管不顧,雙手捏訣,瞬間施展出另一門仙土中修煉的大神通︰

    “飛仙!”

    唰!

    從陳凡背後,猛地沖出一柄斷劍,那柄斷劍,籠罩在璀璨的銀輝中,越來越重,到最後,無比恐怖的力量,從其中綻放開來,仿佛一尊絕世天君凌塵般。浩蕩銀色劍氣撕裂長空,一個,身穿長袍,儒冠博帶,瀟灑風流,閃耀著淡淡光芒的人影,憑空浮現,一手持著斷劍,人劍合一,猛地射出。

    “那是?”

    無數修士驚詫。其中幾個年老的天君,更是不敢相信的揉了揉眼。那身穿長袍的人影,是如此熟悉,竟然有點像數千年前,華族的齊天君。

    而那柄斷劍的氣息。

    不正是齊天君的佩劍嗎?

    “轟!”

    那劍光,璀璨到極點,仿佛九天仙人降下的一劍。人與斷劍,已經徹底合一,化作一道無比耀眼絢爛的銀輝,瞬間洞穿帝神山數十層法陣,猛地將一位神主斬殺,還瞬時,將另一位神主的半邊身子都削掉。

    “這是什麼劍法?”

    其他幾位神主長老們,無不暴退,目光駭然。

    陳凡此劍,竟然能擊穿帝神山諸多法陣?這簡直不敢想象,要知道,這些法陣,號稱可抵御化神大能的攻擊。

    “劍法名飛仙,星海深處,一位無名劍客所創。可激發一柄佩劍中,其歷代主人留下的神念,發揮出巔峰一擊。這一劍,就當是我替齊天君斬出的。”

    陳凡面色如鐵。

    這門神通非常恐怖,那位無名劍仙,曾以此,縱橫星海,哪怕面對更高一境界的強者,也絲毫不懼。單單一柄飛劍時,還沒什麼威力。但若能收集幾十幾百柄,同時激發出來。相當于幾百位劍修一齊出手,那威力得有多恐怖?若僥幸獲得古聖或真仙的佩劍,激發其殘存神念,如同古聖和真仙一擊!便是凡夫俗子,學得此神通,也可一劍斬落大能!

    可惜陳凡手中,只有一柄齊天君的佩劍,但依舊恐怖無比。

    “殺!”

    他一手接過銀色斷劍,再次一劍劈出,劍氣縱橫三萬丈。

    帝神山此刻,再也抵擋不住,諸多弟子、統領們,被斬的殘肢斷臂漫天飛舞,血流成河。甚至有老神主抵抗,也被陳凡一劍斬殺。

    那一日。

    帝神山殺聲震動四野,這尊號稱不朽的道統宗門,從上到下,數十萬弟子,幾乎被陳凡一人殺絕。天荒歷史,將其記載為‘神隕之日’。

    陳凡一人踏帝神山。

    徹底登頂,天荒第一人!

    PS︰第一更奉上,作者君繼續去寫第二更^_^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