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“轟!”

    帝神山上,流血漂櫓,每一座仙閣,每一座大殿,每一個弟子,都被陳凡一一斬盡殺絕。到最後,陳凡再次祭起‘九絕神雷’,一擊轟碎了帝神山小世界的大門,殺進小世界中,把埋葬在小世界的諸多長老、神主級存在,都盡數斬殺。

    “收。”

    陳凡更大袖一揮。

    將幾座丹氣環繞,香氣四溢的丹鼎閣、藏寶閣都收入袖中,這些可是帝神山最重要的秘藏,陳凡累死累活,主要收益都在此。至于帝神山視若珍寶的藏經閣,卻不放在陳凡眼中。

    “嗖。”

    陳凡一手抓著神將芒涯,一手持C 比冑 瀾繢鎩br />

    這片小世界,大約方圓數百里,雖然面積不大,但處處霞光匯聚,法則浮現,有天君講法,有神則轟鳴。地面上更種著無數奇花異草,不乏上萬年老藥、天藥。雖不如仙土,但在整個天荒,都算最頂尖的道土。如果有修士在此修道,最多三十年,必入先天。

    “轟轟轟!”

    帝神山殘余長老,和歷代神主拼死抵抗,但陳凡殺意已決。他甚至再次祭起一柄天劍,發動‘飛仙’神通。

    “唰!”

    璀璨劍芒撕裂蒼穹,照耀虛空。

    一位七八萬年前的帝神山元嬰後期神主,直接被一劍斬殺兩半。連他都戰死後,整個帝神山,徹底失去抵抗余力,殘存的幾位長老,率領幾百個弟子,直接跪倒在地,求陳凡饒恕。

    “怎麼樣,我說踏平你帝神山,就絕不作假。”

    陳凡一手拎著芒涯,面帶微笑說著。

    在他面前,幾個帝神山長老瑟瑟發抖。他們雖然還是元嬰,擁有強悍修為,但早被陳凡殺的膽寒,根本不敢反抗。

    其他帝神山弟子,更是跪倒在地,額頭頂著地面,連眼都不敢抬。他們心中又驚恐又悲涼。堂堂執掌天荒十萬載的帝神山,如今就敗在陳凡手中了?

    不要說他們。

    連許多在外圍觀戰的天君、修士,也不敢相信。

    帝神山作為無敵道統,只有一個神將芒涯和幾張符紙出來抵抗?神寶呢?神陣呢?無上底蘊呢?踏天神君就這樣死了,沒留下什麼後手?

    “哼,華族小子,若非我族神子攜帶神寶和鎮宗神陣離去,你怎能如此猖獗。”

    芒涯冷哼。

    “哦?你帝神山還有神子?不過哪怕有也怎樣,區區金丹,我彈指殺之。”陳凡微微詫異,但毫不在意。

    “哈哈,愚昧。我說的,不是後來的什麼狗屁神子,區區神品金丹,也敢號稱神子?乃是神君嫡子,他老人家最珍貴寵愛的幼子,晚年生下,天資絕世,更在我等之上。若非為了大機緣,神子早在十萬年前,就可再證道化神!”

    芒涯神將哈哈大笑,眼中充滿蔑視。

    “踏天神君的兒子?”

    陳凡瞳孔微微一縮。

    越是修為強大的修士,越難誕生子嗣。如合道真仙,想生一個兒子,恐怕花十萬年都未必有結果。可一旦生下來,那子嗣的天賦,必然驚天動地。宇宙中,有‘仙族’,號稱九天謫仙的後代,天賦之高,強絕宇宙。

    一個大能晚年生下的嫡子,論天賦,必在洛長生之上。

    更何況,還攜帶著帝神山的鎮宗寶物和法陣,如此危險人物,陳凡必須弄清楚他的去向。

    “他叫什麼,去哪了?快快說出,否則震殺你!”陳凡逼問。

    芒涯只是大笑,絲毫不理會,一雙眼楮望著陳凡,充滿著幸災樂禍與輕蔑。

    “嗖。”

    陳凡一彈指,斷劍射出,化作一道銀輝,貫穿芒涯肉身,將他死死的釘在帝神山的小世界中,連同元嬰和神魂,徹底絞殺。

    一代神將芒涯,隕落!

    “你,告訴我,帝神山神子去哪了?”

    陳凡指著跪下左首一位白發長老,聲音冰冷詢問。

    他雖然問著,但心中,隱約已經有了答案。

    果然,那位長老身形一顫,眼中露出一絲掙扎,最終還是乖乖叩首道︰“稟陳天君,芒涯所言,應該是我宗神子‘冥陽’,他是踏天老祖嫡子,在神君晚年時,被神君親手封印在帝神山深處,以整個帝神山的靈氣蘊養他。大約在兩三年前,破關而出,攜帶走了宗中大部分秘寶和法陣,更帶走了一大批神將,據說,是前往星空深處某顆星辰,爭奪所謂的大機緣。”

    “我低微卑微,只知道這些,連神主都不敢打探冥陽神子的蹤跡,請天君恕罪。”

    說完,那白發長老再叩首。

    “某顆星辰、大機緣,這值得,不就是地球嗎?”

    陳凡眸光一冷。

    果然,事情向他最不願想的方向發展。帝神山身為大能留下道統,才僅僅十萬年,底蘊遠沒有消耗干淨。陳凡此次攻山,也感覺很輕松,許多種手段和底牌,還沒來得及施展,就輕易踏平帝神山,原來因由在此!

    “罷了,你們既然能棄暗投明,在最後關頭投降。死罪可免,活罪難逃,罰你們眾生為我華族奴族,為我華族效力一萬年,才可洗刷清楚。”

    陳凡皺眉,思量許久,才緩緩說出。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眾帝神山長老和弟子,猶豫片刻,最終點頭。

    但陳凡不放心,他探出一根手指,取出幾枚玉牌,往虛空一抓,從那三四個元嬰長老識海深處,深深攝取來一截神魂,然後雙手結印,打出一道又一道金色法咒,加持在玉牌上。

    那些元嬰長老,在被攝取神魂時,都全身劇烈抖動,神魂撕裂無比痛苦,但依舊沒敢反抗。

    到最後。

    “刺啦。”

    虛空中有雷霆炸裂的聲音,幾枚玉牌上面,青光一閃,無數雲霞堆積而出,禁制生成。仔細看,就會發現,每一枚玉牌,都對應一位長老的模樣,栩栩如生。

    “你們的神魂已被我制成令牌,以後,誰持令牌,就是你們的主人。但凡令牌碎去,哪怕你修成化神,也得神魂俱滅!”

    陳凡冷聲說著。

    “絕不敢違背天君之令。”

    眾長老再次叩首。

    他們臉上,大多露出灰白之色。之前只是口頭沉浮,但現在,連神魂都被人禁制,制成‘拘神令牌’,從此以後,再無法反抗。想到這,幾個長老心灰意冷,徹底向陳凡告饒。反倒是那些弟子,只是金丹先天,陳凡根本懶得為他們制作神魂令牌,只是隨意種下幾道禁制,但依舊讓他們恭恭敬敬。

    接下來。

    陳凡帶著眾帝神山長老,踏出小世界,接手帝神山法陣,向眾人宣誓。帝神山一脈,從此歸屬于華族麾下,整個中央神域,也將成華族的領地。

    “我去。”

    “真的踏平了帝神山?”

    “你們沒看到,帝神山的岐伍長老,明原長老和其他幾個長老弟子,都畢恭畢敬站在陳北玄身後嗎?恐怕帝神山,已經向陳北玄投降。”

    “堂堂不朽道統啊,竟然被一人降服,這天荒從此,要變天了。”

    無數修士目瞪口呆。

    他們不願相信,但看到帝神山僅存的幾個長老,都束手恭立于陳凡身後,整個帝神山法陣,也在被陳凡接手,于是不得不承認。

    陳凡真的一人踏平帝神山!

    之後。

    陳凡宣布,帝神山將關閉一段時間,等整理完全後,才會完全開放。在此之前,凡是曾向華族和他出手過的勢力,必須前來帝神山請罪,否則,他出關後,將會踏平任何不服!

    眾天君聞言,無不震動。

    尤其與陳凡有仇,如輪回宗靜海天君,鎮魔宗兩位天君。以及踏天宗、離陽公孫家等宗門老祖,無不目光寒徹,盯著陳凡,看著陳凡體表那遍布蛛網般的縫隙,以及陳凡一身逐漸衰落的氣息,想著是否現在出手,把陳凡格殺于此,永絕後患。

    但所有天君,最終無一人出手。

    陳凡實在太強,太恐怖了。以區區金丹修為,踏平帝神山。只要想到這點,無不讓人頭皮發麻,背生寒氣。尤其陳凡還有多少底蘊,傷勢是否是裝的,誰都說不清楚。

    最終。

    諸位天君恭敬向陳凡行禮,化作一道道遁光,逐一退去。

    “嗖嗖。”

    虛空中。

    一道道光芒閃過。

    等天君們走完後,眾多觀戰的修士,如徐家姐妹、林舞華三女、衣著華麗的青年修士等,也不得不坐船,或架起遁光離開。

    陳凡等他們全部走掉後,才施施然走回帝神山,開啟大陣,把整個帝神山遮蔽住。

    當帝神山的法陣,遮蓋掉外界視線後,陳凡就身形一晃,差點摔倒在地。

    “天君?”

    幾位帝神山長老急切問著,他們眼中眸光閃耀,暗藏殺氣。

    “沒事,給我尋一處靜室,我要立刻閉關。同時,派人去將我的妹妹,和華族幾個高層接來,並且立刻將大長老他們放出。”

    陳凡吩咐。

    他哪怕遭受重傷,依舊從容不迫。

    幾位長老見陳凡依舊能支撐,尤其看到他無意中露出的幾枚神魂令牌後,不得不強行壓下心中殺意,恭敬告退。

    ...

    而當陳凡閉關帝神山時,關于帝神山發生的一切,瞬間如閃電般,橫掃整個天荒百域,這一刻,不僅是天荒為之震動。

    甚至消息傳出天荒,連周圍幾個修仙星辰,都听聞陳凡的消息。

    PS︰第二更奉上,作者君繼續去寫第三更^_^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