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陳凡登帝神山一戰,對全天荒直播。

    各個城池,各個宗門,都拉出天幕,透過幾位天君的法力,讓全天荒的修士和凡人,大部分都看到。所以當帝神山臣服時,陳凡之名,徹底威震整個天荒!

    那一刻。

    哪怕是毫無煉氣的婦孺,又或者七老八十的老頭子,都听聞陳北玄的名號。

    “我滴乖乖,早就听說,那個什麼勞子帝神山,可是從我祖輩的祖輩的祖輩,就咱們天荒最大的宗派了。結果被一個小娃娃,一個人給干平了,這是翻天呦。”

    有抽著旱煙,點著煙火,一口一個眼圈吐出的老者,嘖嘖稱奇。

    “什麼小娃子,老王頭,那是陳天君!華族天君,咱們天荒現在最強者。你小心說話,被修仙的仙長們听見,只見一飛劍割了你的舌頭。”

    旁邊一賣苦力壯漢哼道。

    老王頭聞言,嚇得連忙把旱煙收起,四下打量幾眼,沒看到修仙者路過,才長舒一口氣。不過再不敢肆意誹謗陳凡。

    此刻。

    陳凡大名垂于天荒。

    不知道有多少小修士,想要仰慕拜見陳凡而不可得。隨手替陳天君教訓一個凡夫俗子,算多大事情。天荒雖有修仙者,但終究,大部分是普通凡人。

    那一日。

    陳凡是真正名震天荒!

    如果說之前,他的大名,主要在修仙者間傳播,各大宗派、世家、道統知道陳凡名號。那麼此刻,就算天荒最偏遠一座小城的市井孩童,都知道陳北玄是天荒最牛、最強的人!

    此刻,華族整個為之沸騰!

    無數華族人,抱頭痛哭。自從帝神山發布神諭,神將白河降臨後,整個華族都發生驚天巨變。修為到先天之上的長老高層,盡數戰死,只剩寥寥幾人。三億多族民,被關進天牢,打為奴族,短短幾個月,就受盡煎熬,死傷上億人。

    雖然等來陳凡。

    但哪怕華族眾人,對陳凡也並不抱多大期望。

    實在是帝神山太強大,太至高了。那可是不朽神君的道統。所以當他們見到陳凡斬白河,殺神主,踏帝神山時,是何等激動,何等沸騰。

    “快,去祭祀宗廟,向我華族列祖列宗報告這好消息。”

    “族內還有僅剩的長老嗎?立刻帶著護衛,趕往中央神域。陳天君大戰之後要修養,正需要我等守護。”

    “把族內天賦好的苗裔也帶上,未來華族都靠他們。”

    幾個族老在吩咐。

    許多華族人知道,陳凡並非本族,而是來自遙遠的中土星。但這又如何?大家數千年前,是一個祖先,流著相同的血液,如今陳凡更為華族報仇雪恨,整個華族,都視陳凡為親人。

    不等華族出動。

    周邊天域的天君世家、宗門,早就提溜一聲趕到。

    跑的最快,正是鎮海吳家的老祖吳問鼎。他不僅自己來,還把吳家的鎮海艦隊都開來,並且帶上了吳青顏吳白素姐妹,宣稱要把整個華族都運去中央神域,向陳天君慶賀。

    丹盟、星斗王家等,來的慢一步,見吳問鼎如此無恥,無不痛罵。

    臨走前,吳問鼎把吳青顏姐妹拉到一邊,小聲說著︰

    “青顏白素,我吳家未來富貴榮華,甚至能否重現先祖榮耀,可都在你們身上。青顏與陳天君有久,白素也算天君舊人。你們到了帝神山,一定要結識好天君。陳天君是個念舊的人,否則不會把林舞華那三個小丫頭帶在身邊。但你們切不可依仗舊交情,就恃寵而驕。你看其他家那邊,如今不知道有多少世家宗門,對陳天君虎視眈眈。”

    吳問鼎一邊說著,一邊指著北荒其他幾個天君世家。

    兩女掃過,果然見到一群鶯鶯燕燕,都跟著上寶船,每一個都身材修長高挑,衣著華貴,容貌清麗絕世,豐腴窈窕,氣質各不相同,但姿色都不再兩女之下。吳白素還認出,其中有幾個如白天鵝般高傲的女孩,都是各大天君世家的家主嫡女。

    顯然她們登船去帝神山,心思叵測,沖著陳凡而來。

    畢竟那位名滿天下的陳天君,可還單身。

    “老祖,您說什麼呢?”

    吳青顏瞪大美眸。

    她是對陳凡有好感,但僅限于陳凡贈書之恩。況且,如今陳凡高高在上,還能看得上她這個區區小丹師嗎?

    “哈哈,是老祖口誤,老祖口誤。”

    吳問鼎打個哈哈,但只是一個眼色,七八個吳家女性長老就擁簇來,準備在路上,傳授兩女關于討好男子夫君的閨中秘術。

    不止北荒。

    長生、忘情、葬龍、聖火天城...每一個天域,每一個宗門,都為陳凡而震動。許多天宗老祖趕回後,就立刻準備賀禮,向陳凡道賀。

    而那些與陳凡有仇的,比如鬼冥宗、縹緲宗、鎮魔天域等,早就嚇得魂飛魄散。宗內天君隕落的,決定派出大長老,備上厚禮,早早趕到帝神山去請罪。如輪回宗這種,還有一位天君留存,則猶豫不決,生怕自己去了帝神山,被陳凡一刀斬了。

    至于僥幸存活的三大不朽道統掌教,一回到宗門,就立刻宣布封山,把護宗神陣全部開啟,死死關閉著,想要依托神陣,抵御陳凡。

    此刻,不僅僅天荒震動,

    陳凡的名頭,甚至傳播到天荒周圍比鄰的幾個星辰上面。

    ...

    蟄遠星。

    這顆星辰,從宇宙中看,宛如一顆赤紅色的果實,大地上面,百分之七十以上,都是赤色土壤,溫度極高。在這顆星辰上面生存的人,皮膚也都通紅,身材高大健挑,渾身繪制著各種各樣的紋路,那些紋路都是防止火焰傷害的符文。

    蟄遠星上,大部分修士都主修火系,雖遠不如天荒強大,大能輩出,但最強大的幾個宗門,同樣也有元嬰天君坐鎮。

    盡管這些元嬰,也都道統殘缺,只算偽元嬰,但依舊強大。

    落梧宗。

    蟄遠星最強宗門之一,宗門秘境內。

    三位老祖盤膝而坐,他們身前,一柄青色光芒的飛劍,起起伏伏,上面隱約,還帶著一絲絲聲響,似乎剛說完什麼。

    “兩位師弟,你們感覺如何?”

    過了許久,坐在首位,看著年齡蒼老,滿頭白發稀疏,滿臉周圍的老修士,緩緩開口。

    “如果天荒消息沒錯的話,這天荒真要變天了。真是沒想到,堂堂帝神山,威震諸多星辰的化神道統,竟然被一個金丹修士踏平。”一位中年男子模樣,穿著道袍的修士感嘆。“這金丹修士,必來自星海深處的大教,甚至比一般不朽大教要強得多,便是妖神教、長生教之類,都未必能必上。否則怎會如此強大。”

    “那大師兄、二師兄,我落梧宗怎麼辦?之前四師弟他們,可是被帝神山的冥陽神子,帶去中土了。”最後一個穿著大紅色袍服,身材魁梧高大的修士,急切問道。

    此言一出。

    中年道袍男子,也臉色微變,轉頭看向首位。

    坐在首位,眼皮耷拉,衰老的看起來下一刻就要睡著的年老修士,偶爾睜開眼楮,精芒四射,用徐徐的嗓音道︰

    “這件事,我們就當不知道,是老四自作主張,跟著冥陽神子前去,至于一切後果,都由他自己承當,與我落梧宗無關!”

    “無論那陳天君,還是帝神山,都非我落梧宗能抗衡的啊。”

    說到這。

    其他兩位落梧宗老祖,也都長長嘆口氣。

    這番對話,不僅在蟄遠星其他幾個宗門中流傳。甚至天荒周圍不遠的長庚星、深藍星、昊龍星等,都在傳遍。

    天荒作為整個遺棄星域,最強大的星辰。帝神山更是僅存的化神道統,它的一舉一動,都會牽動整個遺棄星域,無數星辰宗門的心。

    有些宗派,派人追隨帝神山神子,知道這消息後,大驚失色。

    有些宗派,則坐山觀虎斗,無論帝神山還是陳凡,哪一邊都不插手。

    還有些宗派,想著陳凡如此年輕,就恐怖至此。他背後的宗門,必然是星海中最極盛的大教,甚至可能不遜色太陽神朝的無敵道統。這樣潛力無限的子弟,誰不願結交?若能巴結上,未來把宗內幾個弟子帶離遺棄星域,整個宗門都會受益。

    但沒有一個宗派,一個星辰,相信陳凡來自中土。

    盡管星空距離遙遠,但大部分星域,都知道地球這數千年,衰落成什麼模樣。若非為了追求什麼大機緣,許多天君,根本懶得去那顆星辰,靈氣幾近于無,可謂鳥不拉屎的地方。

    無論如何。

    陳凡這一次,不僅聲震天荒,還將名聲,逐漸延伸進周邊各大星辰。陳天君之名,算是真正名震星海!

    ...

    而此刻。

    陳凡閉關坐在帝神山最深處,靈氣蘊藏最深厚的靜室內。

    他周身蛛網密布,一道道傷口裂痕浮現,連不朽金身似乎都抵抗不了,金光綻放,只能勉強維持黏合,陳凡不由臉露苦笑︰

    “這趟戰斗,真是虧大了,若沒有繳獲,恐怕單單療傷,我就要閉關三年以上。”

    說著。

    他取出一個小玉瓶。那玉瓶中,正有一絲絲血液,閃耀著淡金色光芒,哪怕隔著玉瓶,都能感受到其中的神聖之威。見到這小玉瓶,以陳凡的城府,也忍不住露出一絲笑意。

    PS︰還有一更^_^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