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陳凡閉關的數載。

    整個天荒不僅沒有因他消失而平淡下來,反而風起雲涌,底下越發波譎雲詭,駭浪滔天。首先,華族除了一批老人留在古華城外,其他集體搬遷到中央神域。

    中央神域論面積,不比一般天域小多少,而且關鍵此地,有無數代帝神山天君留下法咒、道則,匯聚起龐大精氣,條條靈脈聚集。可謂精氣如雨,道韻十足,靈氣比普通天域都高一倍,更不用說北寒域的苦寒之地。

    大長老早被救出。

    與他一起的,還有四長老和五長老等寥寥幾位。

    盡管眾長老非常傷心,曾經雲集祖廟的諸多先天金丹修士,包括秦洛,盡數戰死在了古華城。但大長老依舊打起精神,處理接手華族各項事情。

    陳凡閉關前,將那五枚玉牌給予了小蠻。

    這五枚‘拘魂令牌’,是帝神山幾大長老的命脈把柄,只要輕輕一捏,他們立刻神魂俱滅。所以岐伍、明原幾個長老,雖然心有不甘,但表面卻得恭恭敬敬服從,被小蠻驅馳。小蠻身為華族聖女,也接過大長老的擔子,處理帝神山和整個中央神域的各種雜事。

    陳凡雖閉關。

    但他的影響力依舊在。

    北荒王家、鎮海吳家、葬龍天域、黑佛宗等等,許多宗門宗主甚至老祖,都親自登門,為陳凡慶賀。他們一開始沒見到陳凡,听說陳凡閉關,有些人還目光游疑。

    但等蛟尊者和趙絕仙站出時。

    一個是域外大妖,一個新晉元嬰。

    兩人加上帝神山五大長老,立刻震住了所有人。

    “華族並非驟起啊,哪怕陳北玄不在,依舊是當世第一大宗。”有天君感嘆。

    其他宗門,再也不敢僥幸。

    如縹緲天宗、天璇院、離陽公孫家,迅速派出宗門內最重量級人物,帶著厚禮,來帝神山向陳凡請罪。

    “神曦姐姐,你怎麼來了?”

    到最後,小蠻甚至看到神曦,非常驚訝,也很高興。

    “我宗的靜海老祖,恰好修煉一門關鍵神通,無法走開,所以托我來向陳天君賠罪。”神曦身材修長挺拔,容貌絕美,籠罩在混沌氣流中,如同一株搖曳的神蓮。

    她說著,冷若冰霜的臉上也不由帶著一絲尷尬。

    靜海天君哪是不能來,分明不敢到,怕陳凡一劍砍了他。

    “沒事,神曦姐姐,你來就好了。你是你,輪回宗是輪回宗,我和哥哥都記得的。”小蠻自然也明白,拍著小胸脯,縴細玉手拉著神曦,笑靨如花。

    旁邊的各宗巨頭陪侍,都臉上帶著笑臉。

    他們目光掃視小蠻和神曦。

    知道這兩個驚艷絕世的女子,恐怕是如今天荒,最有權勢最耀眼的人。一個是華族聖女,陳凡的妹妹。一個是輪回宗神女,當世唯一修成神品金丹者。

    據說神曦曾遨游天荒,與君傲城接連交手三次,先敗而後勝,如今長生榜已將其列為第三,僅在陳凡與李懷仙之下。

    “神曦姐姐,你找到李懷仙了嗎?他實力如何?”

    小蠻很好奇。

    神曦搖頭。“李懷仙蹤跡縹緲,根腳也沒有幾個人知道。一開始大家猜測他是長生天域秘密培養的神子,但長生天域宗主已親自出面否認,我這兩年四處游歷尋找到,都不曾找到過。恐怕,他未必是我天荒的人。”

    神曦說著。

    許多人都在猜測,李懷仙極有可能也來自域外大教,跟陳凡一樣。

    呼呼。

    歲月流轉。

    諸多宗門向後來帝神山拜謁恭賀,連天外星辰,都有使者降臨,恭喜陳凡。至于和陳凡有仇的宗派,早就誠惶誠恐而來,跪伏在帝神山腳下,請求寬恕。到最後,只有五大不朽道統,死死封住山門,依仗護山神陣庇護,拒不來帝神山認罪。

    “哼,等我哥哥出關,自然會一個個收拾他們。”

    小蠻冷笑。

    時間很快,三年就一晃而過。

    這一日。

    帝神山艷陽高照,林舞華盤膝坐在山頂,雙膝橫著一柄劍鞘,正守在陳凡靜室門口,一邊守護,一邊參悟劍意的時候。

    “ 吱。”

    她突然听到一陣開門聲。

    林舞華嬌軀微微一顫,猛地起身,轉眼望去,就見到一個青衣少年,推開靜室石門,滿面溫煦笑容走出,如同一個儒雅書生般,正笑眯眯看著她。

    “天...天君,您...您出關了。”

    林舞華一時結巴,冰冷絕艷的臉蛋,此刻似都有火燒雲攀上,吶吶的說著。

    “是啊,多謝你這三年,一直在門口幫我守護。”陳凡笑著點頭道。

    “不用謝不用謝啦。”林舞華拼命擺手,粉首低下,兩只晶瑩剔透,縴細如雪的玉手,都不知道往哪擺放。若有外人見到,必要驚駭,名震天荒位列長生榜第六的‘劍仙子’,從來對人都不假言辭,什麼時候這般害羞過?

    等陳凡離開後。

    林舞華才悄悄舒口氣,抬起頭來。

    她一雙晶瑩剔透的美眸中,忽的帶著一絲疑惑。

    三年後的陳前輩,與之前,似乎完全不一樣了。

    陳凡確實不同了。

    三年的時間,說長不長,說短不短。確實他從重生以來,最放松的時候。天荒的事情平定,地球雖消息未知,但遠在億萬里外急也沒用。陳凡就沉下心來,慢慢梳理這十多年來,每一步的修行。

    他發現。

    自己有些腳步,依舊走的快了、飄了,沒有扎扎實實沉下來。

    神識是一個。

    修為和肉身同步進行,但神念的漲幅始終不大,而且根基淺薄,只是用一門‘上古煉神訣’錘煉。要知道,這在上古時代,是很粗淺的修士煉神法門。

    此時,這點小問題看起來沒事,但等陳凡修到化神之上時,弊端就會逐漸浮現。而當他渡劫等仙,更會徹底顯現。如同一個盛滿水的木桶,決定水多少,非最長的板,而是最短那塊。

    還好。

    三年間,陳凡以九竅神嬰,不斷洗滌神識,讓神識更加精純清靈。同時,也以《萬化神兵訣》每天錘煉讓神識更堅韌。到了如今,陳凡一縷神識,柔可化作清風拂面,剛可如銅牆鐵壁,萬夫莫當。

    到了此刻。

    他的神識修為,才算登堂入室,可媲美中央星河世界,那些仙宗聖地的杰出弟子們。

    此外。

    陳凡更以天地萬靈水,沖刷肉身,將肉體和真元內殘余的雜質,全部清洗出去。《六聖祖魔功》和《鯤鵬吞噬術》,可吞噬敵方元嬰氣血,極快增長修為,但這種得來的力量,非自己一步一個腳印修煉而成,無法如揮指臂。

    陳凡上一世,就曾吃過這種雜質的虧,修為在最後不精純,肉身也不夠堅韌,沒有抵擋住雷劫,此世自然不會再犯。

    他一次又一次沖刷,一遍又一遍洗滌。

    將整個寶體和真元,錘煉的越發璀璨,到最後,幾無雜質,近乎于琉璃不壞之身。如果有修士近身看,就會發現陳凡的肌膚,晶瑩無暇,沒有一絲毛孔與傷痕。

    佛家將之稱作‘無漏’,道家尊稱為‘道體’,都是指此。

    嚴格意義上來說,此刻陳凡,才算接近真正的‘先天道體’,每一次呼吸,每一個抬步,都與天地之間,浩大的元氣海洋,和法則交鳴,如同天地生養的子嗣般。

    所以從表面看。

    陳凡越發儒雅,越發平凡,氣息縹緲自在,根本看不出一絲修為。便是元嬰天君,不開發言以無上法力仔細觀測,都查探不到陳凡體內有一絲真元。因為他幾合于大道,法于自然。

    陳凡一路下去。

    許多華族子弟和帝神山弟子,與他擦肩而過,甚至沒有發現陳凡。

    知道雲依兒蹦蹦跳跳在玩耍,見到陳凡,微微一愣,猛地叫出一聲‘陳天君’。周圍人才發現陳凡的存在。

    瞬間。

    整個天荒為之轟動。

    小蠻、蛟尊者、趙絕仙、大長老等人,紛紛涌來。小蠻無比激動,抱著陳凡就不願放開。大長老也老淚縱橫,濁淚流下。

    “咦,陳天君,您如今是什麼修為?”

    蛟尊者驚疑。

    他此刻,竟然無法看穿陳凡。

    如果說三年前,陳凡在他眼中,如一柄絕世出鞘的寶劍,鋒芒畢露,隨時可斬敵殺人,摧枯拉朽。那麼此時,陳凡則如一汪深潭般,看起來古井無波,但深不可測,無法見底。甚至,當年還能看出陳凡處于金丹初期,但現在,連境界都不確定。

    “呵呵。”

    陳凡笑了笑,沒有回答。

    其他人也不敢深究,只是越發敬畏。

    當你看不透一個人的時候,只有一個解釋,他的境界,遠遠超乎你眼界之外,讓你望塵莫及,連觸踫的機會都沒有了。

    陳凡就是如此。

    “我今出關,有些事該了解,那五大不朽道統既然不知死活,就當做我華族崛起的血祭吧。”

    听了小蠻敘述後,陳凡眼中寒芒一閃,

    ...

    半日之後。

    陳北玄出關的消息,瞬間橫掃整個天荒,隨之的,還有另外一個震撼人心的事情︰‘華族將于帝神山,開宗立派,陳凡揚言,將斬五大不朽道統,以為宗門祭旗。’

    消息傳出。

    不僅天荒,星海各宗都為之震動。

    PS︰昨晚看晚會,結果鏡頭上只有一閃而過,上台領獎的都沒有,悲痛過渡,後面的章節忘記寫了,超抱歉,今天爭取多寫點^_^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