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天荒各域,同時為陳凡出關的消息而震動。

    陳凡三四年不現身,連華族一些小輩,都人心動搖,外界有些修士甚至猜測,陳凡是否受傷過重隕落了。但此刻,他無恙出關,整個天荒都為之震怖,無人敢動彈分毫。

    尤其陳凡放出的話,更讓各域動蕩。

    “陳天君終于要開宗立派了。”

    許多老修士聞言,都長嘆一口氣,尤其那些與陳凡為敵的宗派長老們眼中,更是帶著深深的憂色和一絲絕望。

    “開宗立派怎麼了?陳北玄哪怕不建宗派,華族依舊在啊?”有小輩好奇。

    一些老資格的長老們,就開始教育。

    華族與宗派,是兩個概念。

    陳凡若不建宗,那麼華族只是個數億人口大小的族群罷了,這數億人,放在北寒域,還勉強算一只中型族群,但若放在動輒一個天域就數百上千億人的天荒,那就太微不足道了。

    帝神山當年,下屬統御的數十個奴族,每一個奴族少則數千萬,多則過十億,沒有一個比華族弱多少。尤其如今華族人才凋零,秦洛、雷長老等戰死,僅靠一個大長老是支撐不住的。

    這樣一個小族,哪怕佔住帝神山,也無法統御天荒,最多勉強把持著中央神域罷了,因為人手不夠,高階修士也不夠。

    但開宗立派不同!

    所謂宗派,海納百川,有容乃大。非華族修士,也可入宗派修行。陳凡一旦建立宗門,必然向整個天荒招收弟子,甚至有些散修天君,都未必不會心動,入駐帝神山修行,接受陳凡指點。畢竟陳凡能以金丹之軀,斬殺元嬰,必有通天徹地的道統在背後。

    這樣。

    華族和陳凡的勢力,將以吹氣球般的行事,迅速滾大,甚至可能一兩年間,就恢復當年帝神山的七成威勢。

    那整個天荒,依舊要匍匐在華族腳下,如當年敬畏帝神山般敬畏華族。

    “這樣嗎?那我們怎麼阻攔?”

    听明白的各宗小輩,頓時都無比驚惶。

    誰都不願頭頂,再出一個帝神山這樣的大勢力壓著。

    “看吧,先看五大不朽道統怎麼說。陳北玄若不平定五大道統,大家只會敬他,而不會畏他。”有長老思慮良久,緩緩說著。

    那一刻。

    天荒所有的目光,全部匯聚在帝神山,和五大不朽道統中。

    ...

    天荒,北海,藥神宗。

    原先此處,有一個常年籠罩仙光,瑞氣千條,霞光燁燁,遍布各種瓊花異草、靈藥遍地的島嶼。但此刻,一層又一層風暴和雲霧,將島嶼徹底環繞,從外界幾乎無法望見。只能看到,一層層青色雷電,在雲霧和風暴間炸響,隔絕兩截,似隱藏在另外一個世界般。

    祖庭內。

    藥神宗代宗主,和另外兩位氣息宏大的老祖盤膝而坐。

    盡管藥神宗隕落了伏都老祖和掌教,但此刻,還有三位元嬰存在,但大家都愁眉苦臉。

    “陳北玄太過分,竟然要斬盡殺絕。我等一退再退,都封山萬年,避他鋒芒,他還要怎麼樣?真要把我藥神宗踏平嗎?”

    一位較年輕的老祖,憤憤說著。

    他穿著褐色道衣,衣服上面,繡繪著各式各樣的靈藥神藥,細細數下來,足有數百種之多,閃耀著絲絲寶光。這是‘百藥天衣’,一件赫赫有名的防御天寶,據傳金丹穿上去,都可抵御元嬰全力一擊。老祖名葛炎,乃是藥神宗新晉元嬰。

    “哼,陳北玄真以為我等可欺。若非冥陽神子把帝神山神陣帶走,怎會輕易被他攻破。我等宗門,可都有化神先祖留下的神陣,數十萬年來,能一次次躲避過滅宗之災,都靠神陣庇護。我不信他能打破神陣。”

    另一位蒼老,渾身皮膚呈七彩斑斕色的老祖,也冷哼道。

    “不錯。”

    藥神宗代宗主點頭。

    他看著,宛如七八歲孩童般,皮膚粉嫩,像一個小娃娃,但氣息在三人中,最為強大,乃是藥神宗年歲最古老的老祖,名為萬毒童子。

    “我已經與妖王殿、荒神廟等通過氣,我等就封閉山門不出,躲在神陣中,看他陳北玄能耐我何?”萬毒童子冷笑。

    其他兩位老祖,也盡皆點頭。

    什麼是神陣?

    化神大能以自身無上法力天道刻繪的法陣,乃是一個不朽宗門能夠傳承萬年的關鍵所在。歷次藥神宗遭遇大劫,甚至有天外強者入侵,都靠神陣守下。

    區區兩三張神律符詔,都把陳凡逼到那種程度。

    他們不信陳凡能打破神陣。

    妖王殿、荒神廟、晝法宗等不朽道統,同樣打定主意,反抗到底。

    而此時。

    陳凡坐在帝神山大殿中,听著小蠻的匯報,卻驚聞一事。

    “什麼,齊天君還活著?”

    陳凡眼楮一睜,精芒大現,大殿中,宛如炸響了兩道耀眼的霹靂般,一股浩瀚恐怖的威勢,憑空降臨。滿殿跪坐的修士無不被震懾,尤其帝神山那五位長老,之前還有些輕慢,此時膽顫心驚,只覺面對太古暴龍般。

    連蛟尊者都為陳凡的威勢驚詫。

    ‘陳天君這閉關三年,修為比起之前,越發恐怖了。’蛟尊者心中感嘆。

    “哦,詳細事情,你和我說說。”陳凡意識到,收斂威壓,和顏悅色說著,但眼底絲絲驚訝無法掩蓋。

    齊天君可是數千年前,就被帝神山捉走,竟然未死?陳凡當年在昆墟界中,還曾見過他留下的天寶器靈,那器靈對齊天君無比推崇,再加上橫絕天路的一劍,連陳凡都想見識下這位風采無限的前輩。

    “是,天君。”

    大長老收回目光,一本一時說著。

    他們接收帝神山後,一寸寸的搜尋帝神山的各個寶庫、殿閣、典藏、靈藥、寶物等等。甚至連牢房都沒放過,全部要掌握在手中。

    最後。

    有弟子無意中發現,帝神山某處,竟然泛著一絲空間波動,有一扇封閉的大門,連同一個小世界般。

    大長老和小蠻匆匆趕過去,見到真有小世界,意識不妙。極可能是帝神山還有殘存老祖,隱藏在小世界中。于是逼問岐伍、明原等人。

    岐伍明原幾人,一開始還不願說。

    等小蠻掏出‘拘魂令牌’威脅要把他們神魂俱滅時,岐伍長老最終吞吐開口。

    原來這處小世界,是帝神山先祖流傳下來,用來拘禁歷代反抗帝神山的對手。這些對頭,修為最低也在元嬰,其中不乏古魔族魔帥,乃至魔宗大魔頭,每一個都非常危險,連帝神山的人,輕易都不會踏入。

    大長老等人听聞,本來放棄。

    但忽听明原長老說,當年華族齊天君也被投入進去。整個華族頓時沸騰,群情激奮,許多老者甚至淚流滿面。

    那可是齊天君啊!

    當年帶領華族從中土而來,在天荒扎根,然後被帝神山野蠻抓走,數千年不知生死的華族先祖。沒想到今日,還有希望能見到。

    于是。

    在小蠻一再要求下,明原等人,不得不強行打開‘監牢’大門。蛟尊者自告奮勇入內,他修為在眾人中畢竟最高。

    蛟尊者匆匆而入,匆匆而出,確定齊天君確實還活著。

    “既然活著,那還不快讓我見見前輩。”陳凡急促催道。

    小蠻和大長老等人對視一眼,欲言又止,最終小蠻道︰“哥哥,齊天君那里不便移動,只能您自己去看了...”

    當陳凡踏入那‘監牢世界’時。

    徹底明白,大長老等人的話,是什麼意思。

    “轟隆!”

    這處監牢世界非常小,只有方圓千丈大小,地面上是結成晶體的黑色石塊,整個世界如同一個小小的島嶼般,外面都是呼嘯環繞的恐怖空間風暴。

    那狂暴的空間風暴,如噴射而出的水流般,高速運轉,一塊塊碎片似刀鋒劃過虛空,便是元嬰也不敢輕易踫觸,否則輕易就會被撕成碎片。

    “確實是完美的監牢。”

    陳凡點頭。

    地域千丈,周圍都是狂暴的空間碎片,哪怕是陳凡,也未必能長時間呆在那恐怖的風暴中。估計只有修成化神,才能逃脫此牢。

    而在監獄中,七七八八豎著十幾個銅柱。

    那些紫色銅柱使用天外紫銅鍛造而成,深深扎入地面,與整個牢籠化為一體。上面無數紋路刻繪,不時閃耀星光,一條條神鏈,從其中探出,將犯人牢牢鎖住,顯然沒把牢籠掀翻的大法力,是無法掙脫。

    此刻。

    除了齊天君外,還有四五個犯人還活著。

    他們或身披黑甲的異族、或頭生雙角如魔神一般,法力雖然衰落如殘存燭火,卻都身姿筆挺,精氣如狼煙,顯然當年都是縱橫天荒的大強者,沒有一個在元嬰中期以下。

    “噠噠。”

    陳凡無視那些叫喊他的人,走到了一位白衣男子身前。

    男子一襲白衣,容貌雖然還是中年,但頭發已經徹底化作蒼白,長長拖在地上。兩條神鏈,從紫銅柱中延伸而出,貫穿他的兩肩,將他死死所在銅柱上。

    甚至陳凡能看到。

    那神鏈不僅鎖住男子肉體,還探入他識海中,將他元嬰都貫穿。這也就意味著,男子無時無刻,不在承受著神魂受創的痛苦。

    但白衣男子卻絲毫不在意,睜開眼望向陳凡,帶著滿眼欣慰︰

    “沒想到,我齊霄今日,還能見到故土來客。算算日子,中土的大機緣,應該要出世了吧。可惜,能對我華族乃至中土而言,絕非機緣,而是滅頂之災啊。”

    他此言一出。

    陳凡身形巨震。

    PS︰第二更奉上,作者菌繼續去寫第三更,今天盡量多寫點,不會跑啦^_^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