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“請前輩賜教。”

    陳凡鄭重一躬身,恭恭敬敬說著。

    從身份上說,陳凡前世是北玄仙尊,站在宇宙頂點,便是他的老師蒼青仙人都遠不及。從修為上來說,陳凡此刻一身修為,自思絕不在齊天君之下。

    但陳凡這一禮,敬的是齊天君身為華族先輩,仗劍橫天,披靡萬里,帶著華族修士闖過天路來到天荒,更為了華族,承受如此劫難,數千年被囚禁。

    這樣的修士,哪怕卑微如蟻,也值得陳凡躬身。

    “慢來,坐下,有些事情,我慢慢和你說。”齊天君笑了笑,齊霄雖然身上深深插著兩條紫金神鏈,動彈一下,都牽扯肉身和神紋,但他依舊笑容溫煦和藹。“有酒嗎?”

    “有。”

    陳凡取出養劍葫,里面裝著北荒最寒冽的泉水,煉制而成的絕世靈酒。乃是吳家老祖吳問鼎親手獻上。

    “好,痛快,數千年未飲這‘冰靈酒’了。”齊天君舉著葫蘆飲罷,大呼痛快,忽的正色道︰“你既然自中土來,當知中土情況,此刻中土靈氣是否已開始復甦?”

    “不錯,我來前,地球,也就是中土枯竭的靈氣,逐漸開始恢復。雖然還遠不如天荒,但也有了十分之一的水準,而且還逐漸增強,地底也冒出魔氣,晚輩一直猜測,是地心封印的那件神寶有異動,听前輩所言,並非如此?”陳凡開口道。

    “你竟然以為,所謂的大機緣,是那什麼神寶?”齊天君飲一口酒,似笑非笑。

    “晚輩听瑪雅族人說。”陳凡眉頭微皺,思慮片刻,最終回答。

    “哈哈,瑪雅族。”齊天君搖頭,眼里帶著一絲不屑。

    “我當年在中土時,瑪雅族就從天外而來,想謀奪中土的大機緣,但他們的大神主,被我一劍劈回去了,只留下一小撮後裔待在地球,不成氣候。這族修士雖然聰慧,但總是想的太多,想的太好。嘿嘿,還神寶。若有神寶,我和我師祖們,豈不早就去把它取出來了。還怕什麼帝神山?”

    “不是神寶?”陳凡皺眉。

    如果不是神寶。

    如海族、黃金族、魔人族、妖族、瑪雅族,以及諸多域外大教的元嬰修士們,為什麼都紛紛趕往地球。連冥陽神子,都不顧一切離開天荒,甚至帶走了帝神山的鎮山神陣。

    “我可以用歷代先祖的名義發誓,絕對不是什麼寶物。”齊天君臉色正言道︰“早在無數年前,我華族就發現安歇魔窟,它里面地底魔氣升騰,甚至化作魔獸。若是寶物的話,什麼寶物如此邪異?以堂堂中土一顆星辰精華培育出來的寶物,則會是魔寶呢?”

    “這...”

    陳凡也游疑了。

    他知齊天君非謊言。如果說在地球時,陳凡還相信瑪雅族人所說,認為地球有隱藏神寶,各族都是為了這隱藏神寶,打的頭破血流的話,那來到天荒,見到仙土內的種種異相,尤其是‘真武截天陣’的出現,陳凡隱約明白,這背後絕對非區區一件神寶那麼簡單。

    別的不說。

    單單布下‘真武截天陣’需要付出材料,十個神寶都不夠。真武仙宗的真仙們,更不會把目光放在區區一件神寶身上。

    “如果不是神寶,當年東西方各族,為什麼要爆發血戰,打生打死呢?”陳凡問道。

    “很簡單,爭奪生存環境。”齊天君搖頭。“你在這天荒,永遠想不到我們當年處境,何等絕望。天地一天天大變,靈氣衰落。原先鼎盛的中土星,最強時,甚至誕生近乎化神的大能,元嬰輩出,到最後,東西方只剩下我等寥寥幾個元嬰。”

    “為了爭奪僅剩的靈氣,戰爭爆發在所難免。”

    “當然...”說到這,齊天君忽的一頓,面色變得凝重︰“這也是我們懷疑,這些異族背後是不是有什麼陰謀,所以和他們或真或假做了一場,等那些凶殘異獸降臨時,才發現不對,倉促離開,逃往天荒。”

    “您說的是‘星空掠食獸’。”陳凡開口插話。

    “你知道這個名字?”齊天君詫異掃了陳凡一眼。“也對,你能從靈氣枯竭的中土,孤身來到天荒,還能一人打下帝神山,比我當年都強,必有你的造化,知道星空掠食獸,不算什麼。”

    齊天君繼續道︰“我也是來到天荒,從天荒修士口中,才知道那是星空掠食獸。不要說在我們遺棄星域,哪怕在域外星海,也很罕見,而且它們目的明確,並非為了吞噬中土星,僅僅是為了趕走我們這些留在中土的修煉者罷了。”

    “您的意思是,有人在指使星空掠食獸?”陳凡目光一凝。

    星空掠食獸,也就是陳凡在天路上遇見的那些異獸,便是在宇宙中,都算蝗蟲一般的存在,早就被各大宗門聯手剿滅干淨,只有一些宇宙邊荒地帶,還隱約留存。

    如果有人指使星空掠食獸,那麼他的修為,絕非等閑,至少元嬰巔峰,否則無法駕馭這群蝗蟲凶獸。

    “與其說指示...不如說,它們似乎被人馴養般。但我對這群凶獸習性不了解,只是大略一種猜測,感覺它們似乎像家養的犬獸般,非常听話。”齊天君組織語言,緩緩說著。

    “馴養?”

    听到這詞,陳凡瞳孔一縮,過了許久才道︰“您繼續。”

    “也是到了天荒,我才知道星海大教的存在。實際上,他們早就在整個星域布局,無論是海族、黃金族、魔人族、光明族背後,或多或少都有他們的影子,甚至連天荒,這幾個不朽道統到底是不是天荒本地的,都難說。這些東西,以前沒注意,現在想來,許多線索就能貫穿了。”齊天君說著,眼底也不由露出一絲驚羨︰

    “教中代代化神輩出,元嬰如雨,動輒統御一個星域,並且沒有法則受限,能夠證自由完整的元嬰和化神,真羨慕他們啊。我族最強的一位,當年也就僅僅半步化神而已。”

    “想來,整個中土、天荒乃至各大星辰背後,都是這些星海大教在操縱。也只有他們,動輒布局數十萬年。也只有他們,能以星辰為棋子。也只有教中化神輩出的他們,才能把一星天道鎖住。”

    說到這,齊天君也不得不發出一聲感嘆,狠狠灌下一大壺酒。

    陳凡不語。

    他想說,齊前輩你太高看長生教、妖神教他們了。截取一星,乃至整個遺棄星域無數星辰的天道法則,哪是區區化神能做到?便是在九大仙宗中,也沒幾個能勝任。

    也只有真武仙宗,強絕當世,才悍然截天而行。

    “對了前輩,你之前所言,滅頂之災是什麼?”陳凡忽的問道。這才是他最關注的,至于長生教、光明族等背後有什麼陰謀,陳凡懶得關注,大不了回到地球,統統橫掃罷了。

    只要化神不現。

    以他此刻深不可測的修為,陳凡不信有人可抗衡。

    要知道,他這閉關三年,可不僅僅把傷養好,更把修為推到了巔峰,同時修行了數種大神通。每一種,都驚天動地,橫絕元嬰。

    “遲了。”

    齊天君口中吐出兩字。“你既然說靈氣復甦,那就已經遲了,代表結局無法挽回。”

    “此言何解?”陳凡正襟危坐,肅然道。

    “星海大教的謀算,我和我的先祖們,並非沒有察覺到。實際上,當年我們曾經就捉拿過一位域外修士,他來自星海某個不朽神教,據他們所言,整個遺棄星域,各大生命星辰,都有機緣,但真正的大機緣,在中土。”齊天君道︰

    “具體是什麼,他也不清楚,但他說,在星海深處,流傳著這樣一句話。”

    “什麼話?”陳凡身體前傾。

    齊天君默默飲下一口酒,開口吐出七個字︰

    “仙人于中土困魔。”

    “仙人于中土鎖魔?”陳凡皺眉。

    這句話什麼意思?

    難道說,地球深處,鎖著一個大魔頭?但這不是笑話嗎?地球都誕生了數十億年,什麼樣的魔頭能活這麼久?不成九天玄仙,哪怕返虛合道也化作朽土。

    “除非...”

    陳凡想到一個可能性,然後迅速搖了搖頭。那個可能性太荒唐。如果是真的,憑蒼青仙人一人之力都未必夠看,至少得好幾個真仙出手,還有生死危機。

    什麼樣的代價,值得一位合道真仙冒生命危險呢?

    陳凡想不出。

    至少區區神寶遠不夠,大道之果也不夠。那必須涉及到一個仙宗的存完斷續,乃至真仙成道機緣,才能讓他們下這樣決心。

    ‘但哪怕中土核心處,鎖的的並非我猜想的,也絕非什麼神寶,乃是一種非常不好的東西。’陳凡目光銳利。

    “不錯。”

    齊天君似猜到陳凡所想,緩緩點頭︰“那個大教弟子也言,當大機緣現世的時候,整個中土,也將會傾覆。重則星辰崩散,眾生化作齏粉。輕則道則永鎖,靈氣永枯,化作死刑,中土再無修仙者。”

    說到這。

    陳凡眼中金光一閃,座下黑晶石塊, 嚓一聲碎裂,他卻絲毫無所覺。

    齊天君所言...不就是陳凡上一世回來後所見嗎?

    地球毫無靈氣,從此化作死星,再無修仙!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