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一顆星辰化作靈氣枯竭,永無法修仙的死星,陳凡在宇宙中,並不少見。很多生命星辰,存在了億萬年,上面的靈氣源頭被修仙者過渡采伐干淨,最終一絲靈氣都沒有。

    但那些星辰。

    無不是存活了數十億乃至上百億年都不止。

    上面誕生了一個又一個璀璨輝煌的修仙文明,動輒大能輩出,甚至有聖人從中孕育。無不在宇宙中留下赫赫威名。值得全宇宙銘記。

    可地球不一樣。

    地球是一顆很年輕的星辰,它上面的文明,現在看,連數十萬年都沒有。它如此年輕氣盛,精氣滿溢,應該還能活躍無數萬年,培育一代又一代修仙者。

    可現在。

    最多一百年之後,地球就將靈氣永遠枯竭。不要說大能聖者,連一個最簡單的築基期修仙者,恐怕都無法誕生了。

    這種星辰,在宇宙中,被稱作‘永眠之星’。

    意思是,星辰已經陷入永久的沉睡中,除了偶爾落腳外,最底層的修仙者都不願在此安家,畢竟連一絲靈氣都吸收不到,不得不吞吐日月精華,甚至從食物中獲得能量,這樣的星辰太可悲了。

    也有科技。

    但宇宙的主流,終究是修仙為主。科技再強,如陳凡前世曾見過的幾個超級科技文明,不照樣被一位合道真仙輕易碾碎嗎?

    那些科技文明,無不是在宇宙邊荒地帶,發展了數千萬乃至上億年,才有那樣的規模和實力,地球上的人類,舍棄修仙之途後,也要發展上億年嗎?

    想到這。

    陳凡的眸光就越來越寒。

    他曾經以為,地球天生是一顆靈氣枯竭的死星,所以並未在意。甚至听聞用星辰孕育神寶,也都未曾想太多,畢竟這最多耽誤地球幾千上萬年罷了。但現在听到,大機緣出世後,地球重則毀滅,輕則靈氣永枯,陳凡再也坐不住了。

    “這背後,必然有真武仙宗插手,可宗門為的是什麼?”

    陳凡百思不解。

    仙人在此鎖魔...為了什麼樣的魔頭,可以把一顆星辰永遠封鎖,連一絲靈氣都不能泄露,甚至還要布下如此驚天大陣,籠罩諸多星域。區區化神大能肯定不夠,至少也是返虛合道級別吧。

    ‘老師,你們到底在謀劃什麼?’

    陳凡抬頭,眼中眸光深遠。

    但這一切,顯然不是陳凡此時能想明白,他強壓下心中思緒。知道,當他回歸地球的那一刻,所有的真相都會迎刃而解。

    “對了前輩,您知道姜神君嗎?”

    陳凡轉移思緒問道。

    “那是我華族先輩,十萬年前,最有希望成就化神的絕代天驕,光耀整個遺棄星域。”齊天君面容一肅,無比崇敬說著。

    “听帝神山的神將芒涯所言,他曾斬殺過姜神君,還將姜神君的兵器留在昆墟界內。”陳凡組織語言道。

    “哼,芒涯給自己臉上貼金罷了。”齊天君不屑一笑。“當年姜神君,已經半只腳邁入化神境界。憑他區區元嬰巔峰的芒涯?便是踏天神君座下七神將聯手,也非姜神君對手。除非踏天神君親自出手...當年諸域公認,姜神君將為當世第二位神君。可惜他老人家突然隕落。還得我華族,從此衰落十萬載。”

    說到這。

    齊天君無比感嘆,苦悶的喝了一口酒。

    陳凡陪齊天君又聊了一些,兩人聊到昆墟,聊到雲天宮的器靈,聊到戰死在瀛洲島的東府真君。兩人都暢快大笑,連連飲酒。

    其間。

    陳凡想以無上神訣,將鎖住齊天君的神鏈斬開。被齊天君微笑拒絕,齊天君將自己的紫府對陳凡展開一線。

    就看到。

    齊天君的元嬰雖然被神鏈鎖住,但卻神光燁燁,籠罩在一層紫金輝光中,越發璀璨,足有三寸高。而那兩條紫銅神鏈,連同它們背後的銅柱,竟然被齊天君煉化大半。再給他一些時日,不要說紫金銅柱,連腳下的這方小小天地,都要被齊天君煉化。

    “前輩高才,晚輩佩服。”

    陳凡由衷說著。

    困鎖于此數千年,不退反進,將一方小世界都差點煉化。這樣的奇才,無怪芒涯神將想下殺星。陳凡知道,當齊天君煉化這方天地的時候,他距離化神,依舊只差半步了。

    最後。

    陳凡向齊天君告辭。

    齊天君送他出去時,臨走拉著他,似要閑聊,神念隱秘傳來一句︰

    “小心踏天...”

    陳凡微微一愣,然後對他鄭重一躬身,轉身踏出小世界。

    出了小世界後,陳凡立刻著手離開天荒的事宜。在陳凡看來,華族想要立足天荒不倒,第一,要除去五大半不朽道統這樣的敵人,免得陳凡離開後,他們反攻倒算。第二,則需要自身根基扎實,高層有足夠的高階修士護衛。

    “所以,我要開宗立派,吸引那些散修加入。否則,僅憑趙絕仙、蛟尊者,和幾個原帝神山長老是不夠的。”

    陳凡解釋。

    “前輩,您要開的宗門叫什麼?”林舞華開口。

    陳凡笑了笑,答道︰

    “派名...北瓊!”

    ...

    陳北玄將在帝神山,開宗‘北瓊派’,招收各大散修,甚至有宗門的弟子,也招教不誤,只要他們立誓不背叛北瓊就行。並且,陳凡將親自講道,傳授真正的天術,乃至神術!

    這消息一傳出。

    天荒都為之轟動。

    天術還好說,只要有天君悟道,總能流傳下一些。但神術,那可是神君的法門,便是五大半不朽道統,都道法殘缺,只有帝神山保存一些。當年輪回宗得到一篇混沌神訣殘篇,都視若珍寶。

    “真的假的?連神術都傳授?那陳北玄吹牛吧。”

    “是啊,我听聞,帝神山最核心的神法,都被那冥陽神子帶走。其他人都沒有修煉。哪怕修煉了,也在識海深處,被重重禁制封鎖,無法得到。陳北玄從哪弄來的神法,還敢號稱有教無類?”

    “你管他呢,他敢教,我們就敢學。神法不指望,天功天術來一點就行。”

    許多散修都在討論。

    但大部分散修,卻不管不顧的涌向帝神山。

    畢竟對他們而言,天術天功之類,都被各大天宗和天君世家壟斷,想學一鱗半爪,都是痴人說夢。如今陳凡開宗立派,他們只會舉雙手歡迎。

    一開始,只是一些先天金丹的小修士去投靠。

    到最後,甚至有一位元嬰現身,他名‘清石散人’,乃是天荒有名的散修。非天宗大族出生,靠自己摸索,逐漸修到元嬰境界。

    “見過陳天君。”

    清石散人開始,雖表面恭敬,但眼底還帶著一絲不以為然。

    陳凡身上一絲氣息都沒有,宛如凡夫俗子般。但陳凡只是轉頭看了他一言,眸光金光一閃。清石散人就被震的瞬間跪倒在地。

    他那一刻,只覺陳凡雙瞳中,似有一柄絕世神兵斬來般,把他的神魂都劈碎掉。清石散人自以為傲的強悍修為,和種種秘術法寶,根本一點用都沒有。

    經此。

    清石散人徹底服氣,對陳凡口稱師父。

    陳凡不接受。

    “我不收徒,散人就在我北瓊派,掛名一位客卿吧,從此可入此山修行。也能進山頂的‘傳道閣’翻閱道法。”陳凡道。

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清石散人眼中眸光閃爍,一番算計後,點頭稱善。

    有了第一個。

    很快,第二位、第三位元嬰出現。

    甚至有一位天外元嬰,自周邊其他星辰而來,據說準備留在天荒,仰慕陳凡的名號,前來此拜山修煉。

    陳凡一概收入。

    反正只要進了帝神山,所有人的性命,都掌握在他手中。這段時間,陳凡也沒閑著,他把帝神山的法陣修修補補,改進了很多。雖然失了核心神陣,威力驟降,但經過陳凡布置後,鎮殺幾個元嬰,輕而易舉。

    當北瓊派正式開宗那一天。

    整個山上山下,人山人海,無數修士,從天荒各地趕來。各大天宗老祖,更是親自到來。整個天荒,除了五大半不朽道統外,幾乎所有元嬰,齊聚于此。

    “恭喜陳掌教。”

    長生天域一位元嬰老祖抱拳。

    陳凡笑著點頭回應。

    眾老祖目光掃視他背後,見陳凡身後,蛟尊者、趙絕仙、帝神山五位長老,以及新來的四五位散修,加起來足足十二位元嬰,無不目光一凝。

    這樣恐怖的勢力,已經不比帝神山弱多少了。

    “陳掌教這一次,是真正威凌天荒,北瓊派一躍成為當世第一大宗了。”靜海老祖感嘆。他從神曦那得到承諾,終于敢偷偷摸摸前來。

    “不錯,從此之後,我天荒各宗,當以陳掌教和北瓊派為首,誰敢不服?”

    聖火天城城主拍著胸脯道。

    他是龍華的父親,自立一城,與其他天宗不同,對陳凡很親近。

    “對對。”

    鬼冥宗老祖也點頭。他被陳凡毀去肉身後,不知從哪處,又弄來一具,如今鬼氣森森的臉上,卻滿是恭敬,讓人好笑。

    但除了他們幾個外,其他老祖都在旁冷眼望著。

    許多老祖敬畏陳凡,但對這個北瓊派,則心思復雜,大部分天宗都持抵抗態度。畢竟北瓊派建立,就相當于大家頭上多了一尊婆婆,誰願意呢?尤其看陳凡的樣子,更有整個天荒各宗的念頭。這大家自然更反對,之所以不出言反駁,僅僅是不敢得罪陳凡罷了。但哪怕這樣,氣氛也冷落下來,讓靜海天君、鬼冥老祖等一陣尷尬。

    正有天君暗中偷笑,想看陳凡笑話時。就見大殿中央高坐的陳凡,站起身來,緩緩說道︰

    “諸位說的沒錯,我今君臨天荒,北瓊更為當世第一大宗。但藥神宗、妖王殿等幾個小派,卻負隅頑抗,其罪當誅。”

    “啊,陳天君,您的意思是?”

    眾老祖一愣,盡皆不言,過許久,才有人問道。

    “很簡單,殺了他們,以警天下。”

    陳凡開口,語氣淡然。

    但滿座皆驚!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