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“天君不可莽撞。”

    陳凡一言既出,整個大殿內諸人先是一驚,然後一位劍氣森森,周身有二十四個明月輪高懸,宛如廣寒宮仙人的老祖,站出來反對。

    “哦?”

    陳凡眯眼直視那人。

    那明月環繞,劍華如水的男子,乃是天荒三大劍宗之一,寒月劍宗老祖。身披白袍,上繡星紋,氣質縹緲,仿佛隨時可從九天上斬下。寒月劍宗位于天荒最北端,直面原始魔宗等。這宗劍仙,時常仗劍深入蠻荒,斬殺一個又一個魔修,乃是三大劍宗中殺氣最盛者。

    名為楊修的寒月老祖,頂著陳凡注視,微微一躬身,開口道︰

    “天君請听我一言,藥神宗、妖王殿等宗門,都有老祖在之前帝神山一戰中隕落,已經遭受重創。如今更封閉山門,宣稱只要天君在世一天,就永不出山。其宗已避如斯,天君何苦步步緊逼,趕盡殺絕呢?”

    “不錯,陳天君,您如今作為天荒霸主,當世第一強者,威名震世。正需要施展柔懷手段,讓大家感受到您絕非濫殺之人,這樣,大家才能對您心服口服。”

    逆佛天域的黑佛宗老祖,滿頭金光,渾身籠罩在絲絲黑霧中,也站前一步道。

    “正是。陳天君,天荒已隕落數十位元嬰,再也承受不起更多強者折損,就放了他們吧。”

    “區區五個半不朽道統,里面都一群老弱病殘,對陳天君和北瓊派起不到威脅的。況且他們都有護山神陣,極難攻打,何苦呢。”

    “對,您放了他們,還能收獲整個天荒各宗各教的敬仰。一舉多得。”

    殿下的諸位老祖,竟然一同開口勸說。

    有人說,陳凡得饒人處且饒人,才能顯現出天荒第一強者氣魄,大家會更尊重陳天君和北瓊派,如果痛下殺手,反而會招來敵視。

    有人稱,那五大半不朽道統,神陣無比堅固,陳凡未必可攻破,極有可能鎩羽而歸,平白折損威名。

    有人甚至暗中威脅,陳凡若敢對五大不朽道統下殺手,恐怕天荒再無人服他。

    這些討論。

    甚至從大殿中傳出,被許多作客天荒的各宗長老、宗主、弟子們听到。

    “不錯,陳天君就應該放了藥神宗他們,這大喜日子,打打殺殺算什麼?”有忘情天域長老宣稱。

    “听聞妖王殿他們的護山神陣,乃是化神大能親手布下,數十萬年屹立不倒,陳天君未必有這能耐吧。”也有人揶揄。

    “呵呵,陳北玄若想倒行逆施,欺凌弱小,各位老祖絕不可能坐視不管。”甚至有敵對宗弟子,互相神念交流。

    林舞華、穆紅提、小蠻等人突然發現。

    這次看起來是各宗老祖,齊來恭賀北瓊。但他們竟然隱然一條戰線,從各個角度,或軟或硬的勸說威脅陳凡。

    陳凡還不能悍然下手打殺。

    畢竟幾位老祖,口頭勸說,一副為陳凡好的樣子。陳凡動手殺人,整個天荒修仙界都會心寒,以後大家固然畏懼陳凡,但也沒什麼人願為他效力了。

    “哥哥...”

    小蠻幾次想起身開口,都被趙絕仙壓下。

    如今大殿,元嬰雲集。小蠻雖貴為聖女,但只是先天,輪不到她插嘴。

    “諸位的意思是,放過他們?甚至,給他們點好處優待,讓他們打開山門,繼續行走于天荒?”陳凡摸了摸下巴,似笑非笑。

    “如此最好,化干戈為玉帛,豈不是一樁美談?”

    黑佛老祖,一拍大腿叫著。

    “最好依舊承認各大不朽道統地位,當年踏天神君崛起時,都不曾消滅他們,反而與之結盟。五大不朽道統與帝神山,聯手統治天荒,百域共尊,此方為天荒長治久安的方法。”忘情天域,一位黑衣老者,撫須長贊。

    各位老祖,盡皆點頭。

    神曦看到,甚至連靜海天君,也笑眯眯應和。

    她心中一寒,知道各大天君們,早就聯合起來,共同攜手對抗北瓊這個新興龐然大物。黑佛、楊修等人,未必喜歡藥神宗他們,但為了遏制‘北瓊’的鋒芒,讓五大不朽道統依舊存在,對他們利益最佳。北瓊雖強,但五大不朽道統和其他各大天宗聯手,未必懼怕。

    這樣,北瓊想一派獨尊天荒,顯然不可能。

    ‘陳天君,你會怎麼應對?’神曦一雙煙雨朦朧,如夢如幻的雙眸望向陳凡。

    此刻,同樣是一場大戰。

    如果說,帝神山之戰是真刀真槍,展現陳凡硬實力。那麼,他能否壓下各宗,就是能耐手腕了。一個人純靠硬實力,顯然是沒法統治整個天荒的。

    “我不能攻打藥神宗?”

    陳凡微微傾身,眼眸閃耀,臉上的笑容漸漸收斂。

    “北瓊新立,當以德服人,貿然開殺戒,殊不明智。”寒月劍主楊修說道。

    “那可是不朽神陣,便是當年踏天神君,都未出手,天君可要想清楚了。”黑佛宗老祖嘿嘿一笑,摸了摸光頭,皮笑肉不笑。

    “天君當慎重。”

    最後。

    連長生天域宗主都開口。

    長生天域乃當世第一天域,共來了五位元嬰,各個氣息縹緲,實力強悍。為首的宗主,乃是一中年道人,一襲青色道袍,大袖鼓蕩,氣息縹緲,高高在上,太上忘情,宛如九天謫仙。論修為,也入了元嬰中期,不在蛟尊者之下。

    他作為第一天域宗主,雖鮮少開口,但字字重如千金。

    聖火城主、鬼冥老祖、趙絕仙、清石散人等,都面色一肅。

    “天君...”

    連大長老都想開口勸說,畢竟群情洶洶,華族和北瓊,也不能逆著整個天荒來。陳凡輕輕擺手,打斷他的話,緩緩起身道︰

    “若本座,執意要攻打五大不朽道統呢?”

    “那天君就是逆我整個天荒各宗之意,固然可呈一時威風,但必要被整個天荒修仙界抵制。北瓊雖強,難道能強過整個天荒不成?”有元嬰老祖,冷冷說著。

    殿下諸多元嬰,雖然也盤膝高坐,羅列兩邊,但隱隱連成一線,具都望向陳凡,臉上一片肅穆,顯然絕對不會支持陳凡所為。

    那一刻。

    整個帝神山上下,也同時一靜。

    無數修士抬頭,望向大殿中。許多人都知道,決定天荒命運的關鍵時刻來臨。未來,是北瓊獨尊天荒,還是與各宗聯合統治,就在此一役。

    “陳天君太不明智了。這打天下與治天下是兩回事。能以蠻力摧毀帝神山,但想壓服天荒,只能靠手段徐徐圖之。若有個幾百年,慢慢分化各宗,拉攏諸位老祖,給他們分潤利益,許以好處,或軟或硬把他們收付,今日絕對不是這個局面。”

    月瓏長老低聲開口。

    花弄影也輕點粉首。

    她們具都是統領紫月峰,駕馭數百上千弟子,自然知道,靠力量是無法統治的。地下弟子們,表面尊敬,下面陽奉陰違。閻王好見,小鬼難纏,如此種種。和世俗界,乃至地球現代社會,別無二致。

    天荒雖是修仙,但修仙者終究是人。

    是人,就有江湖,就有利益牽扯。劍法再強,也無法一刀戰斷!

    大長老也輕嘆。

    他自責,有些事情應該提前和陳凡說。

    陳凡終究年輕,修仙到此,才不滿五百歲,許多世事洞明的學問,沒有通達。人情關系的處理,也沒練好。才鬧出這種僵局來。

    甚至,此次開派大殿,對整個天荒都直播。有帝神山天君,以大法力,把此處印象,傳到天荒每個天域城市中,化作一道天幕橫天。

    無數修士、凡人們,都擁在大街小巷觀看。

    而那些身份地位高的各宗長老、世家老祖們,則穩坐清河樓、梵樓中央,一邊享受茶水,美麗婢女的紅袖添香,一邊談笑。

    “陳北玄確實做差了。他以為自己打下帝神山,眾人就會服從他。哪有這種好事?當年帝神山號令天下時,不照樣有長生天域、雷霄五祖這樣陽奉陰違嗎?”

    “力量是力量,手段是手段。想統治天荒,他還嫩著呢。”

    眾多真君笑談。

    許多人對陳凡這個新晉崛起的天荒第一強者,嘴上不說,心底卻滿是嫉妒。尤其陳凡出生自華族這個小族,在很多自詡身份高貴、血統崇高的世家子弟眼里,更是如同土暴發戶般,一朝得勢而已。

    “嘿。他以為自己是踏天神君,一人能壓整個天荒不成?”

    一位身上佩劍,穿著月白色長袍,瀟灑風流,金丹修為的天君世家嫡子冷笑。

    而此刻,大殿中。

    陳凡似乎遇見天地間最好笑的事情,哈哈大笑起來,捧著肚子都在笑,差點從台上滾落。那笑聲,不僅傳遍大殿,更聲震百里,讓整個帝神山上下,都被震得山峰動蕩。

    “哈哈,忤逆你們?就憑你們,也配?”

    陳凡一邊笑著,眼楮半眯,眼瞳之中的寒芒,越來越盛,似有一絲金光逐漸溢出。許多老祖,甚至心底一寒,只覺神魂似都赤.裸.裸,被一柄鋒銳的利器抵住般。

    他越笑,眾位老祖臉色越難看。

    “陳天君,您這是什麼意思...”到最後,脾氣火爆的黑佛宗老祖,再也忍不住,黑著臉踏前一步,就要開口質問。

    “聒噪。”

    陳凡眼楮猛地一睜。

    “唰!”

    眼眸中金光一閃,一抹璀璨的金色流光劃過大殿,宛如虛空中打起一道閃電般。黑佛宗老祖連反應都來不及,直接被那流光瞬間貫穿頭顱,鮮血 的噴出數十丈高,宛如泉涌,他尸體更是被帶飛出去,直接飛出了大殿門口。

    全場瞬間震住,諸位老祖都臉色一僵。

    過了許久,才有陳凡悠悠聲音傳來︰

    “我說話,什麼時候輪到你們插嘴了?”

    PS︰第一更奉上,作者菌繼續去寫第二更^_^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