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此時。

    整個大殿內,都隨著陳凡一句話,雅雀無聲,諸位老祖臉色僵硬到極點,尤其是寒月劍主、長生宗主等,不敢相信,陳凡敢當著諸多老祖乃至無數修士的面,在開宗大典上,悍然殺人。

    要知道此刻。

    全天荒,不知道有多少修士和凡人,透過‘天幕’,觀看殿內場景。陳凡那一眼殺黑佛宗老祖的事跡,同時被億萬人目睹。就算是帝神山神主在此,下手恐怕也有三分顧忌吧。

    “ 。”

    這時,黑佛宗老祖的尸體,才墜落在殿外。眾人定楮看去,就見到,一柄似虛非虛,似實非實,閃耀著金光的兵器,深深插在黑佛宗老祖頭顱上,把他紫府和識海都洞穿,死死的釘在殿外地面上,但那兵器身形正逐漸模糊,無法看清到底是什麼。有幾個觀禮修士,正在一旁,猛地被血液濺撒在身上,無不驚恐向兩邊跳起。

    “陳北玄,你...你怎敢?”

    一道黑光從那尸體中飛出,赫然是黑佛宗老祖的元嬰。他只有一寸大小,渾身籠罩在蒙蒙霧氣中,無比驚恐,臉上還帶著一絲不解,不相信陳凡敢當眾殺他,此刻瞪大雙眼,怒視陳凡,發出陣陣驚呼神念。

    “聒噪。”

    陳凡只是一揮衣袖。

    “ 。”

    黑佛老祖的元嬰,徹底被凌空震碎。

    見到這一幕。

    所有修士,無不臉色狂變,尤其是諸位元嬰老祖,更是面色如鐵青,陰沉到極點。陳凡毀人肉身,雖然嚴重,但不算無法饒恕的事情。

    畢竟到了元嬰這個境界,換個身體很容易,有各種奪舍秘法。如果在地球上把人腿打斷般,犯法,但罪不至死。

    可當眾毀掉元嬰。

    這就是殺人!神魂俱滅!還是當著諸多老祖的面。

    有些老祖,剛才想出手阻攔,卻晚了。此刻臉色一個比一個發寒。身體內隱隱有法力波動籠罩。尤其是寒月劍主,周身二十四輪明月環繞,躍躍欲試,似要彈出般。

    “陳天君,您這是何意?”

    靜海老祖臉色大變,勉強問道。

    “這個黑佛宗的老家伙,對本座出言不遜,本座只是想小小教訓他一下,沒想到他連我一眼都擋不下,太弱了。”

    陳凡搖了搖頭,似惋惜。

    但其他老祖,無不眉頭直跳,尤其是殿外黑佛宗的幾個長老,差點蹦起來。那可是黑佛宗的老祖,修行一萬兩千載,精通黑佛宗十七種體術,有‘不壞金剛羅漢’之稱。一般天君持天寶,都未必能傷到他,與伏都老祖齊名。

    結果陳凡竟然稱他太弱,不堪一擊?

    你妹呦。

    有修士想反駁,卻尷尬發現。黑佛宗老祖確實沒擋住陳凡‘一眼’。殿內眾天君們心知肚明,看那虛幻的金色長戟,就知道,陳凡必修行某種驚天動地的神念秘術,才能一眼殺人。

    但殿外修士,和天荒各地的普通人卻不明白,真以為黑佛宗老祖太多。

    “哎,那個黑光頭,本以為很強才跳出來,結果被人一眼殺了,自不量力。”

    “是啊。這樣想來,陳天君殺他也沒錯。”

    “下位者冒犯上位者,本就該殺。”

    許多人議論。

    “信口雌黃!”

    一眾老祖們,氣的身體都在發抖。尤其御獸天宗老祖,更是一步邁出,手指陳凡,憤慨到極點。

    這是個身高丈二的大漢,只穿著長褲,腰間圍著一條獸皮,赤著上半身,渾身肌肉如虯結般,根根似鐵水澆灌,身體上繪著諸多神獸天獸的紋身,如同鐵塔般,無比粗狂。御獸天宗與逆佛天域比鄰。御獸老祖和黑佛老祖,關系最為交好。

    “嗯?”

    陳凡冷哼一聲,眼楮一眯,望向他,眸中金光一閃。

    “唰!”

    虛空中再次炸響一道電光,似有一抹璀璨流光劃過。這一次,眾老祖準備好,無不瞪大法眼,仔細觀察。隱約可見到,是一柄長達數寸的金色長戟,甚至有人可看到,上面繪著龍紋,仿佛巨龍盤旋環繞般。

    “給我開!”

    御獸老祖一身狂吼。

    他早做好準備,體內法力狂涌,身上青光一閃,無數神獸妖獸紋身同時亮起,如同一幅長長的畫卷,上面貔貅狂吼、巨虎噬天,金翅大鵬、火鳳、寒豹...甚至有吞天蟒的身影。

    御獸天宗,以駕馭萬獸魂魄而著稱。將妖獸擊殺後,魂魄納入體內,就可修成‘萬獸戰靈體’,威力強悍到極點。不僅肉身強大,功敵時,更可把萬獸戰靈放出,化作滔滔洪流,以多打少。就憑這這手神通,御獸天宗稱雄天荒南域,一向蠻橫到極點。

    “吼!”

    那一刻,整個大殿內,似都被無數妖獸魂魄充塞,威勢之恐怖,甚至連整個帝神山修士都為之驚懼。不少先天修士,更是撲通一聲,被壓趴在地面。

    若非大殿上,無數陣紋自發展開,抵御住大半威勢,恐怕連金丹修士都未必能站住。

    “好恐怖?”

    連小蠻等都驚嘆。

    這位御獸老祖的修為,在殿內諸多老祖中,絕對算數一數二了。

    “螻蟻一般。”

    陳凡不屑一笑,連動都未動。那金色神戟,就刺穿虛空,化作一道金色光束,瞬間洞穿了數十只野獸魂魄。

    那些號稱殺不死的妖獸戰靈們,一接觸金色神戟,就如同牛油遇見長刀,寒雪遇見沸水般,頃刻間消融四散。

    “唰!”

    神戟在御獸老祖不可思議的目光中,直接洞穿他的額頭,貫穿進他的識海,這一次,把他連肉身帶元嬰,同時釘死在大殿前。

    御獸老祖到死都想不明白,自己的萬獸靈體,怎會如此不堪一擊。實際上,不僅他想不明白,整個大殿內,許多老祖都驚懼。

    ‘哼,敢用戰靈魂魄之法抵抗我的《萬化神兵》,簡直找死。”

    只有陳凡冷笑。

    萬化神兵乃是世間一等一神念殺伐之術,御獸老祖若以法力肉身抵抗,還能阻攔一二,以神念之法抵御,簡直像雞蛋踫石頭。

    如果說,陳凡的金色神戟,是錘煉到極點的鋼鐵。那麼御獸老祖的‘萬獸戰靈’,則都是一塊塊棉花糖罷了,怎不會輕易斬斷呢?

    “還有誰?”

    這一次,陳凡環視左右,連寒月劍主,也忍不住低下頭顱。

    當陳凡以摧枯拉朽的力量,斬殺御獸老祖時。眾人終于明白,他們與陳凡之間的深深差距。那不是同為元嬰的差距,而是先天比金丹,金丹比元嬰的天塹。

    在陳凡面前,元嬰可謂不堪一擊。

    到最後,長生天域的宗主再也坐不住,知道再這樣下去,所有人的氣焰都會被陳凡壓下去。穿著青色道袍的中年男子起身開口道︰

    “陳天君,黑佛和御獸兩位老祖,並無忤逆之事,為何平白殺他們,還請天君給個解釋。”

    “不錯。御獸他一向為人和氣,也沒有沖撞北瓊派,陳天君殺他,我等不服啊。”

    “是是,無緣無故殺人,得給個解釋。”

    “請天君明察。”

    其他天君見修為最強的長生宗主出頭,也都精神一震,紛紛跟言。

    他們不信,陳凡為幾句話,就敢把在場所有人,統統斬殺。

    一時間,大殿內群情激奮。

    連大長老、趙絕仙、清石散人都神色微變,怕激起眾怒。只有蛟尊者老神在在,堂堂真武仙宗轉世大能,若連一群小元嬰都無法壓下,那才是笑話呢。

    “解釋?”

    陳凡歪頭,臉上似笑非笑。“我陳北玄殺人,需要給你們解釋?你們算什麼東西?”

    此言一出。

    全場嘩然,諸多老祖同時色變,連中年道袍的長生宗主,也忍不住神情微變。陳凡很強,他們也承認陳凡的強大,但陳凡如此羞辱眾人,再好的脾氣也無法忍受。匹夫還有一怒血濺五步呢!有脾氣暴躁的天君,更差點從桌案後一躍而起,怒而拔劍。

    這時。

    就見陳凡緩緩起身。

    他背負雙手從大殿台階上,一步步走下。台階九百九十九重,象征北瓊派高居九天,威壓天荒。

    “噠噠。”

    陳凡一步步走下,他身上沒有一絲一毫的氣息,但卻有一股無形的壓力,憑空浮現在大殿內,讓所有元嬰似乎都說不出話來。

    眾人眼睜睜看著陳凡,走過大殿,來到了殿外。

    那一刻,整個帝神山,包括天荒,所有人的目光,全部匯聚在陳凡身上。

    “他這是?”眾人疑惑不解。

    “這家伙不會準備...”有人忽的想明白什麼,猛地倒吸一口涼氣。

    “不好!”

    長生宗主,那個身穿青色道袍的中年男子,更是神情一變。

    但已經晚了。

    就見陳凡背負雙手,睥睨四顧,周身無一絲一毫的能量波動,卻像君臨九天的帝王般。

    “你們要一個解釋。”

    “好,我陳北玄今日就給你們一個解釋!”

    話還未落。

    就見陳凡猛地化作一道金虹,沖天而起。那金虹是如此璀璨,如此浩瀚,如同貫通天日的長虹般,幾乎一眨眼間,就在數千里開外,超乎所有人眼界。

    而那目標,正北方。

    直指藥神宗!

    PS︰今天就兩更吧,作者菌調整下作息,明天爆個大的。天荒即將收尾,公眾號上已經更新了天荒所有劇情和設定,大家可以加‘十里劍神本尊’看呢^_^。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