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轟!

    陳凡的速度有多快,無法想象,他如一抹璀璨的光虹,一個閃耀就在數千里之外,三四個眨眼的時間就跳躍萬里。帝神山位于天荒中部,距離北海藥神宗山門,大約兩千萬里。之前陳凡一刻鐘就飛躍上千萬里。現在修為暴增,速度得恐怖到什麼地步?

    “唰。”

    越往後,陳凡飛行越快,到後來,身形縹緲,幾乎失去了蹤跡。虛空中,只有轟隆隆的雷聲,拉出一條長長的尾焰,如同金色的彗星般。陳凡的速度,已經是音速的十倍、百倍之上。甚至撞破了空間屏障,在虛空中跳躍。

    否則,他單單飛行時帶起的罡氣,就足以橫掃方圓數百里。

    “陳北玄這是做什麼?”

    “無緣無故,他怎麼突然跑掉?”

    “對啊,說給我們解釋,解釋就跑了?”

    大殿內,眾人驚詫不已。

    帝神山上下的諸多修士,更是不解。許多人都在等陳凡解釋,看他拿出什麼理由殺黑佛、御獸兩位老祖,但陳凡突然離開,所有人都摸不著頭腦。

    只有長生宗主、靜海老祖等隱約猜到什麼。

    “看那方向,直指正北方,他不會找藥神宗麻煩去了吧。”殿外忽有一位修士驚呼。

    “什麼,藥神宗?”

    眾人嘩然。

    “真有這個可能性啊,陳天君出關時,不就立下豪言,要踏滅五大不朽道統,為北瓊派開宗祭旗嗎?”一個昊天劍宗的真君,一拍腦袋叫道。

    大殿內盤膝而坐的諸位天君,都臉色難看到極點。大家之前勸說陳凡,放過五大不朽道統一碼。結果陳凡卻當眾飛走,氣勢洶洶的殺向藥神宗。

    這不就相當于一巴掌,打在諸多老祖臉上?

    連長生天域的幾個老祖,都神情不渝。

    “哼陳天君真是急性子人,不過那藥神宗距離我等相隔數千萬里,便是元嬰天君飛過去,恐怕也要半天時間,這一來一回,我等看來要等陳天君好久了。”

    長生宗主一襲青衣道袍,忽的端起酒杯笑道。

    “是啊。是啊,哪怕到了藥神宗,憑藥神宗那傳承數十萬年的護山神陣,陳天君想打開,沒三五月是別想了。”鎮魔宗一位老嫗咧著只剩一兩顆的嘴,點頭應和。

    “這可只藥神宗,看陳天君的意思,五大不朽道統都不放過。一個就是三五月,五個就是三年。難道要我等坐在這里,等他三年不成?”

    寒月劍主飲酒,眼中露出一絲譏諷。

    “哈哈!”

    殿下頓時一片哄笑。

    甚至有天君打趣︰“你們北瓊派要創造歷史,開宗大典就舉辦三年,冠絕天荒萬載。”

    諸位天君都笑的人仰馬翻,而北瓊派的人,則臉色難看。大長老、小蠻等人,都面色不渝,尤其林舞華三女,更是氣的要仗劍而起。

    這時。

    蛟尊者突然咳了一聲,聲音平淡,卻瞬間壓過全場。

    “諸位來客,請听老道一言。”

    “怎麼?”

    眾老祖都眉頭一皺,抬頭望來。

    就見蛟尊者踏步而出,手中捧著一個金球,往虛空微抬。那金球就射出大殿,飛入天空中。猛地在空中展開,化作一道長達數十里的璀璨金幕。

    透過金光,整個帝神山,還有無數在天荒觀看的修士們,同時見到,黑發黑瞳,一襲青衣的陳凡,正背負雙手,站在一處無比遼闊的大海上。

    那海浪驚濤,亂石穿空,巨浪滔天,宛如惡蛟亂舞。

    虛空中,更有無窮的風暴降下,一條條撐天動地的水柱,似龍吸水般,橫隔天幕,更有道道青雷炸響,那是法則的雷電。無數風暴雷電,籠罩著一處雲霧彌漫,似真似幻的地域。

    “那是?”

    見到這一幕,許多修士還迷惑。

    但已經有人脫口而出。

    “北海藥神宗山門!”

    那一刻。

    所有老祖面色都瞬間化作鐵青。

    只有蛟尊者嘴角露出一絲冷笑。

    陳凡已抵達藥神宗山前,所花時間,不過區區半刻鐘罷了。

    ...

    藥神宗山門。

    一處被無窮混沌雲霧籠罩的島嶼內。外面電閃雷鳴,風暴震天,而里面,則鳥語花香,靈氣氤氳如霧,島內處處奇花異草,宛如一片極樂仙土。

    島嶼最高峰藥神大殿中。

    三位老祖高懸,頭頂一重重精氣垂下,宛如雲朵,盡皆閉目靜思,而其他長老和藥神宗高層,都匯聚在殿下。

    “今日就是北瓊派開宗大殿,我們不去帝神山請罪,陳北玄不會真清算我們吧。”一位身材矮小,面容愁苦的長老擔心道。

    “哼,伍長老,你就天生膽子小,擔心這個,擔心那個。他陳北玄真敢來。我丁某一巴掌把他拍成肉餅。”旁邊身材魁梧,渾身繪著諸多毒蟲紋身的虯須大漢冷哼。

    伍長老聞言,伸了伸腦袋,想反駁。

    “咳。”

    這時,端坐大殿之上的三位老祖之一,緩緩睜眼開口︰

    “無需擔心,長生、鎮魔、輪回、忘情等宗,已經和本座聯絡過。他們會在內逼迫陳北玄,曉以大義,以天荒修仙界的名義施壓。想來陳北玄再霸道,也不敢忤逆整個天荒修仙界各宗的意志。”

    “其他四脈老祖,也是同一意思。”

    “真的?”

    眾長老都為之振奮。

    若各大天宗元嬰,齊齊出手施壓。陳凡再強,也得思慮再三吧。畢竟他面對的,可代表整個天荒修仙界。尤其長生天域、鎮魔天域、忘情天域等,都位列十大天域,在之前戰斗中根基未損。若傾宗而出,再湊出幾十個元嬰輕而易舉。

    陳凡難道想與整個天荒為敵嗎?

    那他的北瓊派,從此恐怕再無法于天荒立足!

    “哈哈,說你膽小吧。那姓陳的小屁孩,現今恐怕還在帝神山,被各宗宗主逼迫下不來台,哪還敢侵犯我藥神...”

    丁長老哈哈大笑,正嘲笑伍長老時。

    忽的。

    “轟!”

    一陣巨響,天搖地晃,大殿都顫動,許多長老一時不備,差點摔倒在地。

    “怎麼回事?”

    眾長老驚詫。藥神宗各個藥閣中,更是沖出諸多弟子們,也都一臉驚慌迷茫,不明白發生什麼事情。

    “有人在攻打我護山神陣!”

    藥神宗代宗主,外表如三四歲孩童,粉雕玉啄的‘萬毒童子’猛地睜開雙眼,綠光一閃,似看穿大殿和重重阻礙,望到神陣之外。

    他一揮手。

    虛空中現出一輪圓光。

    圓光中,現出一個青衣少年,正探出一只手指,輕輕叩擊藥神島。那少年每一次輕輕一叩,藥神宗山門就為之劇烈震動一次,更有一個清朗的聲音,透過重重法陣,傳到藥神宗每一個弟子、長老、老祖的耳中。

    “北瓊陳北玄,前來踏山,煩請一見。”

    那一刻。

    所有藥神宗老祖、長老,同時臉色鐵青。

    “陳北玄!”

    萬毒童子咬牙。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