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眾天君重新回大殿坐下。

    此刻。

    陳凡高居上首,再無一人有異議,諸位天君都膽顫心驚的落座殿下。如同流水一般的美麗侍女,奉上各種靈果。每一個,品級都極高,一口咬下,香氣溢滿口腔,一股靈氣就化作熱流,墜入丹田。

    許多天君動容。

    這是罕見的天品靈果啊,論價值不比天藥弱多少,陳凡奢侈的竟然拿出來招待客人。卻不知,陳凡以‘青帝長生功’大神通,在帝神山後開闢一處藥田,早就點化了諸多靈植、靈樹。這些天品靈果,就是第一批。

    陳凡端坐,目光忽的掃在頭低著,似有些面色不渝的長生宗主身上︰

    “李道友對本座有些不滿?”

    “不敢!”

    著一身青衣道袍,儒雅飄逸的長生宗主李元有些詫異,但還是起身,不亢不卑回道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你不滿為何,你長生天域背後,是星海大教‘長生教’,你是在怪我,殺了長生教神子洛長生,害你要受長生教責難牽連。”陳凡緩緩開口。

    “天君知道?”

    李元身形一震,猛地抬頭。

    “呵呵。”陳凡淡淡一笑。

    他曉得的東西,比李元多得多。李元知道的,陳凡知道。李元不知的,陳凡也知道。

    “呼,既然陳天君明白,那恕小道直言。長生教乃是星海大教,統御一個星域,麾下元嬰如雨,代代化神不絕,這一世,更同時有三位神君坐鎮。那洛長生乃是長生教神子。您打殺了他,不但北瓊派與我長生天域,恐怕整個天荒,都要因此遭受大劫。”李元開口說著。

    他聲音很好,特地以法力屏蔽,只有在場數十位天君知道,並未傳出大殿。

    “什麼?”

    殿內諸多天君,同時駭然,包括大長老,也驚詫抬頭。

    他們還是第一次知曉這些,雖听聞域外星海的大教存在,但沒想到洛長生的來頭,更沒想到星海大教如此強大。

    “一世三位神君啊!”

    僅僅想想,許多人就頭皮發麻。

    帝神山出一神君,橫壓天荒十萬年。那一世三神君的‘長生教’得恐怖到何種程度?而敢打殺洛長生的陳凡,又是何等勇氣。

    “陳天君,老朽之前沒佩服過誰,這一次,真的佩服您了。”

    鎮魔天域的一位年老元嬰苦笑,站起身對陳凡舉杯敬酒。

    而其他天君則憂心忡忡,陳凡闖下如此大禍,長生教責問起來,可不會管他是北瓊派還是其他派的,肯定把怒火傾斜在整個天荒身上,到時候,神君一怒,整個天荒都要傾覆。

    “無妨。長生教的化神,沒法進入天荒的。”

    陳凡搖頭。

    截天仙陣在此,給長生教化神十個膽量,他都絕對不敢進入,否則輕易境界道果就要被削弱。他見眾人還猶豫,于是一指蛟尊者道︰

    “你們知道他是誰?”

    “啊?”

    眾人驚疑。

    蛟尊者攻打帝神山時,曾顯露一些跟腳,明顯一位大妖化形。但天荒各位天君卻確信,從未見聞蛟尊者,很多人猜測,蛟尊者是隱藏北海汪洋深處,萬年不出世的一位隱世大妖。

    “老奴乃是星海大教‘妖神教’尊者。”

    見陳凡點頭示意後,蛟尊者踏前一步,微微直起身軀說道。

    他身軀一直,自然有股威嚴無雙的氣質勃發,不怒自威,似久居上位,掌人生死的霸主般。與天荒截然不同,無比圓滿的元嬰中期修為,同樣顯露。

    “真的是星海外修士。”

    許多天君,同時一驚。

    星海外修士,修煉的法則圓滿,所以氣息遠比同境界天荒修士強得多。那種圓渾如一、飽滿自在的氣質,怎麼都無法掩蓋。

    “你出自‘妖神教’,那可是與長生教比肩的星海大教。”

    長生宗主李元忽的身軀一震,目光銳利望向蛟尊者,無比詫異︰“你堂堂妖神教尊者,怎給陳天君做奴,不怕妖神教震怒嗎?”

    李元眼中滿是不解。

    在李元看來,星海大教中,隨便來一位使者,都高高在上,對他們呵斥如奴僕般。洛長生、蛟尊者這樣的神子尊者更不得了,在教中都是高層。放眼天荒,恐怕帝神山都不敢得罪他們,確實,連妖王殿都是妖神教麾下,誰敢招惹?

    陳凡拿他當奴僕,超乎李元想象。

    其他天君原不解,听聞解釋後,也無不驚懼震怖。

    以星海大教尊者為奴,這比踏平帝神山還要猛烈的壯舉啊!

    “乖乖,陳天君這是一口氣,得罪兩個星海大教啊。”王家老祖砸吧嘴巴,又驚又佩。

    “呵呵。”

    面對眾人質疑,蛟尊者只是輕蔑的搖了搖頭,淡淡回了一句︰“在我家主人面前,星海大教不算什麼。”

    說完,退回原位,再不言語。

    一時間。

    整個大殿都冷寂下來。

    無數天君目光閃耀,揣摩蛟尊者這句話。他們越揣摩,冷汗就越直冒出來。陳凡為什麼不懼怕星海大教?僅憑金丹修為,可能嗎?

    一個早已在天荒風靡的傳聞,又被眾天君想起————傳聞,陳凡並非出身華族,而是來自域外星海,一個古老聖地,那聖地在星海中都極盛,才能教導出如此驚才絕艷,金丹斬元嬰的絕世天驕。

    想到這。

    諸多天君,態度越發恭敬,到最後,幾近于諂媚。

    一個有天大靠山的,和一個只靠自己的,這其中差距,無法以數來計算。陳凡此刻哪怕毫無修為,放眼天荒,也無人敢動他分毫。

    這就是靠山的霸道。

    ‘能讓蛟尊者為奴,無視長生、妖神兩大教,那得是何等恐怖的勢力?’連長生宗主,一時都謙卑下來,對陳凡所言,言听計從。

    這一刻。

    陳凡才算真正壓服整個天荒。

    只要他還在一日,哪怕離開天荒數百年,也無人敢動蕩。畢竟以陳凡的壽元,可能數千數萬年之後,他依舊能回歸,到時候,誰能當他一怒?

    ...

    北瓊的開宗大典完美結束,而整個天荒,卻因為此事,而風起雲涌。

    數十天宗老祖,當著天荒無數修士的面,俯首稱臣。陳凡更斬盡五大不朽道統,以震懾天下。如今,放眼百域,誰還敢與北瓊爭一絲分毫?

    此戰後。

    北瓊徹底崛起,成為天荒當之無愧的霸主。

    無數散修、魔修甚至妖修,趕往帝神山,想要拜入北瓊派以及陳凡門下。

    陳凡照單全收,有教無類。

    只不過,他建立內門和外門。帶藝投師的,都歸入外門中,當任各種客卿、長老、尊者、執事、弟子等。地位最高的,是一位元嬰中期魔修,成為北瓊太上客卿,便是陳凡都驚動,傳授給他半篇神訣。

    盡管只有半篇。

    但那位元嬰中期魔修,徹底驚為天神!

    那是自一部魔功神典中截取下來,那部魔典,在整個魔界,也拍的上號,完全碾壓了那位元嬰中期魔修之前的功法。

    而內門,則是華族子弟,和許多新招收,比較可靠的人選。如帝神山的五位長老,毫無跟腳的清石散人、趙絕仙、蛟尊者等。

    陳凡甚至再次進了帝神山監牢,和齊天君密談一次,順便監牢中囚禁的六位大妖古魔,也都帶出來。

    這六位大妖古魔,都是帝神山上萬年間一直鎮壓的狠茬子,有些甚至從星外捉來,各個桀驁不馴,修為也強悍,至少元嬰中期。

    他們開始還不服。

    但被陳凡一頓暴打,甚至以萬化神兵,刺入其神魂後,瞬間屈服,再也不敢和陳凡炸刺。不過對它們,陳凡還是不放心,準備帶回地球去。畢竟,陳凡一走,北瓊派眾人,根本無法控制這幾個大妖古魔。

    “哥哥,你真要走?”

    北瓊派眾人中。

    只有小蠻和大長老等寥寥幾個,知道陳凡要離開。

    小蠻早就淚水留下來,一雙美麗的大眼楮霧氣朦朧,哭成爛桃。陳凡笑著摸了摸她小腦袋︰“哥哥不是天荒的人,總有一日終要離開。我家小蠻別哭,哥哥又不是不回來的。你要努力修煉,等到金丹時,哥哥就來帶你走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小蠻重重點頭。

    大長老憂心忡忡。

    為了確保陳凡走後的穩定。陳凡將蛟尊者和趙絕仙留給小蠻,還有五大帝神山長老魂牌,這還不夠。陳凡又在天荒留了半年,等待齊天君修為圓滿。

    這半年中。

    陳凡每隔一月,就給北瓊派弟子講道,無論外門內門,都可聆听。不過北瓊內門傳授的道統,都是陳凡自星海大宗取來的功法,遠勝外門乃至天荒修士,長此以往,不過百年,北瓊內門的弟子就會脫穎而出,壓倒整個天荒年輕一輩。

    同時。

    陳凡又連續開闢大批藥田,改造地形,引來一條又一條靈脈,造成巨大的洞天福地。將許多自藥神宗中得到的珍品、靈品、天品乃至半神品的靈果、靈藥種植其中,輔助以‘乙木靈氣’和超級聚靈法陣,並且澆灌天地萬靈水。

    這里,才是陳凡在天荒最大的收獲。

    靈藥們半年一熟,陳凡走前收割了一波,等未來重回天荒,還能大豐收。

    臨走前。

    陳凡前去尋仙土,果然發現再也找不到蹤跡。只好遨游天荒各地,去各大天宗登門拜訪,把諸多天宗老祖嚇得但顫心驚,又深入其他禁地觀看,發現那些禁地里面的機緣,果然大多已被人取走。最後,他只從一個禁地中,獲得一件奇特異寶。

    “是該離開了。”

    最終,陳凡回歸帝神山巔,不,此刻已經改名為北瓊山了。

    陳凡走時,是悄無聲息的,只有小蠻、大長老來送。對外宣傳,北玄天君將閉關,參悟元嬰,少則數十年,多則百年。

    天荒修士大多很淡定。

    元嬰的閉關本來就漫長,沒誰好奇。

    “走啦,小蠻好好努力,哥哥等你渡真龍雷劫,凝神品金丹,驚艷天荒那一刻。”陳凡哈哈大笑,摸了摸小蠻的頭,然後猛地化作一道金光,沖天而去。

    那一刻。

    小蠻抬頭,知道自己下次再見陳凡,恐怕得很久之後了。

    我入天荒時無人知曉。我出天荒時,天下誰人不識君?

    ....

    第九卷‘名震天荒’完。

    下一卷‘重返地球’

    PS︰這一章寫遲了,超抱歉,月初求月票啊^_^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