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陳凡從地球一路來天荒時,靠的是古華族留下的天路。但如今回去,卻不需要如此麻煩。當時他僅金丹修為,雖可在宇宙中生存,但想從一顆星辰飛到另一顆星辰,恐怕飛個百十年都正常。

    實力媲美元嬰後,已經可短距離遨游星河。

    雖然這距離還是短,最多在一個星域內,遨游自家星辰周邊幾顆行星,但依舊了不得。在星海深處,也只有到達元嬰修為,師長家族才會放其離開星辰,出去試煉。有許多元嬰大修士,游歷一個又一個星河,雖然路途中遭遇無數劫難,甚至有些死于星獸、黑洞、宇宙射線之手,但只要活下來,修為必然大增,遠超一般元嬰。

    “嗖。”

    陳凡化作金光,向上一路拔高,最後沖破二十七層的罡風層,最終進入青冥太空。此刻,他回身觀看天荒,就能見到,這顆星辰何等之龐大。

    一塊塊天域,分割大地,密布在天荒星上,每一塊天域,都是地球的數十上百倍大小。越往帝神山靠近,那里的靈氣明顯濃密的多。

    浩瀚的精氣,如瀑布般籠罩整座大星,一條條蟄龍般的靈脈更似人體血管般,遍布天荒。陳凡隱約能看見,天荒百域的靈脈,最終匯聚到狹長的古魔淵中。

    “那里就是仙土所在。”

    陳凡面色一凝。

    知道天荒百分之九十的靈氣,恐怕都早被真武截天陣截流,才造化成一片浩大的湖泊,滿是天地萬靈水。哪怕陳凡在其中,連續取了十大瓶靈液,但也遠遠沒到那靈湖的盡頭。

    “這片星辰,果然法則道統是殘缺的。”

    陳凡法眼打開,神嬰九竅齊現。

    就見虛空中,一道道不同顏色,閃耀神聖光芒的無形神鏈,層層纏繞在天荒星上。但這些無形神鏈,卻都仿佛被什麼東西,截取了一段,並不完整。每一條神鏈,都有億萬里長,不知其始,不知其終。

    陳凡知道。

    那是真武截天陣!

    也只有這門號稱無敵的仙陣,才能截取一片星辰的道統。

    “想在一顆星辰上布下真武截天陣,對真武宗而言,不算什麼,但整個遺棄星域,生命星辰何止上百?每顆星都布一座真武截天陣,到底誰有這樣大的手筆?宗門為什麼要下如此大血本,難道不怕天道反噬嗎?”

    陳凡目光幽深。

    他想了想,最終沒有飛向古華族天路,而是化作一道金光,橫穿天宇,向著天荒星最近的一顆生命星辰飛去。

    從宇宙中,看著一顆星辰很近。

    但實際上,它們互相可能相隔億萬公里,甚至遠遠不止。哪怕一位元嬰天君,在宇宙中遨游,從一顆星辰橫渡到另一顆,也動輒花費七八年乃至數十年時間。

    陳凡速度肯定遠不止。

    “唰。”

    他直接化作一只數十丈大小的鯤鵬,那鯤鵬渾身籠罩幽暗玄光中,每一次展翅,都在萬里之外。宇宙星海,正是鯤鵬的獵場。鯤鵬在諸天萬界,速度都是能排進前十乃至前五的存在。

    “嗖嗖嗖。”

    陳凡一路在宇宙中飛行。

    哪怕身處枯寂的宇宙空間,毫無靈氣,但鯤鵬展開‘大混洞術’,直接汲取周圍恆星、太陽、乃至遙遠星光的力量。一股股冰冷的星力進入他體內,立刻被造化仙輪磨滅,轉化成一道道靈氣,供應陳凡,他如同永動機般。

    大約十日之後。

    “轟!”

    一顆璀璨星辰的外太空,一道劇烈的空間波動閃過,猛地跳躍出一只背生雙翅的鯤鵬。鯤鵬低頭,俯瞰這座星辰。它只有天荒的十分之一大小,但依舊比地球大百倍,一條條浩大精氣長龍,在這顆星辰上呼嘯。星辰之上,木氣蔥郁,仔細看,接近十分之七的地域,都覆蓋林海,絕對是一個木系修仙者的天堂。

    “這就是天木星?”

    鯤鵬眼中露出一絲疑惑。

    “主人,它就是我的家鄉天木星,我在這里活了三四萬載,結果被帝神山的神將們抓回帝神山。”鯤鵬身後,一片黑暗中,猛地傳來一陣甕聲甕氣的粗狂聲音。

    鯤鵬身影一晃,化作陳凡。

    陳凡伸手就從自己背後的陰影里,抓出一個身材高大的男子。男子渾身遍布肌肉,如條條蒼龍虯結的老樹般,剛勁有力,雙眼更吞吐綠色光芒,宛如妖魅般。

    “木梟,你給我講一下,這天木星有什麼?”

    陳凡開口。

    這個眼冒綠光的大漢,正是陳凡在帝神山監牢中收復的六個古魔大妖,它們各個修為都在元嬰中期以上,凶殘強悍至極,連帝神山拿它們都頭疼,把它們鎮壓在‘監牢世界’中。陳凡怕自己走後,無人能壓制它們,于是干脆以《六聖祖魔功》中一種大神通‘六聖封魔界’,演化出一小片世界,將這六個大妖古魔扔在其中,隨身攜帶。

    “稟主人,天木星是離天荒最近一顆星辰,上面共有三大宗門,每個宗門都有元嬰坐鎮,已經統御天木星足足數十萬載。這三宗分別是‘雷院、牧靈宗、古妖聖門’組成。”木梟甕聲甕氣,一本一實說著。

    它看著老實。

    但本體乃是一株活了數萬年的靈樹化妖,天生自帶護體神通,肉身無比堅硬,力大無窮,連天寶劈砍上去都無法傷到。一身法力,更是十倍勝于同境界,雖才元嬰中期,卻橫行星空,據說曾屠滅過好幾個星辰的宗門,最喜血祭生靈,吞食它們血肉,最後逼得帝神山神主親自出手,才將其擒下。

    “雷院以修習雷法而著稱,這一脈,乃是我等木系妖魔死敵,見面就廝殺。”

    “牧靈宗,則宗門內木魂二系雙修,宗內修士,喜歡駕馭木靈廝殺,乃是人族大宗。最後一個古妖聖門,就是天木星上成妖者組成,除了我之外,共有五尊大妖,基本都是木系妖魔。”

    木梟解釋著,說到雷院,它眼中閃過一絲痛恨。

    它這等肉身堅硬無比的木系大妖,最怕火雷兩系修士,哪怕修為比它弱,遭遇上也未必好受。陳凡就是以一手朱雀神火,燒的它魂飛魄散,跪地求饒。

    “有什麼禁地,里面有機緣異寶之類?”陳凡詢問。

    木梟愣了愣,歪著粗大的腦袋想了好久,最終猛地一拍腦袋︰

    “好像確實有一口‘生靈井’,乃是我妖族聖地,在古妖聖門的核心處。木系妖靈本來就成道最難,據說以前,天木星的化形大妖本沒這麼多,但自從生靈井出現點化後,就瞬間多出許多來。”

    “應該就是那,我們走。”

    能夠點化元嬰大妖,必有蹊蹺。陳凡一揮手,將木梟收入身後黑暗中,猛地化作一道金光,射向腳下翠綠的星辰。

    “唰。”

    陳凡速度何等之快,幾個空間跳躍,就過了罡風層,一進天木星,就果然感受到,其中澎湃如雨般的浩瀚木系靈氣,放眼望去,萬里都是一片林海,一顆顆動輒活了上千年乃至上萬年的巨大古木,如蒼龍虯結般,筆直插天。

    它們無比古老,木身堅硬,許多先天修士的靈器,都未必能劈砍動。

    陳凡在空中微微一頓,然後就順著木梟指引方向,沖古妖聖門總部飛去。他這次路過天木星,只是看一下天木星的情況,是否和天荒一樣,有沒有機緣,所以不準備驚動什麼人,悄悄收斂了遁光。

    等臨近‘生靈井’時。

    陳凡干脆搖身一晃,化作一個青衣道袍少年,眉清目秀,皮膚白皙晶瑩。駕著一柄木系飛劍,從氣息上看,僅僅先天修為罷了。

    據木梟所言。

    生靈井雖是妖族聖地,但天木星其他二宗,決不允許古妖聖門獨霸,所以連番大戰後,古妖聖門退後一步,決定三宗共享,人族也可來此,尋覓機緣。

    越往生靈井飛去,果然就見頭頂,不時有一道道急速的光芒射過。其上,不乏有人族修士,駕馭木系靈寶,乃至璀璨雷電,或是一尊木族妖魔,駕著慘綠綠的陰風,鋪天蓋地而過。

    能在天空耀武揚威者,至少金丹修為。

    而且這些金丹,各個都在中五品以上,甚至有上七品的金丹。讓陳凡都有些詫異,難道天木星的金丹修士,質量遠高于天荒?

    如陳凡這等駕著一柄木系靈劍的先天修士,少之又少,往往都在低空貼著樹頂趕路,不敢飛的太高,生怕被哪位金丹真君順手給撞翻了。

    “快到了。”

    陳凡計算。

    就在距離‘生靈井’,只差數百里的時候。

    陳凡忽的見到,不遠處林海中,激蕩起一陣法力波動,有人在斗法。仔細看,就見一男一女兩個修士,正在被一群樹妖圍攻中,險象環生。那修為最高的男子,也才半步金丹,顯然沒法抵御一群先天樹妖,正苦苦支撐。

    那對男女本來快抵抗不住,猛地見到陳凡,男子猛地眼中露出一絲喜色,開口叫道︰

    “道友請留步,助我等一臂之力!”

    隨著他一開口。

    那群木系樹妖瞬間轉頭,看到陳凡,眼中頓時閃過凶光。

    ps︰第一更奉上,作者菌繼續去寫第二更,這個月要戰斗啦^_^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