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虯須大漢乃是一位金丹修士,渾身籠罩在青色雷電中,他一怒,威能何等恐怖。 里啪啦,虛空中就有電光炸過,周圍數十株高達百丈的古樹,更是被當場炸為粉碎。空氣中,一道道又一道青色閃電縱橫,環繞在虯須大漢身上,充滿著無盡危險之意。

    而直面他威嚴的陳凡,更是只覺如山壓下,以陳凡為中心,方圓數十丈內,所有草木,同時似被無形的手掌壓入地面,那恐怖的威勢,甚至凝聚成實質般,讓空氣都為之凝結。

    “嗯?”

    陳凡眉頭微皺,眼中閃過一絲不悅。

    大漢雖強,但只是相對付強、紅衣少女來說。在陳凡看來,不過區區金丹中期的小修士罷了,所謂的恐怖威壓,更是如清風拂面,連陳凡一襲衣角都無法撼動。本來陳凡不想和這種小家伙計較,他在天荒,屠戮的金丹,以成千上萬計算,但大漢的語氣,明顯針對陳凡。

    “嗡。”

    懸在陳凡身後的木系飛劍,猛地綻放出朦朧的淡青色劍光,被激發出來,環繞陳凡,劃出一個又一個弧線,隱約有森森劍氣被激發,把陳凡方圓數丈內,形成一道無形劍圈,將所有的威勢,全部抵擋在外,不受絲毫影響。

    “有些意思啊?”

    虯須大漢詫異。

    他是知道,自己的威壓和凝視多恐怖。宗門中,很多長老嫡系弟子,直面自己雙眼怒視時,也會兩股顫顫,但這看著寒酸的先天小修士,竟然絲毫不受影響?虯須大漢正要繼續施加壓力,看看陳凡底線時,旁邊的付強已經匆忙道︰

    “丁執事,快請住手,這位道兄,之前救了我們,絕非凶手。”

    在付強催促下,紅衣少女也不得不輕啟朱唇,稍稍解釋一下。

    “嗯?”

    虯須大漢也就是丁執事,他不在乎付強,區區一外門長老弟子罷了,若是他師父破法真君來自然兩說。但紅衣少女,丁執事卻必須賣面子,女子背後,可是站著一位在牧靈宗也高高在上的老祖。

    “付師弟、張師妹,你們沒事就好。”

    丁執事笑了笑。

    尤其目光掃過地上數十株血樹妖尸體,見它們身上致命傷,明顯都是飛劍穿心,一劍斃命。眼底也閃過一絲詫異。丁執事可是知道,付強與紅衣少女兩人,修行的都非劍術。

    “此前危機,我和張師妹兩人,都被這群血樹妖困住,身上攜帶的符基本用光。救援煙花也放出,只能苦苦待援,若非這位道兄路過,一劍誅殺血樹妖,我和張師妹未必能撐到執事來救。”付強拱了拱手,詳細解釋之前之事。

    “劍術高絕?”

    丁執事掃了陳凡一眼,不置可否。

    付強只是區區凝丹期修士,自然認為陳凡劍術極高,深有拉攏價值。但丁執事已經是金丹中期,距離金丹後期大真君,只差半步。到他這層次,不成金丹,甚至不修成中五品以上,根本沒有任何價值。陳凡劍術再高,可媲美劍術真君,但終究只是劍術罷了。

    丁執事若執意下手,一道雷法,把方圓十里都炸成齏粉。任陳凡劍術再強又如何?

    所以丁執事態度顯得冷淡,只是對陳凡微微頷首,便不再理會,反倒對張姓少女噓寒問暖。

    “付師兄,張師妹,你們沒事吧。”

    這時。

    嗖嗖嗖,又數道遁光,從極遠處飛來。

    遁光降下,是牧靈宗弟子來援。從這里,就能看出牧靈宗的底蘊,不愧天木星三大宗。來的弟子中,凡是先天修士,必然法力深厚,根基雄渾,遠勝一般先天。而結成金丹者,則基本都在中五品以上。甚至為首一位白衣青年男子,威嚴深重,赫然凝成上品金丹。

    “大師兄。”

    見到那青年,連付強、丁執事都神情一變,慌忙拱手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白衣青年眼眸開合,精光閃耀,渾身籠罩在一層又一層的靈紋中,周身隱現威嚴,對眾人都只是一眼掃過,只有看到張師妹時,才輕輕點了點頭。

    “罷了,既然沒事,就趕緊啟程前往生靈井,孫長老在等我們。”

    青年惜字如金。

    “陳道友,那是我宗大師兄齊楓,有‘靈紋真君’的稱號,一手靈紋秘術,橫絕天木。你一定听說。”付強自來熟,打听陳凡姓名後,就滿臉笑容湊過來邀請︰“生靈井即將開啟,陳道友不如隨我等一同前去。這生靈井只對我三大宗修士開放,道友若前去,付某一定為道友爭取個名額。”

    “不用了。”

    陳凡正欲搖頭。

    旁邊紅衣少女已經不耐煩叫道︰“付師兄,快走啦。再不去,生靈井馬上就要關閉,到時候,又得錯過一年悟道點化之機。”

    她說著,眼楮掃過陳凡,瞳孔深處帶著一絲不耐。

    付強還想再勸,陳凡已搖頭拒絕,任憑付強再三勸說也無用。

    “哼,他不來是自己損失,生靈井每年名額有限,更有古妖聖門大修巡視,決不許三宗之外修士沾染。我看他跑過去,只能吃個閉門羹,白跑一趟。”

    紅衣少女輕哼。

    “張師妹。”

    付強無奈,最終只能對陳凡點了點頭,跟隨大部隊匆匆而去。從頭到尾,白衣青年和其他牧靈宗修士,都在遠處望都未望這里一眼。

    龍不與蛇交。

    他們是高高在上的牧靈宗弟子,天之驕子。而陳凡只是區區先天散修罷了,兩撥人的命運,從一開始就注定。

    “陳道友既不願去生靈井,那最好還是折返繞過此地。這生靈井非三宗修士,決不可入。那些守護的木妖很凶殘,對三宗之外修士下手毫不留情。道友日後若來我牧靈宗,一定要找付某,付某掃塌相迎。”

    付強最後誠懇說著。

    但陳凡反應冷淡,氣的紅衣少女冷哼一聲。旁邊的牧靈宗修士,更是臉色不好看,連那個大師兄齊楓,眼底都閃過一絲不渝。

    “走吧。”

    齊楓說著。

    最終,付強只能遺憾而去。

    嗖嗖。

    當牧靈宗眾人,化作一道道遁光,消失在遠處天際時。陳凡才架起青色飛劍,向生靈井方向飛去。

    這件事,對陳凡而言,只是旅途中微不足道的小事。他目前最關注,就是天木星中,到底有沒有像天荒星那樣,也被真武仙宗種下截天仙陣,留下機緣于此。

    為此。

    陳凡不惜耽誤返回地球的時間,也要逗留在這里探尋一下。

    “呼。”

    數百里對劍光下,不過頃刻。很快,就見到,一輪巨大的綠色圓月,浮現在遠處天際。飛近了仔細看,才發現,那綠色圓月,原來是一個火山口。其中噴發出無窮璀璨的綠光,直射九天,宛如一道翠綠天柱般,無邊無際。

    生靈井到了!

    “來者止步,此乃妖族聖地生靈井,非三大宗修士,不許入內。”

    一位木妖浮現出,駕著綠色遁光,目光不善望來。這木妖渾身皮膚如同枯死的老樹皮,整個人就像變形失敗的樹怪,但一身氣息,卻是實打實金丹,龐大到極點的木系法力,在它周身化作一道翠綠色光環,壓的方圓百丈都嗡嗡作響。

    “我等有名額。”

    有些散修想要作假欺騙,直接被把木妖,一巴掌扇飛。

    更有人偷偷駕著遁光,隱去身形,想從高處遁入生靈井,更被布置在周圍的法陣發現,猛地激發現出身形,然後數只木妖就現身,凶神惡煞的將其撕成粉碎。

    于是。

    眾多修士被攔在生靈井外面,大多都是散修。偶爾,只有三大宗弟子前來,才被這群木妖放過。

    “哎,這天木星最好的資源,都被三大宗把持,我等散修什麼時候有出頭之日。”

    有散修抱怨。

    陳凡則駕著飛劍,立在虛空,絲毫不管這些,而是催動法眼,往‘生靈井’深處望去。這生靈井外表像個火山口,但里面龐大到不可思議,越往里進,就覺得其中木系靈氣濃郁到極點,幾乎可以凝結出木之精靈來。

    ‘這處靈氣,不比古魔淵的仙土弱多少。必有蹊蹺。’

    陳凡眼眸一閃。

    他神念何等恐怖,瞬間透傳生靈井之外的諸多法陣,甚至越過一兩位潛藏在生靈井深處的大妖,直接探到其最底層。

    ‘咦,有法陣阻攔?’

    陳凡皺眉。

    他神識感應到一層無形法陣的攔截。但想攔住陳凡,普通元嬰級法陣根本不可能,就算神陣都未必能攔下。而那處法陣,在陳凡感應中,卻如銅牆鐵壁般,根本無法穿越一絲。

    “天木星的機緣,必在其中。”

    陳凡確信。

    以陳凡此刻九竅神嬰加持的神識之強大,整個天荒乃至遺棄星域,都沒什麼能阻攔,卻觸礁于此。可見這法陣,絕非遺棄星域自身,甚至非星海大教可布下,必然與仙土乃至所謂的‘機緣’有關。

    “嗖。”

    陳凡收了劍光,正準備捏個法訣,越過重重木妖,遁入生靈井中的時候。忽的听到一聲驚詫︰“陳道友?”

    他轉頭一看。

    就見付強等人,正站在璀璨遁光中。紅衣少女張師妹、丁執事和大師兄齊楓都在,眾人看到陳凡,都很驚詫,不過這驚詫中,更帶著一絲絲鄙夷。

    “咦,某人不是不想與我們同行,怎麼又來生靈井了?以為憑自己那點淺薄先天修為,能夠偷偷潛進去?”

    張師妹忍不住嘲諷。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