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“師妹,你少說兩句,陳道友畢竟是我等救命恩人。”

    付強一臉無奈的說著,把紅衣少女拉到身後,更駕著遁光飛過來,對陳凡再三致歉,說他那張師妹年幼無知,請陳凡一定不要介意。最後,更開口,再次力邀陳凡,雖他們一同進入生靈井。付強把胸脯拍的砰砰響︰

    “陳道友放心,帶一個人進去,我付強這個面子還是有的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

    陳凡眸光一閃,點頭應下。

    他本來就想進入生靈井。無論是潛進去,還是闖進去,都是進入方法,跟隨付強一起入內同樣如此。對陳凡並無二致。

    “哼,之前嘴上硬氣,現在還不是跟著來了?”

    紅衣少女忍不住哼哼,眼楮斜睨。

    陳凡淡淡掃了她一眼,沒說什麼。

    這小丫頭長相嬌俏可愛,脾氣著實刁蠻任性,嘴上不饒人,但本質未必是壞的。可對陳凡而言,一切又有什麼意義?無論她本質是好是壞,真招惹到自己時,一劍殺了就是。北玄仙尊不會和螻蟻計較,但這螻蟻三分五次招惹到頭上,那就一腳踩死罷了。

    “走吧。”

    牧靈宗眾人,為首的一位拄著拐杖的老者,咳嗽一聲,滿身威嚴說著。

    據付強言,那老者就是本次牧靈宗眾人領頭人孫長老。這位孫長老,乃是牧靈宗內門長老,一身修為深不可測,早就半步天君。

    “哈哈,孫老頭你們早到了?”

    這時,一陣大笑傳來。

    就見遠處,數十道雷光宛如霹靂,迅雷不及掩耳,瞬間到達面前,現出一群渾身籠罩電芒,威能赫赫的修士。

    雷院!

    這一刻,連付強、齊楓等人都面色凝重。雷院在三大宗中,毫無疑問戰力最強。幸好他們與牧靈宗交好。僅看來人數十個中,足有近二十個金丹,尤其為首三人,渾身籠罩在不同顏色雷電中,威能恐怖到極點,每一絲雷電都讓虛空炸裂,赫然都是金丹上品,有此可知雷院的強大。

    緊接著。

    古妖聖門的弟子也趕到,它們都是一群還未化形完全的妖魔,各個殺氣騰騰,渾身籠罩血氣,宛如野獸一般,但眼眸中閃過凶殘狡詐光芒,顯然絕非無智慧。古妖聖門弟子最強,幾乎各個都是金丹期。上來就與雷院劍拔弩張。

    “大師兄齊楓,雷院三大首席,以及古妖聖門這一代的妖子,天木星年輕一代最強者,幾乎都來了。”

    付強目色凝重。

    紅衣少女張師妹,更是小臉滿是興奮,美眸閃耀。宛如追星迷般,痴痴的看著渾身陣紋籠罩的齊楓,以及周身雷霆環繞,宛如雷神降世的三大首席。甚至看向一身妖氣,化形成人類,長相無比妖媚中性的‘妖子’時,也帶著絲絲痴迷。

    不止是她。

    幾乎周圍所有女修士,望向這五人時,都目光痴痴。

    “咦?”

    到是陳凡,眼眸掃過雷院人群中,見到一個黃袍青年時,猛地感覺不對。那黃袍青年似也有所覺,回望陳凡一眼,對他微微一笑。

    陳凡表面無痕的轉過頭去,似毫無所覺,但內心震動。

    ‘這氣息,圓滿無暇,法則圓渾。與天荒的元嬰修士,截然不同。明顯是星海中的元嬰大修。他身上氣質和洛長生、蛟尊者都截然不同,但體內一身法力之強悍,絕不在洛長生之下,這又是一個星海大教子弟?’

    陳凡一顆心沉甸甸的。

    洛長生、蛟尊者,如今又見到這黃袍修士。這無不說明,域外星海大教的人,已經開始大規模介入遺棄星域了。位于邊緣的天荒星、天木星,都能見到幾個。那處在漩渦最中心的中土星域,由會有多少星海大教的人馬駕臨?

    想到這,陳凡幾乎按耐不住沖天而起,直接殺回地球的心思,但最終,他還是強行壓下。

    他必須搞清楚天木星背後的真相。

    如此,才能斷定,這背後一切的布局者,到底是誰。到時回了地球,不至于措手不及。

    “生靈井開了!”

    這時。

    巨大的火山口猛地微微一震,那璀璨的綠色光柱憑空消失,生靈井正式開啟。周圍人群頓時發出一陣騷動,但在諸多木妖的虎視眈眈下,無人敢越雷池一步。

    “走吧,林道友。”

    雷院一位漂亮女修對黃袍青年道。

    女修身材高挑修長,容貌姿色也上乘,皮膚呈小麥色,氣質英姿颯爽,修為在雷院中更在此代女修第一,金丹六品。但對那林姓青年,卻充滿好奇心。只覺他渾身籠罩在迷霧中,讓人一步步深陷其中,最後不可自拔。

    “還要多謝師妹邀請我進來。”

    林姓青年沖女修微微一笑,女修頓時滿臉紅霞,宛如小女人般。

    青年轉過頭去,笑容就收斂,眼中淵深到極點。這種邊荒星域的女修,哪放在他堂堂林河的眼中?作為在整個小南天境,都赫赫有名的年輕一輩至強者,魔日宗林河的名頭,傳遍諸多星域,不知道有多少名門女修,想爬上他林河的床,當他侍妾。林河一身修為,更強絕巔峰,自思就是雷院掌教老祖親至,也奈何不了他。

    ‘可是,剛才為什麼我感到一絲心悸呢,似乎有生死危機臨頭,被什麼洪荒怪獸盯上般。’

    林河百思不得其解。

    按理來說,天木星修為最高的古妖聖門之主木梟,早在數千年前就消失。其他的雷院掌教、牧靈宗首席太上長老,最多元嬰中期,還是道法殘缺的偽元嬰,根本傷不了他。

    ‘說不定有其他不朽大教弟子,也進了天木星。哼,想和我林河搶機緣,不知死活!’

    想到這,林河眼瞳中閃過一絲紫芒。

    他臉上更露出一絲邪異笑容,伸出手拉住那漂亮女修的縴長玉手。女修身形一震,眼前一陣恍惚,竟然沒抵抗,臉上紅霞更盛。

    此刻。

    三宗修士,已經在守護木妖指引下,向生靈井口飛去。

    此刻入內的,大多是先天和金丹弟子,如孫長老、丁執事等人,都在外面壓陣。生靈井對第一次入內的年輕一輩弟子,點化幾率最高。很多人都能在其中悟道,突破瓶頸。

    “哼,便宜那先天小子了。”

    丁執事盯著陳凡背影,冷哼一聲。

    “無妨,他既然救了靈夢一命,那給他個生靈井名額又如何?我等牧靈宗乃是天木大宗,這等氣度還是要有的。更何況,靈夢可是老祖最疼愛的嫡系後代。”

    孫長老淡淡道。

    ...

    而此時。

    三宗修士,已飛入生靈井內。眾人都只覺一震,此地的生機之濃郁,靈氣之凝結,遠超外界所有修煉福地,其中更隱約有道韻回蕩,讓人忍不住盤腿悟道,果然不愧是天木星第一聖地。

    生靈井越往下,靈氣就越弄,悟道幾率越大。

    “嗖嗖。”

    所以眾多修士,拼命向下飛去,都恨不得進入最深處,搶佔最好的修煉之地。但一般先天修士,下降了一千丈,就只覺壓力如山大,無法繼續。便是強如付強,也止步于一千三百丈。

    “差不多了。”

    付強尋了個山石延伸出的平台,招呼張靈夢,準備再次悟道修煉。

    “奇怪,陳道友呢?”

    付強忽的奇道。

    “哼,他那點淺薄修為,最多先天初期,而且散修根基不純,哪如我牧靈大宗。估計到三四百丈就止步了。”嬌俏可愛,身材火爆的張靈夢抬了抬下巴,不屑說著,忽的眸光一轉,道︰

    “付師兄,我知道你心思,但招攬他沒用。他哪怕突破,最多先天中期,距離金丹還有好幾個境界,況且他修煉功法不純,真凝結金丹,恐怕也是下三品,劍術再強,對你幫助也不大。反倒是你努力修煉,爭取金丹六品,到時候就是大師兄之下第一梯隊,你師父哪怕向我老祖求親,老祖說不定也會首肯。”

    “也當如此。”

    付強眉頭皺了皺,最終嘆了口氣。

    陳凡雖然劍術高絕,但終究只是先天散修,與他們這種大宗弟子有天壤之別。

    ‘師妹此言有理,在修仙界,終究是實力境界為先。我此次悟道後,應該能順利凝結中五品金丹,甚至有望六品。到時候,娶張師妹應該沒多大阻礙。’

    一想到這,付強招攬陳凡的心思就淡了。

    等他金丹六品時,陳凡還是區區先天,哪怕劍術再強又如何?

    就如丁執事所言,一雷鎮殺就是,在絕對力量面前,技巧根本不值一提。

    而此刻。

    陳凡已經優哉游哉的,到了生靈井一萬丈深處。這里,已經是生靈井最底層,哪怕金丹最巔峰修士在這里,恐怕也承受不了多久,只有一兩個在此境界逗留不知多久的老怪物,或者元嬰大妖,才能長時間于此潛修。

    “到了。”

    陳凡目光凝視。

    下方,就是阻礙陳凡神念的障礙。

    只見一層璀璨的青色霞光,浮現在陳凡眼前。那青色霞光,無邊無際,把整個生靈井底全部籠罩住,看著薄薄一層,但卻堅不可摧般,宛如天塹。關鍵是,其中充滿著濃郁的木系氣息,竟然非陳凡以為的真武截天陣。

    “這是?”

    陳凡眉頭一皺,正有些奇怪的時候。

    旁邊忽然傳來一個無比驚詫,仿佛不可思議般的聲音︰

    “是你?”

    ps︰四更完畢,求月票和推薦票,晚上還有^_^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