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雷院三大首席,地位乃是何等崇高的存在,被雷院各位老祖,當成寶貝般寵著。他們未來哪怕無法修成元嬰。

    但憑借他們兄弟三人,各自修行的不同神通,修到巔峰,組合起來,甚至可與元嬰一戰。

    突然莫名其妙死在‘生靈井’中,怎麼不轟動?

    雷院震怒!

    據說雷院的掌教,甚至破關而出,率領宗內數十位長老,緊急趕往‘生靈井’,誓言查到凶手。其他宗門的宗主,同樣被驚動。牧靈宗、古藥聖門都有老祖出世,前來追查。

    而生靈井內,眾修士同樣驚詫到極點︰

    “不會吧,雷院那三兄弟死了?他們三人聯手,可是元嬰之下無敵,誰能在生靈井中殺掉他們?”

    “千真萬確。現在雷院掌教已經趕來,據說目標鎖定在生靈井低潛修的那兩位大妖,以及齊楓、妖子等人身上。”

    “一定不是大師兄下手。”

    眾人議論。

    有牧靈宗修士開口。

    齊楓也站出來,表示絕非他所殺。只不過齊楓眼前,不時回想起那個黑發黑瞳,眉清目秀的先天修士。要知道,當時生靈井底,最後見到三位首席的,似乎就是陳凡。

    而付強、張靈夢等听到消息雖詫異,但一陣騷動後,繼續修行。畢竟生靈井只要開啟,這段時間內,外界修士絕無法進入,雷院掌教再憤怒,也只能在外面等著。

    ...

    而此刻。

    陳凡背負雙手,正飛行在一道霞光隧道中。這個通道,兩邊都是不斷收縮膨脹,如同抄襲涌動的青色雲霞。看著不起眼,但它們中蘊藏的力量,幾乎一個起伏,就能把元嬰巔峰都拍成肉餅。就算化神大能到此,也得戰戰兢兢,步步為營。

    陳凡籠罩在一層淡青色光芒中,那些青色雲霞一遇見這淡青色光芒,就如同母親遇見歸來游子般,都溫順的分開,露出一條長長的通道,供陳凡穿行。

    “唰。”

    不知多久後。

    陳凡穿出霞光,眼現現出一片宛如仙域般的景象。

    只見,一株有一株參天古木,如山峰拔起,每一株,都比外界粗大十倍,靈氣韻足。更有數不清的奇花異草,靈芝靈藥密布。陳凡一眼掃去,甚至看到七八株半神藥。

    甚至有一些年份無比古老的靈藥、天藥,都生出靈智。如同‘九首鳳凰’般,化作馬、蛇、鹿、虎等靈獸,在仙域中徜徉跳躍。

    但真正吸引陳凡目光的,是高懸在天域核心處,一個渾身翠綠,如同心髒般澎湃跳動的光團。那光團,仿佛活著般,真在微微跳動,無數條光帶,似血管般,鏈接它和地面。它每一次起伏,都讓外界的靈氣為之漲動,與大地脈搏相連,仿佛這顆星辰的心髒。

    “木神之心!”

    陳凡望著它,眼中再無二物,口中緩緩吐出這四個字。

    他眼神中,帶著驚嘆、震撼、恍然、迷惑,最終歸為濃濃的不解,似乎無比驚訝,為什麼會在此見到它。

    “沒想到,這顆星辰上,竟然有人能認識‘木神之心’,看來遺棄星域並不像外界傳說那樣無知啊。”

    一個聲音,忽然從陳凡身後傳來。

    陳凡轉頭,就見一男一女,破開青色霞光,從中走出。男的一襲黃袍,女子身材高挑健美。尤其男子手中持著一掌青銅古燈,燈上閃耀著一絲青色火焰,似乎就是憑著它破開重重禁制。

    “星海中的傳聞沒錯,天木星果然有大機緣,我林河這次看來,是來對了。”

    黃袍青年目光死死盯著那青色光團,眼中充滿貪婪。

    “林師兄,什麼是木神之心?”

    反倒是他旁邊的漂亮女修,臉色有些驚惶問道。那女修,正是一路把黃袍青年帶入生靈井的雷院修士。

    她從沒想到,生靈井底,竟然還別有洞天。尤其看那光團如此浩瀚,仿佛蘊藏一顆星辰的力量般,再听到木神之心的名號,女修怎會想不出來,她極有可能落入一個全套了。

    “木神之心,這可是無上寶物,你們天木星最大的機緣所在。得到者,可以一步登天,證道化神都非難事。但小蝶你不用驚慌,本公子得了大好處後,自然會分潤給你。”黃袍青年林河哈哈一笑,伸手一把摟住高挑女修,雙手在其身上四下摸索,眼中貪婪色.欲越發濃密。

    女修越听越不妙。

    化神、你們天木星、機緣...

    每一個詞,都讓她感覺不妙,如墜深淵。

    “小子,我不知道你從拿得到‘木神之心’的消息。不過憑你的修為,速速滾吧。我不管你是隱藏境界,還是偶得什麼奇遇。但在我魔日宗林河面前,不過土雞瓦狗。”

    林河斜睨陳凡。

    他再不掩飾,直接把體內氣息釋放出來,恐怖的元嬰期威壓,瞬間降臨。從一個普通修士,搖身變成九天之上的神龍。高高俯瞰眾生,那威壓,甚至讓女修小蝶全身顫抖,連一根手指都抬不起,只能任憑林河輕薄。

    ‘元嬰,這家伙竟然是一個隱藏的元嬰大修,甚至比我院中老祖掌教似乎都要強一些。’

    女修小蝶心中驚惶。

    她沒想到,自己無意中遇見的道友,竟然是一尊元嬰天君。女修小蝶此刻只覺,自己仿佛霸王龍身前的小白兔般,只要膽敢反抗,那黃袍青年一根手指就能把她碾碎掉。

    “魔日宗林河?沒听說過。”

    陳凡轉過頭,不再看黃袍青年,口中淡淡說著。

    林河臉色一僵,眼角跳了跳。他縱橫小南天境無數年,手中殺伐無數,動輒屠戮一個星辰,什麼時候被區區先天如此小瞧過。

    “呵呵,你這等遺棄星域土著,沒听過我林河的大名也正常。不過小家伙,你真想和我搶這木神之心?”

    林河忽的一笑,目光不懷好意說著。

    “不。”

    陳凡搖頭。

    林河正要露出滿意笑容,以為陳凡屈服時,就見陳凡道︰“這顆木神之心,只是虛有其表罷了,它真正奈何,早在數年前,就已經被人取走。”

    “什麼?”

    林河大震。

    他雙瞳爆射出深邃到極點的紫色光芒,施展神術,死死盯著青色光團看,打量許久,見它內中生機澎湃到極點,浩瀚如一顆星辰般,怎麼都不像虛有其表。

    “空有大言罷了。”林河冷笑,直接開口道︰“小子,既然你進入此地,說明與我有緣。本公子允許你拜入麾下,成為本公子追隨者。要知道,本公子所在的魔日宗,可是有化神大能坐鎮。未來,甚至可以與本公子一同征戰星海,與各大不朽道統神子爭鋒。等本公子證道成神時,你說不定也能受封神將!”

    他終究看不清陳凡深淺,拋出橄欖枝。

    此刻。

    若是一般天木星修士,哪怕元嬰听聞,說不定都倒頭就拜。但陳凡似听都未听到,只是愣愣看著眼前的木神之心,眼中既驚又疑,還有濃濃不解。

    “找死。”

    林河一把將懷中女修扔開,雙手猛地抓出,凝成一片紫氣手掌,抓向陳凡。

    轟隆!

    林河雖然只用了數成功力,但他一爪何等恐怖,蘊藏著無窮的元嬰法力,背後甚至有一輪漆黑的魔日凌空升起,宛如太陽被魔氣污染般。恐怖的魔氣,瞬間充塞整個生靈井地下空間,讓這片浩蕩的仙域,都為之震顫,許多化作生靈的靈藥、天藥,無不驚嚇的躲避起來。

    ‘那位公子死定了。’

    身材健美高挑的女修,躲在一旁,見到林河的恐怖威勢,嚇得兩股顫顫,心中對陳凡只能抱歉一嘆。

    但出乎女修意料。

    “滾。”

    陳凡口中吐出一字,然後袖袍一揮。

    “啪嗒。”

    那紫氣繚繞,魔光飛騰的巨爪就輕易被陳凡一袖擊碎。那一袖之力,甚至如同無形巨刃橫越千丈虛空,猛地劈在林河身上,把他身上 里啪啦,七八層護體法術都擊碎,無數彩光破裂,整個人都倒飛出去,轟然撞擊在青色雲霞上。

    “怎麼可能?”

    女修眼都瞪直了。

    元嬰修為的林河,竟然被那個不起眼的先天小修士,一袖甩飛了。

    “你找死!”

    林河更是驚怒到極點。

    他是堂堂魔日宗神子,地位何等崇高,縱橫星海都可號稱無敵的存在,竟然在這蠻荒星辰,被人如同甩垃圾般一袖甩飛?

    “轟!”

    這一刻,林河徹底爆發十二成功力。一輪巨大的漆黑魔日,猛地從他身後騰空而起,那魔日凌空,足有數百丈大小,充塞整個地底空間,浩蕩的魔氣,甚至壓的空間都為之顫栗。更有一道道法則之力,向四面八方激蕩而去。

    “魔日大.法。”

    林河雙手結印,打出璀璨的漆黑能量光柱,背後浩蕩魔日更是轟然壓下,這一擊之威,足可媲美元嬰中期。而且還非偽元嬰,乃是真正元嬰的威能。

    “哼。”

    連續三番五次被打擾,陳凡真的怒了。

    他身形一晃,背後一株萬丈混沌神樹,憑空浮現。那神樹現出的一剎那,整個地底空間,乃至生靈井甚至方圓千里的草木,同時為之一震,仿佛迎來主人般。

    陳凡一腳,直接踩踏下巨大黑日,猛地把林河踩在腳底,低頭看他,如踏一只螻蟻般︰

    “本座已經給了你好幾次機會,讓你知難而退。你卻一而再,再而三觸犯我,不要說你什麼區區魔日宗神子。就算是布下這‘青帝困神陣’的五行仙宗仙人在此,我陳北玄也要殺他!”

    林河先是一震,然後猛地驚恐道︰

    “你說什麼?這是‘青帝困神陣’?”

    PS︰第二更奉上,作者菌繼續去寫第三更,今天不睡覺也會五更的^_^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