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高聳數千丈的‘生靈井’如同一個巨大的火山口,直插入天穹,從中噴射出翠綠色的光柱,照入九天當中。哪怕在井外,都能感受到其中澎湃而浩瀚的生機之力,仿佛整顆星辰的生命力量,盡數匯聚于此。從‘生靈井’中出來的弟子們,更是各個修為大進。

    如付強、張靈夢這些先天修士,如今眼眸中開合間精光暴漲,氣息都無法控制,明顯距離金丹,只差半步,隨時可渡劫。齊楓、妖子等人,更是再進一步,已至半步天君。

    但此刻。

    這些名動天木星的年輕一代,都瞠目結舌的望著陳凡。

    “天荒陳天君?什麼陳天君?他一個先天小修士,也是天君?”

    嬌俏可愛的紅衣少女張靈夢,還愣愣的說了一句,旁邊的幾位牧靈宗長老,已經聞言變色。尤其是那個身材豐腴的中年美婦,更是一把將她拉進懷中,猛地捂住嘴,抬頭驚恐望向陳凡,見陳凡似沒有望過來,才小聲憤怒訓斥︰

    “住嘴,你想把我們娘倆都害死嗎?”

    “可是,那家伙明明只是個先天,哪怕天君,老祖和擎天天君他們,至于這樣尊重嗎?”張靈夢不服,神念傳音。

    美婦已經徹底汗流浹背。

    陳凡沒說什麼,但他僅僅背著手站在那,視四大天君于無物,已經毫無疑問的證明自己身份。許多天木星弟子,還沒反應過來,不懂為什麼會出現眼前這一幕,但一些長老、年輕一代魁首,已經神情大變,從那五個字中,猜到了什麼。

    “老祖都提了天荒,還姓陳的天君,你沒想到他是誰?”

    美婦神念傳音,狠狠訓斥,只覺恨鐵不成鋼,太寵愛這個子女,讓其嬌慣如此,差點為宗門乃至老祖惹下大禍。

    “啊?天荒...姓陳?”紅衣少女微楞,猛地反應過來,一張嬌俏臉蛋全是驚駭︰“他是天荒星那個陳北玄!”

    盡管少女意識到什麼,強行壓下聲音非常小,但在場眾人都是修仙者。哪怕先天修士也耳聰目靈,能听到數十里外的蚊蠅叫聲。

    當听聞‘陳北玄’那個字時。

    那一刻。

    整個生靈井內外,所有人全部失色。

    哪怕遠在天木星,但天荒陳北玄這五個字,依舊如雷貫耳。那可是一人踏一宗,橫壓帝神山的天荒第一強者。尤其為人津津樂道的,陳凡手中染滿的元嬰之血,恐怕有三四十個,故而被人戲稱為‘元嬰殺手’。

    但今日。

    當這個傳聞中遠在天邊的‘元嬰殺人’,出現在眾人面前時。大家只有驚懼與震恐!

    “他是陳北玄?”

    付強已經愣住了,一雙眼直愣愣望著陳凡。而他旁邊的師尊破法真君,則嚇得差點腿軟,兩股顫顫,一屁股坐在地上。

    其他如丁執事、孫長老等人,無不面如土色。

    陳北玄啊!

    那個血洗天荒,手中染了不知道元嬰金丹鮮血的超級劊子手。不朽道統,陳凡就踏滅不止一個。和牧靈宗、雷院媲美的宗門,更數不勝數。這種絕世暴徒當面,誰能不驚?誰能不懼?

    眾人總算明白。

    為什麼雷院掌教,覆海吞山兩位大妖那等傲慢桀驁之輩,也在陳凡面前乖乖持晚輩禮。張氏老祖又為何如此謙卑。實在是面對的人太凶殘。

    “起身吧。”陳凡抬了抬下巴,目光淡漠︰“你們認得我?”

    擎天天君、張氏老祖等,都直起身來,尤其張氏老祖還袖子擦了擦額頭汗珠,賠笑道︰“陳天君的威名,震動天荒周圍十數星辰,我等誰人不知,誰人不曉。也就是之前小輩沒認出您來,否則知道陳天君法駕降臨,我等早迎出天木星外。”

    別的星辰,未必知道陳凡相貌。

    但天木星離天荒太近了,基本上有什麼風吹草動都能傳到,許多天荒大宗元嬰,都來天木星遨游過。張氏老祖還和天荒星的離陽公孫老祖交情頗深,也因此,更知道陳凡的凶殘。

    “哦,這樣啊。”

    陳凡頷首,他目光一轉,似笑非笑︰“你們擺出這個大陣勢,莫非是想抓我不成?”

    “不敢不敢。”

    四位天君齊齊搖頭。

    他陳凡殺幾個金丹修士,算得了什麼?別說金丹,就算斬落張家老祖或擎天天君親兒子,他們都未必敢說一句。

    “你們不敢,但我敢。”陳凡眸光一冷,眼眸精芒爆射,直視擎天天君,似刺入他雙瞳般︰“你就是雷院的掌教吧,你們雷院好大威風,那三位首席,僅僅因為我佔了位置,就要一爪捏碎我的神魂。不知道,雷院會不會因為陳某不太恭敬,也將我神魂捏碎啊?”

    此言一出。

    雷院諸多長老同時色變。

    擎天天君更是神情微變,勉強一笑。“天君,您這是何意?”

    “能養出那三位首席,我看你們雷院,沒必要留在這世界上。”陳凡搖頭。他說話時,目光掃都未掃擎天天君,就仿佛高高在上的神明般,降下懲罰,判下旨意,哪管凡人是接受。

    “好大的威風啊?一言就想滅我雷院?”

    許多雷院長老和弟子不忿。

    陳凡再強,終究也只是天荒星人,所謂強龍不壓地頭蛇。他還準備因為兩三個弟子的不遜,就要踏平雷院不成?要知道,他們雷院的掌教,已經給陳凡賠罪了啊。

    “陳天君!”擎天天君也神情大變,連臉上笑容都維持不住。

    “怎麼,你不服?”

    陳凡轉頭,似笑非笑望著他。

    擎天天君站在,臉上神情變換,一時青一時黑,到最後,竟然猛地一躬身,比之前更加恭敬道︰“楚加三兄弟桀驁之事,盡皆是擎天一人之錯。天君若責罰,擎天願一人代之,請勿牽連雷院。”

    說完。

    他竟然散去周身法術,撤去護體真元,收斂法寶,一副任陳凡處置的樣子。

    “掌教!”

    雷院許多弟子同時叫著。

    “哼。”

    陳凡輕哼一聲,直接一袖揮出,一道龐大的真元法力就猛地襲出,轟在擎天天君身上,把他當場打的吐血暴退,整個人橫飛出去數百丈,渾身 里啪啦,不知道斷裂多少根骨頭。要知道,陳凡這一擊,沒有留手,擎天天君差點被當場打爆,一口鮮血如泉涌般噴出。

    “掌教!”

    這一次,連許多雷院長老都勃然變色。

    但陳凡依舊沒放過,袖中飛劍閃耀著青蒙蒙的光芒,嗖的飛射出去,猛地一劍將擎天天君釘在地面上︰

    “雷院弟子殘暴,我今廢你一身修為,你可服氣?“

    飛劍閃耀淡青色光芒,劍氣森森,深深刺入擎天天君識海中,把他的紫府識海攪得七零八落。他若不奪舍重修,整個肉身都將廢掉,無法再施展出一絲一毫法力。

    但此刻,擎天天君只是面露苦笑低頭道︰

    “晚輩听聞天君處置。”

    嗖。

    陳凡收回飛劍,目光又落在張氏老祖身上︰“你那後裔,也有小錯,救命之恩都不感激,就略微薄懲她封禁百年,不許踏出洞府半步。”

    “是,天君!”

    張氏老祖汗流脊背,連連點頭應著。此刻陳凡不要說只是封禁張靈夢百年,便是殺了她,張氏老祖也只會在旁邊拍手稱好。

    而紅衣少女張靈夢瞬間面色蒼白。

    最後。

    陳凡目光掃過兩位大妖身上,它們也都誠惶誠恐。至于孫長老、丁執事和齊楓之流,陳凡根本看都未看一眼,這種螻蟻,哪如北玄仙尊眼中。至于付強,陳凡更不曾理會。

    只是一擺衣袖道︰

    “好了,到此為止吧。”

    說完。

    陳凡猛地化作一道通天徹地的金光,瞬間直射長天,向天外飛去,眨眼就消失在眾人眼界中。

    “恭送陳天君!”

    四位天君齊聲道者,等過了許久,陳凡人影早不知去外太空多少萬里之外。四人才緩緩直起身來。張氏老祖苦笑︰

    “擎天兄,這次你我算在鬼門關走一遭,渡過生死大劫。你比我慘一些,但終究保留了轉世修仙的機會。”

    “難難難。”

    擎天天君搖頭,他此刻肉身,比普通凡人都強不到哪些,全靠元嬰法力維持。

    “掌教,我等為何要任那陳北玄逞凶,您一身令下,召集整個天木星天君,至少十幾位還是有的,再配合大陣法寶,未必留不下他陳北玄。”雷院長老匆忙上前扶著他,心疼說著。

    “哈哈,留下陳北玄?”

    擎天天君哈哈大笑,差點都笑出血來,見眾人面色疑惑,不得不道︰“不說陳北玄一身強絕天下的法力,你們以為,陳北玄只是一人?”

    “啊,難道不是?”眾人驚奇。

    “呵呵。”擎天天君冷笑︰“據說帝神山的監牢中,囚禁著六位古魔大妖,那六位古魔大妖每一個都不比我等弱多少,都被陳北玄帶在身邊,而其中一人,你們應該認識。”

    “誰?”

    連張氏老祖都好奇望來。

    “木梟!”

    擎天天君口中吐出兩個字。

    那一刻。

    周圍所有人同時為之色變,便是覆海吞山兩位古妖聖門的元嬰大妖,也一臉驚恐,仿佛听到了什麼魔鬼惡魔般。

    木梟。前任古妖聖門之主,元嬰中期乃至巔峰妖修,一身法力修為恐怖到到絕巔,凶殘至極,曾橫行天木星萬載,三大宗聯手圍剿數次,都無法奈何它,號稱天木星第一人!

    如此絕世妖魔,竟然只是陳凡奴僕,而陳凡身邊隨時攜帶,更有六位!

    想到這,便是連張氏老祖都一臉驚懼!

    “這真是...絕世強者啊。”

    孫長老拄著拐杖長嘆。

    而紅衣少女、付強、丁執事等人,更是面如土色,失魂落魄,渾身都在顫抖。

    ...

    陳凡離開天木星後,又花了十天時間,遨游了周圍七八顆星辰,果然見到每一顆星辰,都被不同的仙陣封鎖住,這些仙陣,甚至都不知真武和五行仙宗兩家。同時,里面的機緣,也都被人提前取走。陳凡沒有說什麼,只是他眼眸中的光芒,越來越淵深。

    他在天荒周圍,逗留了一段時間,然後再次踏上天路。

    這一次。

    陳凡不再停留,沿著古老的華族天路,一直向著地球而去。

    半個月之後。

    太陽系外,一顆古老行星上的光芒亮起,現出陳凡身影。他眺望地球,終于要回家了。

    PS︰五更爆發完畢,求月票求推薦票^_^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