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();        南天門星。

    這個古老的星辰,直徑只有上千公里,是一顆很小的星辰,從宇宙中看,其上面一大片遺跡聳立,都是斷壁殘垣,塵埃布滿,不知道有幾百年乃至幾千年,沒有人踏足。此時,一處古老蒼涼的石質祭壇之上,突然亮起了五色光芒。

    “南天門,終于回來了。”

    陳凡身形現出。

    他此刻,穿著一襲黑衣,黑發黑瞳,整個人仿佛從夜色中走出,渾身冰冷而又淵深。橫渡星空的旅途是最為枯燥的,一路行來,只能見到仿佛一成不變的枯寂星空,讓陳凡整個心神也隨之沉寂下來。

    他打量周圍的景象,心生感慨。

    南天門星,這是太陽系之外,最後一個傳送陣。也是連接地球與其他星辰的中轉站。僅看上面數不盡的樓台水榭、高聳建築,就知道此星在上古時代是何等輝煌,見證地球曾經的榮光。當年陳凡踏天路時,第一站,就是此處。

    自2016年8月,他離開地球到現在2026年。

    整整十年。

    陳凡離開地球,已經有十年之久。陳凡貪婪的注視著眼前一切,他從未像現在這樣想念地球,想念自己的家人、親朋、好友。

    ‘安姐姐、爸爸媽媽、妃妃、小瓊,他們都還好嗎?’

    陳凡心中激蕩。

    他閉關天荒時,就無數次按耐不住,想要立刻殺回來。尤其知道域外星海大教,由諸多弟子進入中土的時候。但最終陳凡還是壓下,他若離開,好不容易崛起的華族,會瞬間崩塌掉。尤其華族所受的‘天荒神律’詛咒,陳凡用了半年時間,才慢慢逐一洗清。但要徹底拔除,至少還要幾十年時間。

    若非養劍葫中的保存完好的魂牌,始終證明方瓊、父母等人平安無事,陳凡早坐不住。

    但哪怕這樣,他依舊心焦。在探測過天荒周圍十幾個星辰後,就馬不停蹄,一路不惜耗費巨量靈石,在星空連續跳躍,只花了半個月時間就到了南天門。

    “不知道現在地球怎麼樣了。”

    陳凡在南天門上,眺望太陽系。

    他雙瞳閃耀著璀璨的金光,離火金瞳催動到極點,仿佛可以照破蒼穹般,但仔細看,也只能隱約見到,太陽系籠罩在一片混沌中,若影若現,有無窮的法則籠罩在其中,無法看清。

    “怎麼回事?”

    陳凡皺眉。

    他心中隱約不妙,知道地球乃至整個太陽系,恐怕都發生巨大變化。所謂的大機緣出世,絕對不只是一兩件異寶、神果現世,必然讓天地都為之大變,星辰翻天覆地。

    “立刻回去。”

    陳凡準備動身。

    這時。

    突然他背後的古質祭壇中,猛地又亮起古老蒼涼的五色神光,陳凡能感受到,一陣劇烈的空間波動傳來,又有人降臨了。

    “誰?”

    陳凡猛地轉身,凝神看去。就見華光中,現出一群人的身形。這群人三男兩女,穿著古怪的,與天荒地球等星辰完全不同的服飾,男子或英俊瀟灑,或身材筆挺高大器宇軒昂。女子也嬌柔妖媚、或溫潤如水。

    這五人中,修為最弱的,竟然也有半步天君巔峰,不遜色君傲城、神曦等人。為首那眼中閃耀銀芒的男子,更是一位元嬰修士。看他如此年輕,體內生機勃勃,修成元嬰甚至沒超過五百年。

    “咦,竟然有人先到,莫非也是我等同輩,前往中土?”

    五人見到陳凡,也詫異,其中一個籠罩在金光中,身材魁梧的男子開口詢問。陳凡面色有些怪異,這男子說話,與他在地球和天荒听到的任何一種語言,都截然不同。

    嚴格意義上。

    這種語言他前世听過,乃是宇宙人族的通用語,通行于宇宙修仙界。只不過他重生回來,從未听見,這時再听,就有些陌生了。

    “不錯,我也要去中土。”

    陳凡用同樣熟練的通用語回復。

    那五人瞬間放松下來,在他們眼中,陳凡修為不過金丹,自己方有元嬰坐鎮,顯然並沒有什麼威脅。那渾身金光的魁梧男子,哈哈大笑道︰

    “原來也是小南天境的同道,也是沖著中土的仙緣來的吧。我們是來自山陽星域齊雲宗的修士,這位是我大師兄陳海峰,在小南天榜上位列第三百九十五位。其他都是我的幾位師兄妹。”

    魁梧男子介紹那銀瞳青年時,提到‘小南天榜’,眼中不由露出一絲傲氣。其他幾個男女,同樣與有榮光的樣子,仿佛登上這個榜,無比榮耀。

    那銀瞳青年,更是微微頷首,略顯傲慢。

    陳凡沒听過什麼小南天榜,但還是點頭附和。他也想要了解一些域外的情況,所以配合魁梧男子說了幾句,頓時讓魁梧男子笑的越發暢快。

    那男子名張天橋,在齊雲宗此代弟子中,能列入前十。據他所言,齊雲宗雖然沒有化神老祖坐鎮,但宗內元嬰巔峰大修就不下五六位,一般元嬰更數十之多,在‘山陽星域’,也是能數一數二的宗門,放眼小南天境,都屬于準二線。

    聊了許久,張天橋忽的問道︰“咦,不知道友出自何宗,姓什麼名誰?說不定你我兩宗師長,還曾有過交往,我們之間,有很多聯系呢。”

    “哦,我是魔日宗林河。”

    陳凡回答。

    他見過的星海修士,就三位。蛟尊者那麼老顯然不可能,洛長生更出自一門三神君的長生大教,估計聲名顯赫。陳凡想了想,只有冒充那個魔日宗林河,反正看他那麼弱,一口火就燒死了,想來也是平平無奇之輩,沒什麼名頭。

    但陳凡沒想到。

    他這名頭一報出,魁梧男子張天橋臉上的笑容就猛地一僵。其他幾個男女,更是表情如鬼魅望著陳凡。連那個高高在上的齊雲宗大師兄,也無比驚詫。

    “道...道友原來就是魔日宗的林河神子啊。”魁梧大漢結結巴巴說著,額頭上都冒出冷汗。

    陳凡為了裝的像一點。

    直接運轉玄功,眼中冒出紫芒,更展開‘六聖封魔界’,背後一片黑暗世界蔓延,其中大妖嘶吼,古魔狂叫,一絲絲氣息傳出,赫然都在元嬰之上。

    齊雲宗弟子見到這幅絕世魔修的樣子,哪還不信,頓時都如臨大敵,仿佛見到什麼凶殘惡魔般,那個銀瞳青年更是全身緊繃,法力提據到頂點。

    “張兄,你們這是?”陳凡奇怪。

    “不敢,不敢,神子還是叫我小張。”張天橋慌忙搖頭,差點腿一軟就嚇趴在地。陳凡目光掃過,兩個美艷仙子更是面如塵土,花容失色。

    “林...林神子,我等還有要事,這就告辭了。”

    陳凡好奇的看著一重齊雲宗弟子,滿頭大汗的對他畢恭畢敬的道別,然後如同背後被老虎追著的兔子般,瞬間跑入傳送陣中,嚇得一溜煙消失不見。

    “至于嗎?那林河很弱的啊,連我一口朱雀神火都擋不住。看來這星海年輕一輩,是一代不如一代了。”

    陳凡搖了搖頭。

    他也找到祭壇,塞入靈石,開啟法陣。

    “轟!”

    璀璨耀眼的五色神光暴起,下一刻陳凡身形就消失,向地球而去。

    ps︰汗,起來遲了,趕緊碼字,大家可以睡了明天起來看。作者君繼續去寫第二更^_^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