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六年前。

    正是2020年。

    這個時間太敏感了,上一世,陳凡和方瓊被蒼青仙人帶走的時候,也正在這一年啊。陳凡不願相信這個結果,他不放棄,帶著巨鷹出了瀛洲島,在整個華國游蕩。

    他足跡遍布燕京、西山、港島、中海、金城...

    一路行下來。

    陳凡看到了十年後,巨變滄桑的地球,其他與當年沒有多大區別,但整個繁華街道上,有一半,是巍峨高聳的煉氣道場。各種各樣的道場、宗門、流派,堂而皇之的與百貨商場、購物中心並列,成為一個城市中最繁華的地方。

    許多人,哪怕無法修煉,沒有天賦,但也進這些煉氣道場中,練幾手招式散手,鍛煉肉體。那些煉氣有成的弟子們,更是各個器宇軒昂,抬頭挺胸,穿著國家頒發的修煉服,普通人見到,都慌忙讓路,身邊更是圍著一個又一個青春靚麗的美女。

    不過,哪怕在大城市中,先天修士也罕見,金丹修士更是隱藏不知蹤跡,一個城市都沒有幾人。

    陳凡每到一個城市,就把神念撒開來,一寸寸的詳細尋找,但怎麼找,都無法找到方瓊、陳懷安等人的氣息。他們仿佛憑空從地球上消失般。

    有些熟人依舊在,如蔣談秋、顏小白等人,但時光流逝,匆匆十年,他們的兒子都早就上了小學、中學,結婚生子,有著自己的生活圈子,平凡而又幸福,陳凡不願打擾。就這樣,陳凡晃蕩過一個又一個地方,凡是方瓊等人可能在的,他都沒放過。

    甚至。

    陳凡找尋許多曾經的北瓊派或陳家子弟。

    但十年過去,北瓊派早就煙消雲散,連總部東山和北瓊閣都破損,哪還能找到什麼真正的北瓊派弟子?哪怕能尋到,也只是大貓小貓三兩只,根本什麼都不知道。只知道,六七年前,北瓊派高層集體消失,失去頂梁柱後,北瓊派和北瓊集團就被落井下石,遭到接二連三的打擊。

    于是曾經偌大風流的北瓊派,瞬間煙消雲散,這些底層弟子們,都如喪家之犬般,一個個雨打風吹去。而如阿秀、雪代沙、余文靜這樣的北瓊派高層,更早就毫無蹤跡不知多少年。

    甚至。

    許多時候,陳凡沒有掩蓋身份,走在大街上。一路行來,竟然沒有什麼人認出他這位當年威震地球的陳北玄。最多偶爾有人駐足,感覺陳凡有些眼熟,但根本不確定。

    十年生死蒼茫。

    什麼風流人物、一代梟雄、立在世界之巔的弄潮兒,都被雨打風吹去。曾經的陳凡,早就是昨日黃花,如今地球,有自己新的英雄、新的強者、新的弄潮兒。他就如同老去過氣的明星般,天下無人再識。

    最終。

    陳凡回到楚州。

    天色漸晚,星辰落下。陳凡站在山頂,手中握著魂牌,仰望蒼穹,看著九天之上,燦爛如恆河之沙的無數星辰。他呆立許久,眼眸中光芒閃耀不定。

    有一種法術,能夠追蹤血脈神魂,哪怕相隔億萬光年,無盡世界,只要有因果相連,依舊能尋找自己想要得人。但這種神通,太過恐怖,涉及到天地間最為神妙的因果。哪怕是頂級大能,也不敢輕易施展,否則極有可能當場隕落。這門神術,在宇宙星海深處,都是禁忌法門之一。但同時,也無比恐怖,只要你付出足夠的代價,就一定能尋找到你想要的人。

    便是陳凡,對是否使用這門神術,依舊猶豫再三。因果是世間最恐怖的力量之一,渡劫仙尊未必畏懼,但也要注意三分。

    最後,陳凡眸光一定,痛下決心。

    “刺啦。”

    陳凡並指成刀,左手指尖閃耀著金色光芒,猛地一刀劃過右手掌。

    噗。

    右手掌上,被劃出一道寸許長的傷口,從中,有一滴淡青色的血液,緩緩流出。那血液一出,周圍的靈氣就瘋狂涌動,草木劇烈生長,仿佛受到什麼吸引刺激般。血液滴在魂牌上。

    “九天星神,因果輪回,血脈相吸,神魂指路,為我引薦!”

    陳凡口中念著,眼神凝重到了極點,一身龐大的法力,更如潮水般,瘋狂注入胸前的魂牌上。

    “嗡!”

    魂牌吸收血液後,就猛地飛起,懸在半空中,放出一片絢爛的青光。它不斷旋轉,帶著陳凡的神識,瞬間仿佛穿透一個又一個世界,一片又一片星域。最終隱約看到,一個白衣女子的身影,籠罩在一片混沌迷霧中。

    “小瓊?”

    陳凡瞪大眼楮,想要看仔細的時候,但眼前景象,瞬間破碎掉,白衣女子的身影消失不見,他眼前又重回現實。

    “再來!”

    陳凡爆喝,眼中燃燒著不顧一切的火焰。

    他再次並指成刀,狠狠劃下,比之前一刀更狠,一大片血液澆灌在魂牌上,繼續念動法訣。魂牌飽引血液,被血脈追蹤法術催動,再次亮起璀璨青光,指引著陳凡神魂,穿透無盡時空,再次看到那個白衣女子的身影。

    “近一點,再近一點!”

    陳凡瞪大眼楮,死命觀看。

    在又一片血液灑下後,白衣女子的身影漸漸變得清晰一點。

    “是小瓊,絕對是小瓊的背影。哪怕再隔一千年,一萬年,我也不會認錯。”陳凡身形巨震,眼瞳中的光芒越來越熾熱。

    “給我開!”

    為了把影像徹底顯現,他不要命般,大片大片的血液灑下。

    這種血脈神魂牽引的神通,本來只能用于至親和至愛之人之間,用來尋找追尋,普通修士每次動用,都小心謹慎到極點,生怕一不小心,神魂被恐怖的法術能量粉碎,畢竟這牽扯到因果神通,是世間最玄妙的力量。而且每次施展,都需要精血祭祀,大耗元氣。

    但陳凡為了尋找親人,已經不顧一切,這幾乎是他最後唯一的方法。

    “轟。”

    在陳凡不要命的精血灑下後,魂牌劇烈震動,噴薄出一片璀璨的青光。白衣女子身邊的影像也猛地一震,終于顯現出來。

    陳凡瞪眼,就見那片影像中。白衣女子正站在一座半山腰上,那片神山,不知多少萬丈高,聳立入雲,直插九天,仿佛日月星辰都在山的兩盤沉浮。

    女子此刻神情凝重,似在听師長講道般。而在她身邊,還有幾個身形縹緲,籠罩在混沌中,氣質都無比恢弘青年,正歪著頭和她說什麼,那些青年,每一個氣息,都浩渺強大,恐怖至極,壓塌諸天,遠在洛長生、林河等人之上,但女子並沒有理會,神情依舊專一。

    這時,白衣女子仿佛感受到什麼,疑惑回頭望向陳凡方向。當她轉頭那一刻,陳凡身形一震︰

    “小瓊!”

    嚓。

    當陳凡認出的那顆,整個影像,瞬間破碎,化作無數光點。玉石制成,晶瑩剔透宛如絕世翡翠的魂牌也發出一聲哀鳴,噗通一聲落在地上,光芒黯淡,顯然透支過多,短時間內沒法再用。

    但陳凡絲毫沒有管這些。

    盡管只看到一眼,但陳凡已認出少女,更確認方瓊所在的地方。那地方,陳凡是如此之熟悉,他前世五百年中,有四百年時間,都在那地方渡過。

    中央星河世界北域。

    真武仙宗山門!

    “你沒事,真好。”

    陳凡抬頭,仰望星空。

    這一刻,他與那少女,真的相隔一條星河,億萬光年,一個在星空此邊,一個在星空彼岸!這個距離,哪怕以陳凡現在的修為,便是飛上一千年、一萬年,都未必能達到。

    但陳凡心中,只有歡喜。

    小瓊沒事,她顯然是在六年前,被路過地球的蒼青仙人帶走,送回了真武仙宗。她既然沒事,那麼父母、許蓉妃、安姐姐、爺爺陳懷安等人,也應該沒事。畢竟他們是同時間消失的。哪怕不在真武仙宗,但魂牌上顯示他們都活著,估計也在星空的某個角落。

    “媽媽、爸爸、妃妃、爺爺,你們怎麼不等等我。我拼命從天荒趕回來,卻如今又要與你們星海相隔,生死不知。這讓兒子心中何等難過。”

    陳凡躺在地上,雙眼迷離,緩緩說著。

    他每說一句,口中就吐出一口鮮血,到最後,淡青色鮮血染紅了陳凡的衣裳,他依舊毫無所覺。

    血脈追連的大神通,乃是涉及因果的恐怖法術。如果只是在一個星辰,或一個星系內,陳凡自然可以輕易使用。但相隔億萬星河,無盡星空,億億光年的距離,更是以區區金丹修為,窺探至高無上的真武仙宗,陳凡怎麼可能不付出代價?

    嚓, 嚓。

    此刻,他號稱不朽的金身上面,都碎裂出一個又一個蛛網般的紋路。體內紫府氣海,更是亂成一團,造化金丹都為之震動,差點崩裂,一條條神鏈,更從虛空中伸出,鎖向陳凡識海,把九竅元嬰層層封鎖住,天地間,甚至有恐怖的法則浮現,鎮壓陳凡體內的法力。

    金丹、先天、煉氣...一層層剝奪。

    到最後,陳凡差點跌破築基境,一身修為具備封鎖,化為凡夫俗子。

    但陳凡絲毫沒管這些,只是眺望星海,對著星空彼岸緩緩說著︰

    “爸媽、小瓊、爺爺,你們等我,總有一日,我會橫渡這無盡星空,再次站到你們面前的!”

    他此刻,氣息衰微,與凡人無異,但雙瞳神光璀璨,幾如神人!

    PS︰第五更奉上,求月票求推薦票^_^
最近更新小說